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钱



于世德整理

 人的脾气不一样,爱好也不一样。

乙 麻辣凉香,各有所好嘛!

 可是就怕入迷。

乙 那是。

 听书的有书迷,听戏的有戏迷,喝酒的有酒迷,另外还有一种财迷。

乙 还有财迷?

 这种人净琢磨着怎样能发财,老想着出门要是捡俩钱儿才合适。

乙 哪儿有那事呀!

 在我们那边有哥儿俩,在街上走着走着就聊起来了。

乙 聊什么?

 大爷跟二爷说:“今天我要捡着一千块钱有多好,我一定给你三百,我来七百。”二爷说:“凭什么你来七百呀?见面分一半儿嘛!我得来五百。”

乙 这就争上啦?

 “你也太难了,我捡的钱,给你三百就不错了,你别不知足。”二爷说:“要不叫我跟着你,捡钱哪,你也配!”

乙 这就吵上啦!

 “冲你这么说,我一个子儿也不给你!”“他姥姥的!你不给,我打你!”“你敢!”叭!那位给这位一个大嘴巴,这位把那位的头发揪住啦。

乙 这值当的吗?

 两人打了有一个钟头,警察来啦:“撒手!怎么回事?”大爷说:“我捡了一千块钱,给他三百都不行,非要五百不可。您瞧,他把我耳朵给咬下半拉来!”警察问:“钱哪?”“啊!……还没捡哪!”

乙 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