哭当票



郭全宝述

 您是说相声的啊?

乙 对,我是个相声演员。

 好哇,干您这行整天乐乐呵呵,观众心里多烦,您一说相声能把人家说喜欢了。

乙 对呀,相声原本就是逗乐嘛?

 要不怎么大多数人都爱听相声哪。您还没说哪,人家一看见您就觉得您可乐:“哎,大哥,你看这说相声的是XXX,他说的有意思,可乐之极啦,哈哈哈……”这就乐了。等你说完了,人家还有要求:“哈哈哈好!”热情地鼓掌,“咱还得让他说,今儿咱们得乐够喽,哈哈哈。”

乙 这说明人家是相声爱好者,喜欢相声。

 主要是听相声它逗乐呀。

乙 哎。

 没听说相声不逗乐儿,逗哭的——那位本来很高兴,一听相声惨了,眼圈也红了,鼻子也酸了,眼泪也下来了,听完了以后哇哇地大哭——有这个本事吗?

乙 没看见过。

 这几位上您这儿听相声来了。“大哥,今儿咱们不是挺高兴吗?咱们得找XXX(相声演员),让他给咱们说委屈了,听完了好大哭一场。走!”听着听着就难过了:“唉,是让人心里惨得慌。二哥把手绢给我吧,我眼泪流下来啦。说相声的你说吧,你已经把我们逗哭了。啊……好,咱听完这段还得让他说,今儿咱们得哭够喽!”

乙 没听说过。

 您看哭的模样儿就是没有乐的模样儿好看。

乙 多新鲜哪。

 俗话说得好,俗语说……俗语说什么来着?

乙 噢,俗语说这个:“牙疼不算病,疼起来真要命。”

 这挨得上吗?

乙 不是,俗语说:“人不伤心不掉泪,树不扒皮不会死。”

 不,人家说:“不见棺材不掉泪,不到黄河不死心。”

乙 “不见棺材不掉泪”?像话吗?那棺材铺掌柜的怎么办啊?整天守着棺材整天老哭,做得新棺材啦,把伙计叫到一块儿冲着相材“哇……”哭啦!没有这个事啊。

乙 噢!“人不伤心不掉泪”。

 当然了,人真正有伤心的事,越想越难过才哭哪。

乙 啊。

 你看哭跟哭可不同啊。

乙 怎么?

 分三个字。

乙 哪三个字?

 哭,嚎,泣。

乙 哭哪?

 有声有泪谓之哭。

乙 嚎?

 有声无泪谓之嚎。

乙 泣?

 天声无泪谓之泣。想着难过,有泪还不让它掉下来,抽搭,长出气。

乙 噢,分这么三个字。

 哭,一般妇女哭的多,男人哭的少,所谓“丈夫有泪不轻弹”嘛!

乙 是呀!

 您听过去有的妇女哭了,她不是哞儿哞儿干哭,她里边儿有字儿,一边儿哭一边数落。

乙 你给学学。

 比方说,这家有个女的正做早饭哪,她的娘家兄弟给姐姐送信来了,说她娘家妈死了,让她去一趟,等她到了娘家,哭的时候是一边数落一边儿哭。

乙 怎么哭呢?

 “姐姐,咱妈过去了,你赶快家去一趟,就要给她老入殓了。”“好,你先头走一步儿,我收拾收拾就去。”她得把饭菜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龊昧耍鸦鹛砩戏夂昧耍⒆用窍赐炅肆炒┥霞乱律眩偻薪址幻歉展俗琶哦衙潘希言砍捉桓悦诺亩舳担骸岸舳芾郏颐强醋诺忝哦职只乩矗嫠咚苟龊昧耍樵诠癯骼锢玻鹞曳馍侠病E镉锌页鋈ヒ惶艘换岫突乩础T砍捉桓;赝分职只乩矗盟夏馕菽美础N易吡耍醇摇绰杪枇熳牛璞ё拧!背雒啪停骸叭侄!?/p>

乙 我说她怎么那么麻烦哪!

 她得安排好了,坐车到了娘家,让二舅给车钱,这回头哭的时候你听吧,她全想起来啦,连做什么饭,雇车是多少钱都有。

乙 噢,连雇车花了多少钱都有?

