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鹤楼



马三立 张庆森述

 我呀,最喜欢戏吗的。

乙 噢,戏吗的?

 嗯。

乙 戏不就是戏吗?

 啊。

乙 还带“吗”字干什么呀?

 戏呀吗的呀。

乙 噢。这不像话!比方说:我会唱戏,我喜欢唱戏。这才行。

 戏剧。

乙 哎,不要那“吗”,一带“吗”字儿好像别的您也喜欢似的。您喜欢戏剧?

 我打小时候就爱听戏。

乙 不但您爱听啊,人人都爱听。您爱听戏?

 我还喜欢研究戏剧。

乙 喜欢研究?

 爱,爱听。

乙 是爱听啊,是爱研究哇!

 我爱听啊!由打爱听发展到爱研究这儿啦。

乙 哦,会唱不会唱哪?

 我还敢说会唱吗,反正……差不多吧!

乙 差不多呀?

 眼面前儿的戏呀,都知道点儿,我也不是专业净唱戏的。

乙 不是专业?

 不是唱戏,好玩儿,喜爱。在北京啊,我净跟这个这个……唱戏的见面儿,跟他们一块儿玩儿。谭富英你认识吗?

乙 认识啊。

 我们没事儿净在一块儿研究,我给他呀说说身段吗的,研究研究唱腔儿呀,我们……

乙 您给谭富英说说身段?

 啊,盛戎啊……

乙 盛戎?

 裘盛戎,他很尊敬咱。

乙 他?

 哎。谁他们……世海他们,认识吗?

乙 世海?

 啊,少春他们。

乙 您怎么这么大口气,净说名字,不说姓?

 说出姓也可以,袁少春他们。

乙 哎……袁少春哪?

 袁……

乙 袁世海。

 对,袁,袁世海。

乙 李少春。

 对,李少春。

乙 干吗呀?

 张春华,张云溪,知道吗?

乙 知道。

 我们都很熟哇。在一块儿研究戏剧什么的,我给他们讲一讲,说一说。

乙 我怎么不认识您,没听过您的戏?

 我不是唱戏的,在北京我净走票,我是票友儿。

乙 您贵姓啊?

 我呀?

乙 啊。

 姓马。

乙 台甫?

 三立。

乙 马三立就是您哪?

 对啦。知道我的外号吗?

乙 不知道嘛。

 外号我叫“叫官儿”。

乙 什么?

 叫官儿。

乙 叫官儿?

 嗯。

乙 扑克牌里有一张一个小人骑自行车的,不是那个叫“叫官儿”吗?

 我也叫“叫官儿”——他们大伙儿送我的外号。

乙 怎么给起这个名儿哪?

 我呀,在票房的时候,也有清排,也有彩排呀,只要我去啦,瞧见我啦,什么戏都能开得了,什么戏都能唱,所以叫“叫官儿”。你说短什么角儿?短老生,我来。老生有啦,缺花脸,我来。花脸有啦,短个老旦,我来。短小花脸,我来。我全行。

乙 噢,合着一有您嘛,这出戏就开啦。

 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,神仙、老虎、狗。

乙 满会?

 全有点儿。

乙 你瞧呀!

 你要学,我教给你点儿?

乙 我……

 你学吗?你要学我给你来,武功!

乙 干吗,干吗?

 先给你窝窝腿。

乙 好模当样儿给我窝腿干吗呀?

 唱戏用功啊。

乙 嗐!别说还没商量好跟您学戏呀;学戏,我四十多岁啦,也不学武啦,窝腿?这腿一窝不折了吗?

 你打算学?

乙 不学武的,就学文唱。

 我教给你。

乙 那好。

 想学文的还不贵。

乙 哎?

 打今儿起呀……

乙 您先等等儿……

 头一天……

乙 您甭头一天,我不干!这还不贵?

 嗯。

乙 不贵一定是贱啦,贱了您要多少钱哪?嗯?

 你那意思是打算少花钱哪,对不对?

