考弊司



韩子康述 薛永年整理

  今天我给大家演的这个节目叫“考弊司”。这是个传统节目。所谓传统节目,就是指这个节目不是现在才开始演的,时间很长了。您要问具体的时间,这可不好回答,为什么呢?因为我没赶上。不过我有个耳闻,好像演这个节目的时候是有白菜那年。您说哪年有的白菜?怎么样,不好说吧。咱们说的这事儿发生在阎罗殿里边儿。那位问啦,这阎罗殿在哪儿?对不起,我不知道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没去过呀!那位说你怎么不去呀?是呀,我怕去了回不来啦!

  可话又说回来了,您别看我没去过这地方,可我听说过。据说这阎王殿也是非常的富丽堂皇,要不怎么又称它为阎罗宝殿呢,漂亮。

  远看雾气沼沼,近看金光闪耀,殿内陈设精奇,左边是金龙银凤,右边是鹤鹿同春。前边有三十六对盆景,七十二对花盆儿,后边有四季长青之草,八节不败之花,外边儿松树,柏树,如翡如翠,里边儿提炉,盘炉,檀香炉,如云如雾,绕梁终日,每日里笙管齐鸣,鼓乐相闻,您听这地方多好哇,多好我也不去!……

  可是今天的阎罗宝殿与往日大不相同,您看笙不吹,管不响,香不点,灯不亮,两丈四尺高的冥镜底下端坐这位阎罗天子。平日里就是和颜悦色也是面如黑铁,叫人看了都不寒而栗。今日里突然面如黑锅底,您琢磨琢磨,那不更显得阴森可怕死气沉沉嘛。您再瞧殿下的文武官员,牛头马面,个个垂手而立,两旁伺候。

  少时,这位阎罗天子便开口言道:“吾奉天意圣恩,方能掌管地上人间生死之大权。自到任以来,所做所为神鬼俱伏,并无冤情,更无怨言,自信在众位同心协力之下,必能明察秋毫,按公而断,使得天下太平。不料事与愿违,尔等所做所为惹得天庭圣怒,斥我不勤,责我不严,令我三省……众位大人,你等受皇上非浅,报效苍天乃我辈天职,义不容辞,今日之事原因何在?吾要三看,你等三思,是何道理?快快奏来!如有知情不报者流……”流,就是流放。您问了,他们那边儿不过是称呼上有所不同,但也是大同小异,您要是不信我的话,您可以问去。阎罗天子接着说:“互相包庇者徒……”徒就是判徒刑。“拒不招认者斩……”斩就是斩首。说罢,他迅速地用眼睛环视了一下殿下,只见左右一个个都低头不语,呆若木鸡,没有一位发言的,谁也不敢吭气儿。为什么呢?他们也害怕呀,那位说,他们怕什么呀,怕死呀!您纳闷儿了,这鬼怎么还怕死呀?是呀,鬼要是不怕死,哪儿来的怕死鬼呀。

  阎罗天子一看:“嘿!一个个的嘴跟贴了封条一样,封得死死的,没有一个开口。平常总说你们胆小,是胆小鬼,其实不然,我看你们胆子都大得很,你们要是胆小,是胆小鬼,其实不然,我看你们胆子都大得很,你们要是胆子不大,怎么我问你们的话你们竟敢不回答我不说,连理都不理我呢?”是呀,谁敢理你呀!这位阎罗天子越想越气,越想火儿越大,心里话儿:我今天不给你们点儿厉害看看,你们也不知道我是阎王……想到这儿他厉声喊道:“来人!”他刚喊来人,只见左班中闪出一人,但见此人生得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智慧无穷,威武不屈,站在那儿顶天立地,看上去是浩气长存……阎罗天子定睛一看,不是别人,乃是人间之正气——楚国上大夫屈原。屈原,恐怕在座的都没见过,我也没见过。

  阎罗天子一看是屈原。他是又高兴,又害怕。高兴的是总算有一位说话了,特别是屈原更是与众不同,他既然打破沉默,定是胸有成竹,必有高见。那么他又怕什么呢?他深知屈原一生为人正直,从来不徇私情,只要有理他谁都敢告,说不定连我都告喽!别看我是阎王,我只要见了他就得管他叫阎王,他谁都不怕,特别是不怕死,这手儿厉害,谁也来不了。再说他就是死了,也和没死一样,天上人间,男女老少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,这位大名鼎鼎的忠臣上大夫屈原!可是怕又有什么办法呢,干脆先听他奏些什么再想办法,是辞职,是丢官,还是将来做鬼去吓唬人,此时此刻只好听天由命了。想罢,他急忙欠身言道:“上大夫,你是忠臣,必进忠言,我奉天命在此主事,你我虽为君臣,但王视你情同手足一般,今日之事非比寻常,本王若有不周之处,也当海涵,万万莫出戏言,不可乱告啊!”他那意思是你可千万别告我呀!他跑这儿求情来啦!

