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鞋



张寿臣述 张奇墀记录

  说相声以说当先。你们这嘴能说呀?“能说”这两个字我可不敢说。因为什么哪?有比我能说的。那个能说的是什么人哪?买卖人里头哇,数鞋铺能说!怎么哪?一进门儿买鞋,穿着合适给钱,他给您开发票,这用不着能说,什么时候用着能说呀?穿哪双鞋也不合适!连换了三回不是大就是小,换换这种式样,这位不要,要那种式样,这尺寸没有啦!没有怎么办哪?得明儿个来,怎么说哪?“您明儿来吧,现在这尺寸没有啦!”这位:“好吧!”这位一出门他明儿不来啦,他上别处买去啦!鞋铺一家挨一家。怎么样哪?变着法子让你把这双鞋拿走!说不合适也得拿走!褒贬是买主哇!你褒贬绝对跑不出六样儿去。哪六样儿哪?大啦,小啦,肥啦,瘦啦,底儿薄,底儿厚,六样儿!你说哪句,他拿哪句回答你,这位就把鞋拿走啦!拿走穿着不合适,明儿再换来,换来他这尺寸就有啦,没有哇,你等一个月也得等,换钱,换不了去啦!好比说吧:
  “这个底儿厚!”
   “您现在穿厚的最好,怎么哪?天气热呀,您走道儿热气上不来!”
   “底儿薄!”
   “您穿着脚底下图轻省!”
   “肥!”
   “肥,您脚不受屈!”
   “瘦!”
   “瘦哇,您穿着利落,跟脚。”
   “小!”
  “小哇,您穿两天它就松楦儿啦,一松楦儿您穿着就合适啦!”
  “大!”
  “大,一着潮气呀它回楦儿。”
  合着他这鞋能松能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