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山求子



孙少臣整理

 (对观众)诸位,我给您介绍一下,这位是说相声的XXX。

乙 您甭介绍,大家都认识我。

 不,说相声跟说相声的不一样。

乙 怎么不一样?

 别人说相声是为了养家餬口,为了吃饭,这位不指着这个……

乙 对,我不指着这个。

 您指着什么?

乙 我哪儿知道!我还没指着这个。

 现在您指着这个,原先不指着这个,您是个票友儿。家里有钱。

乙 还是您知道。

 那真是家大业大,有的是洋蜡。

乙 我没事儿净“做蜡”?

 家大业大,有的是骡马。那真是:家有千顷靠山河,父做高官子说相声。

乙 子说相声?

 应该怎么说?

乙 父做高官子登科。

 子登科呀?你现在干什么了?

乙 对,说相声了。

 到北京您打听打听,谁不知道,你爸爸有个外号。

乙 叫?

 X半球!

乙 诸位,这可不是我吹吧?

 什么叫半球知道吗?

乙 什么叫半球?

 就说你有半球的爸爸。

乙 你有一球的爷爷。

 半球的财产买卖都是你们家的。

乙 这话不假。

 别看这么大财主,也有不顺心的地方。

乙 什么地方不顺心?

 你爸爸没儿子。

乙 ……哎,没儿子我打哪儿来的?

 我说的不是这个……

乙 噢,哪个?

 我是说从前没你,后来才有的你。

乙 这倒对。

 你爸爸这一辈儿上老哥儿四个,你爸爸行三,那哥儿仨一个儿没有,就你爸爸这一个眼珠子。

乙 对了,那哥儿仨都是瞎子,就我爸爸一只眼,走起路来一串瞎子!我爸爸没这只眼都掉河里了。你缺德不缺德?

 老哥儿四个拿你当掌上明珠一样。

乙 这话不假。

 你有个小名儿?

乙 叫什么?

 你叫“五一”?

乙 你怎么知道呢?

 我能不知道吗?你爸爸五十一岁才有的你,对不对?

乙 对呀。你是……

 那时候我给你爸爸当差,你爸爸走哪儿我跟在哪儿,你爸爸给我起个外号——

乙 你叫?

 “跟兔儿”哇!

乙 “跟兔儿”?我爸爸是兔子?

 我叫“根柱儿”。

乙 这还差不多。

 你爸爸在没有你之前,有一天坐在书房长吁短叹。

乙 是呀?

 “唉,天哪,天哪,天哪啊……”

乙 我爸爸要开戏呀?

 “我这是怎么啦!”

乙 我爸爸是怎么啦?

 “我到底怎么啦?”

乙 我到底要枪毙!

 这怎么讲话?我学你爸爸哪。

乙 你别光学这一句,往下说。

 “老天爷,你怎么不睁眼?你看人家都是子孙满堂,我为什么没儿没女?我缺了哪门子德了……”

乙 我爸爸真动心了。

 小丫鬟看见你爸爸生气,赶紧跑到后院,告诉你妈,你妈一听慌神儿了,到书房去看看吧。四个小丫鬟搀着你妈一个人儿。

乙 瞧这派头儿。

 你妈要没丫鬟搀着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卟涣说蓝?/p>

乙 我妈脚太小。

 你妈脚小。上尺一量——

乙 多大?

 二寸八……

乙 太小了!

 零一尺。

乙 嚯!这么大脚?

 说笑话。反正脚不大。你妈进书房一看:“哟!”

乙 哟。

 “哟!”

乙 哟。

 “哟!”

乙 怎么啦?

 踩猫尾巴上了。

乙 瞧这寸劲儿。

 “哟,我说老员(鼋)……”

乙 啊?

 “……外呀!”

乙 你说话别大喘气行不行?

 “往日您都是欢天喜地的,今天这是怎么啦?长吁短叹的?我是缺您吃了,我是缺您的喝了?老夫老妻的,难道我还缺你奶……”

乙 啊?

 “……哪样儿?”

乙 我当我爸爸还吃奶哪!

 你爸爸一听!“啊——”

乙 啊。

 “啊——”

乙 啊。

 “啊——啊——啊!”(大声)

乙 驴呀?

 正赶上磨棚的驴叫唤哪。

乙 都赶一块儿了。

 “夫人,我不问你,你反倒来问我。我问问你,我娶你有多少年了?”

乙 多少年了?

 “三十多年了。”“着哇,三十多年你是给我生下一儿(对乙)?”

乙 没有。

 “养下一女?”

乙 没有。

 “没儿没女我要你何用?”

乙 就是。

 (对乙)说呀,你为什么不养活?

乙 是呀。

 你为什么不养活?

乙 可说呢。

 问你哪,你为什么不养活?

乙 我养活?我养活成怪物了。

 你爸爸问你妈哪。

乙 你冲我瞪什么眼?

 你妈一听,一个轱辘车——

乙 怎么讲?

 翻儿了。酱肘子出锅——

乙 怎么讲。

 绷盘儿了。兔儿爷过河——

乙 怎么讲?

 崴泥了。猴舔蒜罐子——

乙 怎么讲?

 翻白眼儿了!

乙 你哪儿这么多俏皮话?

 你妈可真生气了?“哟—一!”(满台飞)

乙 拿鸡笼把你罩上!

 “可了不得了!公公在世说我们不生,婆婆在世说我们不养,老夫老妻的,一辈子活了多半辈子了,你也嫌我们不生不养,不生不养那是你们家的德行,别光看在你们家没养,在娘家为闺女的时候我们可没少养活……”

乙 什么?

 “……小白猫儿啊!”

乙 吓我一跳!

