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灯谜——憋“我”字



于连仲整理

听说您对打灯谜很有研究。

乙 谈不上有研究,我喜欢。

打灯谜您可不行。您要是跟我比,你是王奶奶和玉奶奶——

乙 这话怎么讲?

您差一点儿?

乙 我怎么差一点儿?

王字和玉字不是差一点儿吗?

乙 噢,我差哪一点儿呀。

哎,您别生气。

乙 你不要骄傲,要谈起打灯谜来,您是冯奶奶和马奶奶——您差两点儿!

那你是王奶奶跟汪太太——您差五点儿。

乙 王和玉差三点儿呀。

太太还有两点哪!

乙 嘿!他这儿凑点儿哪!

这回咱俩打回灯谜,您先说一个我猜。

乙 好!你要是猜着,我给你一张电影票。

好吧,我要是猜不着,我拿您一张电影票。

乙 干脆,我给你一张电影票吧。

那也成!

乙 什么也成?猜着为赢,猜不着为输。

好,您说吧。

乙 “千里随身不恋家,不贪酒饭不贪茶,水火刀全不怕,日落西山不见它。”

说呀。

乙 完了。

这太简单了。

乙 简单,你猜呀。

您这是骆驼。

乙 怎么会是骆驼哪?骆驼千里随身不恋家?

啊。人拉骆驼走一千里一万里。人想家,骆驼不想。您多咱见走着走着骆驼不走了,说:“你们去吧,我回家看看,我想小骆驼啦!”

乙 没听说过。

千里随身不恋家。

乙 那“不贪酒饭不贪茶”哪?

拉骆驼的到地方喝酒吃饭,骆驼喝凉水、吃草料,你看哪有骆驼叭那儿沏壶茶,来半斤酒,炒四个菜。

乙 没见过。“水火刀枪都不怕”?

是呀,水火刀枪骆驼不怕!……这是傻骆驼!

乙 像话吗?您猜得不对。

不对,电影我就看半场吧!

乙 不行,猜不着你输了。

你这谜底得合乎情理。

乙 那当然了。

您这是……

乙 人影。

人影怎么“千里随身不恋家”。

乙 人走一千里、一万里,人想家,人影不想家,总跟人走,走到哪儿跟到哪儿。

有不跟着的时候没有?

乙 没有。

阴天。

乙 ……不算。

您这里还带不算?“不贪酒饭不贪茶”哪?

乙 人吃人喝,人影就比划比划。

“水火刀枪全不怕”?

乙 人怕水火刀枪,人影不怕。

可我要把您脑袋砍下来,人影也少一脑袋。

乙 你砍我脑袋干吗?

“日落西山不见它”?

乙 有意思就在这句上。

怎么哪?

乙 你看太阳一落,人影儿就不见了。

月亮又出来了?

乙 …………

在电灯底下。

乙 全不算!没你这么刨根儿问底儿的!

好,我认输!这回我说一个你猜。

乙 可以。

“一到碗上不下来。”

乙 我猜着了,这是鸟儿。

鸟儿怎么“一到碗上不下来”?

乙 白天飞一天,晚上回窝啦!

开枪哪?

乙 那样下来了。对!苍蝇。

苍蝇怎么“一到碗上不下来”。

乙 白天到处飞,晚上落棚顶上了。

你拿扇子轰它!

乙 别轰哇。猜着了,臭虫!

臭虫?

乙 啊,白天它在窝里爬着,一到晚上……下来了。

我说的“下不来”!

乙 我猜不着了。

认输了?

乙 你说吧。

这是锔盆儿锔碗儿用的锔子。

乙 锔子怎么一到晚上不下来。

你看哪,它一到茶碗上,就不下来了。

乙 茶碗哪,咱猜早晚的晚,他说茶碗。成心绕人。你说好的!

你听这个:你摸得着我的,我摸得着你的,就是自己摸不着自己的。

乙 啊!这是鼻子。

鼻子怎么“你摸得着我的”?

乙 我能摸着你的鼻子。

那“我摸得着你的”哪?

乙 你能摸着我的鼻子呀!

