洪羊洞



孙少臣忆记

 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爱好。

乙 对。

 好走东的不走西,好吃萝卜的不吃梨,好吃桔子的不吃桔子皮。

乙 有吃桔子皮的吗?您喜欢什么?

 我喜欢京剧。

乙 您是票友儿?

 不,我是“科边儿”。

乙 “科边儿”?那叫“科班儿”。

 对。科班儿。

乙 哪个科班儿?

 北京有个喜……

乙 喜连成?

 洗澡塘子。

乙 洗澡塘子?您在那儿唱戏?

 我在那儿搓澡。

乙 跟我一样。

 您也搓澡?

乙 我在那儿修脚。

 全套儿的。

乙 什么叫洗澡塘子?

 原先我在洗澡塘子。

乙 后来?

 后来进的“喜连成”。

乙 “喜连成”后改“富连成”,“喜连成”有十个字:喜、连、富、盛、世、元、韵、庆、升、平。办了妇科就不办了。不知您是哪个字儿的?

 我是喜字儿的。

乙 喜字?有个雷喜福?

 那是我大师哥。

乙 侯喜瑞?

 师哥!

乙 您是喜什么?

 我是洗澡。

乙 这位还真是个澡塘子的。

 我有个师弟叫李盛藻?

乙 知道。

 就是我洗剩下的水他才洗的。“剩澡”嘛!

乙 什么乱七八糟的?你是科班儿的吗?

 没错儿,不信你问问去!

乙 我问谁去?您是唱什么的?

 什么都行。

乙 什么叫什么都行啊?

 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,神仙、老虎、狗,刷戏报子,扫台毯……什么都行。

乙 花脸怎么样?

 拿手。

乙 我也喜欢花脸,咱俩唱一出怎么样?

 可以。您挑戏吧。

乙 咱俩唱一出《白良关》?

 大小黑儿?没意思。

乙 《父子会》?

 这不是一样嘛!

乙 对。唱一回《追鱼》。

 真假包公?没意思。

乙 《真假李逵》?

 《真假李逵》哈哈……

乙 就唱这出。

 我不会。

乙 不会你笑什么?

 新鲜。

乙 我再挑一出,您要是不会就算了。

 什么戏?

乙 《洪羊洞》?

 行。哪个《洪羊洞》?

乙 一说就外行,什么叫哪个?《洪羊洞》就一个。

 新的是老的?

乙 没有新老之分。

 内容是什么?

乙 杨六郎派孟良去北国洪羊洞盗老令公的骸骨,焦赞不放心,在后头跟着。孟良进了洪羊洞,焦赞和孟良开了个玩笑,在后头减了声:“拿奸细!”孟良一回身用斧子把焦赞给劈死了。孟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邢敢豢词亲约旱陌研值埽约鹤陨鄙硗觥Q盍芍酪院螅卵馈4司缬纸小度枪槲弧贰?/p>

 完了?

乙 完了。

 唱完了仨死鬼?

乙 啊。

 多没意思。

乙 都是这么唱。

 您说的是老《洪羊洞》从我说的是新的《洪羊洞》。

乙 新的《洪羊洞》怎么唱?

 孟良、焦赞一块儿去盗骨,把骨盗回来以后,杨六郎非常高兴,大搞庆祝活动。孟良、焦赞跳的是现代芭蕾舞,杨六郎唱流行歌曲,余太君跳迪斯科。然后吃西餐,喝咖啡……

乙 行了,行了,别往下说了。这戏我唱不了。

 主要的都是我来,您帮我打个下手儿帮个腔就行,然后你就坐那儿喝咖啡,吃西餐,跳舞、唱歌都是我一个人的。

乙 行。

 我来个孟良。

乙 我?

 你来个焦赞。

乙 行。

 我上场,您跟着我,用嘴打家伙。

乙 行。

 走哇!

乙 走哇!(打〔快长锤〕)

 (唱)机关秘密要谨慎!

乙 我……

 唱啊?

乙 没法唱。

 怎么?

乙 词儿不对。

 应该怎么唱?

乙 孟良唱:(面皮导板)北国倒有洪羊洞。(流水)千里迢迢路不平,昨夜元帅得一梦,夜梦他父老元戎。前番盗骨乃是假,他命我二次盗骨下番营,真骸骨,现在那北国洪羊洞,望乡台上第三层,豪杰催动了爷的马红鬃。焦赞这才接一句腿儿:后面又来焦克明。

 您唱的还是老《洪羊洞》,我这是新的《洪羊洞》。

乙 新的《洪羊洞》也不能唱“机关秘密要谨慎”?

