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人矬寿



张嘉利口述 张继英记录

  :说话不容易。

  乙:那有什么不容易的,就随便说呗。

  :随便说?在新社会没什么,话说得对不对的,同志之间都有个谅解,说得太不对了,有了意见交换交换,完了。

  乙:是啊。

  :在旧社会你要是不会说话,就容易得罪人。

  乙:是吗?

  :在旧社会,会说话的专门奉承人,讲究见人矬寿,见物增价。

  乙:什么叫见人矬寿呢?

  :比如说这位老大爷今年六十三岁,你过去一问,你要是会说话,他就高兴。

  乙;怎么说?

  :“噢,老大爷,您今年高寿了?”

  乙:他说什么?

  :“唉,我今年还小哪,六十三了!”

  乙:噢,六十三啦!

  :六十三了他为什么还说小呢?

  乙:是呀!

  :这就是客气,一方面说,我呀虽然六十三了,比你也大不多少。

  乙:噢。

  :另一方面说,我呀离死还早哪。

  乙:你这不是废话吗!

  :一听他说六十三啦,你要是会说话,他就高兴啦。

  乙:怎么说?

  :“您不像六十三的,您体格多好,您这是留胡子显的。”

  乙;噢,真会说话。

  :“您要是不留胡子,顶大像五十来岁,您看您的腰板还没塌呢。我爸爸那年三十五岁,腰就直不起来了。”

  乙:怎么呢?

  :罗锅。

  乙:这不是废话吗!

  :“您年轻的时侯好练吧?”“唉,可不是,托您福。”这他爱听。

  乙:噢,就是把岁数往小里减,叫见人矬寿?

  :对了,不过矬寿你也别太矬喽,太矬了他也不太乐意!

  乙;怎么?

  :你见着六十多岁老大爷,你问:“老头儿!几岁了?”“啊!几岁了,比你爷爷还大呢!”

  乙:不愿意听。

  :不愿意听,所以也不能太矬寿了。

  乙:对。那么什么叫见物增价呢?

  :比如你买这条手绢,我问:大哥,您买的?

  乙:啊。

  :多少钱买的?

  乙:五毛。

  :五毛!不对吧!

  乙:这我还说瞎话吗!

  :卖手绢的和您认识?

  乙:不认识。

  :不认识怎么这么便宜呀?上回我买的花十五块。

  乙;是手绢吗?

  :不,被面。

  乙:这不是废话吗!

  :您这手绢现在卖,还能值五十块。

  乙:就这条手绢?

  :再搭上一件皮袄。

  乙:你呀!外边溜达溜达去吧!

  :他爱听。

  乙:没法爱听!你都给捧假了。就这条手绢值五十块?

  :反正这么说话他不生气,不信你给两边换过来,非打起来不可。

  乙:怎么换?

  :见人增寿,见物矬价。那就不行啦。

  乙:您来来!

  :比如说这位老大爷六十三,你一见先来这么一句。

  乙:哪句?

  :“嗬!还活着哪?”

  乙:这像话吗?

  :“今年高寿了?”“唉,我还小哪!”“噢,还没满月哪?”

  乙:啊!什么叫还没满月哪!人家那是客气话。

  :“你多大岁数了?”“唉,六十三啦。”“六十三还小啊!你想活多大,你是赶上好年头了……”

  乙:怎么?

  :“秦始皇那年头,六十岁不死活埋。”

  乙:这是怎么说话呢!

  :“眼神儿还行吗?”“唉,眼神儿还行啊。”“噢,眼神儿还行,你看(晃五指)这是几个?”

  乙:啊!那甭说是老头儿,小伙儿也看不见。(学晃手)你说这是多少?

  :“牙口儿还行吗?”“行啊!”“牙口儿还行,我这儿有个铁球,你把它嚼了吧!”“你呀!玩儿去吧!”

  乙:那能不让你玩儿去吗?有这么说话的吗?

  :见物矬价也不行。比如说你这条手绢,我问:大哥,这条手绢多少钱买的?

  乙:五毛啊。

  :啊!多少钱?

  乙:五毛钱。

  :五毛钱!就买这一条手绢五毛钱!你可真有钱,这叫什么玩意儿!像小孩儿尿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铀频摹?/span>

  乙:你呀,拿过来吧!

  :我们那小孩儿花一毛五买的,比你这个还好。你呀!你纯粹地瓜!

  乙:你才是地瓜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