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捧逗



苏文茂 朱相臣 纪希整理

 曲艺的特点就是短小精悍,一段儿一个内容,一场一个形式,我们这场形式比较简单,也不用什么道具,两个人往这一站就说起来,虽然是两个人,但是观众要听主要得听我。

乙 那么我呢?

 你呀?你只不过是聋子的耳朵。

乙 怎么讲?

 配搭儿,娶媳妇打幡儿,跟着凑热闹。

乙 这叫什么话呀,对口相声嘛,你是逗的,我是捧的,这场好坏得咱负责。

 你负什么责呀?责任全在我这儿,你看我往这儿一站,嘴里滔滔不断老得说,捧哏的有什么呀,站那儿就说几个词儿,嗯,啊,是,哎,哟,噢,嘿,最后说一句“别挨骂啦”,下台鞠躬,就算你胜利完成任务了。

乙 啊!你说的那“别挨骂了”是旧的表演方法,现在不适用啦。

 你不就是老一套吗?有什么新鲜的。

乙 噢,合算我说了这么些年相声,就会一句“别挨骂了”。

 那可不。捧哏的还有什么了不起的。

乙 有什么了不起的,咱俩这场相声就好比一只船,你是那个拨船的,我是那个掌舵的,我叫你往哪儿走,你就得往哪儿走,没有我这个掌舵的,你就打转悠去吧。

 你这个例子举得很恰当,咱们这场相声好比是一只船,我是那个拨船的,你是那个掌舵的。

乙 对啦。

 那么你说是拨船的主要,还是掌舵的主要呢?

乙 当然是掌舵的主要了。

 不见得。我认为,还是拨船的主要,有这么一出戏,可以说明这个问题。

乙 什么戏?

 《打渔杀家》,你看那老英雄萧恩站在那儿拨船,他女儿桂英在那儿掌舵,你说谁主要?

乙 你说的那个是什么船哪?那是打渔小舟啊,真要是河驳,对槽,大船,桂英那小女孩可就掌握不了啦,掌舵的得要有丰富的经验。换句话说,我这捧哏的得有高度的艺术修养。

 哟……就会一句“别挨骂啦”还修养哪?要谈到艺术修养的话,得说我这逗哏的。

乙 可是我也不是不会逗喂哪。

 你是会逗,一学徒的时候你不也学逗喂么?可是为什么又捧哏了呢?因为逗哏的要求条件高,学了好几年啦,他不够这逗哏的条件,怎么办呢?让他改行卖耗子药去,怪对不住他的。得啦,就把他列入捧哏吧,反正这么说,凡是捧哏的,全是不够材料。

乙 捧哏的不够材料?哎哟,老先生说的话你全忘啦。

 老先生说什么来着?

乙 三分逗七分捧。你占三成,我这捧哏的占七成。

 我不同意这种说法,要按比重来说,我这个逗哏的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。

乙 那么我这捧哏的呢?

 占百分之零点一……弱!

乙 还弱?

 捧喂的除去蒸馏水就没嘛儿了。

乙 你要是这么说,我占百分之百,你连点儿蒸溜水全没有!

 你着急干吗?

乙 不是我着急,我没见过你这么说话的。

 也难说,你是得说捧哏的重要,你不是就会捧吗?你能逗吗?

乙 谁说我不能逗啊?一个相声演员能捧就能逗,没有逗哏的基础,他也捧不了。

 我打认识你那天,也没看见你逗过哏。

乙 咱们说话可要实事求是,我准没逗过哏吗?过去的事咱甭提,前年在天津人民剧场,我没逗过一段吗?你想想。

 嗯!你要不提我还真忘啦。日记本上记上了吗?

乙 我记那干吗?