自己摸不着自己的?

乙 我这鼻子我自己就摸……呦,我摸得着呀!

我说的是“摸不着”。

乙 我猜不着了。

告诉你,这是胳膊肘儿。

乙 胳膊肘儿?怎么“我摸得着你的”?

你看哪,我摸得着你的,你摸得着我的。

乙 就是自己摸不着自己的?

他自己怎么摸自己的呀?够不着啊!

乙 对!

怎么样?

乙 不怎么样!你说一个四、六、八句的。听着有意思、有回味的。

行!说个四、六、八句的:“一个人儿做得,两人做不得:人人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龅模褪敲豢醋殴龅摹!蹦悴掳桑?br>
乙 这猜着了。

这是什么?

乙 一人儿坐的那小凳儿。

那怎么“一个人儿坐得”?

乙 这凳子只能坐一个人嘛!

“俩人坐不得”?

乙 这登子不下俩人哪!

挤着点儿哪?

乙 挤着点儿?凳子坏了!只能坐一个人。

“人人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摹保?br>
乙 这凳子谁都可以坐的。

“就是没看见过坐”的?

乙 这……全看着过!噢,猜这不对?

我说这是睡觉做梦!

乙 做梦,怎么会“一个人儿做得”?

一个人儿睡着了,做梦。

乙 “两个人儿做不得”?

有两人商量做梦的?“二哥,没事吧?咱俩人做梦玩儿!”

乙 没听说过!

“俩人做不得”。

乙 “人人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龅摹薄?br>
谁没做过梦啊?

乙 “就是没看过做的”?

谁看见过做梦的?

乙 没有。

你看见过?你回家,看你妈睡觉呢,你在旁边儿看着:“呦,我妈睡觉了,做梦哪,梦见跟和尚打起来了!”

乙 没有!

梦是心头想啊。

乙 你妈才想和尚哪!这不算。

好,干脆,我说一个扣字儿的。你好好猜猜。

乙 可以。

“半夜叫门问声谁。”七个字,扣一个字。猜着我给您买一条香烟。

乙 这有意思。“半夜叫门问声谁”,半夜有人叫门,笃笃笃,“谁呀?”“我!”这字念我。

不念我。

乙 我也别说念我,你也别说不念我。咱俩人表演表演。

打灯谜表演什么呀?

乙 省得你矫情啊!半夜你来叫门,我问:“谁呀?”你一说“我”就算输了。

我要不说我呢?

乙 算你赢了。

好。

乙 这就是我的家!

您就住在这儿?

乙 这是打个比方,这是门。

行了。我去找XXX,这不知道他在哪儿住。“呦,你在门口站着哪!”

乙 没事,半夜我在门口站着干吗?我得叫门。

好,叫门,笃笃笃!笃笃笃!笃笃笃!没在家。

乙 在家呢?

在家你不说话?

乙 你得叫门呢?

叫门也不念“我”!笃笃笃!“XXX!”

乙 谁呀?

“出来瞧!”

乙 “出来瞧”像话吗?

你出来了。

乙 没有,往出诓啊!你得说“我”。

说“我”就输了。

乙 怕输别玩儿呀。

笃笃笃!“XXX!”

乙 “谁……”

“张老师告诉,在中心公园南边见面,不见不散!”

乙 回来!你干吗来了?

别人带的信儿!

乙 那不成。重来!

这本来不念“我”嘛。那非叫人说“我”呀!笃笃笃!“XXX!”

乙 “谁呀?”

“明儿见!”

乙 “明儿见?”像话吗?明儿见,今天来干什么?

订个约会儿不成啊?

、乙边说,边换位置)

乙 重来!

您才回来?

乙 家里等我来了?出去!

急什么?

乙 是“我”你不说“我”?耍赖呀?

干吗这么脸红脖子粗的?这为玩儿急得这模样儿!

乙 你得说“我”。

说“我”不认输?

乙 那不是东西。

好,说“我”不认输,那是耍赖。

乙 重来!

笃笃笃!“谁呀?”

乙 “我!”

你输了!

乙 倒叫门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