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戏



张杰尧 侯宝林演播稿

乙 您看这个相声啊,讲究说、学、逗、唱。

 对,相声是地方土产。

乙 对。

 具体地说,是北京的土产。

乙 哎,说相声的大部分是北京人。

 虽然是土产,可是“土产公司”没标出价目来。

乙 多新鲜哪。

 说相声里面那个“学”字很重要。

乙 哎,学的得像。

 您拿“河南戏”来说吧,您得会说河南话。

乙 哎。

 河南人说话简单、利索。说出话来好听。

乙 对。

 用河南话,唱出戏来也好听。

乙 那当然了。

 河南的剧种很多。

乙 您给介绍一下。

 比较著名的是河南豫剧。

乙 对,也叫河南梆子。

 豫剧分为两派,一种叫做“西府调”,一种叫“祥符调”。

乙 二种。

 从郑州往南有一种“越调”。

乙 “越调”?

 跟南方的“越剧”不同。

乙 不一样。

 差那么一点儿,还有一种叫做“二夹弦”。还有“河南讴”,“洛阳曲子”。

乙 真不少。

 河南戏的规矩和京戏不一样。

乙 哪儿不一样?

 比方说,京戏年轻的演员叫学生,开始学习的时候叫坐科,因此京戏班叫科班。

乙 对,叫科班。

 到河南就不叫科班了。

乙 叫什么哪?

 叫“窝班”。

乙 “窝班”,什么叫“窝班”?

 大概是一窝一窝的吧?

乙 没这么讲的。

 戏里的人物性格也不一样。

乙 同样的人物,性格也不一样?

 不一样,比方说包公戏吧,那包公在河南戏里胆子就大,在京戏里胆就小。

乙 什么戏?

 《打龙袍》。

乙 《打龙袍》?我看过京戏。

 捧旨官出来一喊:“万岁有旨,包公上殿啊。”包公出来了,接着四句唱。

乙 对。

 (唱)“忽听万岁宣包拯,陈州来了放粮臣,撩袍端带我把金殿进,品阶台前臣见君。臣包拯见驾,吾皇万岁万万岁。”——跪下了。

乙 对,是这样儿。

 到河南戏就不这样儿了。

乙 怎么样儿哪?

 捧旨官一出来(学河南味):“万岁有旨,包黑上殿。”

乙 包黑!

 对呀,包公脑袋什么颜色的?

乙 黑的。

 对了,这叫实事求是。

乙 大实话。

 你说包公挑眼吗?

乙 当然要挑眼,你不能叫我外号啊!

 不挑眼,不但不挑眼,还承认了。

乙 是吗?

 哎,包公在里面答应着就出来了:“啊,来了——”

乙 来了呀:不说领旨?

 领旨干什么,你叫包黑,我来了,不就完了!

乙 够直爽的。

 出来唱两句。(唱)“忽听万岁来叫咱,也不知他叫我咋。”

乙 什么意思?

 意思是:你叫我干什么?

乙 噢!

 上了金殿冲皇上一作揖。(学)“哎,包黑见驾了,你可好哇?”

乙 带问安的。

 皇上也不客气:(学)“包黑来了,一旁坐下吧!”

乙 坐下,谢恩吧!

 不谢恩,(学)“使得。”

乙 “使得”呀!

 “我说万岁,你把臣叫到金殿,咱是吃酒啊,还是吃饭哪?”

乙 饿着肚子来的。

 皇上说了:“我有心叫你去陈州放粮,你可愿去。”

乙 还商量商量。

 包公说话了:“只要万岁发盘缠,我呆着算啥呀?”

乙 包公不愿闲着。

 皇上说了:“包黑,给你三千块钱,领旨下殿。”

乙 三千块钱够干什么的?

 包公有办法。

乙 什么办法?

 他唱了几句。

乙 怎么唱的?

 “包黑领旨下金殿,不知红薯卖啥价钱。”

乙 要买红薯。

 红薯到北京叫白薯,到山东叫地瓜,比较多。

乙 对,红薯好卖。

 王朝、马汉一听,老爷问红薯多少钱一斤,咱得告诉他。

乙 多钱?

 王朝说,“东边卖三百四。”马汉说了:“西边卖四百三。”

乙 价钱不一样。

 包公一听乐了:“哈哈……(唱)三百四来,四百三,咱多买点红薯能赚钱哪。”有办法没有?

乙 是有办法。

 河南戏还有个特点。

乙 什么特点?

 戏文交代得清楚。

乙 怎么个清楚法?

 还拿包公戏来说吧,他不但把包公的名、字、号说出来,还能把包公属什么的都说出来。

乙 噢,还能把属什么都说出来?

 对了,要不怎么说人家交代得清楚哪。

乙 包公属什么的?

 属“骆驼”的。

乙 有属“骆驼”的吗?

 有啊,包公就属“骆驼”的。

乙 十二属我记得很清楚,什么子鼠、丑牛、寅虎、卯兔、辰龙、巳蛇、午马、未羊、申猴、酉鸡、戌狗、亥猪,也没有骆驼呀?

