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春联



中央广播说唱团相声组整理

 做一个相声演员也不容易,首先说得有文化。

乙 那是呀!你看我们天天都在学习嘛!

 你念过书吗?

乙 我念过两天。

 什么学校毕业?

乙 嗐!我念的还是过去那个经书哪。

 “五经”、“四书”、“十三经”啊。

乙 是呀!

 那些书我也念过,什么“三字文”、“百家经”、“千家姓”……不是……三眼井儿(北京地名)。

乙 还三里河儿哪!

 对啦!三里河儿(北京地名)。

乙 什么呀?“三百文”“百千姓”……我也乱啦!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千字文》。

 对啦!你说念完这几部书念什么?

乙 念念《大学》。

 念完大雪念小雪、冬至、小寒、大寒、立春、雨水……

乙 叫你在这儿背历书哪!

 你不是说念大雪吗?

乙 我说念《大学》。

 对……对。“大学之道在明明德”嘛!念完《大学》念什么?

乙 《中庸》。

 念完中用念不中用,等你念到废物点心就算毕业啦。

乙 那我就没用啦。我说念《中庸》。

 念完《中庸》念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礼记》、《春秋》。

乙 对了。

 这些书光念不行,得会讲,不会讲就不能开笔做文章。比如你吟个诗,对个春联,都要从书中寻章摘句才行。

乙 那倒是。

 你看我这个人没了事儿最喜欢对春联,最近在家中我搜集到几副绝对儿。

乙 绝对儿?

 就是有上联没下联,谁也对不上来,我走过多少个地方,访问过多少个大文豪,结果一个对上来的也没有,这几副绝对儿太好了,我准备登报。

乙 登报干吗?

 征求下联儿。

乙 你这绝对儿是什么词句呀?

 怎么?你打算对呀!

乙 我不是打算对,我想听听。

 大文豪都没对上来,就阁下您听了有什么用啊?

乙 你可不能那么说,绝对儿碰巧了对得才妙呢!

 好,我说一说你听听,你可别胡对呀!

乙 当然啦。

 不明白就问我。

乙 当然向你请教。

 第一副,“买卖兴隆通四海。”

乙 完啦!

 啊。

乙 我当什么绝对儿呢?(故意假谦虚)我给你对对行吗?

 我这儿正找不着下联呢?

乙 可我对得也不一定恰当。

 没关系你对吧!

乙 你那上联是什么?

 “买卖兴隆通四海。”

乙 我给你对“财源茂盛达三江。”

 哎呀,高才。

乙 这也不是我的高才,过去我们家对过儿煤铺就贴这么一副对联儿。

 好,你再听这第二副,“根深叶茂。”

乙 “本固枝荣。”

 嗯。“开市大吉。”

乙 “万事亨通。”

 你听最后这一副。

乙 你说。

 “忠厚传家久。”

乙 “诗书继世长。”

 (无可奈何)我完啦。

乙 就这个呀,这叫什么绝对儿哪?满都是对子本儿上的。

 这是开玩笑,我真喜欢对春联。

乙 对春联的规矩你懂吗?

 那我懂,对春联讲究是“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清。天对地,雨对风,大陆对长空,雷隐隐,雾蒙蒙,开市大吉对万事亨通。山花对海树,赤日对苍穹,平仄平仄平平仄,仄平仄平仄仄平。”苏东坡有一句话:“天下无语不成对。”

乙 当什么讲。

 任何一句话都可以做对联,只要你对得恰当巧妙,那再好也没有了。

乙 是是!

 譬如有这么两句俗语就是一副对联。

乙 哪两句?

 “清官难断家务事。”这就是上联。

乙 下联呢?

 “上梁不正底梁歪。”哎!你听这两句虽然不够工整(摇头),可是很好玩。(读玩念重音,表达出文诌诌的)

乙 咱们两人联联句怎么样?

 可以呀。

乙 我出个上联儿。

 我对个下联儿。

乙 譬如我说“上”。

 我对“下”,有上就有下嘛!

