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灯谜——追“把”字



于连仲整理

说相声讲究什么?

乙 四个字,说、学、逗、唱。

说,你能说点儿什么?

乙 说的:有大笑话、小笑话、反正话、俏皮话、绕口令儿,说个字意儿,打个灯虎儿,对个对子,吟诗、酒令儿这部都是说的。

灯虎儿您还成?

乙 我喜欢研究。

正字叫灯谜。白天挂篦子,晚上挂灯。上边贴着纸条儿,分南派、北派。有志(《聊斋志异》),目、泊号、泊名、四书、谚语,讲究,分为白头、粉底、玉带、拢意儿、扣字儿……这都是打灯谜的规矩。

乙 对。看来您打灯谜有两下子!

我最喜欢打灯谜。我家的笔、墨、纸、砚从来没买过,全是打灯谜得来的奖品。

乙 是呀?

我家的挂屏有七十多个,锦旗四十多面,金质奖章五六百枚,奖状无数。有些奖状写的词句太夸张了,我受之有愧。

乙 都写什么呢?

什么“灯谜大将”,“灯虎大王”,“灯谜泰斗”,“灯谜博士”……最近有个朋友送我一面锦旗,上有四个字,很幽默。

乙 写的什么?

“灯虎姥姥。”

乙 什么叫“灯虎姥姥”哇?

你常听说:“打灯谜呀,你姥姥也不成。”你姥姥当然比你强了。我就是那个“灯谜姥姥”。

乙 最近我收到一个挂屏,上头也写四个字。

灯虎姥姥?

乙 灯虎老爷!

……咱俩结婚啦!您老是爱开玩笑。您真要喜欢打灯谜,我帮您研究研究。

乙 可以,咱们得挂点赠品。

笔墨纸砚全可以。

乙 现买来不及了。

那咱们以钱为代价,多了你又拿不出来,少了犯不上。干脆一个谜语五千万块钱。

乙 (惊)多少?

五千万哪!

乙 五千……万!

你咬什么牙?五千万这不是玩儿吗?

乙 玩儿?……

玩儿——命!

乙 咱玩命呀?咱们就挂一张电影票。

好,你先说一个我猜。

乙 对,你要猜着?

你给我一张电影票。

乙 好,你要猜不着?

我拿你一张电影票。

乙 干脆,我给你两张电影票。

那也好。

乙 什么好呀?猜着为赢,猜不着为输。

好,您先说一个我猜。

乙 成,听着:“看看来到五月中,佳人买纸糊窗棂,丈夫出外三年整,一封书信半字空。”四句话,打四味中草药。

说呀?

乙 完了。

噢,这就完了,给张电影票。

乙 嘿,真猜着啦?

废话,猜不着能要电影票吗。

乙 你说说,是什么?

干吗非得说呀,你说的你明白不明白?

乙 我当然明白了。

我猜着我知道不?

乙 你猜着就知道呗。

还是的,你也明白,我也知道,咱俩心里会得啦。

乙 什么事就心里会,你得说出来这是什么?

噢,还非得说了来?

乙 多新鲜哪!

你刚才说什么来的?

乙 好么,没听见。

听见了。

乙 这灯谜?

一张电影票。

乙 好,他净惦记电影票哪!我的灯谜哪?

这倒马马虎虎。

乙 你注意:“看看来到五月中,佳人买纸糊窗棂,丈夫出外三年整,一封书信半字空。”四句打四味中草药。

就这四句!

乙 猜着啦?

猜不着。

乙 猜不着你乐什么呀?

我听着挺有意思,你这得合乎情理。头一句“看看来到五月中”是哪味药材?

乙 “半夏”。

对,有这味药材。为什么叫半夏呢?

乙 你想啊,正、二、三月为春,四、五、六月为厦,五月的正当中是不是半夏?

噢,五月的正当中就是“半夏”,要是闰五月呢?

乙 ……啊,那不算!

怎么还有不算的?

乙 没讲还有闰月的。

好。第二句“佳人买纸糊窗棂”?

乙 “防风”。我想,佳人买纸把窗户糊上,岂不为防风。

这没道理。

乙 怎么?

你想想,五六月,天正热,谁不钉纱窗,换冷布。小佳人糊那么严,好不怕热吗?

乙 啊……她不怕热……她怕风。

她为什么怕风呢?

乙 她……生小孩……坐月子哪!受了风是产后风,你给治?

好,别急。第三句:“丈夫出外三年整”?

乙 “当归”。丈夫出外三年了,应该回来了,这叫“当归”。

“噢,出外三年就该回来了,回来没有呀?

乙 没回来呀?

那更不对啦,丈夫出外三年,应该回来还没回来,小佳人这孩子由哪儿来的?

乙 啊!这是塑料的!

不像话。

乙 他是这么回事,小佳人的丈夫在外边工作,小佳人看望丈夫去了,在那儿住了两个月,回家生小孩子儿,这不允许吗?

你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?

乙 我是他们的街坊。

你这街坊,调查人家这事干吗?

乙 ……我给小孩儿报的户口,你管得着吗?

急什么?第四句“一封书信半字空。”

乙 有意思就在这句:“白芷”。来封信,打开一瞧,上边连半个字都没有,白纸一张。

噢,来信打开一瞧,连半个字都没有?

乙 对。

邮局怎么给寄来的?

乙 没经邮局……托人带来的……

带张白纸干什么?

乙 啊……糊窗户。

嘿,又接上了!

乙 走!我这本来不是一回事,他连在一块儿问我。

你又急,算我输了。

乙 你净跟着捣乱,一会儿买电影票去。我再说一个。

你别说了。再说,我非家败人亡不可。

乙 就为三角五哇?

