巧对春联



佚名

辛苦先生。

乙 哦,你辛苦。

你瞧不出我来吧?

乙 您恕我眼拙,瞧不出你是干什么的。

我是学生。

乙 哟,你长的这么苦累脑袋,还是学生哪。

你别瞧不起我。

乙 不敢。

满腹珠玑,口似悬河,目数群羊,问一答十,走马观碑。

乙 你要说别的我不知道,这走马观碑我可知道。

怎么样?

乙 在列国有一个苏季子,他老先生能够走马观碑。

他是骑着马观碑呀。我问你,是马快呀,是电车快?

乙 那一定是电车快。

我坐电车观碑。

乙 这是多早晚?

这话昨天。

乙 在哪儿呀?

打天桥直奔正阳门。

乙 噢。

电车放得挺快,一抬头,写的什么,我把它念下来。

乙 这碑在哪儿?

前门楼子上。

乙 这碑写的什么呀?

“打倒帝国主义!”

乙 你别挨骂啦,那几个字,二尺多高,谁都瞧得见。

那不叫碑吗?

乙 所说的碑,是石碑,字,核桃大小,好几千字,马要放欢了,一过,要把它全念下来,一字不差。

那你还找苏季子去吧。

乙 你怎么?

我连记数也记不下来。

乙 那你说它干什么。

对答如流,我不让你。

乙 这么说,你能对对子。

嗯。

乙 对对子可有规矩。

晓得。

乙 讲的一三五不论。

二四六分明。

乙 佳人配才子。

土木对山林。

乙 雷隐隐,雾濛濛。

开市大吉,万事亨通。

乙 这么说,你行?

是呀。

乙 我说上联,你能给我配下联吗?

五分钟之内,准有下联。

乙 噢,我先试探试探你。

可以,可以。

乙 我说俩字。

我也对俩字。

乙 “笔筒。”

“剑囊”。

乙 我这“笔筒”是文的。

“剑囊”是武的。

乙 噢,我“马牙枣”。

我对“羊角葱”。

乙 “三座塔前三座塔,塔塔塔塔。”

“五台山后有五台,台台台台。”

乙 “北雁南飞,双翅东西分上下。”

“前车后辙,两轮左右走高低。”

乙 噢,我“南柳巷,北柳巷,南北柳巷无柳巷”。

我对“东安门、西安门、东西安门没安门”。

乙 你这是什么呀?别挨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