盖被



赵佩茹述 颂华整理

 旧社会结婚入洞房头一宿不许说话,说什么谁先说话谁先死。这完全是吓唬人。真有胆小相信这个的,结婚好几天了,俩人谁跟谁也没说过一句话。

乙 怕死。

 纯粹是骗人。谁先说话也没关系,可多半儿还是男的先说话。我就因为这事过去跟人打过赌。

乙 打赌?跟谁啊?

 过去我有一个朋友,我们俩岁数差不多,那会儿都二十来岁,那个人平常好说好闹的,挺诙谐。谁结婚他都要闹喜房,他说句笑话儿能把新婚夫妇乐得直不起腰来,屋子里有多少人都得乐。

乙 嗬,这么滑稽。

 谁结婚他都闹,到哪儿都受人欢迎。

乙 有他就热闹嘛!

 到他结婚的时候,我们大伙儿围着他,我问他:“别看你这么能说,谁结婚你都闹,今天你结婚,头一宿你要是能把新娘招得说了话,我请客。”

乙 干吗打这个赌啊?

 因为我跟这位新娘住过同院儿,这姑娘特别老实,在家一天也看不见她说一句话。你想,平常都不爱说话,到结婚入洞房的时候,她更不会先说话了。

乙 噢,你知道这个才跟他打赌,那他怎么说来着?

 “她不说话我请客,你们订一桌菜,连酒带饭吃多少钱我给。她要是说了话你怎么样呢?”

乙 对呀!人家问你啦,你怎么说呢?

 “她要是说一句话,我输给你一块钱。”那会儿还花现洋(银元)呢!

乙 噢,一句就一块。

 “可有一节,你入洞房,我得在外边听着。”

乙 你干吗听着呀?

 不听着没凭据啊!第二天他告诉我新娘子说了十句。我给十块啊?

乙 也对。

 等到亲友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吡耍臀一乖诙捶客獗撸盎Я蹦嵌蹲鸥龇於彝堇锴谱拧P履镒釉诖脖叨牛妥磐罚庑』镒恿称ひ埠瘢煲材芩怠4油獗呓矗槐咦咭槐咚担骸鞍パ剑婀焕鄣模饽亩墙峄椋茏镅剑“ィ阍趺囱坷鄄焕郏吭哿┑淖锕谎铱茨惚任一估郏蛄私尉驮谡舛牛叶继婺憷鄣没拧K嫡娴模憷鄄焕郏克祷埃还叵蛋。裁此人祷八人腊。鄄恍拍歉觥T奂颐幻孕牛闼的愕摹@鄄焕郏俊薄八范匀思宜祷埃履镆撬挡焕郏乙豢榍涣耍獯蚨乃退阌耍?/p>

乙 那么要是说累呢?

 也是一块钱。反正只要对方说一句话,我就得输一块钱。他哪儿知道人家新娘不爱说话呀,越问越低头(学)。

乙 新婚之夜,新娘都害羞。

 人家不理他,他还说:“怎么着?这儿跟你说话哪!噢,没听见啊?不会说话?哑巴!”他这是逗人家说话。新娘子要是一生气:“你才哑巴哪!”完!我一块钱没啦。这新娘子还不理他,心里想:咱俩不得过一辈子嘛,过两天你就知道我是哑巴不是啦。今天说什么我也不理你。他一看,问了半天没说话;“你不累我累了,我可得先睡了!”说着话,他把长衣服脱下来了。那阵儿结婚,新郎都穿袍子马褂儿,把衣服往衣架上一挂,里边的小衣裳可没脱。他把床上的被卧给抖搂开了。头一宿盖的被卧、褥子都是女方的陪嫁,那会儿有条件的都是陪上四铺四盖。

乙 哎,那叫四平八稳。

 不给四套,也给两套,那叫双铺双盖。讲究给双不给单儿。这家儿陪送的被卧还真讲究,都是洋绉的面儿。他拉过来横着盖在身上。你想,这被卧要是横盖着,左右长,上下短,盖在身上连脑袋带脚都露着。他想:我这么盖被卧你还不理我吗?新娘瞧着,就是低头儿乐,还是不理他。他往上拽这被卧,本来这被卧就短,往上一拽,脑袋盖上了,腿又露着了,拿脚往下一端,腿盖上了,前胸又露着了。他来回折腾这被卧,新娘还是没说话。我在窗户外头这个乐啊,心说:行,这顿饭我算吃上啦。

乙 你赢了!

 赢?这小伙子真高。他一看新娘还不说话,这回他改味儿啦。刚才是高高兴兴,这回是气气哼哼:“哼!这都是你们娘家陪送的东西。你们就是什么不给,我们这儿也不挑眼;要打算陪送,别这么算计,多扯几尺料子。你弄这么个小被卧,我怎么盖?上不够不着!”他这是抱怨的话,这一说新娘也不高兴,心里想:什么,我们娘家算计?这是多么讲究的被卧。被卧小哇,谁叫你横着盖啦?新娘实在憋不住啦,一扭脸:(学)“你把它顺过来盖。”他一听,赶紧冲外边喊:“一块啦!”这是告诉我哪,她可说了一句话,你输我一块啦!新娘不知道哪儿的事,什么事半夜三更喊一块啦,“噢,你问这被面儿呀?”“两块啦!”“用不了那么些钱。”“三块啦!”“连棉花啊?”“四块啦!”我在外边儿搭碴儿啦:“我说你别问啦,我就有五块钱!”

乙 是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