哭的艺术



王长友述 李金斗记

 相声就是四门口技,说、学、逗、唱。

乙 不错。

 您看这个说、学、逗、唱全有规矩。

乙 说学逗唱还有规矩?

 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,没有六律难正五音,不单说、学、逗、唱有规矩,就拿您来说,一动一静全有规矩。

乙 这,我还真不明白,您说一说。

 就拿这扇扇子来说,它也有规矩。

乙 扇扇子有什么规矩呀?

 扇扇子必得扇脸,您到夏天,大多数人全都这么扇:“谭同志(相声演员谭伯如曾与王长友搭档演出)老没见哪,您的工作很忙?所说你们到天津去一趟,小孩儿念书哪?有工夫您上我那儿去。”您看是不是扇脸好看,那么别处热不热呢?

乙 别处也热呀!

 您要是扇别处就不好看了。

乙 您别扇处试一试。

 (拿扇子扇一只脚)“谭同志老没见了,您的工作很忙?听说你们到天津去一趟,小孩儿念书哪?有工夫您到我那儿去。有话您快说吧!”

乙 怎么啦?

 我站不住了。

乙 知道的您是扇扇子哪,不知道的以为您这儿跳舞哪。

 不单扇扇子有规矩,就拿叫蚊子叮一下,你擓擓痒痒也有规矩。

乙 那有什么规矩呢?

 蚊子要是叮在脸上,必得往下擓,蚊子要叮到腿上,必得往上擓。“今天天气真热,你们屋里有蚊子,坏了!”(蚊子叮在脸上,用手先拍,再往下擓)你瞧是不是好看。

乙 要叮在腿上呢?

 那就得往上擓。“今天天气可真热,这屋有蚊子,坏了!”(蚊子叮在腿上,用手拍,再往上擓)您瞧是不是这样儿好看?

乙 要把它掉一个个儿成不成?

 怎么掉个儿?

乙 上边痒痒往上擓,下边痒痒往下擓。

 不成,那你扛着也别扭,你看着也别扭。

乙 您来个试试。

 “还没睡哪?天气真热,这屋里有蚊子,坏了!”(蚊子叮在脸上,用手拍,再往上擓)

乙 您这儿干吗哪?

 我这儿弹狗蝇哪,您瞧多别扭。

乙 那下边痒痒往下擓好看吧?

 也不成。“还没睡哪?这屋有蚊子,坏了!”(蚊子叮在腿上,用手拍,再往下擓)

乙 您这儿干吗哪?

 我这儿捯毛哪!不单捯痒痒有规矩,哪一个动作都有规矩,您拿喝茶说算什么?

乙 端起碗就喝呀!

 它也有规矩。

乙 喝茶有什么规矩?

 喝茶的时候,必须把上嘴唇搁到茶碗里边,下嘴唇搁到茶碗外边。

乙 这不是废话吗?要不按这个规矩怎么样?

 依着你怎么办?

乙 上下嘴唇全搁在茶碗外边。

 那非倒在鼻子里边不可。

乙 上下嘴唇都搁在茶碗里边呢?

 也没有那么喝水的呀,把嘴搁在茶碗里头多别扭哇。不单喝茶有规矩,就是吃饭夹菜它也有规矩。

乙 那有什么规矩呀?

 看来您是不注意。夹菜的时候必要闭着嘴,菜到碗边儿再张嘴。你看哪位吃饭也是这么夹菜,您要先张嘴后夹菜那就不好看。(做比方)这位要咬人。

乙 那谁还挨着他吃饭哪。

 不单吃饭有规矩,就拿众位乐也有规矩。

乙 怎么乐还有规矩?

 您看这位乐得很快,他那笑容和他的鱼尾纹回去得很慢。“这段儿相声说得很有意思,挺逗笑,哈哈……挺哏儿哈……”(学乐,慢慢地收回笑容,最后把眼睛慢慢地睁开)这才乐完。

乙 这太麻烦。

 依着你呢?

