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理图



张寿臣述 立林 笑暇整理

听您说话的口音不是不是本地人吧?

乙 我是北京人。

 咱们同乡。我离北京不远。

乙 您上这儿干什么来了?

 来找个人。

乙 您找谁呀?

 找我哥哥。

乙 您找着了吗?

 我找了一个多月了,也没找着。

乙 您的哥哥在什么地方呀?

 我把地名儿忘了。

乙 那可没法找,天津地方儿大了。

 我着急呀,想跟您打听打听。

乙 您跟我打听,没有地名儿也没办法。您要记个大概我还能帮忙。令兄哪行发财呀?

 我哥哥是个厨子。

乙 是什么字号?或者在哪个会馆?

 全不是,我哥哥在庙里。

乙 天津的庙可多了。叫什么庙名儿您记得吗?

 我记得好像有个宫字。

乙 有个宫字儿啊,有宫字儿的庙我知道几个。我给您想想,北马路有个万寿宫。

 不是。

乙 西北角有个文昌宫。

 不是。

乙 东马路有个崇仁宫。

 也不是崇仁宫。

乙 这庙全带宫字儿啊,您哪什么宫?

 大概是尉迟恭。

乙 尉迟恭?那您找敬德去。尉迟恭没这个庙啊。

 要不就是出大恭。

乙 出大恭您上茅房啊。没地方找去,出大恭、尉迟恭不是庙啊。哎,庙有什么迹址没有?

 迹址呀,我哥哥跟我提过,说这个庙啊,有卖金鱼儿的,有卖花儿的……

乙 啊,行了,行了。这您算找着了。您说庙里有卖金鱼儿的,有卖花儿的,还有卖抖的那个“空竹”。

 对,对了。

乙 那怎么叫尉迟恭,出大恭哪!那个庙叫娘娘宫。

 哎,我上娘娘宫。您受点儿累告诉我吧。

乙 这没什么。您打这儿奔东马路,东门北边儿有个袜子胡同,进了袜子胡同一直走,就瞧见这个庙了。对着庙有个戏楼,庙在路西,有两根大旗杆,那就是娘娘宫。门口儿可写着天后宫。

 谢谢,谢谢,我哥哥也这么说过,有旗杆,有牌楼,还有俩铁狮子,铁狮子脑袋上有犄角。

乙 错了,错了,您这么绕远儿怨谁。您说有牌楼,铁狮子头上带犄角的,那不是娘娘宫,那叫玉皇阁。

 哎,我上玉皇阁。

乙 您上玉皇阁啊?

 我上玉皇阁。

乙 玉皇阁也打那儿走,您到娘娘宫对过那戏楼,过那戏楼有个水阁大街,您往北走,门口有大牌楼,这个庙正对着大口,大口就是海河。

 对,这庙在高坡上头,四处是大开洼,听说是四月里开庙。

乙 又拧了!您说这庙在高坡上头,四月二十八祭药王。

 对呀。

乙 那叫峰窝庙。

 哎,我上峰窝庙。

乙 您倒是上哪儿?

 我上峰窝庙啊。

乙 怎么我说哪儿你上哪儿?

 您受点儿累吧。

乙 好,告诉你,南门外一直的往南,过八里台儿、李七庄子还往南,庙在高坡上头,那里供着药王爷。

 对,庙里供着阎王爷。

乙 那儿没阎王爷。药王爷。

 怎么没阎王爷呀?十殿阁王爷哪,还有七十二司,后头有寝宫。庙热闹着哪。

乙 (冲观众)嘿,又给搬家了。啊,您说那庙里有阎王爷,有城隍殿,后头是寝宫,挨着自来水公司……

 对,老年间还过皇会,城隍还出巡。满对。

乙 那叫城隍庙。

、乙(合说)哎,我上城隍庙。

乙 走!你这不是成心起哄嘛!我说哪儿你上哪儿,搅和了半天。我再说,天津的庙多了,这还有完哪!

 先生,您这可不对。

乙 我怎么不对呀?

 这个找人哪,最着急。找我哥哥找了一个多月了,我也没找着,皆因听您这口音咱们是同乡,跟您打听城隍庙,您要是认得劳您驾告诉我,不认得我再跟别人打听。我跟您打听城隍庙,您让我上峰窝庙干什么去?又娘娘宫了,玉皇阁了,您这不是拿我开涮吗?我哪儿有闲功夫跟您逛庙啊!

乙 我倒带你逛庙了!这么一说,还是开搅啊?

 我可没那么说。

乙 好啊,我说的。你是真找人哪,还是开搅啊?

