糊涂



于春藻整理

 做一个相声演员脑子得聪明啊!

乙 是呀!

 您就挺聪明的。

乙 对了,因为我脑袋大。

 没听说过,脑袋大就聪明!

乙 人家都这么说嘛!

 我看一个人只要爱学习,遇事爱思考,就会慢慢聪明的。脑袋大管什么?我们有个街坊脑袋倒是大,可是比谁都糊涂,一家子都是这样儿。

乙 怎么回事?

 还是从前的事哪!有一天,他们孩子在门口儿玩儿,趴在防火水缸的边儿上,里边还有半缸水,一照,哎!有个小孩儿!

乙 就是他自己呀!

 他冲缸里这影子说话:“咱俩玩儿,不许你打我,你要打我,我也打你(做动作)。你干吗打我!”小孩儿赶紧往家跑,告诉他爸爸去了:“爸爸!门口儿有个小孩儿要打我!”他爸爸说:“走!我瞧瞧去!”小孩儿把他爸爸带到缸旁边儿,他往里一瞧,来火儿了!

乙 怎么?

 “哎!这你就不对了!小孩儿打架,你大人出来干吗?”

乙 嗐!

 “太不讲理了!”他由地下抄起一块砖头,往里一扔,就听见:哗啦!

乙 缸碎了!

 因为他把缸底儿打碎了。水都流出去了。可有几块破缸碴儿,还积着水,把他的脸照得一块儿一块儿的,他一瞧,吓坏了!

乙 怎么?

 “坏了!我打坏了人啦!”

乙 哪儿的事呀!

 回家跟他妈一说,他妈说:“那你跑吧!”他就跑了。一走好几个月,他妈想他呀!叫他给家捎信的时候寄张相片来。

乙 对!

 他上街一转悠,看见一个小镜子摊:“哎呀!我这么些相片在街上摆着哪!”

乙 哪是他的相片呀!

 买一个小镜子,寄家去了。他媳妇一看,跑到他妈那儿就哭上了。

乙 哭什么?

 “妈……他在外头胡来!”

乙 怎么?

 “他又结婚了!您看还把那个女人的相片寄来了!”

乙 嗐!

 他妈说:“我瞧瞧!”拿过来一照,“嗐!你胡说什么呀!他就是再找,也得找个年轻的,你看,他哪能找个老太太呀!”

乙 嗐!一家子糊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