巧对春联



焦德海 刘德智唱片记录本

   您辛苦。
  乙 您辛苦。
   您认识我吗?
  乙 我眼拙,不敢认。
   我是干什么的,能看出来吗?
  乙 看不出来,您是干什么的?
   我是个学者。
  乙 就您这模样还是学者呢。
   看不起我?你好好看看,我这满腹的经纶,口似悬河,问十答百,对答如流,目识群羊,走马观碑。
  乙 要说别的我不知道,走马观碑我可知道,列国有个苏季子能走马观碑。
   苏季子他是骑着马观碑,那算什么能耐,我是坐电车观碑。
  乙 坐电车观碑?
   电车比马车快呀。
  乙 在什么地方观过碑?
   昨天我坐电车由北京前门过,一抬头我看到了一个碑,电车刷一下过去啦,我把碑文也背下来啦。
  乙 碑文上都写的什么?
   “打倒帝国主义!”
  乙 你走吧,二尺多见方的一个字谁背不下来。
   这不也叫观碑吗?
  乙 那算什么观碑呀?石碑上刻着核桃大的字好几千个,骑马跑过去把碑文全背下来,这才叫走马观碑呢。
   那你找苏季子去吧。
  乙 你怎么样?
   甭说念碑文,我连数都数不过来。
  乙 不行吧?
   您别看这个我不行,要讲对个对联我行,可以说对答如流。
  乙 对对联有规矩,讲究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清,云对月,雨对风,大陆对长空,楼台对殿阁,古木对苍松,佳人对才子,和尚对圣僧。
   这个我懂。
  乙 我出个上联?
   我给您对个下联。
  乙 我这上联俩字“笔筒”。
   我下联一双对“剑囊”。
  乙 这“笔筒”是文的。
   我这“剑囊”是武的。
  乙 我出“马牙枣”。
   我对“羊角葱”。
  乙 我“马牙枣”是八月生的。
   我“羊角葱”是二月长的。
  乙 我出“上清膏”。
   我给你下“下疳散”。
  乙 我上清膏治头痛。
   我下疳散医腿疼。
  乙 我出“热面茶”。
   我对“冷火汤”。
  乙 我出“十五月半月不半”。
   我对“二九年终年未终”。
  乙 我这上联有讲。
   我的下联有批。
  乙 十五月半月不半,是一个月三十天,由初一到十五为半月,这叫十五月半。
   月不半呢?
  乙 每月到十五天,天上的月亮就圆啦,不是半拉的这叫月不半。
   我这个二九年终年未终,凡是阳历年都在二九,是阳历年终啦。
  乙 年末终呢?
   还有一个阴历年还没过呢,这叫年未终。
  乙 我再出个上联是“南柳巷,北柳巷,南北柳巷无柳巷”。
   我给您对“东安门,西安门,东西安门没安门。”
  乙 我这南柳巷北柳巷并没有柳树,有名无实。
   我这东安门西安门东西安门没安门,就是东华门那年着火烧啦,到现在还没安上门哪。
  乙 “三座塔前三座塔塔塔塔塔。”
   “五台山后有五台台台台台。”
  乙 “一盏灯四个字酒酒酒酒酒。”
   “二更鼓双面锣当当当当。”
  乙 “鹭鸶戏水找银鱼,鱼白水白鸟白白白白。”
   “印度唐山去挖媒,煤黑洞黑人黑黑黑黑。”
  乙 “妈妈骑马马慢妈妈骂马。”
  “舅舅架鸠鸠飞舅舅揪鸠。”
  乙 “姥姥喝酪酪落姥姥捞酪。”
   “妞妞撵牛牛拧妞妞拧牛。”
  乙 “姥姥问姥姥,姥姥问老姥姥。”
  乙 “回回拜回回,回回拜回回回。”
   “劝同胞出苦海别吸鸦片。”
  乙 “我不抽实难受骨头生疼。”
  乙 我说上联。
   我说下联。
  乙 我说南。
   我对北。
  乙 我说东。
   我对西。
  乙 我是“北雁南飞双翅东西飞上下”。
   我对“前车后辙两轮左右走高低”。
  乙 “红粉佳人鬓边斜插一枝嫩海棠。”
   “白面书生腰间倒挂半段硬山药。”
  乙 我能添俩字。
   我能加俩字。
  乙 “红粉佳人鬓边斜插一枝连叶嫩海棠。”
   “白面书生腰间倒挂半段带毛硬山药。”
  乙 “红粉佳人鬓边斜插一枝连叶嫩海棠垂落海棠花瓣三片。”
   “白面书生腰间倒挂半段带毛硬山药耷拉山药豆子两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