考字儿

侯宝林述

 您念过书吗?
乙 念过几年。
 您很有学问哪?
乙 学问可谈不到,眼边前儿的字倒认识几个。
 那好,考您个字,认识就说认识,不认识可别胡蒙。
乙 好,您写。
 看着啊!从这头儿起拉过来到这头儿一顿,这字念什么?快说!别蒙啊!
乙 哎呀,这个字可深了。这个字许是念“一”,对不对?
 说准了,别犹疑,到底念什么?
乙 哼,念“一”。
 嗬!不含糊哇?真认出来了!对。在“一”字上边再加一横儿?
乙 “二”呀。
 啊!“二”字你也认得。再加一横儿?
乙 “三”。
 哎呀!你别是大学教授吧?
乙 我呀!认识个“三”字就是大学教授哇?
 三字中间加一竖儿,两边不出头儿?
乙 这念“王”。
 你非是圣人不可!
乙 我剩饭,还圣人哪。
 王字旁边加一点儿?
乙 “玉”。
 太对了,这边儿再加一点儿?
乙 这是古写的,还念“玉”。
 好嘛,你连古字都认识?嗯,王字加四十八点儿?
乙 这……这不认识。
 王麻子!
乙 王麻子中医?那李字凑四十八个点儿还李麻子哪?
 你长学问了!
乙 我呀!我叫什么学问哪?
 跟您开个玩笑。真要考,您不一定认识。
乙 没那事,你写出来我就认识。
 这字念什么?
乙 你写呀。
 一“十”字儿,一“口”字儿念什么?
乙 一个“十”字,一个“口”字(作思索状,用手比划),这个字念“古”。
 哪个“古”?
乙 古今的古。
 不对,这字不念古。
乙 念什么?
 “田”。
乙 田。
 啊,田地的田嘛。(比划)一个口字,里边一个十字不是念田吗?
乙 噢,你把十字搁在口里边去了?
 唉,“田”。
乙 我考你一个你也不认识。
 你写。
乙 一十字儿一口字儿念什么?
 “古、田”?
乙 不对,念“由”。
 噢,十字出头儿啦?
乙 你也就认识吧?
 考你一个,一十字一口字念什么?
乙 “古、田、由”?
 不,“”。
乙 搬下边出头儿了?我再写一个,一十字一口字?
 “古、田、由、”?
乙 嗯,“申”。
 上下出头儿了!一十字一口字?
乙 “古、田、由、、申”?
 “叶”。
乙 哪个“叶”呀?
 简写的“叶”,这边一个口字,旁边一个十字。
乙 嘿!又挪边儿上去了?我说你还有完没完啦?
 我再说一个你看念什么字?“天没有它大,人有它大”,这字念什么?
乙 不认识这字。
 胡涂了,刚才认识,怎么这会儿又不认识了?
乙 这字念什么?
 一二的一呀!
乙 人有它大,天没它大,怎么念“一”哪?
 你写个人字儿,要加一横儿这字不是念“大”吗?
乙 念“大”。天没它大呢?
 天字把上边那一横去了不是大字吗,这就是人有它大,有一横念大,天字没那一横儿也念大。
乙 一道儿的一?我说一个。“上不在上,下不在下”,这念什么?
 不认得。
乙 你也胡涂了不是?这还念“一”呀。
 怎么?
乙 上不在上,这个“一”字不在“上”字的上边;下不在下,要写个“下”字,它又不在下边,那不是“一”吗?
 行啊!
乙 什么话啊,有学问。
 你再听这个:“一撇儿一捺儿一撇儿一捺儿一撇儿一捺儿。”
乙 不认识。
 这字念“众”,群众的众。
乙 仨人字?
 对,简化字。
乙 你听这个:“一横一竖儿,一竖儿一横儿……”
 没这字。
乙 嗯?这字写得了念“国”(俗以书写“囗”代“國”字;“國”的简化字应作“国”。)呀。
 一个大口?
乙 哎。
 那国家得有人哪?
乙 再把你写的众字搁我这大口字里就行了,国家有群众。
 行,你再听这个:“一钩儿一钩儿又一钩儿,一点儿一点儿又一点儿,左一撇儿右一撇儿,一撇儿一撇儿又一撇儿。”
乙 什么字这么乱哪?不认得。
 这字念“參”,參观的參。
乙 那怎么会一钩儿一钩儿又一钩儿?