乙 乐完了就绷脸。

 旁边坐着那位非吓跑了不可。哪儿有这么乐的:“哈哈哈。”(猛一掉脸)

乙 (吓一跳的动作)没有这么乐的!

 你看,这个乐分三种。

乙 哪三种?

 有真乐,有赔笑,还有冷乐。

乙 什么是真乐?

 各位同志这个乐就是真乐,听到可乐的地方,发于肺腑这个乐是真乐,他是打心里乐。

乙 那么这个赔笑在哪儿用呢?

 您在马路上遇见朋友、一握手,未曾说话面带笑容,这个乐是赔笑。“啊,老张同志,你怎么老不找我去?”“哎呀,老李同志,少见少见,因为我的工作太忙,下星期休息我一定找你去。”双方说话全是面带笑容。

乙 说话不带笑脸行不行?

 不成,多好的朋友一说话一绷脸,一瞪眼,对方非吓跑了不可。(绷脸瞪眼说)“老李,你上哪儿?”(学对方吓跑了)

乙 那么这个冷乐在什么时候用呢?

 未打架以先就用这个冷乐。现在是用不着啦,人经过学习啦,对方有了缺点,有了错误,我们可以给他提出来,承认错误还是好的,如果你要不承认的话,咱俩人找个地方谈一谈,追求真理,到底是谁的错,如果要是我的错误,我向你承认错误,保证今后改正。过去不成,两个人言语不和就要打架,在打架之前就用这个冷乐。那位走得忙一点,踩这位脚了,踩人的理亏,挨踩的理直气壮。“你往哪儿走?踩我脚了。”对方说两句好话也就完了:“对不起,我走得慌一点儿,我有点儿急事,没留神踩您脚啦,您多避屈,我给您掸一掸。”对方的火儿下去啦:“你倒留点儿神哪,你忙什么!”自己掸了,没有这么别扭的人叫对方给掸的。“你往哪儿走,踩我脚了!”“对不起,我走得慌一点儿,我有点儿急事,踩您脚啦,你多避屈,我给你掸一掸。”“好吧,掸吧,掸完了我才打你呢!”有这样的人吗?

乙 没有。

 对方说客气话就是两句,也别多了,一多说倒显着麻烦讨厌了。

乙 那就多说几句试试。

 “往哪儿走,踩我脚啦!”“对不起,我实在不是净意,我有一点忙事,我给你掸一掸。”“你倒留点儿神哪,错来你踩我一下倒不要紧,我这脚有脚鸡眼,三天不削我就下不来地,就这下子半个月我也好不了,你不如拿刀扎我一下子哪,你走吧,真倒霉!”(学拿手帕掸脚)“您多避屈。”“好啦,好啦。”(学掸脚)“我实在不是净意的。”“好啦,好啦。”(学掸脚)“我一躲那汽车。”“好啦,好啦,你走不就完了吗?”(学掸脚)“正赶上散戏人多。”“我说你还走不走哇?老好啦好啦的那咱俩谁都甭走啦!”就怕对方不说客气话,那就要打起来啦,未打架之前,就要用这个冷乐。

乙 你学一学。

“你往哪儿走,踩我脚啦!”踩人的这位不讲理,比对方还厉害:“踩你脚啦,谁让你把脚搁地下啦。”“脚不搁地下我扛着走?”“你这是怎么说话哪?”“我就这么说话!”“这么说话我抽你!”“你?哼哼哼!”打起来啦,不单是乐有规矩,连哭都有规矩。

乙 哭还有规矩?

哭不单有规矩,而且它还有艺术性。

乙 哭怎么还有艺术性?

你看,这个哭,它有腔有调,有辙有板,你非得按着辙,调,板,眼哭,哭出来它才好听。这个哭,也有真的,也有假的。

乙 什么是真哭?

妈妈哭儿这是真哭,老太太哭儿非得哭肉。

乙 怎么单哭肉呢?

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,老太太哭的时候有腔有调:“我的肉哇,你可要了我的命啊,我的肉哇,哈哈哈,噢儿。”

乙 怎么还有个噢儿呀?

