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审诓供

白万铭述

  :本人不当差,当差不自在,刮风也得去,下雨也得来。嘿!最近本地出了一件杀人案,老爷限我三天之内将凶犯拿到,眼看着三天期满了,连一点线索还没有,这……这……便如何是好?哎!有了,我如此这般,准能交上差。正是:只要交差了事,哪管他人受屈。(走圆场)哎,来到了,里边有人吗?
(乙上)
  乙:谁呀?噢,您来了。有事吗?
  :哼!你是干什么的?
  乙:我是说相声的。
  :我们老爷过生日,想找个堂会,你们去吗?
  乙:可以去,我们得要俩钱儿。
  :可以,你要多少钱吧?
  乙:一共几场?
  :要五场女大鼓,一场戏法儿,一场河南坠子,一场双簧,一场相声。
  乙:好啦,您给五十两吧!
  :(惊奇)你要多少?五十两。
  乙:我没多要啊。
  :那我得还个价。
  乙:你给多少?
  :(用一个手指比量)
  乙:噢!给我们十两?
  :不对!给你们一百两。
  乙:哎?你这不是还价,你这是多给我们钱。这是什么意思?
  :唉!你不知道,我是跑上房的,这钱我不花,是我们老爷花,所以我这是向着你,你心里还能糊涂吗?
  乙:噢!这么回事儿。我再打听您点儿事:你们老爷是不是有什么忌讳?什么倒霉,丧气,别扭等等……
  :哎!你还真挺聪明,我们老爷倒没忌讳,就是有几样话不许您说。
  乙:哪几样?
  :“我屈!”“我冤!”“我不知道。”“我睡着了。”“我没有看见。”假使你说出来,不但不给你钱,还得包赔损失。
  乙:那好,我记住了。
  :记住就好,你跟我来吧。(乙跟走圆场)
  :到了。你先在门外等一会儿,我把我们老爷请出来。(对内)有请老爷!
  丙:(到桌子正中间一坐,像老爷过堂的样子)
  :(用手绢把乙胳膊绑上拉着)
  乙:哎,你绑我干什么?
  :这不是绑你,这是袖标,要不人不认识你,怕不叫进去。
  乙:噢,这是袖标,这不是绑我。
  :你站起来,先领你到班房。
  乙:哪!上堂会怎么先上班房?
  :班房就是门房。
  乙:噢。
  :你先在旁边坐着等一会儿,我给你回禀一声。(向内请安)回禀老爷,XXX叫我办着啦!
  丙:你怎么去了这些日子?
  :因为他没在本地。
  丙:他跑到哪儿去啦?
  :他上趟上海,到了上海他就抢了两家银行,回到本地装模作样说相声,当时我没敢动手,不知道他带什么家伙。后来我追他到旅馆,翻出来两杆自来得,两箱子假钞票。老爷您甭动刑啦,他全都招啦。
  乙:(害怕,要跑)
  :哎!你上哪儿去?
  乙:你别唬我啦,我全听明白啦,你不是找堂会,你是办案办不着啦,要拿我顶缸。
  :你胡说八道,怎么拿你顶缸啦?
  乙:你看你们老爷那神气,惊堂木一拍,你说:“XXX办着啦……”
  :唉!你听错啦,我说XXX我见着啦。
  乙:怎么还说我“没在本地”?
  :你不是出了趟门儿吗?
  乙:怎么还“去趟上海”?
  :你不是由本地到上海去了一趟吗?
  乙:怎么还说我“抢了两家银行”?
  :我说你到上海遇见两个同行。
  乙:怎么还“当时没敢动手”?
  :我说的是当时你很忙,我没能跟你接手--谈话。
  乙:怎么还“不知道我带什么家伙”?
  :你们管扇子不是叫家伙嘛。
  乙:怎么还追到我旅馆?
  :我能说你蹲小店儿吗?
  乙:怎么还翻出来两杆“自来得”?
  :我说你会说流口辙。
  乙:怎么还翻出两箱“假钞票”?
  :我说你还会唱莲花落。
  乙:怎么说“甭动刑啦”?
  :唉!我说老爷您甭上“玉明”啦,不是有个玉明茶社吗?
  乙:那怎么还说我“全都招啦”?
  :我说我全都邀啦。
  乙:我全听错啦!这多耽误事。--我说,这是堂会吗?
  :是堂会,没错儿,没错儿!有错儿还有我哪。
  乙:那可就没我啦。
  :你等一会儿,我再去给你回禀一声吧。--回禀老爷,XXX带到。
  丙:(拍惊堂木)把他带上来!
  :站起来,站起来,在外边那么精神,到这阵儿怎么傻啦?
  乙:哎,这叫什么话啊?
  :我说你在外边说相声多精神,到这儿说怎么没精神哪?跪下!跪下!
  乙:怎么,还得跪下呀?
  :哎,你浑蛋,我这是向着你,跪不能白跪,跪完了有赏钱。
  乙:你赏钱也不行。
  :(强迫的样子)你快跪下吧,浑蛋!
  乙:哎?你怎么还骂人哪。
  :唉!不是骂你,这是我心里骂我们老爷小气,跑坏鞋还得我自己买。
  乙:噢!不是骂我,是骂你们老爷,下跪的可是我呢。
  :跪下吧!
  丙:(拍惊堂木,做察颜观色样子)
  乙:(回头叫)喂,我不干啦,这不是堂会,你们老爷把惊堂木一拍,我明白这个。
  :唉,不是。我们老爷近视眼,不细看,看不出来是谁。
  丙:(拍惊堂木)下面跪的是XXX吗?
