揣骨相



张寿臣演出 康立本记 陈笑暇整理

 刚才是荣剑尘唱了一段单弦儿《风波亭》,好啊!

乙 从《王佐断臂》唱到岳飞父子精忠报国一共八本,今天是三本儿,明天是四本儿。

 荣先生的段子多数是自编自唱,连本演出,一本比一本紧凑。现在说到岳元帅带领众将大战金兵,破了朱仙镇,正要直捣黄龙……往下就是奸相秦桧儿暗通金兀术,用十二道假金牌调岳飞还朝,以莫须有的罪名掐监入狱,还用严刑逼供。

乙 “扒皮拷”嘛!

 岳飞爱国抗金,何罪之有?后来父子遇难在风波亭,听到这儿没有不掉眼泪的。

乙 噢,替古人担忧。

 说书唱戏讲个比古嘛!赞扬的是忠臣义士,斥责的是卖国奸臣,现在也有岳飞。

乙 是呀。那有秦桧吗?

 有!有忠就有奸,有爱国的,就有卖国的,有岳飞就有秦桧儿。

乙 也是徽宗无道,不辨忠奸啊!

 对,他重用卖国贼,把大好河山奉送给人家啦。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”,咱们得想救国之道哇!

乙 做艺的能有什么法子?

 咱们用唇枪舌剑,扬善惩恶,褒忠贬奸,可以开通民智,鼓舞士气啊!

乙 所以才说唱岳飞的事哪。

 还有哪,花木兰替父从军,方孝孺草诏敲牙,还有《反帝制》、《劝国民》、《梁红玉擂鼓战金山》!

乙 好!

 忠奸有别,岳飞跟秦桧儿就是不一样,不但做事不同,相貌、骨骼都不一样。

乙 您还看过相书啊?

 对,我不仅熟读《麻衣神相》,还精通揣骨相,善观气色,揣摩骨骼,隔皮看瓤,抚外知内,用当通神,百发百中。

乙 您说的“善观气色”,我知道就是看相;这“揣摩骨骼”又是怎么回事?

 就是“揣骨相”啊!

乙 这我知道,人身上各部位的骨骼不同,主向也不一样。

 什么主向?

乙 就是从骨头的大小、软硬、轻重上能断定富贵贫贱,妻财子禄。

 噢,那你看张寿臣这骨骼怎么样?

乙 就您这戳(chuo)个儿,高矮,胖瘦,让各位看看:您这肩胛骨高,能担事儿;后背骨厚,不怕压;胳膊肘骨深,手腕儿活;再往脸上看,眉骨宽,性聪慧;颧骨隆起,居高位;方面大耳颌骨肥,必主大富与大贵!

 你这可是“江湖口,无量斗”。

乙 怎么?

 净拣好听的说,这是奉承我。

乙 我可是直言无隐,概不奉承。各位上眼:看张寿臣往这儿一站像不像一位督军还是省长?

 越说越玄了,我可不像督军、省长!我也当不了在野派。

乙 这么说您是下野啦?

 我也不当寓公,不住租界的小公馆。

乙 最不济也得是哪个买卖家的大掌柜。“发财吧,掌柜!可怜可怜穷人吧!”

 得啦,得啦!又大掌柜了!我也是个穷人,房无一间,地无一垄,上无片瓦,下无立足之地。

乙 您是幽默大师,笑话大王啊!

 那是新闻界捧我,我是说相声的,得为国家为社会尽点儿义务,不能在行嫌行,得在行爱行。不敢说“高台教化”,反正没断了研究说:说点儿古往今来的人情世态,说点儿大小笑话,诗、词、歌、赋,说点儿历史典故,警世醒人,让大伙儿开怀一笑。咱凭说挣的是公平钱,吃的是良心饭,睡的是踏实党,不做亏心事,不怕半夜鬼叫门!

乙 好,一要行得正,二要走得端,三条大道走中间。把心放正了。不能揣在胳肢窝里。

 对。所以说您也别小看张寿臣,给个县长都不换!

乙 是你不换还是人家不换哪?人家放着县长不当换你干吗?

 唉!咱不当县长,可是县长也说不了咱这相声。

乙 这话倒对。

 还别不告诉您,张寿臣看得起做艺这个行道。说相声怎么啦?开通民智,又是民众之喉舌,我压根儿就没想当官儿,前些年就有朋友劝我“弃艺从仕”,可我谢绝了这份好意。

乙 看,要不我怎么说您这骨骼必主大富大贵呢!等着吧,您还有做官的机会。

 您放心,我要真做了官也是两袖清风,执法护众,绝不能伤天害理,祸国殃民。

乙 那我真盼着您弃艺从仕。

 还有的朋友劝我“弃艺从医”!

乙 让您当大夫去?

 其实,我这就是行医哪。

乙 噢,您还能看病?

 不但能看病,还能治病哪!

乙 能治什么病?

 “没症”、“一症”、“不症”

乙 嗯,有好几十种哪!

 就是“没国家,没信仰”,“一面理,一头儿沉”,“不民主,不前进”……

乙 别说啦,相声“洋药方”啊!

 这是人们身上的毛病啊!有这病不治行吗?不治这病我们国家不能富强啊!所以有朋友给我写了副对子。

乙 上联?

 “君非良医,实乃良医,唯因医世欺与弊。”

乙 下联?

