测酉字



郭启儒述

  在明末清初的时候,在北京哈德门(崇文门)里头有些个相面的、算卦的、测字的,都在那儿摆摊儿。其中也有有能耐的,也有象事的。

  有一位测字的先生,姓邵,叫邵康节,这位先生有六十多岁,对于测字很有研究,他给崇祯皇帝测过字。

  在那个时候,正值兵荒马乱,李闯王攻打北京甚紧,人心多不安定,市面非常混乱。崇祯皇帝每日出来私访,有一天就到哈德门里头,就在邵康节测字摊测了一个字。在测守摊上,摆着一个木头匣子,里边儿有好些个写好了的字卷儿,谁要测字,就随手抓一个;不在里头抓,另写一个字也可以,或者是说一个也行。测字先生按这个字给你断你所问的事情。

  崇祯皇帝往这儿一站,邵康节一看这个人的相貌不俗。问了一声:“您测字吗?”崇祯皇帝心里非常烦闷,想测一个字,开开心。“好吧,你给我测一个字吧。”邵康节说:“您抓一个字卷儿吧。”崇祯他知道那些卷儿都是测字先生写好了的,你问什么事也跑不出他这些个字去。崇祯说:“我不用抓了。”邵康节说:“那您写一个也好。”崇祯说:“我也不用写了,我说一个吧。”邵康节说:“那也可以。请您就说一个吧。”崇祯一想:我说什么字呢?抬头一看,在这个摊儿的后边有一个粮食店,字号叫“大有粮店”。崇祯看见这个“有”字:“好吧,你给我测个‘有’字儿吧。”邵康节说:“您测哪个‘有’字儿啊?”崇祯说:“就是‘有无’的‘有’。”邵康节拿起笔来就写了一个“有”字;“您问什么事啊?”崇祯说:“我这也是为国忧心,我想问一问大明的江山怎么样?”邵康节这么一看,周围没有人,低声对崇祯说:“唔,按这个字说呀,问什么事都好,您要问大明的江山怎么样啊,这可不好。大明的江山已经剩了一半儿了。”崇祯一听,当时就吓了一跳,说:“怎么剩了一半地了呢?”邵康节说:“您看这‘有’字地,上边是一横一撇儿,这是‘大’字的一半儿;下边儿这个‘月’字,是‘明’字儿的一半儿。所以说大明的江山就剩一半儿了。”

  崇祯这么一听,也是半信半疑,随着说:“我测的不是这个‘有’字,是‘朋友’的‘友’字儿。”邵康节又把这个“友”字儿写出来了。“这个您问什么事呀?”崇祯说:“我还问大明的江山啊。”邵康节说;“这个字啊,还不如那个字呢。现在反叛已经都出头了。”崇祯说:“怎么?”邵康节说:“您看这个字形,‘反’字儿出头儿。所以说反叛出头儿了。”

  崇祯这么一听,还是不大相信,说:“我再改一个‘酉时’的‘酉’。”邵康节说;“按这个字断,主于皇上不得善终。”崇祯这么一所啊,颜色都变了:“你说皇上怎么不得善终?”邵康节说:“天下数皇上为尊,您看这个‘酉’字儿,它是个‘尊’宇的当中间儿,这个“尊’字少头无尾,您说这个皇上还活个什么劲儿?”