 有。这就要哭了啊。

乙 哭吧。

 (学哭)“我的妈呀,你怎么会死了哇?”

乙 那谁能拦得住哇。

 (学哭)“今儿早晨哪,我在家呀,正做早饭哪,烙大饼啊,炒豆芽,兄弟送信呀,说你死了哇,我雇三轮儿呀,“六毛五哇,亲娘嗳!”——他亲娘才六毛五,咱也不知后娘多少钱?

乙 好嘛,全想起来了。

 准问她啦,连吃什么饭,炒什么菜,雇车都告诉你了。若是自己的丈夫死了,她哭的时候不哭她丈夫。

乙 那哭什么呀?

 哭天儿。

乙 哭天儿?

 过去说自己的丈夫是一层天,因为丈夫的“夫”字把头儿去了就成“天”啦。

乙 噢,那应该哭头儿呀?

 哭头儿难听,她总是哭天儿。哭起来是这样。

乙 怎么哭?

 (学哭)“只顾你一死,甩下了我,撂下了他,不管我……”也不知道都是谁?

乙 我哪儿知道!

 “我的天地……哈哈哈嗷儿……”

乙 这是干吗呀?  

 哭完了有三哈哈零一钩儿。

乙 若没有这三哈哈零一钩儿不行吗?

 干儿?那多难听啊。这么哭:“只顾了你一死,甩下了我,撂下了他,不管我,我的天!”——你“大天”我“对地”,又耍上啦——必须有这三哈哈零一钩配搭着,哭起来听着还好点儿,哈哈还不能多了,多了也不像哭啦。

乙 你来试试?

 “只顾你一死,甩下了我,撂下了他,不管我,我的天嗳,嗳嗳嗳嗳嗨!”

乙 干吗,你要唱啊?

 是不是这样哭?

乙 对,有这样哭的。

 男人死了,女的可以这样哭,你怎么哭都没关系,没人笑话你;可是女的死了,夫妻俩人感情再好,男的也只能在背地里掉泪去,当着人不能哭,怕人笑话。

乙 瞧瞧,自己的老婆死了当着人还不能哭,还怕笑话。面子问题。

 比方说。家里是小两口,跟前一个小孩儿,这孩子六七岁,这小伙子的媳妇死了,棺材在里屋停着,屋里弄得乱七八糟,孩子在哭着喊着要找他妈,你说他心里能不难过吗?

乙 当然是够难过的。

 这位小伙子的同事、朋友上这儿来了,人家可以大哭,进门口就哭起来了:“嫂子你好狠心啊,你死了,我们大哥、侄子可怎么办哪……”别看人家哭,他还得劝朋友:“得啦,兄弟们别哭了,不但你们难过,你想谁不难过,你嫂子跟着我东奔西走没享过一天儿福,苦熬苦曳把孩子拉扯到六七岁啦,合着刚有这么个破事情做,好吧赖吧不至于整日挨饿,凑合着半碗粥喝。如今她这一死,是有些让人心酸。”“不是别的哟,嫂子这个人太好了,对待我们就像亲兄弟一样,没少让嫂子为我们受累呀,涮涮洗洗什么的,总是抢着给我们弄哇。”“唉,我们俩结婚这些年从未抬过杠,她对任何人也是那么热心,有什么法子呢,死了,死了,人死不能复生,兄弟们来看看你们这小侄儿吧,今后只有多多的疼爱这孩子啦!”

乙 哎,说明两口子感情好。

 若是人家朋友还没有那么哭,你先大哭了就不行啦。这样,人家刚进门儿:“嫂子,你怎么死了哇!”“兄弟呀!(学大哭)哎哟,要了我的命了,我活不了哇!”人家朋友一看得劝劝他吧:“大哥,别哭了,嫂子既然死了,你再哭她也活不了啦。”这位还是一个劲儿的这样儿:(学哭腔)“哎哟,要了我的命了,我活不了哇!只顾了你一死,甩下了我,撂下了他,我的天儿唉,哈哈哈嗷儿!”

乙 不是味儿。

 还有一种哭,就是姑爷哭丈母娘。就那么回事儿。

乙 怎么哪?

