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租子



侯宝林述

 你们的相声倒有意思啊,我过去没听过你们这玩意儿。

乙 啊,听您口音不是我们本地人。

 对咧!

乙 您贵处?

 孽处!

乙 孽畜?离大老妖多远?

 八里半地儿!

乙 哪有这个地名,贵处是问您哪儿的人。

 我是俺们那儿的!

乙 我是俺们这儿的……哎!我问您是哪儿的人。

 我是京北的!

乙 您是……京北,清河?

 北边儿!

乙 沙河?

 北边儿!

乙 昌平县?

:昌平县的……哈哈……

乙 对啦!

 北边儿!

乙 没到你乐什么?南口?

 北边儿!

乙 青龙桥?

 北边儿!

乙 康庄子?

 哈……康庄子的……哈哈……

乙 到啦。

 北边儿!

乙 北……噢,还没到呢?怀来的?

 北边儿!

乙 还北边儿!沙城?

 北边儿!

乙 宣化府?

 宣化府的……

、乙 (对托)哈哈……北边儿!

乙 我就知道有这么一手儿!我不往北去了!您是京北什么地方的?

 京北河间府!

乙 啊?

 河间府!

乙 嗬,我的怯爹!

 哇!

乙 哎,不怯。那是京南!

 京北!

乙 河间府?它要是京北我是儿子。

 南京的北边儿!

乙 没近说过,总得说京南。

 对咧,京南河间府!

乙 城市的呀,是落乡呀?

 河间府,河间县,何家大院,何家大门儿,说话都和和气气咧!

乙 都河到一块儿啦!您多咱来的?

 明儿个来的。

乙 嗯?我问你多咱到的。

 后儿个到的!

乙 您找翻译去吧!

 找翻译做吗呀?

乙 您这话我听不懂啊,明儿个来的,后儿个到的,这是怎么句话呢?

 这话也不是你说的,也不是我说的!

乙 那么谁说的呢?

 这是咱爹说的!

乙 咱爹?我告诉你,这个爹呀……

 哇!

乙 说你爹!

 哇!

乙 或者说我爹。

 哇!

乙 不能说咱爹!

 哇!

乙 全抄去了。

 对咧!我爹跟我说的,说……小子啊!

乙 哎!

 你做吗?你要我的便宜。

乙 多会儿呀?我吃亏啦!

 你到城里儿呀,你明儿走,后儿就到咧!

乙 瞧,这是在家里的话呀,您到这儿干吗来啦?

 瞧瞧俺老爷。

乙 噢,再看看你姥姥。

 看看你舅舅,看看你妗子(舅母)!

乙 哎,你不是外孙子吗?

 你重孙子!

乙 啊,你不是说瞧瞧你老爷吗?

 有老爷没姥姥,俺是大少爷!

乙 噢,你是老爷的儿子。

 你是太太的孙子。

乙 你不是太太生的吗?

 你不是小丫鬟养的吗?

乙 那么你怎么个少爷呀?

 老爷在这里做官,老爷的地归我种着,老爷的坟地也归我看着!

乙 噢,坟少爷?

 坟少爷怎么着?看不起我?一句话就把你押起来!

乙 哼!你没那么大势力!

 我说你偷坟掘墓。

乙 我没有!您种了多少地呀?

 六顷地!

乙 交粮食,交钱啊?

 交钱!

乙 交多少钱?

 六毛钱!

乙 真便宜!

 好贵咧!

乙 六顷地,交六毛钱还贵呀?

 一亩地交六毛钱,你算多少钱咧;一亩地一个六毛,两亩地两个六毛!

乙 嗐!您那么算就麻烦啦!用小九九,一亩地六毛,十亩六块。

 对咧,三百六十块。

乙 交去啦?

 交去啦!

乙 老爷喜欢啦?

 老爷生气啦!

乙 怎么?

 扣点儿底子钱,老爷生气啦!

乙 扣多少?

 六毛钱!

乙 哼,你们老爷太抠啦,三百六十块啊,扣六毛钱就恼啦?

 不是那么扣的,有一块钱,我扣他六毛。

乙 啊?倒四六?你怎么扣那么些个呀?

 你想他公馆里,二爷、三爷、厨子、管家,哪里不得花钱哪?

乙 啊,你们老爷在哪儿住啊?

 鹞鹰胡同。

乙 贵姓啊?

 姓抓!

乙 官印?

 叫抓你妈!

乙 我撒你奶奶?

 叫抓尼玛。

乙 你们老爷是文官儿武官儿?

 清官儿!

乙 不,文职,武职?

 笔管儿条直!

乙 哼!倒没水蛇腰。你们老爷哪儿行走?

 地下行走!

乙 是啊,房上不能行走。问你们老爷呀在哪儿走动?

 茅房里走动!

乙 是啊,街上不让拉。你们老爷什么底子?

 袜底子。

乙 在哪部?

 包脚布!

乙 你们老爷是汉官?

 汗脚!

乙 全臭一块儿啦!你都不懂,你们老爷有顶子没有?

 有顶子。

乙 你老爷是金顶?

 不禁顶,一顶就爬下,还没你禁顶呢?

乙 不,我也不禁顶。哎,你们老爷是白顶?

 不白顶,顶一口要一回钱。

乙 嗐,买卖生意,你们老爷大概是蓝顶?

 拦不住咧,谁爱顶谁顶!

乙 你们老爷是红顶?

 啊,红顶。

乙 红顶蓝翎在后边儿耷拉着?

 不,红顶黄翎在上边儿立立着。

乙 噢,抬杠的?哎,你全不懂。文官出来打锣,武官出来放炮,你们老爷出来是打锣呀,是放炮?

 俺老爷是放锣不打炮!

乙 嗯?打锣!

 哎,打锣!

乙 知县出来打七棒!

 多。

乙 知府出来打九棒。

 打的多!

乙 道台出门儿十三棒,小七爷下天津打三十二棒长行锣!

 还没俺老爷锣点儿多呢!

乙 你们老爷出门那个势派你见过没有?

 见过。

乙 他打锣那个意思你知道不知道?

 知道!

乙 你打一打那个锣,我这儿数着数儿,你打完了我就知道你们老爷做的什么官。

 行咧!你听着,俺老爷们出门儿的时候就喊一下子,说……俺老爷要出门咧!哇呀呀中医……

乙 你们老爷是卖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拥模?br>
 你们老爷是卖鸡的?

乙 这是干什么呢?

 这是那马子队!

乙 嗯?队子马!

 这就打锣啦,你数着,(一口气)当……当另当一另当……(喘口气)这是多少下咧?

乙 这八十多下啦?你们老爷到衙门啦?

 这还没出门呢。出了门儿当当当,出了胡同当当当,走在大街当当当,见着小孩儿当当当,从早晨起来,一直当当到天黑……

乙 你们老爷是什么官儿?

 耍猴儿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