  屈原听后,微微一笑,慢步上前,施礼奏道:“臣承王受,在此供职,受恩非浅,理当答报才是,怎敢反目?况您虽有不慎之处,也还称得上是一位贤德之君,臣岂能二心。”

  阎罗天子一听,这才嘎噔一声一块石头落了地。心里想:我的妈吔,您早点儿说呀!好嘛,差点儿没把我吓成高血压。当即说道:”屈爱卿,你身受阴司巡阅使,督查各处,定知内情,眼下民不聊生,怨声载道,根源何处,你要直言不讳,一一奏来,如有不实之处,休怪本王手下无情!”嘿!这阵儿他又厉害起来了。

  屈原并没理会这些,依然奏道:“臣自受命巡阅之职,遍访各地,亲查各处,冤鬼屈魂甚多,根在贪赃枉法,营私舞弊,投机取巧,吹吹拍拍,拉拉扯扯,欺上瞒下,独断专横,官官相护,为所欲为,是可忍孰不可忍!故臣本奏当务之急,应为国求贤是也,与民选吏宜戒虚文,吾王须迅速设司考查县尹,此事非同小可,须当明镜高悬,作有司之月旦,知事之品题,因此必要独具卓识,别求真才,故选之又选,慎之又慎方可。日来阴报连载,鬼邪猖獗,均谓我主委任司长不当,尤以一味深信,更是隐患无穷。今臣身临其境,实已目睹,敲诈勒索无奇不有,悲愤含冤触目惊心。臣仅举一例,便可说明他们所做所为危害之深。一日私访,臣亲见虚肚鬼王高坐于大堂之上,应考士人都侍立于阶下,考前不视身体壮弱,能力上下,才华优劣,统统割股肉一片,厚一指,宽度竟达三指有余,随后又一一抽血两百CC不止,似这等将吾王考验良法抛之九霄,置之不顾,结果竟使许多德才兼备者不及,非驴非马者名列前茅,非仁非义者尽登上第。然前一二次之考试,虽有腾蛟起凤之客,而数百名选拔多为鸡鸣狗盗之徒,人言啧啧,物议纷纷,前车之鉴无一为戒,却是煞费心机竞相效仿,旁观者真是敢怒而不敢言,考生更是有苦难诉,臣以为该司既名考弊当重实际,而今恰恰相反,真名实姓有据不足为凭,真才实学能文能武尤难尽信,似这样下去误民误国误大业,不堪回首,如何是好?故以臣之见,从今考弊司之职者理当废去口试笔录,免得徒有其名,如验体格只视身体油水厚薄为准,岂不更为实惠,当然还得谨防小恩小惠,或打肿脸者滥竽充数,如能照此办理,必得丧尽良心之才,刮尽民脂之最,更有那多技多艺之能士大显身手,如王准奏臣略具十条以应效验。

  (甲)试验身体法有五:

  一、钻狗洞之资格

  共法,取牛犄角一只,套于投考人头上,能投机取巧,八方钻营,削尖脑袋,进入牛角尖儿者合格,无孔不入者为佳。

  二、脸憨皮厚之资格

  脸憨皮厚,俗称厚脸皮,其录取法,先取银针一枚,向投考人面部猛刺,以扎不透者为合格,以扎透了不流血为佳。

  三、拍马屁之资格

  其方法,牵劣马数匹,命投考人用手一一拍之,以不被劣马踢踏者为合格,以能随拍随舞为佳。

  四、见风使舵之资格

  其方法,取一叶扁舟命投考人驾之海中,以总使顺风,善辨风向为合格,以久闯江湖为佳。

  五、无良心之资格

  其方法,可采用人间先进医疗器械,爱克斯光透视,命投考人垂手直立于爱克斯光镜 前,接受检查,以黑心黑肝者合格,以没心没肺者为佳。

  (乙)杂技试验法有五:

  一、言论

  以不言而论,能眉飞色舞,秋波流慧,努嘴龇牙,挤眉弄眼,未曾开口五官挪位者合格,以皮笑肉不笑,长期赔笑脸二十四小时不觉脸酸者为佳。

  二、目力

  世界各个国家的货币,钞票,钱庄,支票,花押,小折,略微一骠便识者为合格,知其存放之处者为佳。

  三、听力

  以各种金银,珍珠玛瑙,宝石玉器,随手一过听其声便知种类成色、斤两、产地、价值多少者为合格,以顺手牵羊者为佳。

  四、饮食

  以每餐能吸食数十名平民精血脂膏者合格,以吃饱喝足了倒给消食费者为佳。

  五、气力

  以修脚刀一把付于投考者手中,能于一分钟内刮尽十万八千里地皮者合格,刮得地动山摇者为佳。

  以上十条乃据实所定,望王采纳,速选国家玉柱金梁……”

  阎罗天子听罢哈哈大笑,屈原随即奏道:“吾王因何发笑?”阎罗天子说道:“都传大夫是忠臣,今日一见并非真,如执此法定成灾,我非明主成昏君。我若用此策,不仅祸国殃民,而且会失一天下之忠臣,乃王之罪也!”屈原言道:“不知所指何人?”阎罗天子说:“正是阁下。”屈原说:“为臣不解王意。”阎罗天子这才正言讲道:“昔日大夫乃楚国之栋梁,只因未遇明主含恨坠江,以身报国,而今王岂能步楚君之后尘,以国家不顾而不闻忠言呢?!”

  屈原听罢随即奏道:“吾王不愧是天下之真君子也,此策不合,臣另有上策。”说罢从袖中取出表章双手奉上,那阎罗天子急忙打开奏折举目观看,连连点头称妙,看罢,随厉声喊道:“来呀,将虚肚鬼立毙殿下,以正国法!”下边急忙奏道虚肚鬼已经死啦!阎罗王说:“怎么他自杀啦?”“他不是自杀。”“他既不是自杀,怎么刚才还好端端的,一会儿会死去呢?”下边赶紧说:“他吃得太多啦,没法消化给撑死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