批京戏



叶利中述 张继楼整理

 要说听京戏可太普遍啦!

乙 是啊!差不多全国各大城市都有嘛!

 因为它唱的念的大家都听得懂。

乙 词句也比较通俗。

 但是也有前后矛盾的地方。

乙 京戏的词还有前后矛盾的地方?这我倒没注意。哪出戏呀?

 《四郎探母》。

乙 《四郎探母》哪儿矛盾呀?

 您听四郎一上来,先念个[引子]。

乙 怎么念呀?

 这么念的(念定场诗):“金井锁梧桐,长叹空随一阵风。”

乙 对呀!

 凡是台词,唱也好,念也好,总得说明问题呀!

乙 当然啦!这是内容嘛!

 四郎这个引子,说明什么问题呀?如果说的是天气,照他这两句词来推断呀,是秋天。

乙 对!金井锁梧桐嘛!

 您单听四郎这个引子可没矛盾。

乙 对呀!

 如果您再听铁镜公主唱那四句[摇板],那就砸啦!

乙 怎么?

 您听铁镜公主上来唱那[摇板]:(唱)“芍药开牡丹放花红一片,艳阳天春光好百鸟声喧。”铁镜公主过的是春天。

乙 对呀!

 还对哪!同一天,四郎过秋天,公主过春天?

乙 哟!

 您说这是不是矛盾?

乙 一点儿不假。

 还有一出戏那矛盾更大啦!

乙 哪出呀?

 《珠帘寨》。

乙 噢!沙陀搬兵。这出戏的矛盾在哪儿哪?

 [流水]呀!您听李克用唱:(唱)“哗啦啦,打罢了头通鼓,圣贤提刀跨雕鞍,哗啦啦,打罢了二通鼓,人有精神马又欢,哗啦啦,打罢了三通鼓,蔡阳人头落在马前。”

乙 这没矛盾呀!

 没矛盾?哗啦啦,这仨字是什么意思呀?

乙 这您都不明白,这是敲鼓的声音呀!

 你们家的鼓是这声音吗?

乙 这……不是!

 不论什么鼓,都是咚咚咚呀!哪有哗啦啦的呀?从楼上往下倒水才哗啦啦的哪!

乙 啊?

 我老纳这个闷儿,我得找个内行问问。我问到谭富英啦:“《珠帘寨》敲鼓为什么要唱哗啦啦呀?”“您不知道,因为这六句词呀,是一句比一句高,哗啦啦是平声字,唱起来好听,嗓子放得开。咚咚咚是仄声字,唱起来闷音,难听。”“我不信,我非唱成咚咚咚”“好,您试试看。”结果我这么一唱呀,是难听。

乙 您唱我听听。

 (唱)咚咚咚,打罢了头通鼓,圣贤提刀跨雕鞍,咚呀咚格咚,打罢了二通鼓,人有精神马又欢,咚(dong)咚咚……

乙 怎么啦?

 掉沟里一个。

乙 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