乙 少花钱哪!一子儿不花还不定学不学哪!我也不知道您有什么能耐,坐在那儿一说您会唱戏,我也没见您的戏,不知道怎么样我就花钱,我什么毛病?我?

 你多会儿学,我教,不要钱。

乙 不要钱?那行。

 你嗓音儿怎么样?

乙 嗓子不很好。

 等哪天你唱两句我听听。

乙 干吗等哪天哪?我跟您这么说、叫官儿呀!

 啊。

乙 这不像话,没有叫这名儿的!今天借这个机会,我请您唱一段儿行不行?

 哪儿唱?

乙 这儿。

 这儿不行。

乙 您不是票友儿吗?

 我不能清唱,我是彩排。清唱差点儿差点儿事。

乙 清唱不行?

 我非得穿戏服吗的。

乙 什么?穿戏服?

 嗯。

乙 就是唱戏穿的那衣裳?

 啊。

乙 嗐,那不叫行头吗?

 对,行头。

乙 那怎么叫戏服哇?

 我怕你不懂。

乙 嗐,我们不管怎么外行,唱戏穿的那叫行头我们还不懂吗!

 懂不更好嘛!得穿上行头唱。

乙 行头可不现成,这么办,虽然是穿便服不是嘛,咱们也带点儿身段,好像跟彩唱一样。

 带点儿身段?

乙 哎。

 我先听你的,你先来个身段我听听。

乙 什么叫来个身段我听听?

 我听听你的身段怎么样?

乙 身段还能听听?那是舞台上的做派呀!

 我先听听你的做派。

乙 做派听得见吗?那不得看吗?

 先看看你的做派!

乙 看看我的做派干吗哪?打算唱的话,你说要唱哪出戏,咱们哥儿俩研究一出。你喜欢唱哪出?你说!

 干吗呀?

乙 唱啊。

 你跟我唱?

乙 啊。

 你这不是打镲吗?显见你是拿我糟改呀!

乙 怎么?

 我这么大的票友儿,我跟你唱?跟着你砸锅呀!你哪儿成啊!

乙 嗐,虽然说我不行,你的意思不是打算看我的身段,听听我的嗓音吗?

 啊。

乙 我借这个机会呀,为的是跟你学学,你看我可以深造,将来我再往深里研究。

 你会哪段儿?我先听听。

乙 你说呀。

 我别说呀。

乙 怎么?

 我会好几百出戏哪,我说?你去呀?你先拣你会的。

乙 噢,你会好几百出戏哪?

 啊。

乙 那可你会的多。

 你会什么呀?

乙 我会的可不多。

 你会哪个,唱哪个得啦。

乙 我出主意?

 啊。

乙 哎,这倒好。咱们哥儿俩唱回《黄鹤楼》,怎么样?

 什么戏?

乙 《黄鹤楼》哇。

 ……黄什么楼?

乙 《黄鹤楼》,行吗?

 这戏你去吗?

乙 嗐,我不会我就出主意啦!

 哎,这戏可生点儿呀!差不离儿戏园子都不贴这戏。

乙 别人不唱,咱们唱不新鲜吗?

 黄什么楼?

乙 《黄鹤楼》哇!

 《黄鹤楼》?

乙 啊。

 唱哪一点儿?带“大审”不带?

乙 啊?带“大审”不带?

 啊。

乙 不带“大审”。

 不带“大审”,起“庙堂”来。

乙 起“庙堂”来?

 嗯。

乙 嗐!您说“大审”、“庙堂”啊,那是《法门寺》。

 你对?

乙 我们唱的这是《黄鹤楼》!

 《黄鹤楼》哪一点儿?

乙 《黄鹤楼》就是“刘备过江”啊!

 刘备过江”,你就说“刘备过江”得了嘛?要不你这人怎么让人恨哪。就这样!

乙 怎么?

 你说“刘备过江”啊,说“刘备过江”我早知道啦,还掉侃儿——《黄鹤楼》啦!