 唉!得记上点儿。这是在你历史上光荣的一页。一辈子就逗过这么一次哏,能不记上点儿吗?将来好往家谱上誊写呀。你们的子孙后代长大了,打开家谱一看哪,嗬!我们老祖先说相声,敢情还逗过一次哏哪。感到骄傲自豪。

乙 也不至于呀!这逗哏我就光宗耀祖啦。

 再者说,你逗那次哏也不露脸哪。

乙 那现眼啦?

 那天的惨状你全忘啦?

乙 什么惨状?

 那天你往逗哏这儿一站,当时脸也白啦,嘴唇也青啦,说话也不利落了,浑身这哆嗦,就跟踩电门上一样,观众看着这个别扭。你说走吧,还等着听下一场,不走吧,看着他难受,观众也有主意,有的出去凉快去啦,有的到吸烟室吸烟去啦,也别说,前排坐着一位没走。

乙 怎么?

 这位有严重的精神衰弱症,夜里睡不着觉,大夫给安眠药片,一顿吃三十片全睡不着。那天他一逗哏,那位打上呼噜啦,催眠的相声,这叫什么艺术哇!

乙 嘿!你说话可太损啦,我也不跟你辩白,我今儿在这儿再逗一回。

 您千万可别逗。

乙 怎么?

 呆会儿您往这一站观众全走了,怎么办?

乙 敢!

 啊!

乙 有一位走的,当时我自杀!

 行啦,那就没人走啦。你想谁能忍心看你死到这儿,再说你大小也是个性命吧。

乙 甭废话,我逗哏,你站那儿,给我捧!

 你非逗不可啦?

乙 当然啦。

 可是一切后果归你负责!

乙 有什么后果呀?

 你逗可是逗,可得把观众说乐了。

乙 多新鲜哪?说不乐人,那叫什么相声!

 您说这段儿可得有内容!

乙 当然啦!

 可得说那对口的!

乙 对口相声嘛,我说一人一句的。

 可是让我说话多了也不行。

乙 你现在话就不少,你有什么话,一块儿全说出来,趁着明白。

 干吗?我要死呀!

乙 没什么说的啦,我可要逗啦。

 逗吧。

乙 您辛苦?

 嗯!

乙 昨天我到您家啦!

 啊?

乙 到您家一打门,从里面出来一个人。

 噢!

乙 我一瞧不是外人。

 唉!

乙 是您媳妇,我大嫂子。

 嗯!

乙 问你,说你没在家。

 噢!

乙 我可就走啦!

 嗯!

乙 我走啦!

 你走吧。

乙 你也走吧!

 哎!你怎么不逗啦!

乙 我没法儿逗,你这儿全要出殃啦:我跟死鬼一块儿说相声,谁能乐呀!

 捧哏的不就是这个吗?嗯,唉,噢,是,别挨骂了!

乙 就这个?捧哏的非常重要。捧哏的往那儿一站,全神贯注,两只眼睛时刻得盯着逗哏的,根据逗哏的叙述故事的起,承,转,合,来配合不同的感情。捧哏的虽然说话少,得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,你不信我要是给你这样捧,你也说不乐观众!

 同志呀,你还是没能耐!

乙 那么要是有能耐呢?

 不在捧哏的好坏,我要是逗哏,还甭说旁边有个活人给我捧,就是有根电线杆子,我也能把观众说乐了。

乙 噢!那么我比那电线杆子怎么样?

 干吗还比呀!你就是电线杆子!

乙 好!我捧你逗,我先问问你说哪段儿?

 还是这段儿,得把观众说乐了。

乙 好,我看你这乐由哪儿来!

 您辛苦?

乙 嗯!

 昨天我到您家了。

乙 啊!

 一打门从里边出来个人。

乙 噢!

 我一瞧不是外人。

乙 是。

 是你媳妇,我大嫂子。

乙 唉。

 问你,说你没在家。

乙 噢!

 我就走啦。

乙 你别挨骂啦!(鞠躬)

 哎……你怎么走啦?

乙 我完成任务啦。

 哪儿你就完成任务啦?