 你要写“参”字,不是这么写吗?一钩儿一钩儿又一钩儿,一点儿一点儿又一点儿,左一撇儿右一撇儿,一撇儿一撇儿又一撇儿!
乙 先钩钩儿后点点儿呀?你听这个。
 说。
乙 “一横一竖一横一竖一横一竖儿,一竖一横一竖一横一竖一横儿。”
 你哪儿那些横竖?
乙 你的勾撇儿也不少。
 不认得。
乙 这是亞洲的亚字。
 那怎么一横一竖?
乙 你看啊(比划)。
 嘿!多麻烦,谁还这么写呀?
乙 你那參字也不写仨钩儿了。
 你再听这个啊:“叭!刷!呱呱呱,叭叭叭叭。”
乙 什么乱七八槽的?
 一点儿也不乱,这是爲人民服务的爲字。
乙 为字怎么说什么“叭”,“刷”,怎么写?
 叭!那一点儿,刷!那一撇儿,(比划)呱呱呱,底下那四个点儿叭叭叭叭。
乙 这哪儿是写字呀?他这儿拽(zhuai)字哪!
 不论怎么说,这个字你没认出来。
乙 你听我这字:“一个不出头儿,两个不出头儿,三个不出头儿,不是不出头儿,都是不出头儿。”
 你怎么这些头儿呀!
乙 这就是一个字。
 这字念什么?
乙 这念“森”。
 森林的森?“森”字哪儿那些个头儿呀?
乙 仨“木”字念森呀,“木”字不是一个“不”字出头儿吗?这就是一个不出头儿。
 噢,就是一个“不”字出头儿,两个不出头儿?
乙 两个也是“不”字出头儿呀;三个还是“不”字出头儿呀?不是“不出头儿”,都是“不”字出头儿!
 嗐!瞧这麻烦。“正午对时”,打一字。
乙 这字我知道,十二点。
 不对,那成仨字啦?我这是一个字。
乙 那……噢,这字念准?
 怎么?
乙 正晌午对时,这表不是走得准吗?
 不认识别瞎蒙啊。
乙 那不认得,这字念什么?
 这字念“斗”。
乙 “斗”?
 升斗的斗。你看那“斗”字不是十二点儿吗?正午对时是十二点。
乙 我说一个:“大姑娘的妹妹。”这字念什么?
 二姑娘。
乙 这字念“姿”。
 噢,“姿”?
乙 姿容秀丽的姿。
 怎么应当念“姿”哪?
乙 大姑娘的妹妹,当然是次女了,你写一个“次”字,底下写一个“女”字,那不念“姿”吗?
 啊,考不住你呀?这回呀,我不说了,拿我这人比一个字你能认识吗?
乙 也可以。
 瞧着:我身子站直了,这扇子算一横儿放在我脑袋上,两胳臂一伸直了,我脚尖往起一跷,这字念什么?
乙 你等我仔细瞧瞧,一横儿两横儿,身子算一竖,脚尖儿一跷,啊!这字我认识,这念“于”?
 嘿!连我这脚尖儿跷起这钩儿都瞧出来了。
乙 你脚往起一跷我就明白了。
 我原封不动,把脚收回来,这字念什么?
乙 就把脚收回去中医,这字念“干”。
 不念“干”,这是和平的平。
乙 “平”字还有两点儿哪?
 我这儿俩耳朵哪?
乙 啊?你把耳朵也算上啦。
 这不是两点儿吗?
乙 我比一个字你也不认识。
 你来吧。
乙 我站直了,然后哇,我两个胳臂这么一来(端肩垂臂)这字念什么?
 你这胳臂得伸直了哇!
乙 不,就这样儿。
 (比划着想)你这字念“巾”,毛巾的巾。
乙 不对,这字念“吊”,吊起来的吊。
 吊字上边还一个口字哪。
乙 那么我这嘴哪?
 啊!你怎么把嘴也算上了?
乙 你怎么把耳朵也算上了?
 你瞧,这字念什么?我站直了,两手这么一来,(叉腰)这念什么?
乙 叉腰儿,这念“中”,上中下的中!
 这是申请的申。
乙 “申”字中间还有一横儿哪?
 我这儿还有裤腰带哪!
乙 噢,这儿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