骗剃头挑



郭全宝述

 你见过贼跟人家商量好以后,再把东西拿走的吗?

乙 还真没见过这种事情。

 过去,在后门大街有一家小布铺,一间门脸儿。因为刚过完年,开市了,柜上只有三个人。掌柜的不在,先生在帐桌儿那儿冲盹儿。学徒的也困哪,心说:有你冲的份儿,我也眯瞪眯瞪。从门外过来个贼,一看这可是好机会。进门迎面是柜台,后边就是货架子,他上去一伸手,搬下一匹青市布来,往柜上啪一摔,把这俩人全吓醒了。就这猛劲儿:“哎,掌柜的!我这儿有一匹青市布,卖给您这儿要不要?这可是小道儿货——便宜,快说,要不要?给钱就卖。”一边说一边直往外踅瞜,仿佛怕外边有人追他似的,故意做出害怕的意思来。柜里的小伙计儿让他给吓醒了,正夜里巴睁的,心里本来就火儿着哪:“去去去,我们字号眼儿不要小道儿货,拿走!”“您少给……”“别废话,快拿走!”贼说:“哎,拿走!”拿走了。

乙 嘿!让他瞧着拿走了。

 等让他拿走了以后,小伙计儿还说便宜话哪:“哼,不定谁家倒霉,不定是哪儿偷的……(边说边转身,发现)噢,这儿偷的!”

乙 这才知道。

 赋起飞智,见空就钻。

乙 做买卖的时候冲盹儿,那还不偷你。

 也不然,你睁着俩大眼睛,照样把你的东西拿走。

乙 是呀?

 比如说你戴的帽子,他也能给摘了去。

乙 这可新鲜。

 比方说,这儿有个变戏法儿的。大家都聚精会神地看呢。他要你的帽子;他预先在你帽子上系上一根绳子。你净顾了看前边了,他起后边摘下你的帽子往他脑袋上一扣,你这帽子算没啦。当时你吓一跳哇:“哎!我帽子哪儿去了?谁……”可是你瞧见旁边儿这人戴的眼熟,你也不敢认。这时候他直接就跟你说:“怎么样?帽子没了吧?这儿净抓帽子的。昨儿我还没了一项哪,所以今儿我钉上带儿啦。”

乙 那带儿跟帽子是一回事吗?

 当时蒙住了,他就摘走了。他这还不算厉害哪,就连你脚底下穿的新皮鞋,照样给你剥下来拿走。

乙 那也太玄啦!

 一点儿都不玄。

乙 脚上穿的鞋,你怎么拿走哇?噢,把人拽住,说:“你把鞋脱了,我拿走。”人家让吗?

 哎,就是让你自己脱。

乙 你说说这怎么骗哪?

 比方说他要骗你的鞋子,先在那边跟着你,等机会。容你走在胡同里,他过来一伸手把你帽子摘下来,往房上一扔;这一扔可得准,离着房檐儿一尺多远儿。这位走着走着帽子上房了,有不急的?回头一看不认识,“你?……”这时候他赶紧给人家道歉:“哎哟,这是怎么话儿说的?我认错了人啦!因为我跟我们老兄弟开玩笑,对不起您。”那位说:“你开玩笑倒瞧准了哇?我走着好好的道儿,帽子上房了!”“那什么,我瞧您的那影儿像我们那老兄弟,因为昨儿他把我的帽子给扔房上啦,这开玩笑没好处嘛您也别着急,咱想法儿把帽子够下来就得了。”“就别废话了,你说怎么够哇?”“你蹲下,我蹬着你的肩膀,可能够下来了。”那位理直气壮:“你把我的帽子扔房上,你还蹬着我?蹲下!我蹬着你!”他净等着你这句话哪:“好好好,你踩着我。”那人刚要蹬这人的肩膀儿,他又说了,“您等等。谁让我认错了人把你的帽子扔上房去了呢。当然是我的不对。我是给人家出份子去,我借的这么一件大褂儿,如果您穿着鞋给我踩一下子泥,我回去洗吧,也来不及了;再说,如果踩撕了坏了,我也对不起朋友哇。您能不能把鞋脱了,光穿袜子踩着我呀,算我求求您?”这位一听他说的话都在理上。“脱了行,可是我得蹬着你!”“是呀。”这位把鞋脱了,蹬着这人,他一点一点儿往起站。这房哪,也就是两人多高儿。“您蹬住了,哎……怎么样?”“快够着了,再长点儿就行啦。”他说:“哎呀,硌我脚了。不行,您扒住了。”“要不行?”那位怕摔呀,“哎!你怎么回事?”“您要扒住房檐儿,我缓一口气。”那位扒住了房檐儿。那个人一撤身,把他的鞋拿起来,说:“回见!”跑了!他还在房上挂着哪,一看更急啦:“哎!你回来!”吧唧!掉下来了。帽子没够着,鞋也让他拿跑了!

乙 好嘛。

 这位光着脚,现上鞋铺买鞋,再搬梯子够帽子。您想他这一招儿多损?

乙 在过去旧社会,可什么事都有。

 不管什么他要骗走,就有办法骗走。

乙 那倒是,连脚底穿着的鞋还能骗走嘛。

 有一次他们把一副剃头挑子也给骗走啦。

乙 噢,剃头挑儿怎么骗啊?

 这得俩人。等剃头大师傅把挑子放在胡同外头坐下来休息的时候,一个人假装剃头:“掌柜的您受累,给我剃剃。”“好好,您请坐。”给这个人围上白布单,脖子上围上毛巾,洗头。这工夫,打胡同里出来一个人,跟洗头的他们俩一回事,慢慢地走过来,冲着剃头的大师傅打手势(学打手势动作)。

乙 这是什么意思?

 意思是说:“剃头大师傅,您别告诉他。我们俩是朋友,开玩笑,我把他坐着的小柜儿撤了走,等他洗完头往后一坐,摔他一下子,咱俩人瞧这个乐儿。”

乙 剃头的哪?

 这位大师傅还冲他努嘴儿哪(做努嘴状)。

乙 怎么回事?

 那意思:“你拿走,你拿走。”

乙 这不是倒霉吗。你瞧这乐儿干吗呀?

 剃头的往前搬这人。你想,你不搬他还要欠屁股哪,这一往前搬他,他就借着这劲儿往前一欠身儿;那个把柜子撤走进胡同跑了。洗头的这个人还得真摔一下子。呱唧!“哎!你柜子哪?”剃头大师傅还乐哪:“哈哈哈……摔着了吧?刚才你的朋友跟你开玩笑,把柜子给你撤啦,就为摔你一下。”这时这个得真着急的样子:“什么开玩笑哇?我是由外埠刚到这里的,我北京这地方三亲六故一概没有。大概你遇见骗子手了。他把你的柜子给拿跑了,你还不快追去哪?”这一听也傻了:“是呀?(大叫)你给我搁下!……”他不是追那个去了吗?这个把这头儿又给端跑啦!

乙 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