这个噢儿是换气,要不怎么说它有艺术性呢?一共是二十个字。

乙 有二十个字吗?

你要是不信我给你数一数。

乙 你数一数。

(用手比方)我的肉哇,你可买了我的命啦,我的肉哇,哈哈哈,噢儿。

乙 整二十个字,不要这个虚字成不成?

怎么哭哇?

乙 小孩死光哭一个字。

那不好听呀,小孩死了,老太太一捂嘴:“肉!”卖肉的过来啦?

乙 是难听。

还有真哭。

乙 谁哭谁?

女人哭自己的丈夫,这也是真哭。

乙 这也哭肉?

那像话吗?男人死啦女人哭男人哭肉,那是活着时候夫妻两个人开玩笑。也别说他们家死人不这样哭……

乙 我们家也不这么样哭。那哭什么呢?

在旧社会哭天,解放以后哭名字,还是哭名字对,男女平等嘛!男人死啦,女人哭的时候叫着男人的名字哭,女人死啦,男人哭的时候叫着女人的名字哭,在旧社会拿死了人来说男女就不平等,男的死了,女的是披麻戴孝,孝穿得越重,哭得越恸,亲友们越伸大拇指。女的死了,男的顶多掖根孝带子,有眼泪都不敢掉。

乙 要掉呢?

亲友先笑话:“这个主儿没见过媳妇!”您听这像话吗?

乙 在旧社会就是重男轻女,女人没有地位。

可不是嘛。在旧社会就是男尊女卑,男人在外头胡搞,三房四妾,胡来一气。女人在家里操作一切,一步都不敢错走,男人回家一看女人不顺眼,抓个错儿,找个毛病,写封休书,给休啦。您说这叫什么婚姻制度?

乙 那就是封建婚姻制度。

挺大的一个活人,写一封休书,不要啦!那是在旧社会,解放以后就不行啦。

乙 那是。

在旧社会男人死了哭天儿。

乙 怎么哭天儿呢?

在旧社会那些个文人也是胡批乱讲,把个男人捧得了不起,男子汉大丈夫,丈夫的夫字怎么写?

乙 就是无字出头。

男人是自己当头人,男人死啦,就是当头人没啦,夫字要是去了那个头呢,不就剩了一个天字了吗?故此男人死了才哭天儿。

乙 这真是胡批。

在过去,男人死了大多数都是哭天儿,你要哭天儿它好听。你要哭头儿就不好听。再说你要哭头儿,伙计也不答应你呀!我们那头儿招你惹你啦?哭的时候也有三哈哈,一欧儿,里头还有废话。

乙 您成样成样。

“我的天儿呀,只顾你抛下我,撂下他……”也不知道哪儿那么仨人.“我的天儿呀,哈哈哈,欧儿。”

乙 也是三哈哈,一欧儿。

对啦。

乙 合着不能多,不能少,要多拐几个弯儿成不成?

还甭说多拐几个弯儿,就是多拐俩弯儿,你听着也别扭。

乙 那你就多拐俩弯儿。

“我的天儿呀,只顾你抛下我,撂下他,我的天儿呀!哎哎哎……(梆子腔)”改了梆子啦!

乙 是不好听。

还有假哭。

乙 假哭是谁哭呀?

朋情儿,两个人住对门街坊,很要好,时常一块儿下棋,对门这位年长几岁,老病儿死啦。过去讲究出份子,封了两块钱份金,先到帐房交完份礼,到灵前鞠四个躬,掏出手绢来哭,这叫探丧。他这个哭,是干打雷,不下雨。

乙 什么叫干打雷,不下雨呀?

就是瞎嚷嚷,没有眼泪,他比谁哭得都凶,胆小一点儿的非吓着不可。(学哭)“大哥呀……哥俩没好够哟!”一个眼泪都没有,你还别劝他,越劝哭得越厉害,谁劝都不成。 乙那就哭上没完啦?

非得一个人劝他。

乙 谁呀?

