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吐莲花



赵连供稿

  :学相声占四个字:说、学、逗、唱。就是说不会变戏法儿,因为戏法儿得身上带着,不带着变不出来。有这么一手戏法儿叫空箱取酒。
  乙:那可是真的?
  :假的。在他胳肢窝那儿有一个尿泡,尿泡里头灌着水,尿泡那头那儿有一节气门芯,这头儿有一节笔管,笔管当中间不是有一个窟窿吗,上边堵有一个黄蜡疙瘩,变的时候,他拿手绢一盖。他得念咒,是这词儿:“一二三四五,金木水火土,要得戏法变,还得来点儿土。”他不为抓土,就为用手抓那个蜡疙瘩,抠下来往下一控,水就流出来啦。有一次他变露了,因为天热,蜡疙瘩软和了,一抠口儿,下来半拉,水堵住了出不来了。
  乙:那怎么办哪?
  :他有主意,他用手挤这尿泡。
  乙:那楞挤多寒碜哪。
  :他有主意,嘴里有话。
  乙:说什么?
  :“天荒荒、地荒荒,胳膊肘,好痒痒。”一挤,滋滋水流出来了。
  乙:楞挤呀!
  :你倒小心点儿,他这么一使劲,劲头大了尿泡破了,这水呀没顺袖口出来,从裤子流下来了,观众这个乐啦,好哇,变戏法儿的尿裤子啦!
  乙:那多寒碜哪!
  :变戏法儿的只有四手儿是真的。
  乙:哪四手儿?
  :剑、球、豆、环。吞宝剑,您知道怎么练吗?
  乙:使什么练哪?
  :乍练使白菜帮子拣,白菜帮子练成了,再使竹子宝剑练,竹子宝剑练好了,换铁的。铁球,您知道怎么练吗?
  乙:使铁球哇。
  :不行,乍练是使棒子面,棒子面买来,揉成球,用蒸锅蒸好,拿出来蘸点儿凉水,往下这么一吞,吞到嗓子眼里用气托着,比方没托住,掉肚子里头了,没关系,来点咸菜,甭吃饭了。
  乙:当窝头吃了。
  :这是假的,我有一手儿真的。
  乙:您也会变戏法儿,那一定也是假的。
  :不,我这是真的。
  乙:您这戏法儿什么名儿?
  :我这叫“口吐莲花”。
  乙:怎么叫“口吐莲花”?
  :您给我倒过一杯水来,我就慢慢地掐诀念咒,把这水端起来,一憋气我咕嘟咕嘟的,喝了。乙:不怎么样,你还不如我哪。我这手儿比您强。您给我烙一斤饼,卷上来,我让您眼瞧着,吭哧吭哧的,给吃了。
  :吃了哇,那不算功夫。
  乙:吃了不算功夫,吃完了之后用不了五分钟,当当放屁。
  :不怎么样。
  乙:你这喝水也不怎么样。
  :喝完之后有点儿功夫,我就蹲档骑马式用我丹田气功把水提上来,一张嘴还能把它喷出来。喷出来是个水球,这水球到半悬空“啪”这么一开,要变朵莲花,莲花当间站个小娃娃,冲台下三鞠躬,表示祝君晚安。鞠完躬,落在平地上,还是那点儿水。
  乙:这手儿真好,您变一下我看看。
  :喜欢看,您得帮我个忙。
  乙:我不会变。
  :不用我变,戏法儿少不了打锣的,你得给我借个锣。
  乙:借锣可没地方。
  :找个代替的。
  乙:拿什么代替啊?
  :脑袋当锣,拿扇子一打您这脑袋就算打锣了。我念几句咒,就是锣套子溜口辙,这可不为念咒,就为用我这念回头我好变。
  乙:您念吧。
  :听我念咒,一二三,二三三。变不了。
  乙:怎么变不了?
  :这锣不响。
  乙:是呀!这脑袋是肉的,怎么能响呀?
  :可以用你那嘴发音,我这儿打两下子,您那儿就:“当!当!”
  乙:可以。
  :一二三,二二三。
  乙:当当!
  :不行太慢,快着点。
  乙:行了,当当!
  :我还没打怎么就响了?
  乙:这可难办,快了又快了,慢了又慢了,怎么合适?
  :锤到锣鸣。
  乙:行了。
  :一二三,二二三。
  乙:当当!
  :跟我师父学艺在茅山。(乙:当当)茅山有个毛老道,他把戏法儿对我传,传会了徒弟整八个,倒有七个成了仙。因为我贪财没得道,我师一怒把我轰下山,轰下山来没有别的干,变个戏法儿大家观,变个珍珠倒卷帘,珍珠倒卷帘啊——(乙连打当)
  :好。
  乙:您变哪。
  :现在变不了。
  乙:怎么?
  :我这是试试锣。
  乙:啊!试试,白打了。那我这锣行不行啊?
  :行。
  乙:那您继续变吧。
  :我正式请神。
  乙:怎么您还请神?有神吗?
  :没告诉您这是锣套子溜口辙吗?请神可是请神,你可别说话。因为我请这神仙脾气都大。您一说话他就走了,他一步我就变不出来了。
  乙:好,那我不说话。
  :老不说话也不行。
  乙:什么时候说话呢?
  :我念完咒,打完锣,水喝下去了,我往这儿一蹲运这口气的时候,就用着您说话了。您这姿势要摆好了:前腿要弓,后腿要绷,眼睛瞪园了,抱拳拱手,高高的声音,叫我这么一声:“先生,您倒是喷哪!”我一张嘴,嗨,啪就喷出来了。
  乙:喷多高?
  :距离我这头二尺多高。
  乙:这莲花有多大个儿?
  :茶盘大小。
  乙:您变吧。
  :我正式念咒(同时乙打锣)。一请天地动,二请鬼神惊,三请毛老道,四请孙伯龄,五请桃花女,六请老周公,七请小悟禅,八请是沙僧,九请李丽华,十请陆露明。
  乙:您别请了,这二位是演电影的呀。
  :我知道,为什么李丽华、陆露明的片子那么好?
  乙:人家演的好。
  :不对,她有仙根。
  乙:是呀!我不知道。
  :不让你说话,你还说话,这下人家回去啦,还得打头起。一请天地动。
  乙:又请天地动啦,十请陆露明。
  :十请陆露明。请来金少山,又请裘盛戎,请来马连良,又请谭富英,请来奚啸伯,又请梁益鸣,请来侯宝林,再请高德明,请来花小宝,再请王桂英,请来王佩臣,又请宋慧玲。早请早到,晚请晚到,如若不到,铜锣相叫。接神接仙,八抬大轿。凉水泼街,黄土垫道。腊月二十三,糖瓜祭皂,请高香,抓草料,麻雷子,二踢脚,五百一堆,少了别要。腌菜瓜,酱青椒,喝豆汁儿,吃巴豆,跑肚拉稀,吃药就好,走走留神,汽车来到,大车切轴,三轮放炮,老头儿咳嗽,小孩儿撒尿,法院过堂,手铐脚镣,机关枪,迫击炮,快看新闻,今日晚报,哈咿叭嘎,顶好顶好,拾头一看,神仙来到哇……
  乙:先生,您倒是喷哪!
  :我全咽了!
  乙: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