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灯谜——憋“好”字



于连仲整理

我最喜欢听您说相声。

乙 是啊?

因为您吐字清楚,声音洪亮,表情优美,外观大方,赠送亲友,最为相当。

乙 我成礼品啦!

不,我是说您聪明,脑子来得快。咱们打开看看!

乙 不成。

那我是不是可以化验化验您。

乙 可……化验我呀?

就是我说个灯谜,叫您猜猜,看您脑子怎么样?化验,化验您。

乙 啊,那叫智力测验,考验考验我。

对,考验您。

乙 咱们不能白来,挂点儿赠品。

行,一盒香烟怎么样。

乙 好,你说一个我猜。

你听着:“一棵树落着十只鸟,用枪打死一只,还有几只?”

乙 还有九只。

不对,一只也没有了。

乙 怎么?

全飞了。

乙 …………

依着您,打死一只,好九只不动,“喂,再给我来一枪怎么样?”这鸟缺心眼儿。

乙 你这是绕人,我想想没做准备。

好,这个不算。

乙 对,再说一个。

“鱼缸里有十条鱼,用棍儿打死一条,还有几条?”

乙 一条也没有了。

怎么?

乙 全飞了。

鱼会飞吗?

乙 对,我糊涂了!这还有九条。

怎么还有九条哪?

乙 您想呀,鱼缸里十条鱼,打死一条,剩下九条了。十减一等于九嘛。

不对,还有十条。

乙 十条?

啊,死的那条,还在上边漂悠着哪。

乙 捞出去,扔掉!

没来得及捞哪。

乙 你让各位听听,像话吗?

好,我再说一个。

乙 说有意思的。

这是智力测验。“嫌短去一块。”

乙 短了。

长了。

乙 他这玩意儿都新鲜。嫌短去一块——倒长了?

费费脑子,好好猜猜。

乙 比如,我这条裤子,嫌短去一块,那更短了。

不,长了。

乙 怎么能长呢?

你把哪儿去一块?

乙 裤子去一块。

不,你把腿去一块,裤子就长了!

乙 腿可瘸了。

这好吧?

乙 好什么呀?干脆,我说一个你猜:“愈刮吃愈粗。”

愈刮吃愈粗?这支铅笔铅粗,愈刮吃愈细呀。你说错了,应该是愈刮吃愈细。

乙 不,愈刮吃愈粗。

这我猜不着了。

乙 认输了。

这是什么呢?

乙 农村挖土井的。你看先挖一个土坑,人跳进坑里,用铁锹往外刮吃,愈刮吃愈粗,愈刮吃愈细……

往外刮吃呀?

乙 那你刚才说去腿,这我也会。

好,你再听这个:“一个西瓜,一刀切捂半拉。”

乙 你这刀准有毛病。一般的刀切两个半拉,这把刀三个刃,能切五个半拉。

你净胡猜。就是普通的刀,就切捂半拉。

乙 怪了,我猜不着,你说说这五个半拉怎么切的?

你看看,一个西瓜,一刀切开,我这儿捂着半拉。

乙 用手捂呀?

哎。

乙 你听这个:“一个西瓜一刀切捂大瓣儿拾小瓣儿。”

这是怎么切的?

乙 你猜呀。

猜不着。

乙 听着:一个西瓜,一刀切开我这捂着大瓣儿。

十小瓣儿哪?

乙 小瓣儿的掉地下了,我把它抬起来,拾小瓣儿。

拣起小瓣儿的。

乙 对。

怎么掉地下啦?

乙 我没捂住呀!

您这可不怎么样?

乙 我跟你学的。

这回我说个好的。

乙 你有好的吗?

你听啊:“远瞧是电车,电车是电车……”

乙 “就是不动窝”,破电车。你这个,有黄花鱼那年就有。这叫什么呀?

你这嘴太损了,哪年有的黄花鱼?

乙 就是说你这玩意儿全老掉牙了。

你这不对。我说的是新的,你猜着我就认输呀。

乙 是这话?你敢说我就敢猜。

你猜呀。

乙 这次我们的赠品不是一盒香烟,改成一条儿香烟。

十条也成。

乙 你说吧。

“远瞧是电车,近瞧是电车,电车是电车,就是不动窝。”

乙 破电车。

不对,没电!

乙 没电啊?你再说。

“远瞧是电车,近瞧是电车,电车是电车,就是不动窝。”

乙 破车、没电,正赶上红灯,司机没在……

全不对!

乙 你这是……

卖票的没按铃哪!

乙 你走吧!这是什么呀,儿童游戏。

真要猜,我说个有意思的。

乙 你会吗?由一上台你就没正经的。

说个好的,你费费脑筋。

乙 说吧!

