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扇面



冯立章述

 现在这相声很普遍哪,大多数的观众都爱听相声。

乙 对。

 因为这个相声说出话来使人发笑。

乙 对,观众也是非常的欣赏,说到可笑的地方,大家哈哈一笑能够提神助兴。

 也不能光说是相声好,别的曲艺——快板、单弦、地方戏,也都是很受观众欢迎的。

乙 那是呀,百人食百味嘛,要不为什么我们现在要“百花齐放”呢。

 对呀,爱好什么的都有嘛。常言说得好,好走东的不走西,好吃萝卜的不吃梨,好养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拥牟谎Γ贸猿こ娴牟怀憎恪?/p>

乙 啊!

 不,不吃长虫净吃鳝鱼。

乙 吓我这一跳哇。

 反正这么说吧,好动的不静,好静的不动,好文的不武,好武的不文,爱写爱画的你要让他出去打打球、跑跑步他绝不同意。

乙 那是呀,各人有各人的爱好嘛。

 提起写、画,没有功夫办不到,画绝好的那个主儿,可不好求哇,你要是求他画个扇面那可得时间了,少说也得三个月、五个月的。

乙 为什么呢?

 恐怕给你画完了,你有个如意不如意的。

乙 噢,慎重。

 你不信你见面一求他:“我这儿有个扇面,求您给画一画。”对方就说了:“对不起,我没有时间。”

乙 这就是推辞嘛。

 再三地要求:“我这扇面儿还是去年买的,求您给画,您就没给画;今年无论如何您给我画画,画什么都行。”对方一看哪,这位实在是恳切,这才回答:“画是画,我可画不好。”一听说画不好,这就算有了希望啦。这位说:“那您就别客气了,您随便画,画什么都好。”“可是您可多容出我点儿时间来。”“可以,您几时画得了,我几时再取。”“您等八月节再来取吧。”

乙 啊!有过八月节扇扇子的吗?

 根本人家拿扇子就不为扇,爱好嘛,拿着就为瞧。这个扇子拿出去碰见行家一瞧,那是非得欣赏欣赏不可,过来很客气地说:“嗬!您这把扇子很好哇!能不能让我瞻仰瞻仰?”这位一听双手捧过来很客气地说:“可以,请您小心。”“是,是。”右手拿扇子,左手用中指和拇指一推扇子的大边,慢慢地打开一看:“好!季砚的山水画得就是好,人家画的这个。‘千山’你就拿着扇子对去吧,丝毫不差,真好。这个扇面儿您好好的保存起来,几时不拿的时候您买个镜框把它镶起来。”这是爱好者,知道求人画这东西不易。类似我等之辈不懂,人家瞧他也跟着看,人家拿着扇子,他不取得人家的同意,伸手就夺:“我瞧瞧!”拿到手里刷啦一打,呼嗒呼嗒扇两下哗啦一折:“给你。”就他这两下连瞧带扇,本主儿差一点没得了半身不遂。

乙 怎么呢?

 人家求人画这扇面儿,一年多才画出来,不知道深浅拿过来呼嗒呼嗒那么一扇,人家心里能不疼吗!

乙 本来嘛,求人画的时候就难,人家工作再忙,哪有时间给画。

 也不然。我二大爷就能画,他不等人家求他给画,成天没事净到处追着人家给画去。

乙 这一说他的字画一定是不少了?

 嗯……也不多。在前几年还能画点儿,近几年来腰腿不行了,就画不着了。

乙 这画画儿碍着腰腿什么事了?你要说眼神儿不好不能画那还可以,这与腰腿有什么关系?

 我二大爷是追着人家画,看谁要是拿把好扇子他就凑合过来啦:“嘿!你这扇面儿还真不错,来来来,我给你画画。”人家一听:“怎么着?您给我画,您快饶了我这把扇子吧。”说完了这话,人家是撒腿就跑,我二大爷跟着就追,一边追一边嚷嚷:“我好心好意的给你画扇面儿,你还不乐意,你跑到哪儿我追到哪儿,我是非画不可。”一把就把这位给揪住了,从人家手里把扇子抢过来,这就算画上啦。人家要是跑得快,扇子没抢过来那就算画不上啦。

乙 噢,怪不得腰腿不行就画不了啦。

 你还别说他画得不好,你说他画得不好他还有气哪。前些日子跟我吵起来啦。

乙 因为什么呢?

 我朋友送给我一个扇面儿,挺好,也不知道怎么让他知道了,见了我就问:“听说你有个好扇面儿呀?快拿来我给你画画。”

乙 那就让他给画吧!

 我说:“我那扇面儿打算托别人画。”他问我:“你打算画什么吧?”我说:“我打算画美人儿。”“你画美人儿还找别人干什么?我最拿手,我给你画。”“您画美人儿?您知道美人儿都有谁吗?”“美人谱我最有研究。美人儿有四绝。”

乙 哪四绝?

 “病西施、笑褒姒、醉杨妃、恨姐姬。”我说:“您能画谁呀?”他说:“环肥燕瘦,我拿手的就是画杨妃,我给你画一个贵妃醉酒吧。”

乙 这也不错。

 我一听他说得挺在行,就说:“那好。您去画吧,得几天画得?”“一个礼拜。”

乙 日期还不多。

 到了一个礼拜我问他:“您这贵妃画得怎么样了?”“嗐!别提了,画坏了。可是你别着急,扇面儿可没糟蹋,不过就是走了点儿样子,我画得不像贵妃了。”

乙 像谁呀?

 “像张飞。”

乙 啊!张飞?美人儿都画成张飞了。

 我说:“那怎么办哪?”他说,“索性咱就改一个张飞吧。”我一听张飞就张飞吧。“张飞得几天哪?”“啊……还得一个礼拜。”到一个礼拜我问他:“张飞画得怎么样了?”“嗐!又画坏了。”

乙 那怎么办哪?

 他说还能改。

乙 改什么呢?

 “我给你改个‘判儿’,来个五鬼闹‘判儿”。”

乙 那也不错。

 我说:“这‘判儿’得几天?”“这个有三天就行了。”到了三天我问他:“我说您这‘判儿’画得怎么样了?”“又坏了。”

乙 啊!又坏了?坏了再改吧。

 也就是那意思。他说:“好改。”

乙 改什么呢?

 “我给你画一匹礼服呢吧。”

乙 礼服呢?我还没听说扇面儿上有画礼服呢的哪。

 我说:“礼服呢得几天哪?”“明天就得。”第二天我问他:“礼服呢怎么样了?”“坏了。”

乙 那怎么办哪?

 “我给你画个黑扇面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