乙 掉侃儿?《黄鹤楼》这是戏名字,这是掉侃儿吗?

 你就说“刘备过江”我不就早知道了吗?

乙 这你会唱啊?

 会唱,我走票这么些年啦,我到哪儿总是这个——“刘备过江”,总唱这个“劝千岁”那可不是?

乙 “劝千岁”?

 (唱)“劝千岁杀字休出口,老……”

乙 您先等等吧。

 (唱)“老臣……”

乙 您先等等儿唱吧,这是什么戏呀!您唱的那是“刘备过江”啊?

 我去那张果老。

乙 张果老啊?

 “刘备过江”我去找张果老。

乙 哎,您那是《甘露寺》,那叫乔国老,那是“刘备过江”招亲啦。

 乔国老?

乙 啊。

 对对,乔国老。

乙 我说这“刘备过江”啊,是黄鹤楼赴宴。

 按你这路子是唱赴宴这点儿?

乙 什么叫按我这路子呀?这是两码事,《甘露寺》是《甘露寺》,这是《黄鹤楼》。

 随你吧。《黄鹤楼》,你有啊?

乙 啊。

 有咱就唱这个。

乙 那么你有吗?

 你就甭管啦。

乙 甭管啦?

 我叫“叫官儿”呀!

乙 噢“叫官儿”这意思是去啦。咱唱《黄鹤楼》啦,您去谁,您挑角儿吧!

 我先别挑。我要什么角儿,可巧你也会那一点儿,这怎么办哪?你先说,你会哪一点儿,你来。不成的你就甭管啦。

乙 这倒对,那么我挑角儿啊,我去刘备。

 嗯。

乙 我刘备。

 好啦!

乙 您哪?

 我去什么呀?

乙 您说呀。

 不,问你。

乙 去谁也问我?

 哎,我不说,就听你的,你来。

乙 哎呀,您横是不会吧,先生?

 怎么不会呀?

乙 让您挑哪出戏您也不挑,让您挑哪个角儿,“听您的”,你别马马虎虎不清头吧?

 什么不清头哇,我们大大方方儿的听你派!你派哪个角儿我唱哪个角儿,怎么叫不清头哇?真是!你说吧!

乙 我说,你来个诸葛亮行吗?

 你甭管啦。

乙 甭管?您倒是会呀,不去呀?

 你就甭问啦,那有什么呀。

乙 行啊。

 不是我去诸葛亮吗?

乙 哎,对对。

 歇工戏,歇工戏。

乙 我再来个张飞。

 张飞?

乙 哎。

 去俩?

乙 分包赶角儿嘛。

 嗬,行啊,你。

乙 你也得去俩。

 我来个什么呀?

乙 你再来个鲁肃。

 鲁肃?

乙 嗯嗯。

 鲁大夫。

乙 对。

 鲁子敬?

乙 哎,对啦,对啦。

 嘿。(唱)“鲁子敬在舟中……”我来,先来鲁肃后来诸葛亮,“借风”那点儿我来。

乙 “借风”?

 我来!(唱)“学天书,玄妙法……”马连良学的是我这路子。

乙 哪管唱多好,不对!

 啊!

乙 这是哪儿的事呀!您唱的这是《借东风》呀,我们说的是《黄鹤楼》。

 《黄鹤楼》带《借东风》好不好?

乙 啊?那怎么唱啊?

 你说把这点儿码啦?

乙 什么叫码啦?原本就没有《借东风》哇!

 “学天书”这点儿我有啊。

乙 您有,跟我们这出用不着哇!

 小点声唱行不行?

乙 您那儿小声唱啦,我这儿怎么办哪?

 按着你这路子吧。我鲁肃什么时候去?

乙 您也甭去鲁肃啦,您就去诸葛亮得啦。

 先去诸葛亮。

乙 哎,分包赶角儿,完全是我的。

 那你可累点儿啦。

乙 那没办法呀,还有一样儿,您得受点儿累。

 什么呀?