乙 我说“天”。

 我对“地”。“天对地,雨对风,大陆对长空,雷隐隐,雾蒙蒙,开市大吉,万事亨通。”

乙 “言”。

 我对“醋”。(把“言”误为“盐”了)

乙 醋?

 啊!油盐酱醋,五味调和,你那是咸的,我这是酸的。

乙 “好”。

 我对“歹”,好好歹歹得清楚。

乙 “事”。

 我对“炮”。(把“事”误为“士”了)

乙 炮!那对得上吗?

 你支土我拨炮,你跳马我出车。

乙 咱们这儿下象棋来啦!

 联句有什么啊!

乙 这五个字凑在一块儿是对子的上联:“上天言好事。”

 那我给你对:“回宫降吉祥。”

乙 你等等,你刚才不是这么对的。我说“上”。

 我对“下”。

乙 我对“天”。

 我对“地”。

乙 我说“言”。

 我对“醋”。

乙 我说“好”。

 我对“歹”。

乙 我说“事”。

 我对“炮”。

乙 我就是:“上天言好事。”

 我这是:“下地醋歹炮。”

乙 你这当什么讲啊?

 谁叫你不一块儿说啦?你要说“上天言好事”,当然给你对“回宫降吉祥”。你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,我可不给你对“下地醋歹炮”吗?

乙 这还怨我啦。

 当然啦。

乙 好,你听这两个字的:“笔筒。”

 在桌上放的笔筒。

乙 对啦。

 我给你对:“箭囊。”

乙 就是装宝剑的那个。

 不!那是剑匣,我说的是拉弓射箭的那个皮囊子。

乙 我这笔筒是文的。

 我这箭囊是武的,一文一武咱们二位文武全才。

乙 我可不敢当,再听这个:“羊肉。”

 我给你对“萝卜(luo bo)”

乙 那对得上吗?

 羊肉汆萝卜焖干饭……

乙 这位没吃什么哪!“绸缎。”

 “萝卜。”

乙 萝……我们这是绸缎你也对萝卜?

 啊!绸缎包萝卜。

乙 没听说,我那是穿的绸子和缎子。

 是呀!我说的也是穿的,绫罗绸缎的罗,呢绒布匹的布。“罗布。”

乙 噢!罗布听不出来就是萝卜,再听这个:“钟鼓。”

 “萝卜。”

乙 我说是撞的钟打的鼓。

 我是敲的锣打的钹,“锣钹。”

乙 行了行了!你再听这个。

 (顺口而出)萝卜。

乙 我还没说呢?

 我先说下搁着。

乙 急性子。“马牙枣。”

 “大萝卜。”

乙 我这是仨字的啦。

 我这也仨字。“大萝卜。”

乙 我要四个字呢。你”好大萝卜“,我五个字,你”好大个萝卜“,你这筐萝卜全卖给我啦?不行。重对。

 你刚说的什么?

乙 “马牙枣。”

 我给你对:“羊角葱。”

乙 我这儿有“马牙”。

 我这儿有“羊角”。

乙 “枣”。

 “葱”。

乙 我能加字。

 我能添字。

乙  “马吃马牙枣。”

 “羊啃羊角葱。”

乙 我这儿吃。

 我这儿啃。

乙 好哇!我这马牙枣是八月当令。

 我这羊角葱是二月当令。二八月春秋题,“虽不中不远矣!”

乙 你就别犯酸了。

 怎么样?

乙 行!听这个:“山羊上山。”两头儿山。

 我给你对:“水牛下水。”两头儿水。

乙 我能加字。

 我能添字。

乙 “山羊上山山碰山羊角。”

 碰脚啦?

乙 不!犄角。

 “水牛下水水没(mo)水牛腰。”没腰啦。

乙 我还能加字。

 “山羊上山山碰山羊角,(学羊叫)咩呀!”

乙 这是怎么回事儿?