乙 “别挨骂啦”,我说完啦!你不是刚说的吗?捧哏的说完“别挨骂啦”,就算胜利完成任务啦吗?

 你完成任务啦,我这儿还没完哪!

乙 我管你干吗!

 这叫什么话呀!你虽然就会一句“别挨骂啦”,也不能逮哪儿哪儿用啊?我这儿说了没两句,你来句“别挨骂啦”,让各位听听,这像话吗?

乙 那怎么办呢?

 你还得继续给我捧啊!

乙 再捧还是“别挨骂啦”,我不会别的呀!

 你不能总说这一句呀,我有上句,你得有下句,起码你回答我的话得像话才行!

乙 噢!光说这一句“别挨骂啦”不行?

 那当然啦!

乙 好,你逗吧。

 你没在家,我就走啦。

乙 你走,走吧!

 我就拐弯啦。

乙 拐弯儿,拐弯儿吧!

 我碰见你爸爸啦。

乙 不能!

 怎么?

乙 我爸爸死啦!

 死……死啦?死啦,我也碰见啦!

乙 你碰见死尸啦!

 不!我不是现在碰见的。

乙 多咱碰见的?

 在两月以前我碰见的。

乙 我爸爸死了一百多天啦!

 你怎么记得这么清?

乙 我今天早上刚上完坟。

 噢!我碰见的不是你爸爸。

乙 谁呀?

 你大爷。

乙 噢!我说的呢?大高个儿?

 哎!

乙 两小眼,坐哪儿冲盹儿,会弹琵琶。您说“我大爷”?

 对!就是他!

乙 我爸爸行大。

 你没大爷?

乙 没有。

 那你刚才说得这么热闹,那是谁呀?

乙 那是侯宝林他大爷!

 噢!我碰见的是你叔叔。

乙 我爸爸哥儿一个。

 你舅舅!

乙 我妈妈娘家没人!

 你岳父!

乙 我还没结婚呐!

 你姑父。

乙 没有!

 你姨夫。

乙 没有!

 唉……是你干老儿。

乙 我没事认干老儿干吗!

 那就是你哥哥啦!

乙 我没哥哥!

 你有哥哥。

乙 没有!

 你假装说有。

乙 这叫什么话!没哥哥我说有,一查户口,我们家短口儿人,我虚报户口!

 人家全说你有哥哥嘛!

乙 他们全跟我开玩笑。

 哎!反正你们家得有人哪!

乙 没人,我们家三亲六故全没有,养活一个黄雀,前天还飞啦!

 噢,我碰见谁没谁?

乙 没有。

 你听这像活吗?

乙 怎么不像活?

 想办法,你得给我拆兑一个!

乙 我哪儿给你拆兑去?

 碰见谁没谁,我怎么逗哇!

乙 你不是有能耐吗?

 多大能耐也不行啊!

乙 那怎么办哪?

 我碰见谁,你得说有谁!那才行哪,你得顺着我说。

乙 噢!得顺着你说?

 对了,你只要顺着我说,我就能把观众说乐了。

乙 好……我顺着你说。

 我碰见你兄弟啦,你有兄弟对不对?

乙 我还真有个兄弟。

 啊!我碰见你兄弟啦。

乙 你光说碰见啦不行,你得说得上来我兄弟什么模样儿,什么长相,穿什么衣裳,多大岁数,说对了,才算你碰见了。

 碰见了,不就完啦吗?

乙 完啦,不行!

 啊!既然碰见,我就说得上来!

乙 好,你先说说我兄弟什么模样儿?

 你兄弟这模样,反正他有模样儿!

乙 多新鲜哪,人么,没模样儿!

 你兄弟他是长方脸。

乙 啊?

 不,那个圆方脸!

乙 嗯!

 那个……长圆……

乙 长圆?鸭蛋哪!我兄弟脑袋跟鸭蛋一样,这像话吗?

 反正他那脸膛我知道!

乙 什么脸膛?