乙 咱们没“场面”。

 没场面就清唱,不打家伙。

乙 那太素净啦,使嘴打家伙。

 拿嘴学?

乙 哎。我去刘备上场,您打家伙。

 我来。

乙 您上场我打家伙。

 好。

乙 我是刘备,我先上场。

 我呢?

乙 您打家伙。

 可以呀。

乙 “馄饨。”

 (秧歌锣鼓)仓仓七仓七,仓仓七仓七……

乙 您等等儿,您等等儿,扭秧歌?

 不是你告诉我说的打家伙吗?

乙 刘备扭秧歌,那怎么唱啊?

 这么打家伙不是热闹吗?

乙 热闹?那不乱吗?唱二簧啊,打小锣儿。

 小锣怎么打呀?

乙 台台……

 好,再来。

乙 “馄饨。”。

 台,台,台,搭搭台。

乙 “啊,先生。”

 “啊,先生。”

乙 俩大夫啊?

 你管我叫先生嘛。

乙 嗐!我叫你先生,你别叫我先生。

 我管你叫什么呀?

乙 管我叫“主公”。

 “主公”是什么玩意儿?

乙 嗐,什么玩意儿!“主公”啊,我就是皇上。

 皇上的脑袋剃这么亮啊?

乙 嗐,这不是假的吗?做派嘛。

 好,皇上。

乙 “啊,先生。”

 “皇上。”

乙 什么叫皇上啊?

 什么?

乙 “主公。”

 “主公!”

乙 别忙啊,我还没叫你哪。“啊,先生。”

 “主公。”

乙 “此一番东吴赴宴,你把孤王害苦了!”

 呸!

乙 这是怎么个话儿?

 你气我嘛。

乙 怎么?

 我怎么害你啦?

乙 没说你呀!

 那你怎么说“害苦了”?

乙 我说的是诸葛亮。

 找诸葛亮去呀?

乙 我哪儿找去呀!

 那你冲我说嘛?

乙 “刘备过江”不是你出的主意吗?

 我多咱出主意啦?

乙 嗐,你让我去,我不乐意去呀。

 那你就甭去呀。

乙 哎,那就甭唱啦!

 好,不唱算啦!

乙 算啦?到这儿就完啦?

 你说不唱了嘛。

乙 没说你本人儿,我说你这个角儿把我这个角儿给害啦!

 我什么词儿哪!

乙 你打家伙就行啦,仓来七来仓来七米……

 噢,这样儿。

乙 “啊,先生。”

 “主公。”

乙 “此一番东吴赴宴,你把孤王害苦了!”

 仓来七来仓来七来仓。

乙 (唱)“心中愤恨诸葛亮。”

 好!

乙 别叫好啦!

 仓。

乙 “立逼孤王过长江。”

 仓。

乙 “龙潭虎穴孤前往。”

 仓来七来仓来七来仓来七来仓。

乙 “啊?”

 啊。

乙 “啊?”

 (学驴叫)啊……

乙 你怎么学驴叫哇?

 配音。

乙 配音?哪儿来的驴呀?

 骑驴打酒去嘛。

乙 啊。

 你骑驴打酒去,我把你一家子都杀啦。

乙 那是什么戏呀?

 《捉放曹》。

乙 这不是《黄鹤楼》吗?

 那你不骑驴打酒去?

乙 没有驴。我这一“啊”是纳闷儿。

 你有什么可纳闷儿的哪?

乙 因为得让你说话,我好唱啊。

 什么词儿呀?

乙 “山人送主公。”

 “山人……”

乙 你别忙,忙什么呀。(唱)“龙潭虎穴孤前往,”

 仓来七米仓来七来仓。“山人送主公。”

乙 “唉。分明是送孤王命丧无常。”

 “送主公。”

乙 “免。”

 “送主公。”

乙 “免。”

 “送主公。”

乙 “免”

 “送主公。”

乙 你把我送哪儿去呀?