“二人见面忙握手。”这是七个字,扣一个字。

乙 这是扣字儿。

你用心猜猜。

乙 “二人见面忙握手。”……我好好考虑考虑,二人见面……这字一定念“好”。走街上两人一拉手:“你好啊?”那位回答“好!”换个字,难听。见面拉手:“你还没死哪?”非打起来不可,我猜着了,这字念“好”。

不,不念“好”!

乙 念“好”。

不念“好”。

乙 我也别说念好,你也别说不念好,咱俩成样成样。

打灯谜,成样什么?

乙 咱俩人见面一拉手,谁一说好,就算输。

不说好啊?

乙 算赢啊!

行,来吧!

乙 哎,你好哇?

你输了!

乙 怎么?

你说好了!

乙 嘿!瞧我这倒霉劲儿的……哎,这灯谜谁说的?

我说的!

乙 谁铺呀?

你猜。

乙 还是的,我猜念好,你说不念好,咱俩才成样。我说一千个好,一万个好,全不算输,你说一个好就为输,为的是用我说的好,引出你的好。你就是好不好,把不字去掉,还有好字。跟你说吧,什么好,不好,好冷、好热、好家伙,耗子药……这都不成。

一沾好字音就算输?

乙 对。

那我认输了。

乙 怎么?

从现在问我到明天,准得说了来。

乙 限定了时间,五分钟。

五分钟内说出好字?

乙 那为输。

五分钟以外说出来。

乙 你爱怎么说,怎么说。

来吧!

乙 哎,你好吗?(握手)

我不认识你!

乙 不认识我?我吃饱了上街瞧谁跟谁握手,像话吗?得认识!

认识?可以。

乙 (握手)你好啊。

哑……

乙 哑巴!你没法说出来!

哑巴就不准交朋友啦!

乙 得会说话!

成!

乙 (握手)你好啊?

托福,托福!

乙 家里都好?

托福托福!

乙 老爷子好?

托福托福!

乙 吃饭没有?

托福托福啊!

乙 你老托福啊?

我托福五分钟就得了!

乙 不成,得我有来言,您有去语,老托福受得了吗?

行!

乙 你好啊!

还那样儿!

乙 嘿!不好不坏!家里都好?

看你问谁啦。

乙 老爷子好?

死了!

乙 老太太好?

病着哪!

乙 大哥?

枪毙了。

乙 大嫂子好?

嫁人啦。

乙 孩子们好?

我们一家子就是孩子们……

乙 好。

全长疥哪。

乙 ……嘿,他们家没人啦!

你输了!

乙 不到五分钟,我再问问,您是?

还那样儿。

乙 还那样儿就是……

对付。

乙 对……老爷子?

死了。

乙 什么时候没的?

去年。

乙 死那年他……

七十六。

乙 我听说这几年他身体就不好。

落炕了。

乙 炕上吃,炕上拉,我看他死了倒比活着……

舒坦。

乙 这舒坦大劲儿啦!老太太?

病着哪!

乙 什么病?

七十二了,老病。

乙 没请大夫看看?

请了,打个方子,抓副药,吃完了,出点儿汗,这病……

乙 怎么样?

更厉害了!

乙 找哪个大夫看好?

王大夫。

乙 王大夫可没有李大夫?

个头高。

乙 个头高管什么呀?

有能耐!

乙 在哪儿抓的药。

口外小药铺。

乙 那不成,小药铺没有XXX……

给得多!

乙 药给的多能治病吗?

材料真。

乙 对,XXX比小药铺……

药材全!

乙 大哥?

枪毙了!

乙 为什么?

倒卖人口。

乙 我听说,大哥这人最近几年不……

不太……怎么样!危险!

乙 大嫂子?

嫁人了。

乙 对,守着也没什么守头儿,嫁的那头儿比你们家……

强!

乙 大嫂子那人?

不错。

乙 听说,她手巧。做的鞋比外边买的还……

美观。

乙 外边买的不如她做的……

结实。

乙 她做的比外边买的……

坚固!

乙 外边买的不如她做的……

经穿!

乙 她做的可比外边买的……

你怎么老问这句,问点儿别的!

乙 孩子们?

长疥了!

乙 没买点儿药擦?

买了,XXX疥药,擦上算是……

乙 怎么样?

止痒。

乙 再擦?

见轻。

乙 再擦点儿?

定痂了。

乙 过几天……

就没了……

乙 对!我也没问的啦,嘿,你脑子真好使,甭说五分钟,就是三个钟头,你也说不出……

那个字呀!

乙 哪个字?

女字边,一个子字。

乙 这念什么?

这念……我不认识!

乙 行咧,我输了,我没带烟卷。走,你等我买了还你,怎么样?

好啊!

乙 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