 黑脸膛。

乙 嗯?

 那个……白净子……

乙 啊?

 那个……蓝不几几的……黄不几几的……

乙 噢!外国鸡呀!我兄弟坐那儿没事变颜色!

 不是……你兄弟反正是……他有麻子……

乙 啊!

 可没长着!

乙 这不是废话吗?

 你兄弟他有脑袋!

乙 多新鲜哪!没脑袋,有满街跑腔子的吗?

 废活!你兄弟前边走,我看个后影,我知道他是什么模样儿?

乙 噢!没看清楚。

 对了。

乙 你说说我兄弟穿什么衣裳?

 穿着一个拷纱皮猴。

乙 啊!

 有穿拷纱皮猴的吗?

乙 谁说的呀?

 穿着一件拷纱大褂,可也不是大褂……反正挺短的……跟夏威夷式一样……又像西服……反正跟中山服差不多……那个……他披着毛巾被,哎,对了……他没穿衣裳。

乙 啊!

 我在澡堂子里碰见的!

乙 嘿!没词儿他跑澡堂子去啦!

 他那儿正洗着澡,我知道他穿什么衣裳?

乙 您瞧这寸劲!你说说我兄弟多大岁数?

七十多岁。

乙 啊?

 旁边那老头儿七十多岁。

乙 我问那老头儿干吗!

 你问谁呀?

乙 问我兄弟!

 你兄弟他……二十七……

乙 嗯。

 不,三十八……他七八不要九。

乙 还天地跨虎头哪!

 嗨,虎头!

乙 什么虎头!

 他长得虎头虎脑的。

乙 我问他岁数!

 你多大啦?

乙 你问我干吗?

 你兄弟比你小!

乙 多新鲜哪,比我大是我哥哥。行啦,你别胡说八道啦,我有个兄弟,你碰不见!

 我怎么碰不见?

乙 他才八个月,还不会走道儿,你上哪儿碰见去!

 这你就不对啦!

乙 怎么?

 既然你兄弟不会走道儿。你让我碰见他干吗?

乙 谁叫你碰见的!

 你这不是成心窝人吗?我开头没说两句,你来个“别挨骂啦”,我碰见谁没谁,好容易碰见你兄弟啦,你又告诉不会走道儿,有你这么捧哏的吗?照你这样捧哏,我这逗哏的,活得了,活不了?

乙 是呀!有你那么轻视我的吗?你这么轻视我,我活得了活不了?

怎么轻视你了?

乙 你说我是聋子耳朵配搭儿,娶媳妇打幡儿跟着凑热闹,合算我天天跟着你就凑热闹?啊!你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,我这连点儿蒸馏水都没有?我就会一句“别挨骂啦”,我最恼你的就是拿我比电线杆子,电线杆子是木头。

 那不是跟你闹着玩吗?

乙 有这么闹着玩的吗?

 我哪儿知道你这人不识逗啊,我要知道你这样,以后咱们别闹啦!

乙 我跟你闹吗?

 再者说啦,我说两句笑话,能把您的艺术成就给抹煞了吗?

乙 当然是不能啦。

 要谈到艺术,他们谁能比得了您哪!

乙 这话倒对。

 您的艺术可以说是炉火纯青,自成一家。

乙 这可不敢。

 具体的来说,您的语音清脆,口齿伶俐,表演生动,捧逗俱佳,说学逗唱,无所不好,您可称得起是一位全材的相声艺术家!

乙 您可太捧我啦!

 不是捧您,全国的相声演员谁不尊重您哪,您是相声界的权威。

乙 哪里哪里。

 您是相声泰斗!

乙 不行不行!

 幽默大师!

乙 好嘛!

 滑稽大王,现在您的艺术就这么高,您要是很好地肯定优点,克服缺点,发扬您艺术上的独特风格,甭多了,再有三年……

乙 怎么样?

 你就赶上我啦!

乙 噢!还不如你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