兑水



刘宝瑞述 殷文硕整理

  不管干什么事啊,都不能过分了,一过分就要入迷了。跳舞有舞迷,下棋有棋迷,喝酒有酒迷。
  解放前,我三叔就是个酒迷。他每天早晨起来,头一件事儿就是拿酒瓶子奔酒铺打酒。怎么哪?他经常失业,借酒浇愁啊!
  在我们胡同口儿外头,有家夫妻俩开的小酒铺。两间房子一明一暗,里外间儿。旧社会的苛捐杂税太多,买卖难做。有的铺户就弄虚作假。象什么往酒里兑凉水呀,往香油里掺剩茶呀,往白糖里拌馒头渣儿呀。这种风气也是当时的社会所造成的。
  这酒铺的掌柜的见我三叔大清早起就来打酒,猛然间想起一件事儿来。昨天晚上进了几篓酒,他不知道这酒里兑了水没有。因为往酒里兑水这事归他老婆来办。可是当着我三叔的面儿又不能直接问。怎么办呢?他灵机一动,回头冲里屋说了一句谜语:
  “扬子江心兑如何?”
  这是什么意思哪?常言说:“蒙山顶上茶,扬子江心水”,这里边儿暗藏一个“水”字儿。那意思是问——凉水兑了没有?他老婆粗通文墨,明白这谜语。在里屋就搭碴儿啦,说:
  “北方壬癸早调得。”
  这句怎么讲哪?按“五方五行”来说,北方是壬癸水。这里边儿依然暗藏一个“水”字儿。他告诉掌柜的——水,我早兑好啦!
  您别看我三叔对旁的事儿不理会,对酒是特别经心哪。他懂得这谜语呀,一听:怎么着?噢,这酒兑水啦!冲着掌柜的就喊上了:
  “有钱不买金生丽!”
  《千字文》上有句“金生丽水”,也暗藏一个“水”字儿。
  我三叔心说:有钱不买凉水喝!我呀,我上马路对过儿那家儿酒铺打去。
  转身刚要走,掌柜的急了,怕这笔买卖让对过儿给做了,赶紧说:“对面青山绿更多!”
  “青山绿水”,还是暗藏个“水”字儿。那意思是:对面儿那家儿水兑得更多。
  我三叔一听:“那……什么……我还在你这儿打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