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偷



孙少臣整理

 小偷儿最可气了,你一不小心,东西就没了。

乙 是,得防备点儿。

 还有明偷的,当着你面儿愣把东西拿走了。

乙 是啊?

 你听,有这么一回事。

乙 什么事?

 有一位老太太,用个大铜盆洗衣服,小偷儿就看上这铜盆了。老太太洗完衣服得泼水,端着盆出来了。小偷儿赶紧跑过去:“大妈,您怎么自己出来倒水呀?孩子呢?”这话问得能叫人不疑惑他。

乙 怎么?

 你要是问你儿子呢,你要是问儿媳妇呢,人家要是没有儿子不就漏馅儿了?问儿媳妇,人家儿子要是没结婚呢?问“孩子”肯定错不了。老太太一看不认识:“你是谁呀?”“大妈,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?我不就是‘二百五’吗?”

乙 “二百五”?

 “我小时候您还常领着我买糖吃呢。”老太太一想:“不错,是有个二百五。”老太太也糊涂,“二百五”那是《大劈棺》里的。老太太说:“噢,你就是二百五啊?我真想不起来了。”“大妈,您这么大岁数了,端个盆多沉哪?来,我替您端吧!”老太太也是 不放心:“不用了,不用了!”“大妈,您跟我还客气什么?我不就跟您的孩子一样吗?来来,我给您倒。”说着把盆就接过来了。把水倒了,一句话不说,拿着铜盆就走。老太太一看,怎 么走了?“嗐,你别走哇?……你叫什么来着?……对!二百五。二百五!二百五!你回来呀!二百五!”小偷儿不慌不忙的一回头:“老太太,二百五哇?您给三百我也不卖呀!”

乙 噢,他成卖盆的啦!

 还有瞪着两眼看着叫小偷把东西拿走的。

乙 还有这事儿?

 过去,买卖家儿柜台上都摆着大煤油灯,大玻璃罩子,非常好看,这盏灯要买也得十块、八块的。小偷儿愣叫掌柜的看看把灯端走了。

乙 那怎么端呢?

 有办法。掌柜的在柜台里坐着呢,小偷儿由外头进来。掌柜的马上站起来:“先生,买什么?”“不买什么,掌柜的,告诉你个新鲜事儿,对过儿那家买卖,好几个人看着,愣叫人家把灯偷走了。您可得留神小心别丢了!”掌柜的一听,“嗐!哪儿有这事儿?瞪着眼睛叫人家把灯端走了?我不信。他是怎么端走的?”“掌柜的,他是这么端走的!”他把灯端起来(做端灯的姿势)走了(往外走)!

乙 真端走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