 他岳母死了与他没什么大关系,原本不愿意去,自己妈妈催着让他去。妈妈给他出主意:“你岳母死了你哪儿能不去呀?人人两层父母,你得到那儿一趟,哪怕呆会儿就回来哪,也得去。”“不是别的,您想我到那儿哭哇,我哭不出来。”“唉,你这孩子真胡涂,拿块手绢儿蒙着脸,进门就哭,哼哼两句,人一栏就行啦。”没法子,去吧!到了他岳母住的那胡同,进门捂着脸就哭,哼哼两句,打里边儿出来一个人:“哎!你干什么呢?”他一瞧;“哟,走错了门儿啦!”

乙 嗐!

 还有儿媳妇哭婆婆。

乙 那是真哭吗?

 那要看婆媳之间如何了,感情要是好,是一种哭法,不好又是一种哭法。

乙 感情好的怎么哭哇?

 “我的妈呀,你老人家一死,甩下了我们可怎么过呀我的妈呀,哈哈哈嗷儿。”就完了。这是感情好的。

乙 不好的哪?

 那一哭你就听得出来。

乙 怎么哭哇?

 “我的妈呀,你可死了。”哼,她嫌她死晚了!

乙 好嘛。

 她为了让别人看,到哭到高潮时还跟棺材碰头哪。

乙 是呀?

 她让别人一看:“嘿!你看xx家儿媳妇多贤慧呀!”其实完全是假的。那天她跟棺材碰头,正赶上这棺材帮上有个欠碴儿,她这么一撞哪,来回一蹭把头发挂住了,拽了两下没拽回来,吓得赶紧说了实话了,正哭到这点儿:“你有灵有圣也把我叫了去吧。啊?我可不去呀!”她又不去啦。

乙 嘿,吓出实话来了。

 他岳母死了与他没什么大关系,原本不愿意去,自己妈妈催着让他去。妈妈给他出主意:“你岳母死了你哪儿能不去呀?人人两层父母,你得到那儿一趟,哪怕呆会儿就回来哪,也得去。”“不是别的,您想我到那儿哭哇,我哭不出来。”“唉,你这孩子真胡涂,拿块手绢儿蒙着脸,进门就哭,哼哼两句,人一拦就行啦。”没法子,去吧!到了他岳母住的那胡同,进门捂着脸就哭,哼哼两句,打里边儿出来一个人:“哎!你干什么呢?”他一瞧:“哟,走错了门儿啦!”

乙 嗐!

 还有儿媳妇哭婆婆。

乙 那是真哭吗?

 那要看婆媳之间如何了,感情要是好,是一种哭法,不好又是一种哭法。

乙 感情好的怎么哭哇?

 “我的妈呀,你老人家一死,甩下了我们可怎么过呀我的妈呀,哈哈哈嗷儿。”就完了。这是感情好的。

乙 不好的哪?

 那一哭你就听得出来。

乙 怎么哭哇?

 “我的妈呀,你可死了。”哼,她嫌她死晚了!

乙 好嘛。

 她为了让别人看,到哭到高潮时还跟棺材碰头哪。

乙 是呀?

 她让别人一看;“嘿!你看xx家儿媳妇多贤慧呀!”其实完全是假的。那天她跟棺材碰头,正赶上这棺材帮上有个欠碴儿,她这么一撞哪,来回一蹭把头发挂住了,拽了两下没拽回来,吓得赶紧说了实话了,正哭到这点儿:“你有灵有圣也把我叫了去吧。啊?我可不去呀!”她又不去啦。

乙 嘿,吓出实话来了。

 你说可乐不可乐?

乙 真可乐。

 还有的没闹清人家死的是谁。上那儿去进门就哭:“二大爷,啊啊……”本家出来问:“你知道谁死了吗?”“知道,我们爷儿俩昨天还在一块喝酒哪!”“这是我妈死了。”“哎哟,那我记错了。”让人家给撵出来了。

乙 这好,没问明白进门儿就哭哇。

 他不是为哭死人去了。过去讲究办红白大事,娶媳妇是红事,死了人哪,叫办白事,这种人就为到那儿吃一顿。

乙 跟人家有交情吗?