乙 碰疼啦。

 “水牛下水水没水牛腰,(学牛叫)哞儿!”

乙 (学羊叫)咩呀!咩呀!

 (学牛叫)哞儿!哞儿!

乙 咱们到屠宰场啦。

 谁叫你叫唤来着?

乙 “三塔寺前三座塔,塔、塔、塔。”

 “五台山后五层台,台、台、台。”(学打小锣声音)

乙 他又开戏啦。“大大妈大模大样骑大马。”

 “老姥姥老夫老妻赶老羊。”

乙 “姥姥喝酪,酪落(lao)姥姥捞酪。”

 “舅舅架鸠,鸠飞舅舅揪鸠。”

乙 “妈妈骑马,马慢妈妈骂马。”

 “妞妞轰牛,牛拧(ning)妞妞拧(ning)牛。”

乙 啊!绕口令也来啦。

 你说什么我给你对什么。

乙 我说“南”。

 我对“北”。

乙 我说“东”。

 我对“西”。

乙 我说“上”。

 我对“下”。

乙 你听这个:“北雁南飞双翅东西分上下”

 你怎么都给占上啦。

乙 这叫抻练抻练你。

 好!你听下联:“前车后辙两轮左右走高低。”

乙 你对得上吗?

 当然对得上。

乙 “北雁南飞。”

 “前车后辙。”

乙 “双翅东西。”

 “两轮左右。”

乙 “分上下。”

 “走高低。”高低即是上下,上下即是高低,“虽不中不远矣”!

乙 嘿!这份儿酸哪。

 这叫气气你。

乙 咱们不定谁气谁哪,听这个:“墙上芦苇,头重脚轻根基浅。”

 嗬!我给你对:“林内竹笋,嘴尖皮厚腹中空。”

乙 好!你再听这个:“空树藏孔,孔进空树空树孔,孔出空树空树空。”

 什么呀,乱七八糟的?

乙 这是个孔子的典故,又是个对子上联儿。

 还有这么一个典故哪!

乙 孔子周游列国的时候,有一天走到某处,忽然天降大雨,上不着村,下不着店,没处躲,可巧道旁有一棵树里面是空的,孔子一想这里可以藏藏躲躲,这就叫空树藏孔。

 孔进空树呢?

乙 孔子进了空树啦,孔进空树。

 空树孔?

乙 空树里面有孔子,空树孔。

 孔出空树?

乙 雨过天晴,孔子由空树里面出来啦,孔出空树。

 空树空?

乙 空树里面就没有孔子啦,这就叫:“空树藏孔,孔进空树,空树孔,孔出空树空树空。”(做喘不上气来的样子)我差点儿没放炮。

 听我的:“柔(rou)、叭哒、当、哗啦、扑腾腾、哎哟哟、嗖嗖嗖、吱吱吱。”

乙 我说你这是什么呀?

 你那是什么呀?

乙 我这是列国典故。

 我这是本人实事。

乙 典故可以对实事,可是你那有多少字啦?

 你那多少字啊?

乙 我这是十八言。

 咱们数数。

乙 “空树藏孔,孔进空树空树孔,孔出空树空树空。”十八个字儿。你呢?

 我这也十八个呀。

乙 我听着有三十多啦。

 不信你数着,“柔、叭哒、当、哗啦、扑腾腾、哎哟哟、嗖嗖嗖、吱吱吱”。

乙 也十八个字,可是当什么讲啊?

 那年北京打仗,我正在床上躺着哪,就听柔……飞过来一个枪子儿。

乙 叭哒?

 撞墙上啦,叭哒。

乙 当?

 落院里一个炮弹,当。

乙 哗啦?

 房塌啦,哗啦。

乙 扑腾腾?

 我由床上掉下去啦,扑腾腾。

乙 哎哟哟?

 碰了我腰了,哎哟哟。

乙 嗖嗖嗖?

 当时掉了三根头发。

乙 吱吱吱哪?

 压死仨老鼠。

乙 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