 这些属相,太普通了。

乙 普通?

 包公心想:凭我清如水,明如镜,这么一个倒坐南衙的“包文正”,我能和一般人属一样的吗?

乙 那也不能属骆驼呀?

 怎么不能,您听那唱词里就有。

乙 哪段?

 《铡美案》。包公要铡陈世美,老太后出来阻挡,包公迎接老太后那几句唱词。

乙 您学学。

 好。包公一出来,吭切,来切、吭来台一台吭打切台呛——

乙 要唱了。

 (唱)“满朝銮驾摆呀齐队,金瓜锁斧照光辉,来是来为的是那陈世美,为的是那忘恩无义一个杀人贼,下陈州我铡过四国舅,回朝来又铡赵王贼,今天我要铡陈世美。这一回不同那一回,见国太,我使一个,那叫骆驼跪。”听明白没有,“骆驼跪。”

乙 啊,这么个属骆驼的呀!

 这说明人家那河南戏唱得明白。

乙 没听说过!

 也有糊涂的时候。

乙 什么戏?

 有一出戏叫《雷保童招亲》,就糊涂。

乙 哪儿糊涂哪?

 我唱唱您听听糊涂不。

乙 好。

 (唱)“营门外放罢了三声炮。”

乙 放三声炮。

 “从院里走出来我叫雷保童。雷保童我扮做一个云游道,扮做一个算卦的老先生。手家拿着两块板,一块重来一块轻,重的本是诸葛亮,轻的本是诸孔明。诸葛亮,诸孔明——”

乙 你等等,怎么诸葛亮和诸孔明分家了?

 要不怎么糊涂呢!

乙 真糊涂。

 河南戏还真有明白的。

乙 哪出戏?

 有一出戏叫《五凤岭》。说的是姐俩比年龄,那介绍得比较详细,叫人听了非常明白。

乙 怎么个明白法哪?

 您听听。

乙 好。

 (唱)“奴在这里开口应,开言叫声奴相公,小奴儿本是二八一十六岁,俺姐二九一十零八冬。我比俺姐小两岁,俺姐比俺大两冬,小两岁,大两冬,俺姐属虎俺属龙。”

乙 这是明白,连属相都报出来了。

 河南戏还有个最大的特点。

乙 什么特点?

 不受辙口的影响,随便串辙。

乙 随便串?

 对。

乙 那多别扭。

 不别扭。

乙 为什么哪?

 河南说话本身就带辙带韵。

乙 是吗?

 比方说两人一见面,要用北京话这么说:“二哥,上哪儿去?”“我上街绕个弯儿。”“您吃的什么饭?”“我吃的是面条。”

乙 是这么说。

 到河南,尤其是洛阳,就不这么说了。

乙 怎么说哪?

 张着嘴说:(学)“二哥上哪?””绕弯。”‘吃的啥?”“面条。”

乙 有意思。

 比方说,“快点儿”,(学)“快点”,“点”字这么说。“慢点儿”说(学)“慢点”。

乙 是这个味儿。

 对吧?由于他说话就带有韵味,所以唱起戏来有辙没辙一样。

乙 是吗?

 有一出戏叫《桑园会》,知道吗?

乙 对,也有叫《马蹄金》的。

 京剧唱起来是这味儿的。

乙 您学学。

 “秋胡打马奔家乡,行人路上马蹄忙,坐在雕鞍用目望,见一位大嫂手攀桑,后影儿好似罗氏女,前影儿好像我的妻房,本当下马将妻认,且慢,认错了民女罪非常。”

乙 对,京戏都这么唱。

 河南戏就不用这么唱?

乙 怎么唱?

 我给你唱一段洛阳曲子。

乙 您学学。

 首先这戏名您听着都不一样。

乙 不叫《桑园会》?

 不叫。

乙 那叫《马蹄金》?

 也不叫《马蹄金》。

乙 叫什么哪?

 叫《秋胡回家看媳妇》。

乙 这么麻烦。

 您再听这词儿。

乙 什么词儿?

 第一句,“秋胡打马奔山林”,什么辙?

乙 人辰辙。

 第二句就变了,“坐在马上马不停蹄”,什么辙?

乙 马——马“蹄”去了,这是一七辙?

 “一去杨柳像根棍儿”,什么辙?

乙 小人辰儿。

 “回来杨柳发杈子”。什么辙?

乙 这……这叫什么辙呀?

 “紫竹林,用目觑,里边坐着个小娘们。”

乙 什么乱七八糟的!

 您听说词儿别扭,可唱出来就有味儿了。

乙 是吗?

 尤其那道白,河南味最浓了。

乙 您学学。

 您注意:(唱)“秋胡打马奔山林,坐在马上马不停蹄,俺一去杨柳像根棍儿,回来杨柳发杈子,紫竹林,用目觑,里边坐着个小娘们,前影儿好像罗氏女,后影儿好像我的妻,本当下马将她认哪,慢点,错认了民女罪非轻——(白)我说大嫂子,你上哪去呀。”哪去呀。”

乙 我哪也不去呀!

 你也这味儿呀。

乙 我不是受传染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