  乙:是我。
  丙:你好大胆子!
  乙:不,我没胆子。(叫)出来,出来,怎么我上堂会还来个“好大胆子”?
  :你不知道,我们老爷夸奖你。昨天找堂会找来XXX,见我们老爷不敢说话,今天你敢说话,我们老爷夸奖你好大胆子。
  乙:那我说什么呢?
  :你得这么说:“哟嗬,胆子小还闹不到你这儿呢。”
  乙:这么说行吗?
  :没事,有事都有我呢。
  乙:有你就没我啦。
  丙:你叫XXX吗?
  乙:是我。
  丙:哈哈!你好大胆子。
  乙:哟嗬!胆子小还闹不到你这儿呢。
  丙:你抢过银行吗?
  乙:没有。(叫)喂,出来吧,你们老爷怎么问我“抢过银行”呢?
  :你听错啦。我们老爷问你找过同行吗?
  乙:别忙,我合计合计:“我抢过银行”,“我找过同行”,这字眼儿可别扭。找我们同行,那是我出的主意。
  :那你就说“我出的主意呗”。
  乙:噢,抢银行是我的主意?
  :唉,找你们同行。
  乙:我听这字眼儿老害怕。
  丙:是你抢的银行吗?
  乙:(对观众说)我听着还像抢银行。(对丙)啊,是我出的主意。
  丙:现在你们有多少人马?
  乙:净人没马。(叫)出来呗,怎么还闹出“人马”啦?
  :对呀!我们老爷问你们有多少人?
  乙:不是五场吗?那二十多人。
  :别说五场二十多人,多说一个人多给一块钱车钱,你说“原先一百多人,现在还有五六十人”。
  乙:干吗说这些呀?
  :多说一个人不多给一块钱嘛。
  乙:还点名吗?
  :不点名。有什么错儿还有我哪。
  乙:有你就没我啦。(转过脸冲丙跪)
  丙:现在你们有多少人马?
  乙:原先一百多人,现在还有五六十人。
  丙:人马都在何处窝藏?
  乙:都在你们家哪。(叫)哎,怎么“都在何处窝藏”?
  :问你们住的哪个栈房?
  乙:我不是住小店儿嘛。
  :别说住小店儿,远点儿说多给路费。
  乙:那我怎么说哪?
  :你说“天津,北京,上海,沈阳抽冷子也来两回”。
  乙:这么说行吗?
  :行。有什么错儿都有我哪。
  乙:有你就没我啦。(冲丙跪)
  丙:人马都在何处窝藏?
  乙:天津,北京,上海,沈阳抽冷子也来两回。
  丙:你可是那个头儿啊?
  乙:我是……(叫)出来吧!我才听明白,我成头儿啦。
  :什么头儿,找堂会找的谁?
  乙:找的我呀。
  :还是的呀,你不是找的那个头儿么,有什么不得朝你说吗?钱也交给你呀。
  乙:噢!那我怎么说哪!
  :你说“我就是头儿”。
  乙:这么说行吗?
  :没错儿,有事还有我哪。
  乙:有你就没我啦。(冲丙跪)
  丙:你可是那个头儿?
  乙:啊,我就是头儿。
  丙:老爷问你这话屈不屈?
  乙:屈!(指)全都是他教给我的,怎么不屈哪。
  :(过来)倒霉就倒到这句话上啦。方才我讲堂会,我不是告诉你,我们老爷忌讳这些字,什么“我屈”,“我冤”,“我不知道”……都不许说。你怎么说屈呀?这堂会你要多少钱?
  乙:我要五十两。
  :我给你一百两。我们老爷问你屈不屈,你一说屈,就不给钱了。
  乙:那我怎么说?
  :你得说“不屈”。我们老爷往下还得问你怎么不屈,你说“情实不屈”。
  乙:什么叫情实不屈?
  :就是情属实处不屈。我们老爷说“来人哪……”
  乙:来人干什么?
  :给你赏啊。
  乙:噢,这就给钱。
  :先给钱后听玩意儿。咱俩先试验试验吧。屈不屈?
  乙:不屈。
  :怎么不屈?
  乙:情实不屈。
  :来人哪!
  乙:老爷赏钱。
  :这不就对了嘛,打头儿来吧。回禀老爷,XXX叫我办着了。
  丙:你怎么去了这些日子?
  :因为他没在本地。
  丙:他跑哪儿去啦?
  :他上趟上海,到了上海他就抢了两家银行,回到本地装模作样说相声,当时我没敢动手,不知道他带什么家伙。后来我追他到旅馆,翻出来两杆自来得,两箱子假钞票。老爷您甭动刑啦,他全都招了。
  丙:(拍惊堂木)把他带上来!
  :跪跪跪!
  乙:一跪老爷就给钱。(丙看乙)老爷眼神儿不好。
  丙:下面跪的是XXX吗?
  乙:是我。
  丙:你好大胆子!
  乙:哟嗬,胆子小还闹不到你这儿呢!
  丙:你抢过银行吗?
  乙:啊,是我出的主意。
  丙:现在你们有多少人马?
  乙:原先一百多人,现在还有五六十人。
  丙:人马都在何处窝藏?
  乙:天津,北京,上海,沈阳抽冷子也来两回。
  丙:你可是那个头儿?
  乙:啊,我就是头儿。
  丙:老爷问你这话屈不屈?
  乙:不屈。
  丙:怎么不屈?
  乙:情实不屈。
  丙:来人哪!
  乙:老爷赏钱。
  丙:枪毙!
  乙:(高声)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