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诸葛



纪元搜辑整理

 这回该我表演了。

乙 您是相声演员?

 不,我是唱京剧的。

乙 噢,京剧演员,那么您是演哪个行当的呀?

 甭管哪个行当,哪出戏都少不了我。

乙 这么大能耐?

 当然了。

乙 总得有个正工啊。您是包头哇,还是勾脸儿呀?是挂髯口啊,还是画豆腐块儿呀?

 您问我的扮相?

乙 是啊。

 我是头戴扎巾身穿帔,脚登薄底儿手拿旗,主角未出我先上,不是喊噢就是叫咿——

乙 龙套哇!

 有时候还来个朝臣、家院、旗锣伞报什么的。

乙 反正也是零杂儿。

 我这么大个子,跑龙套、演零杂儿,公平不?

乙 话不能这么说,你没有演角儿的艺术水平,也就得跑个龙套。再说了,红花总得绿叶扶,龙套就好比绿叶,也是一出戏里不可缺少的。

 说得好听,可上台红花他怎么在中间坐着,我们绿叶怎么在旁边站着。

乙 这是剧情需要。

 我看着这情形心中就有气。

乙 有气也白搭。

 白搭?等哪天我这绿叶一定好好治治那红花。

乙 这可不应该。

 哎,机会来了。

乙 怎么?

 那天演《空城计》,让我来个旗牌。

乙 就那报事的?

 对。

乙 你要什么坏招儿啦?

 那场戏不是这样嘛:诸葛亮上来念;“兵扎祁山地,要擒司马懿。”然后坐好。这时候旗牌上来:“人行千里路,马过万重山。”

乙 是这么回事儿。

 琴童通禀完毕,旗牌向前:“参见丞相。”“罢了。你奉何人所差?”“王平将军所差。”“手捧何物?”“地理图。”“展开。”诸葛亮看完地图大吃一惊,赶紧吩咐:“旗牌过来,命你去到列柳城调回赵老将军。快去!快去!”旗牌应了一声:“得令!”跑下去了。

乙 这场戏就应该这么演哪。

 我就不这么演。

乙 你怎么演的?

 前边还都一样,就是到了诸葛亮传令的时候,我给他出个难题。

乙 什么难题?

 诸葛亮说:“旗牌过来,命你去到列柳城调回赵老将军。快去!快去!”

乙 得令下去吧。

 不下。

乙 不下?

 我反问那位“红花’”诸葛亮一句。

乙 什么叫“红花”诸葛亮啊?

 他是“红花”我是“绿叶”嘛!

乙 怎么净想着这个呀?

 我问他:“啊,丞相,若是那赵老将军不在那列柳城呢?”

乙 戏里没这词儿呀。

 有这词儿我就不问他了。哈哈哈。

乙 你可够缺德的了。

 红花呀红花,我叫你尝尝我绿叶的厉害。

乙 哎,那位演诸葛亮的怎么回答你的?

 只见他卡巴卡巴眼儿,冲我一笑:“赵老将军若不在么——此乃军机不可泄漏,你附耳上来。”

乙 要小声告诉你。

 我把耳朵往他嘴边儿一凑,他用羽扇一挡说——

乙 说什么?

 “你小子再捣乱,我告诉团长扣你这月奖金。赶快滚下去!”

乙 你怎么回答的?

 “得令哦!”(做戏中动作)

乙 还亮相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