 没交情也去,到那儿是连吃带拿。我们那边儿有这么个人,谁家要办什么红白事他全知道。

乙 为了吃人家一顿儿,专门打听这个。

 他不是打听,谁家办事不是都搭棚吗。如果谁家要办白事,门外挂着挑钱纸儿。这回头打听明白这家是谁死了,他家都什么人,预备的是什么吃的,回头多少随俩钱儿,进门儿就吃上啦。

乙 好嘛,心眼儿全用到这上了。

 他全打听好啦,这家是亲哥儿仨给死去的父亲办白事,预备的燕窝席。这哪能不去呀!现把自己被卧当了一块钱去随份子。

乙 这叫什么事,跟人家没交情,现当当就为了这顿饭。

 你忘了,他这一次把三天的挑费找回来啦。

乙 是呀?

 他连吃带拿嘛,当了一块钱,把当票往袖口上一掖,买了串儿烧纸,上那家去了。在门口儿跟门吹儿充熟:“几位今天这儿有事啊,您受累给我点下儿鼓。”

乙 点下儿鼓是怎么回事?

 门吹儿一打鼓,就表示来出份子的了。进门就哭:“二大爷……”本家的哥仨都出来了,陪灵啊。大爷以为是二爷的朋友,二爷以为是三爷的朋友,三爷以为是大哥的朋友呢。其实满不是那么回事。你看他,嗬!哭得那恸啊,谁都劝不住他。就有一个人不用劝他,在那儿喊了一嗓子,他立刻就不哭了。

乙 谁呀,喊了什么?

 茶房。(学茶房喊话)“少回身,蹭油了您哪。这边让座了您哪,这儿还缺一位。”“哎,我就这儿吧。”

乙 是呀,他净惦记吃了嘛!

 这一坐下可坏了。

乙 怎么?

 刚才哭的时候,假装疯癫的,把他袖口里的当票儿掉在炭火盆里给烧了。

乙 好嘛,等于把他的被卧给烧了。

 啊,他还不知道哪,心里净惦记吃和拿的事哪。茶房那儿喊让座儿所以他赶紧就抢席坐了,等他坐下以后,你看吧,嘴呀,手哇,都不闲着,跟他旁边坐着的那位闲聊天儿:“大哥,我真没想到二爷他死得那么快,我们爷儿俩没好够。”(边说边做擦筷子擦碟子的动作)

乙 这是干吗哪?

 擦蝶儿哪。

乙 这个哪?

 擦筷子哪。

乙 嘿,紧忙活。

 他净跟旁边那位聊天啦,那位茶房端上一碟儿溜丸子来,没言语放在桌上了,那几位也没客气全给吃了。按理说茶房端上来都得喊一嗓子;“留福留福。”大伙儿就吃啦,这下他落了空了,说着话回头要吃,一看丸子都让别人吃完了,光剩下点儿菜汤了,他又哭了:“哎哟……”旁边那个人还以为想着死鬼难过哪!“得了,这位大哥,别净想碴儿难过了。”“不是的,那没喽。”拿手一指碟子。

乙 噢,丸子全没啦。

 他多咱落过这空儿啊,你瞧他这通吃啊,恨不能这一桌都归他才合适哪。吃得肚里实在没地方装了.才站起来,端起漱口水漱口,漱完了掏出手绢儿一擦嘴,这么一抬胳膊,可了不得了。

乙 怎么啦?

 这才发现当票儿没了。

乙 当票儿不是掉在棺材旁边炭火盆里烧了吗?

 是呀,当时他不是不知道嘛!哎哟,这回他可急坏了,脑袋也大了,眼睛也直了,眼泪刷一下子就下来了,这回可真哭了:“哎哟,二大爷,你哪儿去喽!”

乙 找什么哪?

 找当票哪。“哎哟,要命噢,活不了喽。(边说边找,做作纸审视又扔掉状)你在这儿……这不是啊。”本家这哥儿几个暗想:这人跟死老头儿不定多好哪,要不怎么他又哭了。

乙 是啊,哪儿知道他是在找当票哪。

 人家反倒直劝他:“得了大哥别哭了。”“不价呀,见不着他我连觉都睡不着喽!”

乙 是呀,没被卧你睡什么呀。

 “行了大哥,您少恸吧,看大热的天儿把您热着。”“不热噢,夜里还冷哪。”

乙 没被卧是冷。

 “您光哭也没用啊,他已经死了。”“没死啊,我刚才当的!”

乙 还是当票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