这回,我说一个你猜,我说的不像你那么费事。

乙 你说吧。

“咕矶儿。”

乙 说呀?

完了。

乙 嘿,他这也太省事啦,我那儿一大套,他这儿“咕矶儿”完了。打什么?

打一吃物。

乙 哪位吃过“咕矶儿”呀?猜不着。

认输了?这是贴饼子的。

乙 怎么?

你想啊,面是凉的,锅是热的,拿起两块团一团往锅帮上一贴,“咕矶儿”一个。

乙 嘿,吃个贴饼子三角五。

什么吃呀,听听。

乙 买斤包米面七分,听听三角五。再说一个。

“咕叽儿。”

乙 说呀。

完了。

乙 我全输在“咕矶儿”上了。

刚才那个你没猜着,这个更猜不着了。

乙 比那个还深奥。

当然了。

乙 我认输了。

又贴一个。

乙 又贴一个!你这一盆面“咕叽儿、咕叽儿”,我得多少钱哪?

你也糊涂,我叫“咕叽儿”,你猜贴饼子,我就认输了。

乙 是呀!

当然了。

乙 好,你说吧。

“咕叽儿。”

乙 贴饼子的!

我来个卷子。

乙 改白面的啦。

我看你很认真,换点儿白面奖励你。

乙 算了。一会儿你来个枣儿的,一会儿改个馅儿的。告诉你,连刚才那“咕叽儿”,都白“咕叽儿”啦,你说好的吧!

全完了?行,你听这个:“说一个瓢……”

乙 “掉地下找不着”——放屁!这是哄小孩儿的玩意儿。

是你说还是我说?

乙 谁说全一样。

不一样。一个瓢的谜语多了。“一个瓢里外净是毛。”

乙 这是牛耳朵。

“一个飘掉地下找不着。”

乙 这是屁。

还是的,我这是新鲜的。

乙 你说。

“说一个瓢,掉地下……”

乙 “找不着”?

打着了。

乙 这可新鲜,“打不着”是屁,他这找着了我认输了。

猜不着了,“一个瓢掉在地下找着了!”

乙 这是什么?

破瓢!

乙 破瓢!谜面上有瓢,我还猜瓢呀?这不算!

说好的?因为我学问太大,怕你打不着!

乙 我打得着。

你一定打不着。

乙 我一定打得着。

猜吧。

乙 说呀。

完了。

乙 说什么了?

我说“你打不着”,你说你“打得着”!我说“你一定打不着”!你说你“一定打得着”!这就是灯谜!

乙 ……那无猜不着。

告诉你。这是我死后棺材头里那个幡儿。我说你呀“打不着”!

乙 我说我打……

我说你一定打不着!

乙 我说我一定打……走!你有好的没有?

这回我说个扣字儿你猜猜。

乙 那行,得说好的!

听着:“小孩醒了要撒尿(sui),半夜敲门问声谁,二人见面忙拉手,铁匠师傅抡大锤。”这四句,一句儿七个字扣一个字。

乙 好,我先猜头一个字:“小孩醒了要撒尿。”小孩儿都和妈妈一块睡,半夜醒了尿尿,叫妈妈:“妈,我撒尿!”“来!我把你。”这字念“把”。说别的字难听。“妈,我撒尿!”“来!我提拉你!”你像话。我猜着了, 这字念“把”。

不念“把”。

乙 不信,咱就成样,成样。

破谜还做化成样什么?

乙 我当你儿子!

不像呀!

乙 是不像!你当我妈。

爸爸好,能挣钱。

乙 挣钱也不行,小孩跟妈妈睡,你当妈。

我当你妈,我可当你寡妇妈。

乙 那是干吗?

我知道你爸爸什么脾气呀?

乙 咱俩睡觉,我要撒尿,你说“把”就输。

要不说“把”呢?

乙 那你就赢了。

好,抬床去吧!

乙 真睡呀?就是成样。

好,睡觉可不许说话。

乙 对。

睡着了没有?

乙 睡着了。

睡着了还说话。

乙 你问我嘛。睡觉了。“妈!”

呼……

乙 “妈!”

呼……

乙 “妈!”

呼……

乙 你喝豆腐脑儿哪?

太累了。

乙 好,答应。“妈!”

咩——

乙 “妈!”

咩——

乙 羊叫唤哪?别捣乱!“妈!”

“干吗呀?”

乙“撒尿!”

“撒尿啊……撒吧!”

乙 撒吧,往哪儿撒?尿了炕又打了孩子?

“妈不打你,疼你!”

乙 被卧湿了!

晒!

乙 阴天?

用火烤!

乙 被卧着了?

做新的!

乙 你这寡妇妈哪来的那么多钱?

你甭管有钱没钱,一点儿小孩儿就跟犟嘴!

乙 你得说“把”。

说“把”输了!

乙 怕输别玩儿,来!“妈!”

“干吗?”

乙 “我撒尿!”

“撒尿呀?刚躺下就撒,今儿没有,明儿再说吧!”

乙 像话吗,得说“把”!

说“把”就输了。

乙 怕输,别来!“妈!”

“干吗?”

乙 “撒尿。”

“撒尿,下地撒去。”

乙 一点儿小孩会下地吗?

往下出溜!

乙 要摔了哪?

摔伤了,治!

乙 摔死了。

我再养。

乙 我是寡妇,能养吗?

你妈这寡妇,就那么回事儿。

乙 啊!你得说“把”!

说“把”就输了。

乙 怕输别来,给一张电影票。

是呀,何必脸红脖子粗的!

乙 “妈!”

“干吗?”

乙 “我撒尿。”

“这孩子,刚撒完又撒!”

乙 我多咱撒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