刮过去啦



叶利中述 张继楼整理

 大鼓的种类很多。

乙 唉!

 有京韵大鼓、梅花大鼓、西河大鼓、唐山大鼓、奉天大鼓、乐亭大鼓、梨花大鼓、山东大鼓,还有大鼓大鼓。

乙 什么叫大鼓大鼓呀?

 两面鼓一齐打,就叫大鼓大鼓。

乙 没听说过。

 有的唱小段儿,有的唱蔓子活——长篇。京韵、梅花呀,都唱小段儿;西河、乐亭呀,就是唱蔓子活的多。

乙 噢!

 过去天津有一位唱乐亭大鼓唱出了名啦,专唱《刘公案》。

乙 哪位呀?

 刘文彬。从他那儿一兴呀,后来不知怎么又出来几位,也唱《刘公案》,那可就赶不上刘文彬啦!

乙 怎么?

 人家刘文彬有一定的词儿呀!后来这几位现编现唱,您想,那能好得了吗?往他那儿一坐,半个钟头也听不出什么玩意儿来。

乙 怎么?

 他净唱废话呀!那词儿呀,讲不通的地方多得很。

乙 噢!还有讲不通的地方?

 不信,我学学您听听。

乙 对!您学学。

 您听着,这:嘣嘣嘣嘣嘣,嘀嘀嘀嘀嘀,哐哐哐哐哐。(唱)小弦子一弹响丁冬,各位压言我开了正封。

乙 唱正书啦!

 唱正书?还差六里地哪!

乙 那开什么正封呀?

 (唱)小弦子一弹响叮冬,各位压言我开了正封,您爱听文爱听武?爱听好的爱听忠?爱听文的是包公案,爱听武的是杨家兵;爱听忠来唱寇准,爱听好的唱潘洪。半文半武双合印,酸甜苦辣白金羹。

乙 唔!是噜嗦。

 (唱)我刚才唱的本是本把半本刘公案,还有那多半本没有交代清。哪里丢来哪里找,哪里截住接着唱,哪里破了哪里缝,奉敬众明公。丝绦断了丝绦续,续上了麻绳万万不中。那位说,你们唱书的怎么嗓子哑,众明公,你别看俺的嗓子哑,字眼可交代得清。那位说,你们说书的爱把词儿忘,俺从小投师记得更清。

乙 唱这些有什么用呀?

 (唱)东屋里点灯东屋里亮,西屋不点灯黑咕隆咚。

乙 废话!

 (唱)小燕子南飞尾巴冲着东。

乙 啊?您别唱啦,小燕南飞尾巴冲着北呀,怎么尾巴冲着东啊?

 (唱)正赶巧那天刮的西北风。

乙 噢,刮过去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