 盗骨,盗就是偷偷摸,咱这事是不是秘密?你不能大喊大叫!“我盗骨来了!”那非叫人抓住不可。

乙 那我唱什么?

 你唱:侦探北国走一程。

乙 侦探?宋朝就有侦探了?

 老侦探。(唱)机关秘密要谨慎!

乙 (唱)侦探北国走一程!(对观众)真别扭!

 俺!

乙 俺!

 火花脸哪!

乙 你不要胜哪!

 你才不要脸哪!

乙 戏台上有报大花脸的吗?

 应该怎么报?

乙 孟良!焦赞哪!

 孟良、焦赞?北国人一听,孟良、焦赞来干什么来了?准是盗骨来了,把机枪架上,嘟……

乙 您等会儿,宋朝就有机枪了?

 老机枪。

乙 老机枪?

 就得很大花脸,你报二花脸。

乙 好,好。大花脸,二花脸。

 俺!

乙 俺!

 大花脸哪!

乙 二花脸哪!

 嘚……来了我的伙计……(用外国人学汉语加京剧韵味)

乙 怎么还有外国味儿?

 完全说汉语怕北国人听见。——来了我的伙计!

乙 我呢?

 你说:我早就来了!

乙 合着我在前头等着你呢?

 对。

乙 我早就来了!

 我来问你,你是谁家的儿子!

乙 我不知道哇!

 什么叫不知道?

乙 我知道我是谁的儿子?

 你说,我是我爸爸的儿子!

乙 大实话呀?——我是我爸爸的儿子!

 你可愿意?

乙 ……你都反对呀?

 你愿意不愿意?

乙 当然愿意。

 不能说愿意,得说认可。——你可愿意?

乙 我倒认可!

 把你过继我几天你可愿意?

乙 我打你个小舅子!

 怎么写上了?

乙 我能不骂吗?凭什么过继你几天?

 这出戏就这么安排的,后头跳舞、唱歌都是我的了,你就说一句话:我倒愿意得了不得呀!嗬哈哈哈哈哈!

乙 我还得高兴?我倒愿意得……我有毛病是怎么着?

 后头都看我的啦!

乙 好啦。

 打头儿来。——走哇!

乙 走哇!(打[快长锤])

 (唱)机关秘密要谨慎!

乙 (唱)侦探北国走一程!

 俺!大花脸哪!

乙 俺!二花脸哪!

 嘚……来了我的伙计!

乙 我早就来了!

 我来问你,你是谁家的儿子?

乙 我是我爸爸的儿子!

 你可愿意?

乙 我倒认可!

 把你过继我两天你可愿意?

乙 我倒愿意得了不得呀……

、乙 嗬哈哈哈哈哈!

 行,学得还真快,再见。

乙 再见?

 演完了不再见吗?

乙 这就完了?那跳舞、唱歌呢?

 都在后头呢。

乙 那接着唱?

 后头还没编出来呢。我这出戏分头本地、二本儿。

乙 嘿!瞧我这倒霉劲儿!二本儿还没编出来,头本儿到这儿完了!

 对,再见(欲走)!

乙 别走。二本儿不是没编出来吗?咱们还唱头本儿。

 那多没意思!

乙 有意思。

 行。——走哇!

乙 别动!哪儿走?

 不是还唱头本儿吗?

乙 对,咱俩翻过来唱,我来孟良,你来个焦赞!

 不行,你来不了!

乙 我来得了!

 后头还有跳舞哪?

乙 跳六我都行。——走哇!

 这回该你唱了?

乙 啊!—一走哇!

 你孟良?

乙 啊!——走哇!

 我的焦赞了?

乙 啊!——走哇!

 咱俩……

乙 你还走不走哇?

 走走。

乙 走哇!

 走哇!(打小锣)

乙 这怎么走?打[快长锤]!

 (打[快长锤])

乙 (唱)机关秘密要谨慎!

 (唱青衣)侦探北国走一程。

乙 俺!

 (哭)喔呀呀呀呀!

乙 你等等儿吧,你这是焦赞吗?

 我这是焦赞的妹妹。

乙 回去!换焦赞。

 焦赞来了。

乙 走哇!

 走哇!

乙 (唱)机关秘密要谨慎!

 (唱)侦探北国走一程!

乙 俺!

 俺!

乙 大花脸哪!

 二花脸哪!

乙 嘚……嘚……嘚……——我还来不了这味儿——来了我的伙计!

 我早就来了!

乙 我来问你,你是谁家的儿子?

 我是你爷爷的儿子!

乙 你可愿……你没个不愿意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