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娶亲

郭启儒述

:咱哥儿俩老没见啦!
乙:可不是嘛。
:您府上都好啊?
乙:承问承问。
:您那儿老爷子好?
乙:托您福。
:他今年高寿了?
乙:还小呢!
:还没满月呢?
乙:你爸爸还没洗三哪!
:你不是说小哪嘛!
乙:我这是一句谦恭话儿。
:谦恭画在哪儿挂着?
乙:哪儿也没挂着,这是一句俗语儿。
:俗雨儿几日下?
乙:多咱也不下。就是我爸爸呀……
:啊!。
乙:他先抄一个去。六十啦。
:六十啦?哎呀一晃儿都六十啦?
乙:一晃儿?晃的时候儿还没你哪!
:他成家了吗?
乙:没哪!
:您给张罗着。
乙:我哪儿给他张罗去!
:你不是说他没成家哪嘛!
乙:你这小子也糊涂,我爸爸不成家我打哪儿来呀?
:你打你们家来呀!
乙:多新鲜哪!我可不打我们家来嘛!他成家啦。
:老太太好啊?
乙:好!
:他今年高寿了?
乙:跟我爸爸同庚。
:一块儿下夜去啦?
乙:好嘛!一个梆子一个锣啊。同庚就是一般儿大。
:噢!双棒儿啊!
乙:双棒儿?你爸爸跟你妈是一母所生啊?
:这么一说老太太也六十岁了。
乙:对啦!
:她出门子了吗?
乙:你这像话吗?我爸爸成家跟我妈出门子那是一档子事。
:搁到一块儿办为的是省钱?
乙:不省钱也得一块儿办。
:办事了吗?
乙:办了!
:办事了?我可要挑您的眼。
乙:我哪一点儿不对,您只管说。
:咱哥俩过份子不过?
乙:过呀!
:您家有个大事小事儿,我给您落下过没有?
乙:没有啊!
:还是的,为什么你爸爸成家,你妈出门子这么大的事,你不请我?你这是瞧不起我呀。
乙:没有的话。这得请您原谅,我实在是落礼。因为事情办得不成样,所以没敢惊动亲友。我本应该去请您去……我哪儿请您去!
:你上我家请我去呀!
乙:我知道你在哪儿住啊!
:我家你不是常去吗,你怎么不知道啊!
乙:嘿!那会儿还没我呢!
:那么那一会儿你上哪儿去啦?
乙:我哪儿也没去!他是事先没我。
:噢!事后让被告儿给拉出来啦!
乙:干吗?这儿打官司哪!
:你这么一说我是天亮下雪……
乙:此话怎讲?
:明白了。
乙:你不明白我也不说了。
:想当初你爸爸是独立成家,因为是上无父母,下无兄弟,光棍儿一个人儿,有个媒婆儿看你爸爸很不错,二十多岁儿,长得也不寒碜,是个漂亮小伙儿,也能挣钱;她打算给保荐这门子亲事,她好从中渔利。有这么句话么:“媒婆儿媒婆儿,两头儿说合儿,不为赚钱,就为吃喝儿。”到你爸爸这头儿说,某处某处有个大姑娘,就说的是你妈,长得怎么好看,那真是头儿是头儿,脚儿是脚儿,裤子是裤子,袄儿是袄儿,真是晓三从知四德,德言恭貌,怎么手巧儿能做活儿,那真是炕上一把剪子,地下一把铲子,炕上这把剪子能够大裁小剪描龙画凤,地下这把铲子能做煎炒烹炸焖炖熘熬。你爸爸这么一听,很满意。然后她又到你妈这头儿跟你姥姥说:某处某处有个小伙儿,就说的是你爸爸,姓什么叫什么,长得怎么漂亮,怎么能挣钱,那真是养家汉儿,如果您把姑娘给了他,绝对受不了罪,管保过门就当家。你姥姥一听啊,也很高兴。简断截说,这事就算成了。你爸爸要办事儿了,赶紧到杠房讲杠。
乙:出去!娶媳妇儿有上杠房的吗?应当上轿子铺去讲轿子。
:对!上轿子铺,一进门儿:“辛苦掌柜的,我们家出点儿逆事。”
乙:你们家让人勒死六个!这像话吗?应该说要办喜事。
:哎!对,要办喜事。掌柜的说:“您都用什么?”“我用三十二人大亮盘儿,对儿尺穿孝,丧鼓锣鼓杆三件儿。”
乙:嘿!还是死人的那一套儿。应当用八人大轿,满汉执事,金锣九对儿,金灯,银灯,吉祥如意灯。
:对!讲完了轿子又到棚铺去讲棚。
乙:讲的是席棚还是布棚啊?
