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法无边



赵松林述

乙 今天我给大家说段相声。

 你们这相声属于哪行人?

乙 生意人。

 你们不能叫生意。

乙 叫什么呢?

 叫熟艺。

乙 怎么呢?

 人熟是一宝,大家都熟悉你这个相声演员,看见你就想起你说的相声很可笑。

乙 对!

 看见你就想笑:“哎,这不是那个说相声的吗?真滑稽——他妈的!”

乙 哎,怎么带骂人的?

 跟你熟悉了,半开玩笑的意思,不是骂人。

乙 噢。

 真正的生意不是你们。

乙 那您说什么叫生意?

 那有很多种,大生意:封、麻、艳、缺;小生意:金、汉、立、团。又叫金、批、彩、挂。

乙 您给介绍一下什么是小生意:金、汉、立、团?

 “金”是算卦的。相面的叫“抢金”,算卦的叫“坠子金”。

乙 “汉”呢?

 “汉”是卖药的。有招汉、托汉、肉汉、将汉和杂汉。

乙 “立”?

 “立”是变戏法的。中国戏法叫单色立子,又称土立子。

乙 “团”?

 “团”是说书的,说评书的行话叫“团拆”。

乙 那大生意呢?

 那是封、麻、艳、缺,都是没本钱的生意,做一笔就够吃一辈子。

乙 那你说说什么叫“封”?

 “封”分大封与小封,大封即封官骗财,又叫挑乌纱。小封是看坟地,使法术骗人。

乙 是啊!

 我见过。

乙 什么时候?

 那是在我小的时候。

乙 旧社会。

 我看见有个老道。

乙 出家人。

 头带道冠,身穿道抱,手拿拂尘,脖子上挂着串珠,背背着个蒲团,胸前挂着个木鱼。

乙 化缘用的。

 他化缘可不上一般的地方去化。

乙 上哪儿去?

 专找大户人家。

乙 有钱人家。

 那天他找了一家大财主。

乙 旧社会有财主。

 他把蒲团放在地下,盘腿坐在燕团上敲起木鱼,两眼一闭就念经。

乙 那就是化缘呢。

 家人赶紧往里回报。这个大财主一听:怎么?来个化缘的老 道。他笑了笑说:“给他二百钱。”家人拿了二百钱出来就赶这个化缘的老道。

乙 才给二百钱?

 可这老道没要,还是在门口念经。

乙 嫌少。

 家人赶紧又往里回报:“老员外,这个老道不要,他嫌少。”

乙 那就多给他点儿。

 这个大财主一听,说;“别管他,把狗放出去咬他!”

乙 这家伙还真够狠的。

 家人放出去四条大狗,张牙舞爪对着这个老道扑过来了!

乙 那就跑吧!

 只见这个老道不慌不忙,用手中这个拂尘冲着狗一甩,这四条狗回头就跑。

乙 奇怪呀,这老道还会法术?

 家人又一回报。这个财主说:“别管他,叫他化吧!”

乙 是啊?

 这个老道在门口整整坐了三天三夜,没吃没喝,也没有大小便。第四天早晨老道站起来用毛笔在墙上写了四个字。

乙 什么字?

 “你是恶人!”

乙 是不善。

 这个老道写完字拿起蒲团就走了。家人赶紧回报财主:“老员外,这老道走了。临走前在墙上写四个大字:你是恶人!”“把它擦下去!”“是!”

乙 他还不生气。

 家人出来擦,怎么也擦不下去。用刀子把外面那层灰挖下来,这四个字又跑里头去了,还是那四个字。

乙 这是怎么回事啊?

 这个财主又笑了笑,说:“好,别管它,不用擦了。”他又说:“你们跟着这个老道,看他往哪儿走。”

乙 要看他的去向。

 家人在后面跟着这个老道,走着走着,前面有一条河,河上没桥,也没船。只见这个老道把蒲团往河里一扔,这个蒲团在水面上浮着,老道往上一跳,直奔河对岸漂去。

乙 哦?

 老道到了河对岸跳上岸,把蒲团拿起来甩甩水,背上就走了。

乙 这可是治术。

 家人赶紧又向财主回报:“老员外,这个老道真是神仙,他到河边没坐船,用蒲团住河里一扔,往上一跳过去了。”

乙 是有点怪。

 这个老财主一听就急了:“赶紧把老道叫回来!”

乙 还叫回来!

 家人跑到河边,看见老道的背影就喊:“仙长请转!我们员外有请!”

乙 他回来了吗?

 这个老道微微一笑,回过头来走到河边,把蒲团又往河里一扔,往上一跳又过来了。家人看得直发愣,心说:这真是神仙!

乙 是有点儿奇怪。

 这老道跟着家人回来以后,那老财主正站在大门口迎接哪:“这位道长请进!”

乙 非常客气。

 老道跟着老财主进了客厅,赶紧叫家人摆酒:“仙长请上座!”

乙 待如上宾。

 这位老道也不客气就坐上边啦。

乙 是啊?

 老财主满面带笑:“道兄,咱俩是同行,我也是封字上的,现在洗手不干了。”

乙 这就盘上了。

 “实不相瞒,我这些家业财产都是我年轻的时候在外面也是这样骗来的。”

乙 这是个老骗子!

 老道说:“你我既是同行,我要向您请教。”

乙 要盘道啦。

 财主说:“道兄请讲。”“你知道我在你门口坐了三天三夜没吃没喝,也没大小便这是怎么回事?”

乙 为什么呢?

 财主说:“这手儿很简单,你脖子上挂的那串珠当中有三个是假的,是用人参做的,吃一个饱一天,所以你有三个人参丸,你才能在我门口坐三天,要不然你第四天怎么就走了?”

乙 再不走就饿死了!

 老道说:“为什么你这狗不敢咬我呢?”

乙 老财主说什么?

 “因为你拿的拂尘当中有虎须,老虎是兽中之王,什么动物都怕它。你用拂尘冲着狗一甩,这狗一闻着虎味儿就吓跑啦。”

乙 这他都懂。

 老道说:“我在墙上写的四个字为什么你擦不下来?”

乙 他怎么回答?

 “你用龟尿研的墨,这龟尿往里渗,越擦越往里跑,所以擦不下去。”

乙 到底是内行,都知道。

 老道说:“那你知道我过河的时候为什么蒲团在水上面浮着,我站上边也不沉下去,它怎么渡我过河的吗?”

乙 财主说什么?

 “哎呀!道兄,就是这手儿我不知道,所以才把道兄请回来向您请教。”

乙 这点儿比他高明!

 老道哈哈一笑:“就这手儿你就必须花一千两银子!”

乙 这么多呀?

 财主说:“不多,不多,来呀!”

乙 叫家人。

 “给道长一千两银子!”家人马上就拿过来了。

乙 他有钱!

 老道接过一千两银子:“老兄啊!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哪。投师不如访友。今天你花这一千两银子,马上可以学会这一手儿了。”

乙 到底怎么回事呀?

 “你问我蒲团扔河里为什么浮着不沉,还把我送过去的呀?”

乙 怎么过去的?

 “这河里有四个人,都是我花钱雇的,在水底下等着呢。我这蒲团一扔他们就托住了,我往上一跳,他们把我托过去,回来的时候再把我托回来!”

乙 是啊?

 老道把他也骗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