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姜女



郭全宝述

 过去封建时代妇女受的压迫最深。

乙 是呀,几千年来男尊女卑。

 啊,只要是男的什么都是尊贵的;就连谁家里生小孩儿都有不同的看法——若是这家生个男孩儿,这叫大喜;若是女孩儿那是小喜。

乙  噢,这还有大小之分?

 有。比如谁家生个小孩儿办满月,亲友们谁都夸这孩子两句。“大哥,你这孩子多好哇,这个大胖小子。”哪怕这孩子长得跟猴儿似的,他也愣说大胖小子,“瞧这大胖娃娃,大脸盘子,大手,大脚,大眼睛,大耳朵。”总之全都是大的。长大了叫大老爷们儿、男子汉大丈夫。

乙 要是生个女孩儿呢?

 那就差远啦,说话的语气都不像夸男孩儿那样了:管这孩子叫小丫头儿、小姑娘、小妮子,结了婚是小媳妇儿,死了男人叫小寡妇儿,顶上了年纪还说这小老太太儿。

乙 好嘛,什么都离不开小字儿。

 在那个社会里,妇女就给比喻成墙上的泥皮,或是比喻成砖头儿瓦片儿,因为这些它都不值钱呀。

乙 你说说在什么地方这样比喻哪?

 比方说这家生了个孩儿,办满月亲友们给挂幛子吧,幛子上写四个大字,你这么一瞧就能知道这家生的是男孩是女孩。

乙 人家若是生了男孩,幛子怎么写呀?

 他写“弄璋之喜”。

乙 哪个“璋”啊?

 就是斜玉旁边一个文章的章字,表示男孩儿是一块玉。

乙 若是女的写什么?

 那就写“弄瓦之喜”,就是瓦片儿的瓦,你想瓦片儿哪有美玉值钱哪?

乙 这差远啦。

 看起来在那时候妇女生活下去太不容易了,不但得给自己丈夫生火做饭,房子漏了还得管上房瓦(wa)瓦去哪!

乙 噢,还代理瓦匠啊?主要是说轻视妇女。

 过去妇女有文化的少。封建统治阶级不让女人们识文断字,说什么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。

乙 这样更便于压迫妇女嘛。

 除非是大财主家的小姐请专馆在他家里学。

乙 噢,不许可女人们出去学?

 当然啦,大户人家的女儿连绣楼都不让随便下来,顶多在自己的花园儿里赏赏花草,还得有小丫鬟陪伴;没出阁的大姑娘不能见生人。

乙 许是那姑娘胆小,见生人她害怕?

 那倒不是,主要是那时候的旧礼教管得非常严,有这么一句话,“男女授受不亲”,沾衣捋袖算失节。

乙 噢,那就算失节了?

 你知道孟姜女为什么嫁给范喜良吗?

乙 不知道,您说说怎么回事。

 孟姜女家里有钱,不然自己家里还会有花园吗?那夭小姐心里烦闷,带着小丫鬓上后花园玩耍去了。

乙 噢,小姐到花园儿里观花?

 不,小姐跟丫鬟拿着扇子扑蝴蝶儿,没留神把扇子掉到月牙河里了?

乙 掉到河心了?

 没有,就掉到河边上啦。

乙 那就捞上来吧?

 是呀,老年间穿的衣服又肥又长啊。她得把袖子捋上去够扇子呀,她往上一撩衣服的袖口儿,那儿露出来描花秀腕。

乙 伸出胳臂来了。

 坏了。正赶上他们家后花园有个逃难的公子,谁哪?就是范喜良,藏在假山子石儿后边了,孟姜女捞上扇子来,一回头正跟范喜良碰个对脸儿,当时孟姜女刷的脸就红了:“哟!这可坏了。我们家在花园里怎么有一位公子呀?我的胳臂让这个男人看见了,‘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’,让生人看见了,这可麻烦了。这我得嫁他。”后来孟姜女就跟范喜良结婚了。

乙 噢,看见她的胳膊就跟他了。

 你说这够多封建哪,就因为看见她的胳臂就嫁给他啦;这要是把她搁到游泳池里,您说她嫁谁呀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