:席棚,高搭起脊大棚,钟鼓二楼,过街牌楼。
乙:你把它拆了吧!你们家死惯了人啦?有搭起脊大棚的吗?
:那搭什么棚啊?
乙:应该高搭平棚,托仰扇,满挂花活,有彩墩子,彩架子,迎门盅儿,拦门儿盅儿。
:迎门盅儿里头不能空着。
乙:那是啊!
:里头摆着闷灯五供儿,香炉蜡扦儿,一碗倒头饭,一个盒子,一口杉木十三圆儿。
乙:嘿!他又停止了。你们家是死惯了人了。
:那里头应该摆什么?
乙:里头摆着支着壶暖嗉,令杯令盏,椅帔椅垫,鹅笼酒海,一张弓三支箭。
:在这个时候儿进来九个和尚。
乙:接三来了?
:出份子来了。
乙:怎么这么巧,九个一块儿来呀?
:你爸爸说:“齐了吗?”外边答应一声:“齐了。”那就发引吧!
乙:出殡了?发轿!
:吹吹打打,鼓乐喧天。轿子抬到你姥姥这头儿,你姥姥听说轿子来了,把大门一关,说:“不给了。”
乙:嘿!那是关门哪,避避姑娘的兴。
:对!怕你妈犯性咬人。
乙:你妈才是狗呢!是吉兴之兴。
:里边儿有人隔着门缝儿要包儿,外边儿人说:没包儿了,你吃烫面饺儿吧!
乙:怎么跑堂儿的也来了?
:外边的人把包儿递进来,吹鼓手的吹打一个[荷叶开门],把大门一开,轿子抬进去,你舅舅把你妈抱上轿,抬回你爸爸这头儿。你爸爸也不对呀!
乙:怎么啦?
:把大门一关说:“不要了。”我说:“那不要紧,抬我那儿去。”
乙:去你的吧!那是避一避煞神。
:不错,还放了一挂鞭炮。送亲的人手拿一把小铜钱儿,往上一撒,这叫满天星。瞧热闹的小孩儿就抢,小孩儿没抢着还直骂街。
乙:铜钱不都撒出去了吗?
:上头拴着绳儿,又扽回来了。
乙:嘿!
:吹鼓手照样儿吹打了一个[荷叶开门],门分左右,大门一开,把轿子抬进去,新人下轿贵人搀,铺红毡,倒红毡,脚不沾尘,迈马鞍子,上头有一苹果。
乙:这是干什么?
:为的是平平安安。再往前走迈火盆,地下搁着一个铁盆,里头有木炭,把它点着了,迈的时候儿旁边站着一个茶房,拿着一杯酒往上一泼,趁着火苗一起,迈过去。
乙:这又是干什么?
:为的是火火炽炽旺旺腾腾的。
乙:哪儿这么些论儿?
:你爸爸一看,赶紧跑到喜房把衣裳一脱……
乙:干吗?
:换新的呀。
乙:吓我一跳。
:穿戴好了靴帽袍套,手拿一张弓三支箭,往外就跑。亲友们瞧你爸爸出来了,大伙儿冲你爸爸哈哈一笑,你爸爸一低头,脸一红,又跑回去了。
乙:害羞了。
:没穿裤子。
乙: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