招待员。本家儿请出几位朋友来,招待亲友,先来的亲友吃完饭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呃玻秩霉盼焕矗艘舶谏侠玻埔驳股侠玻筒钜晃焕病R簧ぷ铀筒豢蘩病#ㄑЭ蓿按蟾缪剑缌┟缓霉挥础薄吧兮赡模≌舛芯盼唬共钜晃唬 薄鞍Γ∥揖驼舛伞!彼驼舛病?/p>

乙 这位为吃去的!

这真哭就是两种。老年人哭自己小孩儿,这是真哭。

乙 老怕伤子。

中年人哭自己的爱人,这也是真哭。

乙 中年人怕丧妻。

夫妻两个人全在三十多岁,结婚十几年,没有抬过杠,那真是夫妻相敬如宾,老是请来客去,没红过脸。女人死了,留下两个小孩儿,大的六岁,小的怀抱。两个孩子在里屋床上玩,死尸在外头屋停着,棺材在院里搁着,屋里东西扔得乱七八糟,男的也没有心情归置,等着亲友来帮着给入殓。在这个情况下就好比电影、话剧里头最惨的那么一幕。我学一学这个死媳妇的,连他那个动作带他那个表情,心里非常难过。

乙 您这么一说,我听着就难过,您学一学。

(脸冲里,往后走两步,拿手绢擦眼泪,绕过来,脸冲外,往墙上看)

乙 你瞧什么哪?

他看墙上两个人前十几年结婚的像片,触景伤情,有一阵回想,心里非常不好受(往前迈一步,还瞧墙上挂的像片)。

乙 你就别瞧啦。

十几年的工夫,这个人就完啦!(以下的说话,面型都是哭的声色)

乙 完喽!

我们结婚的那一天,多么高兴。

乙 那是比今儿个差多啦!

心里正难过哪,里头屋那个孩子叫他:“爸爸,我找我妈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比刀子扎心还厉害。赶紧跑到屋里头哄这孩子,怕孩子闹。(给乙揩眼泪)“别哭,宝贝儿。”

乙 我多咱哭啦!

“嗐!你妈找你姥姥去啦。”

乙 有那么找的吗?

小孩子不懂事儿:“爸爸,我也去。”“别去,去就回不来啦!”心里正难过哪,对门的街坊过来啦,帮着给入殓。赶紧过去给人家道受累:“大哥,给您添麻烦,您多受累。”对方还要拿话安慰安慰他:“唉!想不到的事情,别难过啦,大热的天气,注意自己的身体,你再有个好歹的,我两个侄子就更苦啦!别人不知道,我是知道的。打弟妹一病,中西医全请到啦,那治不好也没有办法,别难过往开了想吧!”“我不难过。”(还是带着哭声)

乙 还不难过哪!

“我想他怎么这么狠心,把我们爷儿仨扔下。”

乙 她也不乐意呀!

“大哥,您受累,把墙上那个像片摘下来。”

乙 干吗摘下来?

“我瞧着她,我心里难过,您摘下来把它搁在棺材里头。”

乙 干吗搁在棺材里头?

“明儿个她想我的时候,叫她瞧瞧我。”

乙 那瞧得见吗!这人神经啦!

“是她所有的东西,全给她搁到棺材里头。”

乙 叫她带了走。

“您说,把它卖喽,我不至于;把它烧喽,怪可借的;大哥,您把那皮大衣,长毛绒大农,马、风衣全给她搁棺材里去。大哥您受累,您把那玻璃雨衣给摘下来,活着时候就爱这么一个玻璃雨衣。我托朋友打上海给带来的,买了三年,一回雨都没下。”

乙 白买啦!

您把那玻璃皮包,连那双皮鞋,抽屉里还有半打玻璃丝袜子全给她搁到里头,是她所爱的东西,我一样儿都不留。”

乙 全叫她带了走!

“您连那蒙头纱带那旱伞,院子里还有一辆自行车……这搁下下去呀!”

乙 搁不下去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