哏政部



张寿臣述 陈笑暇整理

 您看我像干什么的?

乙 这还用看,你像说相声的。

 这是怎么说话哪!就凭我往这儿一站,风度潇洒,谈吐文雅,怎么能像说相声的呢?

乙 噢,你不像?

 不像。

乙 干吗像不像啊,你就是说相声的。

 我不是说相声的,我是研究“哏学”的。

乙 哦,研究“哏学”——还是说相声啊!

 说相声跟说相声不一样,我说相声就是为了研究哏学,可称众所公认,有口皆碑,众望所归呀。

乙 这位是说胖就喘。

 这可不是“老王卖瓜,自卖自夸”,观众送给我的那些幛子上边都有哇。

乙 都是什么词儿啊?

 “淳于再生”。

乙 哦,把你比做春秋战国的淳于髡了!

 淳于髡是齐威王的乐人,滑稽巧辩,机智过人,以说笑话奉劝咸王罢长夜之饮,那是我们哏学的老祖先。

乙 是啊。还有什么?

 “当代优孟”。

乙 那是楚庄王的乐人,常借着说笑讽刺楚庄王。

 对,楚庄王有一匹心爱的马死了,庄王要以上大夫的礼节埋葬。

乙 这马也太尊贵了!

 文武官员还没人敢劝他。优孟敢说话。

乙 就那么直说?

 不行。优孟上殿仰天大哭。

乙 哭什么?

 庄王一问他哭什么?他说:“我心疼您那匹马!”庄王一听可高兴了。

乙 对他的心思。

 “您心疼马,我也心疼马,这马您平时都舍不得骑,就那么好吃好喝地养膘儿,您知道它怎么死的吗?”

乙 病死的?

 “没病——肥死的!”

乙 光吃不干活儿嘛!

 “听说您要用上大夫之礼葬马,那可太——”

乙 太高了!

 “太低了!”

乙 低?

 是啊!优孟一提这事,楚庄王脸就耷拉下来了,可一听他说用上大夫的礼节还低,脸儿又圆了!

乙 他这脸变得快。

 “那么依你说用什么礼节好呢?”

乙 优孟怎么说的?

 “可用人君之礼!”

乙 什么意思?

 “那个讲究劲儿就跟你死了一样!”

乙 往哪儿指?

 这是指庄王哪!

乙 这话有劲!

 庄王倒胡涂啦:“你为什么要用人君之礼葬马呢?”

乙 为什么要用人君之礼葬马?

 优孟回答得好:“为使天下得知大王贱人贵马也!”

乙 一针见血!

 庄王一想:要落这么个结果太失民心了,为一匹马犯得上吗?“爱卿,你说应该怎么葬马啊?”“仍以六畜礼葬之”,“好!”庄王马上收回前命,“勿今天下闻也!”

乙 对!这事就别往外说了!

 你看,是不是讽刺?

乙 我还听说有名的是“优孟衣冠”。

 你知道什么是优孟衣冠?

乙 就是优孟假扮楚国丞相孙叔敖。

 他为什么假扮孙叔敖?

乙 这我说不好。

 孙叔敖做了一辈子清官,他死了以后,家里穷得吃不上,穿不上。优孟假扮亡人,穿着孙叔敖的衣服,学着孙叔敖的言谈举止,庄王一看就吓坏了:“老丞相怎么又活了!”细一瞧,敢情是优孟。庄王说:“你有这份才能,干脆做官吧!”优孟说:“我可不做官,孙叔敖做了一辈子清官,死了以后,后代没人管。”这句话打动了楚庄玉:“以后要想着点儿老丞相的家眷——按月发一半儿俸禄。”

乙 好,说笑话也能办大事。

 要不怎么我爱研究“哏学”呢?

乙 还有什么幛子哪?

 那可多了:“曼倩遗风”。

乙 就是汉朝的东方朔。

 还有:“幽默大师”、“滑稽大家”、“笑林大全”、“诙谐大将”、“风趣大王”、“妙手回春”……

乙 “华陀复生”。这又到药房坐堂先生那儿了!

 说真格的,我研究哏学起过作用。

乙 起过什么作用?

 想当初我当过一任哏政部长。

乙 什么叫“根儿正不长”啊?

 就是哏政部的部长。

乙 当部长?做官啦!你不是研究哏学吗?