 送你过江。

乙 送那么远干吗呀!送一句就该你唱啦!

 对对,下啦。

乙 哎,你别下呀。我下啦。该你唱啦。

 我唱?

乙 哎。

 站这边儿唱。

乙 哎,对对。仓来七仓来七来仓。

 (唱)“心中恼恨诸葛亮。”

乙 仓。

 “立逼孤王去过江。”

乙 仓。

 “龙潭虎穴孤前往。”

乙 仓来七来仓来七来仓。“山人送主公。”

 “啊?”

乙 合着刘备送刘备呀?

 你让我唱嘛。

乙 我让你唱。你不是诸葛亮吗?

 啊。

乙 你得唱诸葛亮那词儿呀。

 诸葛亮哪个词儿呀?

乙 你不会呀?

 废话,我干什么的?

乙 会你就得唱啊!

 会就唱啦!

乙 还是不会呀。

 我是“叫官儿”,怎么不会呀?

乙 你倒是会,倒是不会呀?

 可说哪。

乙 什么叫可说哪?

 反正会倒是会。

乙 忘啦?

 也没忘。

乙 唱吧。

 想不起来啦。

乙 还是跟忘了一样啊!

 不新鲜。

乙 一句没唱就忘啦,还不新鲜?

 唱戏忘词儿不算包涵。

乙 没听说过,您一句没唱就忘啦还不算包涵?

 我也不是满忘啦,头一句想不起来嘛!这戏我们都好些年没唱啦。

乙 甭净说年头儿多少,您一句还没唱就忘啦!

 你一提我就知道。

乙 我告诉你:“主会上马心不爽”。

 哎,可不是这个嘛。

乙 会啦?

 有哇,“主会上马”什么?

乙 “心不爽’”。

 有哇。

乙 好,有。仓来七来仓来七来……

 哎,好些句儿哪?五句吧?

乙 哎,共合四句呀。

 四句啦?

乙 啊。

 “主公上马心不爽”?

乙 啊。

 二句不够辙。

乙 怎么?

 二句是“发花”。

乙 谁说的?“山人八卦袖内藏”。

 够辙。

乙 多新鲜哪!

 三句我改新词儿。

乙 改新词儿?

 听我的三句。

乙 那可不成,改新词儿那怎么唱啊?

 原有的那不像话呀。

乙 谁说的?“将身且坐中军帐”。

 这是第四句。

乙 三句。

 四句哪?

乙 啊……合着一句不会呀?

 得得,已经都说出来啦。

乙 “等候琢州翼德张”。

 来。

乙 仓来七来仓来七来仓。

 (唱河南坠子)“主公上马呀心不爽啊,心呀心不爽啊,有山人哪八卦在袖内藏。”

乙 (学拉坠子过门)

 “将身我且坐中军宝帐啊。”

乙 (学拉坠子过门)

 “等候涿州翼德张,按下了诸葛亮咱不表,”(学拉坠子过门)

乙 “后面来了我翼德张。”

 (学拉坠子过门)

乙 “将身儿来在了中军宝帐。”

 (学拉坠子过门)

乙 “见了那诸葛亮我细说端详。”

 说!

乙 说什么呀?怎么唱上河南坠子啦?

 你唱的这不也是坠子吗?

乙 我……我让你带到沟里去啦!

 我应当唱什么调?

乙 应当唱什么调都不会?

 我应当唱什么腔儿?

乙 嗐!(唱)“主公上马心不爽,”

 仓。

乙 你唱啊。

 “主公上马……”

乙 打家伙。

 仓来七来……

乙 我打家伙呀!

 怎么这么乱呀!

乙 仓来七米仓来七来仓。

 “主公上马心不爽,”

乙 仓。

 “山人八卦袖内藏,”

乙 仓。

 “将身且坐中军帐,”

乙 仓来七米仓来七来仓。

 “等候涿州翼德张。”

乙 仓,七来仓。

 ……

乙 报名啊!