 什么叫开搅啊,我找我哥哥呀。

乙 那么你哥哥到底在哪儿?

 城隍庙啊,您不认得吗?

乙 我认得呀。您还上别处去不去了?这儿还有个大悲院你去不去?

 我上大悲院干什么去。

乙 天齐庙你去不去?

 让诸位听,这不是拿我开心吗?我上天齐庙找谁去?

乙 那么我要是告诉你,还跟别人打听不打听?

 你告诉我,干吗还打听啊。

乙 好了。要不是遇见我呀,再打听半年你也打听不着。打这儿出门儿,雇车也行,上电车汽车全行。您奔老车站。

 老车站?

乙 买张票一直上北京。

 我上北京干什么?

乙 是啊,你不是上城隍庙吗?你要是不上北京怎么能到西北角哪!

 我上天津城隍庙。

乙 啊,天津城隍庙啊。你认得?

 不认得呀,认得就不打听了。

乙 你要认得你就去,不认得跟别人打听。

 这不跟您打听吗。

乙 这不是告诉你抄近儿的道儿嘛。

 好,劳您驾吧。

乙 您还省俩钱儿,丰台下火车,奔长辛店、良乡县、窦店、琉璃河、奔涿州。

 这才到。

乙 (拉长声)早着哪!这连十分之一还没走哪。你要忙跟别人打听。

 不忙了,我上城隍庙,都到涿州了,我还忙什么哪?

乙 听你这话你是认得?

 不认得,您慢慢说吧。

乙 你奔松林店、高碑店、定兴、徐水、保定府、石家庄、太原府、过黄河到陕西,过甘肃、新疆,有八百里地旱海,自带干粮自带水。

 不带干粮不带水?

乙 渴也把你渴水,饿也把你饿死。过了旱海有个火焰山,过了火焰山你上飞机,一直往西北,走四十七个礼拜,下飞机佻就瞧见了,那儿有一个小庙儿,匾上写着仨字:城隍庙。

 我劳您驾,我这双鞋到得了到不了?

乙 有主意呀,你把它脱下来,提溜着走,回来还是这个样儿。

 您这主意好,磨脚不磨鞋。

乙 甭费话了,赶紧赶路要紧。

 我找位就伴儿的,您这儿还有去的没有?

乙 您甭找就伴儿的,我们这儿全认得。我刚打那儿来。走吧,走吧。

 这么说,咱们哥儿俩……

乙 回来见。

 下辈子见。

乙 见不见的没关系。

 (转脸走到台口)

乙 图什么的!

 (走回)先生。

乙 冤魂不散!

 我跟您说两句呀,世界上不怕没好事,就怕遇见不好的人。

乙 世界上净好人。

 好人有是有,少啊。没德行的人太多。我打听城隍庙不是一天了,打听一个多月了,没人告诉我。

乙 别人不认得怎么告诉你呀。

 今天遇到您这么一位有德行的人。

乙 这是您说我有德行。

 您的德行大了。诸位您瞧,这德行全出来了。

乙 这是什么话?我这儿散德行哪!

 您想啊,打听道儿费您多少话,耽误您多少时间。

乙 这没什么。

 昨天我也打听这个道儿来着。就在您这个地方,遇见这个人可没德行。

乙 怎么个长相儿?

 跟您长得不差什么的。

乙 这么说就是我呀?

 不,不是您,绝对不是您。可是那个人穿的衣裳跟您也仿佛,可不是您哪。他没德行,您有德行;他不是东西,您是东西。

乙 这是什么话!

 他不是玩意儿,您是玩意儿。

乙 怎么您出口不逊骂人哪!

 我可不敢骂人,我是为了让您给评评理。我找我哥哥找不着着急,我跟他打听道儿,他要是说不认得也没关系,他让我绕远儿。您想我能对他说好话吗?我能不骂他吗?

乙 噢,您骂那个让您绕远儿的?那倒是……

 可骂不可骂?

乙 那……那……您就骂。他怎么告诉您的哪?

 头一句就不像话,您头一句让我奔哪儿?

乙 我让您奔老车站哪?

 诸位您听听,上城隍庙奔老车站,多有德行。那小子让我奔北大关!

乙 哎呀,远了,北大关远了!

 远了不是?

乙 绕大远儿了,远多了!

 远多了?哈哈,你这也不近!

乙 (皱眉)还走哪儿?

 奔北大关,走河北大街,大红桥,杨村、蔡村、河西务,安平,马头,张家湾,奔通州八里桥,进北京齐化门,出北京德胜门。

乙 还怎么走哪?