 别提啦!我靠说相声出了点儿名,挣了点儿钱,不少官僚、政客都跟我套近乎,有人就劝我说相声挣的钱买个官儿做。

乙 捐班儿啊!谁给你活动的哪?

 那时候就是无官不贪赃,无吏不受贿。当时国会有个内务长,姓关,叫泛指。

乙 关泛指——官贩子啊!

 这个人手眼通天,钻营有术,他想借我的名望,给我安个官衔儿,他们好领一大笔钱,安插一批人。所以在国会总长面前保荐我当哏政部部长,特为立了一份公事。

乙 什么公事,您给念念。

 这词儿老点儿,要听,您得精神集中。

乙 干吗要精神集中?

 精神集中注意听。我念得慢点儿,有不明白的地方您就问。

乙 好。

 “立哏政部公事:为呈请教育部应分设哏政部及进员任命事:我国自古圣先贤倡导教育,陶铸群伦,后有诸子百家,争说立论,贯串至今,我国文风世代相传,既深且久。近欧风东来,我国国风日渐下降,科学不振,不振者——”

乙 什么原因呢?

 “实因哏学未见发达也。”

乙 是啊?

 “敝人——”

乙 就是官贩子。

 “有鉴于斯,故请教育部应即分设哏政部,为国为民,恳请批准。但该部部长——职亦应郑重遴选干员就任,以专责成。今有久负盛誉相声专家、哏学权威×××,此人学识宏深,见闻渊博,口齿伶便,五官端正,眉清目秀——”

乙 这还清秀哪!

 “奋发有为,必能胜任,足以挽回我国文化不古,振奋精神,整顿风俗,辅助教育。办理哏政,提倡哏学,广见哏心,发扬哏志,务取哏效,大展哏图,真乃全国大哏,天下满哏也!”

乙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?

 你听着乱哪,国会总长批准了!

乙 批准成立哏政部了!

 对!还批准由我担任部长。“命令!”

乙 您下达了命令啊?

 当时国会下达了命令:“总长令十号。特命×××为哏政部长。此令!年、月、日。”

乙  那你就上任的!

 不行,干不了!

乙 怎么呢?

 官贩子这是拿我当幌子,他为了升官发财,连搂带捞,我一没带耙子,二没带笊篱,我何必给他当傀儡呢!

乙 那就不干!

 不干?国会总长都批准了,我能抗得住吗?

乙 那怎么办好呢?

 写一份辞呈,婉言谢绝。

乙 怎么写的?

 “国会总长台鉴:昨接电令,任余为哏政部长之职,以余之愚拙,蒙邀任命,本应感激奋发,从令听命。然此席任重事繁,非雄才大略,学识宏深,口若悬河,心毒手狠者……”

乙 什么“心毒手狠”?

 心毒——心足,手狠——手稳。“非雄才大略,学识宏深,口若悬河,心足手稳者不能胜任。某乃一愚人,焉敢当此重任?且近来旧疾复发,病魔缠身,整天浑身脑袋疼……”

乙 这叫什么话?

 “病躯衰殆,已失当年之锐气,策驽骀以力峻坡……”

乙 就是病马爬高坡。

 “必有翻车之祸。言出至诚,毫无假意,唯望收回成命,另选贤能,恳请批准,恭祝台安。”

乙 真辞了!

 这一来官贩子不干了。他跟国会报了一百个编制,这能往里塞多少亲戚朋友啊!哏政部只要一成立,他每月少说也得多进个三万两万的。

乙 他这油水大了!

 所以啊,他还是一个劲儿地鼓动我上台。没几天,二号命令又下来了。

乙 跟得真紧哪!

 “命令!为分设哏政部事,前曾命令任×××为部长,不料该员竟以疾病为因,拒不受任,有负国会殷切期望,顿使官家缺一栋梁。尚望念我政府建部之仁心,遴员之不易,通情达理,速速就任,以免贻误时机。此令!”

乙 这回看你怎么办?

 不理他,可是没过几天……

乙 怎么啦?

 不好意思说。

乙 还害臊呢。

 忽然……(与乙耳语)

乙 (推)你嘀咕什么啊!

 忽然有一位“窈窕淑女”给我来了一封信。

乙 有这事!写的什么哪?

 我拆开信一看,字迹清秀,文笔精深。

乙 你把这信念念。

 “×××先生哏下:”

乙 不是阁下吗?

 我是哏学家啊!

乙 那就“哏下”吧!