 “相有所传,声有所传,且喜艺品比翼飞。”

乙 这是看得起我们艺人。

 可是您怎么看出我是富贵的骨骼,这是蒙事吧?

乙 不是瞎蒙。太平歌词里有啊!(唱)“石崇豪富范丹穷,有甘罗 运早晚太公,彭祖爷寿高颜回命短,六个人俱在五行中……”

 甭唱啦!你这意思是说石崇跟范丹的骨骼相貌也不一样,一切都是命里注定的。

乙 我可没这么说!

 别信那套,事在人为嘛,死店活人开呀!“小身会文国家用,大汉空长做什么?”

乙 人定胜天,可也得赶上好世道,得有好的领头人。

 咱还研究揣骨相吧。你到底是真懂还是假懂?

乙 略知一二。

 那我是略知一二三。

乙 比我强点儿有限。

 那你看看我的晚辈怎么样?儿女们还有弟子们是大器晚成,还是少年得志,能不能成为国家栋梁?

乙 您问这个干吗?

 国泰民安哪!我是担心晚辈“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”。

乙 您真是忧国忧民哪!我得看看您的膝骨跟脚趾骨。

 这可太麻烦了。

乙 我摸一下儿也行。

 这就是您的揣骨相啊?我不信服。

乙 您那揣骨相有什么高明的?

 我就根据脑后之骨,便可评断。

乙 这可新鲜。

 告诉你,好人脑后有骨,坏人脑后是骨头,我经过多年的揣摩,为三十多块骨头写过断语。

乙 怎么个断语?

 说出每种骨之后,都有四字断语,六字评语。

乙 都有什么骨?

 十几种哪!

乙 您给说说。

 好。有英雄骨、壮士骨、豪杰骨、英烈骨、良善骨、高洁骨、耿直骨、公正骨、多谋骨、道义骨、识材骨、育秀骨。

乙 这么多哪?您给评断一下。

 好,先说英雄骨。

乙 四字断语?

 爱国热心。

乙 六字评语?

 永远办事认真。

乙 好,接下去。

 壮士骨,坚贞热忱,大公无私为民。豪杰骨,慷慨激昂,常念国家兴亡。英烈骨,笑洒热血,丹心辉映霜雪。

乙 直带劲!

 您再接着听:

  良善骨,敬老怜贫,处处严己宽人。

  高洁骨,仗义疏财,平生磊落清白。

  耿直骨,对敌不弯,岂肯苟且偷安。

  公正骨,寸土必争,唯望国家复兴。

  多谋骨,众志成城,智慧赛过孔明。

  道义骨,品德高尚,做事心明眼亮。

  识材骨,十步芳草,善于选宝用宝。

乙 这可是有伯乐才有千里马。

 育秀骨,百年大计,量材精心培育。

乙 是啊,唱青衣花旦的材料非让他学花脸,那不是耽误事吗?

 是这个理儿吧?

乙 行。这都是好人长的,坏人的呢?

 那就是骨头了!您常听说“瞧你这块骨头”!

乙 别往这儿指。您说说都有什么骨头?

 那可多啦!有:狠骨头、乏骨头、贪骨头、阴骨头、坏骨头、懒骨头、馋骨头、脏骨头、软骨头、滑骨头、耍骨头、臭骨头、贱骨头、犬骨头、没骨头、大小的横骨头、贼骨头。

乙 噢,这么多哪!也是四字断语,六字评语吗?

 对!我说几块骨头您听听:

  狠骨头,残害同胞,吸尽民脂民膏。

  乏骨头,鸣枪放炮,吓得连哭带叫。

  贪骨头,便宜没够,耻于脸皮太厚。

  阴骨头,口蜜腹剑,专会脚底下绊。

乙 哼!还真有这种骨头。

 坏骨头,表面假笑,暗中放点毒药。

乙 这个更缺德!

 往下还有哪!

乙 还是坏骨头?

 小坏骨头,信口开河,说话嘴不留德。

乙 嘿!接着说。

 懒骨头,空负少年,终日游手好闲。

  馋骨头,鸡鸭鱼肉,贪多吃上没够。

  脏骨头,有碍卫生,浑身又臭又腥。

乙 吐了!

 软骨头,男扮女装,周身花露水香。

  滑骨头,坑蒙拐骗,什么坏事全干。

  要骨头,白吃白喝,外带偷偷摸摸。

乙 没志气!

 臭骨头,目空一切,见人抬头望月。

乙 瞧这臭美劲儿!

 贱骨头,摇尾乞怜,祝您大发财源。

乙 拜年来啦!这是跟谁呀?

 犬骨头,欺软怕硬,恭候主人发令。

乙 谁是他的主人?

 没骨头,金钱搂足,以外人为护符。

乙 对!他们就是勾引外人欺负自己人!

 小横骨头,强买强卖,不行武力对待。

  大横骨头,打街骂邻,见了外人丢魂。

乙 就这么个横法儿呀!

 贼骨头,见财起意,生出千般诡计。

乙 真是赋人贼心。

 这还是小号儿的。

乙 还有大贼骨头?

 有啊。

乙 快接着说。

 听着!大贩骨头,卖国求荣,明知挨骂装聋。

乙 痛快!哎,有这号儿骨头吗?

 当然有啦!

乙 谁?

 秦桧儿啊。

乙 再有呢?

 那就是……现代秦桧儿。

乙 这是哪位?

 ……我不敢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