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色财气



于世德忆记

乙 (念定场诗)酒是穿肠毒药,色是刮骨钢刀,财是惹祸根苗,气是无烟火炮。

 您这四句定场诗不合事实,太夸大了。

乙 怎么夸大啦?

 您想啊!这四句本来是劝大家,不要对这四样儿贪而无厌。因此用“比”字合适一些,如果像您说的那样,“酒是穿肠毒药”,谁还敢喝酒哇!“色是刮骨钢刀”,就都甭娶媳妇了。

乙 怎么?

 比方说,你下礼拜结婚,咱俩在街面上碰见了。

乙 好吧。(两人做行路见面状)

 大哥您好哇?

乙 好哇!

 听说您了礼拜娶媳妇?

乙 是啊!请您一定喝酒去呀!

 这多好听。如果用您那定场诗上的词儿一说就热闹了。

乙 来试试看。

 大哥您好?

乙 好哇!

 听说您下礼拜娶个“刮骨钢刀”?

乙 啊?……啊!我请您喝“穿肠毒药”啊!

 俩死鬼!

乙 全完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