 “不生不养,你没做那养孩子的事儿。”你爸爸一听:对呀!你爸爸为你是东庙烧香,西庙修善……

乙 啊?

 西庙上供。

乙 这还差不多。

 你妈为你更不容易。

乙 怎么?

 为你拜了四大名山。

乙 哪四大名山?

 你妈为你去过泰安山。

乙 为我。

 到过五台山。

乙 为我。

 去过九华山。

乙 为我。

 还去过翠屏山。

乙 为……为老和尚。上翠屏山干什么?

 京西有个什么山?

乙 京西有个妙峰山。

 对,妙峰山。几月开庙门?

乙 四月二十八。

 你妈从三月底就开始梳洗打扮上了。

乙 干什么这么早?

 你妈求子心盛,赶烧头股香。

乙 嘿!

 首先梳头,四个老妈子,八个丫鬟给你妈梳头,梳了三天三夜愣没梳上。

乙 我妈头发太多。

 一根儿没有。

乙 秃子?

 一根儿短的没有。

乙 全是长的。

 你妈那头发,秃噜到地。

乙 坐在椅子上。

 躺在门坎儿上。

乙 糖刷子?

 梳完头你妈要使点儿油,你说使什么油?

乙 擦点儿桂花油?

 不擦。

乙 生发油?

 不擦。

乙 那擦什么油?

 你妈擦的是煤油。

乙 煤油?

 咱都没见过的油。

乙 噢。

 你妈梳完头要戴花儿,你说戴什么花儿?

乙 牡丹花儿?

 太俗气。

乙 石榴花儿?

 不好看。

乙 茉莉花儿?

 那叫花儿吗?

乙 那戴什么花儿?

 你妈戴一脑袋玉米花儿。

乙 我妈像刺猬了!

 不对。戴的是葱花儿。

乙 葱花儿?

 葱心绿的花儿。

乙 对。

 你妈还要搽粉。搽什么粉?

乙 官粉?

 不擦。

乙 鸭蛋粉?

 不擦。

乙 窝头粉?

 不擦。

乙 那擦什么粉?

 你妈擦的是“团粉”。

乙 “团粉”?

 团龙的粉。

乙 真讲究。

 你妈还要沐浴净身。

乙 怕不干净。

 穿的衣服都是绫罗绸缎,干脆说,什么好穿什么。”

乙 那还用说。

 四月廿八开庙门,还差三十分钟你妈就到山根底下了。

乙 心多诚。

 你爸爸吩咐一声:“静山。”

乙 “静山”?

 把山上的人都撵下去,山上只留你妈一个人儿。

乙 真静。

 还一个老和尚。

乙 出去!

 你妈也说:“讨厌,老和尚出去!”

乙 出去。

 小和尚进来。

乙 更不行啦!

 留个小和尚好给你妈敲罄。静完山,你妈要一步一个头磕到山上去。

乙 真不容易。

 到山上,你妈一边烧香,一边祈祷。

乙 怎么祈祷的?

 “老娘娘在上,我们野门鸡氏在下……”

乙 你妈才“野鸡”哪!

 “x门X氏在下,请你赏我们一儿半女的,过年来我为您重修庙宇,再塑金身。”祈祷完了,又磕了三个头,掏出一根红头绳来。

乙 干吗?

 要拴娃娃。

乙 噢。

 老娘娘怀里抱着一个娃娃。

乙 拴吧?

 你妈不敢拴。

乙 为什么?

 那是真龙天子。

乙 皇上?

 你连“闭十”也赶不上。

乙 “闭十”?

 上头的娃娃你妈妈不敢拴。

乙 为什么?

 长大了怕你登梯子爬高的。

乙 下边的娃娃呢?

 不能拴。

乙 怎么?

 太低,长大了怕闹水灾。

乙 供桌上的娃娃?

 不能拴。

乙 为什么?

 怕你活不长。

乙 那怎么办呢?

 你妈一撩桌帘儿,看见你了。

乙 我在哪儿哪?

 你在供桌底下哪。

乙 就我一个人?

 你们四个人哪!

乙 都有谁?

  X X X, X X X,X X X,还有你。

乙 好嘛,四个说相声的。

 你们四个人在那儿规规矩矩的——

乙 念书哪。

 抽白面儿哪。

乙 抽白面儿?

 不,他们仨人抽,你没抽,你在那——

乙 念书哪。

 扎吗啡哪。

乙 我比他们三个都厉害!

 你妈拿红头绳儿往你脖子上一拴,把那仨人都吓跑了。

乙 跑什么?

 “快跑,抓白面儿的来了!”

乙 抓白面儿啊?

 把你拴到家以后,你还别说,老和尚还真灵……

乙 什么?

 老娘娘还真灵。

乙 吓我一跳!

 你妈有了!

乙 有了?

 肚子一天比一天大,呼,呼,呼,就跟气儿吹的一样,到了七八个月,你妈那肚子,自己都摸不着自己的肚脐眼儿!

乙 我妈成大肚蝈蝈儿了。

 你别说,肚子大了还真有好处。

乙 什么好处?

 吃饭不用饭桌了。

乙 怎么吃呀?

 放你妈肚子上就吃了。

乙 嗐!

 四个人在你妈肚子上打牌正好。

乙 我妈肚子成八仙桌了。

 你妈为你太不容易了。

乙 那还用说。

 高处有东西你妈都不敢够。

乙 为什么?

 怕把你抻了。

乙 小心哪。

 地下有钱你妈都不敢捡。

乙 为什么?

 怕把你窝了。

乙 您瞧瞧。

 重活儿你妈都不敢干。

乙 为什么?

 怕把你累着。

乙 真仔细。

 干脆说吧,你妈有个屁都不敢放。

乙 为什么?

 怕你跑了!

乙 别挨骂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