 嗯?

乙 报名啊!

 学徒马三立……

乙 马三立干吗呀!

 报谁的?报你的?

乙 报我的也不对呀。

 报谁的?

乙 诸葛亮啊。

 学徒诸葛亮,上台鞠躬。

乙 嘿!诸葛亮倒和气,有说这个词儿的吗?

 怎么报?

乙 “山人诸葛亮,等候翼德张。”

 这句呀?

乙 啊。

 早就会。

乙 会怎么不说哪?

 会,不知道这句搁哪儿。

乙 那不跟不会一样吗!

 “山人诸葛亮,等候翼德张。”

乙 “走哇!”

 怎么话儿?怎么话儿?

乙 怎么啦?

 你嚷什么呀?吓我一跳!

乙 嗐,这不是张飞来了嘛!

 张飞来啦?

乙 啊。

 我给来个不见面儿。

乙 躲帐啊?

 张飞来啦,我什么词儿呀?

乙 我叫板,“走哇!”你打家伙,张飞上场。

 噢,来来。“山人诸葛亮,等候翼德张。”

乙 “走哇!”

 台,台,台,台,台搭搭台。

乙 好嘛,这是张飞他妹妹。我怎么唱啊?

 你不是说打家伙吗?

乙 打家伙别台台的打呀,这是花脸,你得打快家伙呀!

 怎么快呀?

乙 仓仓仓……

 噢,这样儿啊。“山人诸葛亮,等候翼德张。”

乙 “走哇!”

 仓仓仓……唱啊!仓仓仓仓仓……

乙 干吗?这是过电啦怎么着?

 这玩意儿有规矩没有?

乙 有哇。

 打多少下?

乙 家伙都不会打?

 你说明白了。

乙 这叫什么“叫官儿”呀!我一叫板,你打一个[四击头]:仓仓叭崩登仓!出来一亮相儿,改快的:仓仓仓……崩登仓!“哇呀……”

 哪儿“哇呀”?

乙 崩登仓。

 “哇呀”完了?

乙 打家伙:仓来七来仓来七来仓。

 仓来七来仓完了哪?

乙 唱。

 我就唱?

乙 你别唱啊,我唱。

 来。“山人诸葛亮,等候翼德张。”

乙 “走哇。”

 仓仓叭崩登仓!仓仓仓……崩登仓!“哇呀……”

乙 我“哇呀”。

 那你不说明白了!我当我“哇呀”呢。

乙 我“哇呀”呀。

 “哇呀”呀?

乙 “哇……”我得哇呀得出来呀?

 仓来七来仓来七来仓。

乙 (唱)“心中恼恨诸葛亮。”

 仓。

乙 “做事不与某商量。”

 仓。

乙 “怒气不息……”

 大仓。

乙 “宝帐闯。”

 仓仓仓……仓。

乙 “快快还某大兄王。”

 仓七仓。

乙 “可恼哇!”

 大仓。

乙 “可恨!”

 要死呀?

乙 怎么要死呀?

 干吗龇牙咧嘴,可恼可恨?

乙 该你说话啦。

 “送主公。”

乙 “送主公!”这是张飞呀!

 “送张飞。”

乙 又给送啦?

 什么词儿呀?

乙 一句不会嘛!“三将军进得宝帐怒气不息,为着谁来?”

 这句呀?

乙 啊。

 早我就会。

乙 会怎么不说哪?

 不知道这句搁哪儿?

乙 这跟不会一样啊。

 不知道什么时候说。

乙 就这时候说。

 就这钟点儿说。

乙 哎。

 再来。

乙 “可恼哇!”

 大仓!

乙 “可恨!”

 “啊,三将军,进得宝帐怒气不息,为着谁来?”

乙 “先生啊!”

 啊,怎么着?

乙 “老张就为着你来!”

 噢,你为我来?

乙 “正是!”

 这个……我不惹你呀!

乙 这像话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