  崇祯给了几个钱就走了。正在这个时候,又来了个老太太到这儿来测字来了,说:“我跟您打听打听,有个测字的先生叫邵康节,在哪个摊上呢?”邵康节说:“我就是。”老太太说:“噢,您就是那位邵先生啊?都说您测字测得灵着的呢,我呀不信,那么今天我有点儿事,您给我测字,试试灵不灵。”邵康节说:“好吧,您抓一个字卷儿吧。”老太太说:“我甭抓了。您这儿不是有一个字吗?”就指的是那个“酉’字儿,“您就按这个字给我断测吧。”邵康节说:“您问什么事?”老太太说;“其实啊也不要紧,我呀丢了点东西,找不着,您给我测一测,我丢的是什么,能不能找得着?”邵康节说:“按这个字断哪,您这个东西能找得着。这个字是个‘酉’(有)字儿,这个东西就丢不了。”老太太说:“那您再给我断断,我丢的究竟是什么?”邵康节说:“按这个字断,您丢的是五金之类的东西,就是金、银、铜、铁、锡,因为这个‘酉’字儿,它属金。按十二地支排下来,十一月为子,十二月为丑,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,酉正好是八月,八月的凤为金凤,所以说西属金。”老太太说:“不错,是五金之类的东西。您再给我断一断,我丢的是什么?’邵康节说:“按这个‘酉’字儿字形来断哪,您丢的是一个金钳子坠儿。”老太太说:“对,是一个金钳子坠儿。您给断断:丢到哪儿了?”邵康节说:“没丢,因为您这个钳子坠儿不大,让鸡呀给吃了。申猴酉鸡嘛,这‘酉’字儿在十二属相里就是鸡。您家有小鸡儿没有?”老太太说:“有哇。”邵康节说:“您把这只鸡呀宰喽,这个钳子坠儿就在鸡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永锿纺摹!崩咸担骸昂寐铮已钭庞卸俣嘀患δ模椅庖恢磺幼苟野鸭Χ荚奏锻郏磕叶弦欢希烤故悄闹患Τ粤耍俊蹦担劭到谝敲挥心苣停侨美咸蟾首〔豢伞I劭到谒担骸澳舛俣嘀患Γ荒芏荚谝豢槎虐桑俊崩咸担骸拔夷窃鹤哟螅拿娑际羌ξ选!鄙劭到谒担骸澳蔷托辛恕T谀鹤游鞅叨募ξ牙铮兄患Ω粤恕R蛭鞣绞艚稹8两鹇铩!崩咸担骸拔鞅呒ξ牙锿芬灿形迨嘀荒兀隙暇烤故悄闹患Ω粤恕!鄙劭到谒担骸鞍次逍欣炊希鹕舭住6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乙木是青的,南方丙丁火是红的,北方壬癸水是黑的,中央戊巳土是黄的,西方庚辛金是白的。是让一只白鸡给吃了。您到家找着这只白鸡,不要有一根杂毛儿的,就把它宰喽,如果没有过钳子坠儿,我连钳子带鸡全赔您。”在这时候旁边有不少围着看的。老太太说:“好吧,诸位,你们听见了没有?我回家就宰鸡去,若没有这钳子坠儿,邵先生说了,连钳子带鸡一齐赔我。我明儿这时候来。你们诸位若没事儿,明儿来看热闹来啊。我也不给您钱啦。有什么话都明儿说吧。”

  老太太到家之后,就在西边鸡窝里找出了一只白鸡,一根杂毛儿都没有,就给宰了,一捆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樱ィ馇幼苟嬖诶锿纺亍@咸乃担骸罢馕簧巯壬嬗辛较伦樱獾迷趺凑饷戳榘。〉昧耍也皇且裁桓思仪穑堪颜庵患懒税桑俅蛞缓疲缓匦缓卣馕簧巯壬!钡搅说诙欤咸俗偶δ米啪凭屠戳恕5秸舛豢矗迫饶值娜硕祭戳恕@咸担敖韫饨韫猓∩巯壬愕每商槔玻∥艺馇幼沟卣嫒谜庵话准Ω粤恕5昧耍幼苟乙舱易爬玻庵患σ察懒耍舛褂幸缓疲肽障掳伞!鄙劭到谝膊豢推讯鞫际障铝恕?/p>

  这么一来不要紧,挨着他的那个测字摊儿一瞧,邵先生给人测了个“酉”字儿,又喝酒又吃鸡。“喷,这倒不错。”他就把盒里的字卷儿全改成“酉”字儿了。他想:“万一若测对了一个呢,也许又喝酒又吃鸡。”过了两天,真有一个上他这儿来测字来了,“先生,您给我测一个字。”“好吧,你抓一个吧。”打开一瞧,是个“酉”字儿。他那里头没别的字嘛。你倒是问问人家问什么事呀,没等人家开口,就说:“你——丢东西了吧?”这位说:“不错,就丢了点儿东西。”这么一来,他心里更有谱儿了,噢,是“酉”字儿就是丢东西……你倒问问人家丢的是什么啊,不容分说:“你这东西没丢,让鸡给吃了。”这位一听这个气啊!他也愣点儿,举起手来“啪’就给个大嘴巴:“我丢的是扁担,鸡有吃扁担的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