 “××先生哏下,久慕音容,渴念殊甚,惜无良缘相会,只得不揣冒昧,致函相求。”

乙 什么事呢?

 “前见国会委任君为哏政部长,妾正为哏下庆幸……”

乙 “妾”是谁?

 说她自己。这是《聊斋志异》里的词儿。

乙 您往下听吧,这封信热闹啦!

 “以君之才定可为我国教育事业创立光明之新纪录,妾正拟清君代谋一席之地,……”

乙 她也往哏政部里挤呀!

 “不料君竟婉辞,未免有负众望,更悖于妾心。当此世风不古,国运坎坷之际,唯望君出山就任,挽回颓势。将倾大厦,唯赖君一木之支,雾海夜航,唯赖君乘风破浪。如蒙允诺,妾不借花容月貌,豆蔻年华,情愿倒赔妆奁,以身相许。”

乙 要嫁给你啊,这可是美人计。

 “妾愿权充哏妇,助于哏侧,同理哏政,同进哏餐。”

乙 就说一块儿吃饭得了。

 “故请哏下为国家计,为人民计,为教育前途计,为哏学发展计,为妾终身计,速速就任,则喜甚,幸甚,盼甚,哏甚!”

乙 嘿!

 “如不应允,则怒甚,怨甚,恨甚,痛甚!”

乙 又哭啦!下款写的什么名字?

 “小翠儿”。

乙 真是个女狐狸。

 根本不是女的。

乙 那么是谁呢?

 官贩子的内弟!

乙 小舅子!他为什么装女人呢?

 这是官贩子给出的主意。

乙 嗯,那年月就是阴阳颠倒。

 官贩子一看我又没理这茬儿,一着急,给我下了最后通牒:“哏政部已筹备就绪,×××如不到任,一切严重后果由你负全部责任!”

乙 还让你包赔损失!

 对。

乙 这回看你怎么办?

 有办法,宣布就职。

乙 啊?还是做官了。

 反正是挂名,先去看看,多了解点儿官场黑幕,我好编相声讽刺他们。

乙 那“就职通告”怎么写的?

 “国会总长、各部部长、各省省长、各省督军、各军军长、各机关、各团体、各学校、各公议会、各报馆钧鉴:经国会总长命令任余为哏政部长,余本朽木难雕,蒙托以重任,自虞不胜,盛情难却,暂且勉力而为。如有疏失,尚望时赐教言,协力相助,以期哏学能真正发挥哏学之作用,是为哏盼。××哏人哏语哏敬哏拜。”

乙 真够哏的。

 转天晚上,国会总长举行盛大宴会,军、政、商、学各界首脑人物济济一堂。官贩子穿着官服,迈着官步,撇着官腔,说着官话。

乙 还真有点儿官气。

 “大小官员们!志士同仁们!各部长、省长、军长、厅长、处长们!招待晚会现在开始!本人祝贺成立哏政部,祝贺大家官星高照,官运亨通,官官相惠……”

乙 嗐!

 “不!官官相馈……”

乙 互相送礼啊!

 “不!官官相卫……”

乙 连环保啊!

 “官……官官……”

乙 纯粹是官迷心窍!

 “现在,由新任哏政部长×××发表就职演说。”

乙 让你讲。

 说就说吧!

乙 你说了些什么?

 我在这儿学一下,那天怎么说今天就怎么说。

乙 好。

 (咳嗽)

乙 毛病还不少。

 ……准备笔记本。

乙 干吗?

 记下来,这是珍贵的资料。

乙 我得先听听,有保留价值再记。

 行。那天我还是联系哏学讲的,从滑稽开的头。“滑稽”二字,正读骨稽。滑稽列传,见于《史记》,淳于再生,为民献计。当代优孟,警世寓意。曼倩遗风,严肃法纪。发扬哏学,提倡哏艺。说学逗唱,四门口技。听我相声,大有利益。振奋精神,舒畅脑力。哈哈一笑,开胸顺气……”

乙 这都挨不上啦!

 所以啊。总长一听,点头示意,拿起毛笔,立即批谕:“从即日起,取消前议,后会有期,马上回去!”

乙 哎哟,你这部长完啦!

 完就完,我根本就没打算干!

乙 那哏政部撤消了?

 撤消?他们哪儿拿钱去?把我撤了,哏政部照旧成立。

乙 谁当部长啊?

 官贩子早安排好了!

乙 谁?

 小翠儿。

乙 噢,是他小舅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