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堂令



孙少臣述

 有些日子没见您了!

乙 可不是吗。

 您别看跟您经常不见面,你们家有几口人我还常见。

乙 谁呀?

 “令堂”。

乙 (对观众)这位还“转”上了?

 前天还见着了。

乙 前天?在什么地方?

 经二路,纬二路。

乙 可能是去亲戚家去了。

 见面我能不理吗?我一看表,快十二点了,得了,咱也别回家吃饭了,我请“令堂”在聚丰德吃了一顿儿。

乙 又叫您破费了。

 这是什么话?咱哥儿俩有那交情。

乙 交情是没的说。

 要了四个菜两个汤,一瓶酒,坏了!

乙 怎么了?

 敢情“令堂”是酒串皮。

乙 可不。

 脸也红了,浑身起鸡皮疙瘩。吃完饭,我拉着“令堂”到铭新池洗了个澡……

乙 什么?你拉这位“令堂”洗澡去?

 啊!

乙 错了吧?那不是我们家“令堂”吧?

 怎么不是?令堂我还不认识?令堂发福了,肉哇,噔楞噔楞的(上口)。

乙 行了行了,那是我们家的你叫“令堂”的吗?

 怎么不是,我给搓的澡。

乙 我给你们“令堂”搓澡!我带你们“令堂”游泳去!

 这位怎么火儿啦?

乙 你带我家“令堂”洗澡去我能不火儿吗?

 我带令堂洗澡……

乙 别说了!我问问你,你说的这位令堂长什么模样?

 那我还说不上来吗?

乙 你说说?

 大高个儿,脸上有点浅白麻子,重眉毛,大眼睛,两撇黑胡子……

乙 胡子?令堂长胡子?

 啊,那不是“令堂”吗?

乙 长胡子的不能称呼“令堂”,那得称呼“令尊”。

 “尊”是什么玩意儿?

乙 胡说八道!“尊”不是玩意儿。什么叫不是玩意儿?“尊”是我爸爸。

 噢,“樽”是你爸爸?瓶是你大爷!

乙 缸是你叔叔?

 罐是你老爷?

乙 什么乱七八糟的!“尊、卑、长、上”,不能开玩笑。

 刚才我说的那个“堂”、“堂”的是谁?

乙 堂是称呼我妈。

 哎哟,X大哥,你打我俩嘴巴吧。

乙 为什么?

 我要知道堂是你妈,我怎么也不能带你妈洗澡去!

乙 你就别提这碴儿了!

 噢,堂就是你妈?

乙 对。

 厢房是你姥姥?

乙 过道是你二姨?

 大门是你表嫂?

乙 什么都不懂。没听过戏吗?《同郎探母》“高堂老母……”高堂就是我妈。

 高糖是你妈?

乙 对。

 二贡糖是你姥姥?

乙 奶糖是你嫂子?

 灶糖是你表姐?

乙 冰糖……什么乱七八糟的!生身之母,不能开玩笑。

 那我见着你爸爸应该怎样称呼呢?

乙 你见我爸爸应该深打一躬……

 我见着你爸爸应该先给他搭上一“弓”!

乙 我见着你爸爸先射上一箭!

 我给你爸爸一手枪!

乙 我给你爸爸一迫击炮!

 我给你爸爸一手榴弹!

乙 我……开火儿啦?

 怎么还搭一“弓”?

乙 “躬”就是行礼。你见我父,深打一躬,口称:伯父在上……

 “薄袱’,死人用的纸包袱,到忌日活人为死人烧掉,是你爸爸?

乙 对。

 纸码是你大爷?

乙 “金锞”是你叔叔?

 封筒(又称“纸表”)是你哥哥?

乙 素蜡是你舅舅?

 高香是你……

乙 行了,行了,没完了?

 你不是说“薄袱”是你爸爸吗?

乙 “伯”就是长,尊敬的意思。

 噢。

乙 你见我父深打一躬,口称:“伯父大人在上,侄儿这厢有礼。”我父回答;“有劳贤侄挂怀了。”

 “嫌直”(贤侄)是谁?

乙 是你。

 “嫌直”不会砸弯了?

乙 你是火筷子?

 你是火钩子?

乙 你爸爸是火炉子?

 你爸到底是什么?

乙 土簸箕。嗐!贤侄,贤侄,没拿你当外人。

 拿我当你们姑老爷?

乙 拿我当你的大舅子?

 就这么办吧。

乙 什么就这么办?你到底懂不懂?

 干吗不懂?你听我说。我见你父,赶步近前,深打一躬,口称:“伯父大人在上,侄儿这厢有礼了。”伯父回答:“不劳贤侄挂怀。”对不对?

乙 对。

 我要问问您可以吗?

乙 当然可以。

 我说:“你家小伯父可曾在家否?”

乙 小伯父?

 你爸爸是大伯父,你不就是小伯父吗?

乙 我跟我爸爸是两头大?

 那怎么说?

乙 你问我,我在“郎”上。

 你在“廊”上?

乙 对。

 你哥哥在墙上?

乙 你弟弟在房上?

 你舅舅在烟筒里头?

乙 什么都不懂!你应该问;“令郎可曾在家否?”我父回答:“小犬已到大街游玩去了。”

 犬是什么?

乙 犬就是狗。

 你是狗?

乙 啊!

 嘿儿嘿儿嘿儿……

乙 汪!

 还咬人?

乙 你叫我,我还不咬你吗?

 你不是说你是狗吗?

乙 你说我是“郎”,我爸爸不敢当……

 三八?

乙 王八还不敢当?

 当了!

乙 没有!你说“郎”是虎狼之威(令郎,尊称对方儿子用词,应为“佳子弟”的意思),我爸爸不敢当,我爸爸把我比作小狗。

 我再说一遍:我见你父,赶步进前,深打一躬,口称,“伯父大人在上,侄儿这厢有礼了。”你父回答:“不劳贤侄挂怀。”我说;“令郎可曾在家否?”伯父回答:“小犬已到大街游玩去了。”

乙 这就对了。

 我问你妹妹可以吗?

乙 可以。

 我说:“你家小母狗可曾在家否?”

乙 小母狗儿?

 你是小公狗,你妹妹不就是小母狗吗?

乙 你哪?

 我是大野狗。

乙 我打你这大野狗!

 我应该怎么说呢?

乙 我妹妹应该在“嫒”上。

 噢,我爱你妹妹!

乙 我想你姐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