 走清河,沙河,昌平县,南口,青龙桥,康庄子,怀来,沙城,保安,下花园,辛庄子,宣化府,沙岭子,榆林,张家口,柴沟堡,西湾,天镇,阳高县,聚乐堡,周氏庄,大同,孤山,宏赐堡,丰镇,苏集,集宁,三岔口,十八台,卓资,三道营,旗下营,陶卜齐,呼和浩特,西包头,甘肃兰州,西凉,凉州,永昌,甘州,嘉峪关,安西,哈密,吐鲁番,新疆乌鲁木齐,精河,伊梨,温宿进西藏。聂拉木,里拉,扎多木,扎什,拉萨,伦布,墨竹工卡,巴塘、理塘、雅砻江,四川成都府,岷江,简阳,重庆,丰都,宜昌,荆州,沙市,汉阳,汉口,李感,武胜关,河南信阳县,郾城,许昌,荥阳,洛阳,渑池,陕县,灵宝,陕西华奶县,长安,西安,渭水,渭南到山西。平遥,太原府,寿阳,平定州,井陉,石家庄,新乐,望都,河北保定府,深,武,饶,安,河间府,沧州,南皮,东光,德州,平原,禹城,山东济南府,党家庄,张夏,万德,界首,泰安,东北集坡,大汶口,吴村,曲阜,兖州府,梅城,沙沟,韩庄,利国驿,柳泉,茅村,徐州府,固镇,新马桥,曹老麻,蚌埠,门台子,安徽凤阳,临淮关,小溪河,石门山,张八岭,担子街,浦镇,浦口过江到南京。龙潭,下蜀,高资,镇江府,新丰,丹阳,吕城,常州,石塘湾,无锡,苏州,外跨塘,正仪,昆山,陆家滨,安亭,南翔,在场到上海。

乙 还怎么走?

 走松江,沙丘江嘉兴,绍兴,宁波,台州,温州,福建福州,南平,南昌,湖南长沙,常德,贵州贵阳,安顺,云南昆明,开远,广西桂林,梧州,广东广州,佛山,奔雪州半岛、海南岛过北部湾,走越南河内,高棉,寮国,泰国,缅甸仰光,印度新德里,再到阿富汗。

乙 到外国了!

 京城喀布尔,巴基斯坦,不丹,锡兰,伊朗德黑兰,阿拉伯半岛出红海奔欧罗巴洲,走土耳其,俄罗斯,莫斯科,冰岛,芬兰,丹麦,荷兰,比利时,挪威,瑞典,德意志,奥地利,瑞士,亚得里亚海,意大利,法国巴黎,西班牙,葡萄牙,英国伦敦,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,捷克布拉格,阿尔巴尼亚地拉那,保加利亚索非亚,匈牙利布达佩斯。

乙 嘿!

 出欧洲地中海,奔阿非利加洲,走埃及开罗,阿尔及利亚,莫三鼻给,埃塞俄比亚,突尼斯,摩洛哥,奔大西洋到美洲,走纽芬兰,魁北克,加拿大渥太华,旧金山,圣弗兰,落基山,密执,美国纽约,华盛顿,墨西哥,古巴,马那瓜,巴拿马,亚马孙河,巴西,苏克雷,蒙得维的亚,拉巴拉他河。

乙 这都什么地名儿啊!

 出美洲奔澳大利亚洲,走新西兰,印度尼西亚,南洋群岛、菲律宾,品宋,台湾,朝鲜汉城,琉球,奔日本,对马,横滨,大阪,名古屋,北海道,库页岛,回东北黑龙江。

乙 这才往回走。

齐齐哈尔,哈尔滨,双城堡,蔡家沟,虎市,布海,朱城子,长春,范家屯,陶家屯,刘房子,公主岭,郭家店,四平街,泉头,双庙子,昌图,马仲河,金沟子,开原,铁岭,八里庄,新城子,虎石台,沈阳,皇姑屯,裕国站,马三家子,兴隆店,巨流河,新民县,大虎山,高山子,青堆子,赵家屯,沟帮子,大凌河,双羊店,锦州,女儿河,高桥,塔山,锦西县,兴城,白庙,沙后所,缓中县,前所,山海关。出喜峰口,奔赤峰州,走热河,巴沟,喇嘛庙,草地,库伦,买卖城。穿过西伯利亚到了北冰洋,坐飞机再走十七个星期,这才到天津城隍庙。(少数地名改用今称)

乙 才到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