穷富论



陈涌泉述

乙 咱们“既落江湖内,都是命薄人”,俗话说就是苦人。

丙 你说这话我不爱听,现实我境遇不好,你这明摆着是说我呀。

 得啦呗!你们两个人是成心说我呢,我的环境最坏。

乙 这不是谁损谁,这是实话。这么办,咱们今天说说,以苦中作乐,让诸位做咱们的考试官,评论评论,咱每人说四句,不论字多少,谁要是说得苦,咱们赌个小意思,每人拿出五毛钱来,给这个苦的。我领头我先说:“我一间屋子四壁空,窗户没纸净透风。早晚得吃两顿饭,成天犹如撞木钟。”我苦不苦?你们每人给我五毛钱。

丙 别忙!我还没说哪,我说出来咱们比较看谁苦。你住一间房哪,比较我呀你还家道小康哪,我呀:“半间房屋露着天,炕上没席露着砖,睡觉枕着土坯睡,身上盖着破草帘。”我比你苦吧?得!你们两个每人给我五毛钱。

 慢来!咱们几个人说话呀!

乙 仨人呀!

 我要是说我苦,你们给我钱不给呀?

乙 给呀。

 我苦,拿钱来吧。

乙 干苦命啊?那不成!你得说说你怎么苦?

 你们听着。他住一间屋子,你住半间屋子,我净住房檐儿没什么盖的。我:“一饿七八天,头晕眼又蓝,几乎剩口气,就等五毛钱。”

乙 你拿着五毛钱找哇?不算!咱们重说。听我的:“天地当房屋,星斗是灯烛,枕着耳朵睡,盖着肋巴骨。”我任啥没有啦,我苦!

丙 “你穷没我穷,穷得骨头疼,有心要上吊,没钱买麻绳。”

 听我的:“给你主意得,出城去跳河,你死我不管,我生就念佛。”

乙 咱们还得说:“我穷真命苦,没饭心内堵,要吃没钱买,我地下啃黄土。”我这苦吧?

丙 我:“饥饿甚难当,饿得心内慌,摔到流平地,盖上吉祥筐。”我倒卧啦!

 “我肚早就饿,日子实难过,想吃没钱买,只好扒倒卧。”

丙 我还有口气儿哪!

乙 咱们不是苦吗?咱们改啦!咱们说阔,也赌五毛钱。我先说:“提起阔来我真阔,热车热马常去坐,听戏吃饭打麻雀,我整天净讲吃喝乐。”

丙 “提起我是大财主,拿着金银当粪土,花钱从来不发怵,每天要花五万五千五百五十五。”

 “财主就数我一人,我家里翡翠窗户碧玺门,元宝砌墙现洋填馅,我洗脸都使聚宝盆。”

乙 咱们还得说:“要说财主我不是狂,珠宝古玩有几楼房,茅房马桶是祖母绿,就是冬天一坐有点儿凉。”

丙 “提起我有钱真透玄,石崇豪富不如咱,吃点心要花几十万,那沈万三阔不阔?比我都差块数来钱。”

 “我家倒有金银拱(拱,指矿洞)黄白钻石有几百桶,没事拿它解闷玩,太把抓着往外扔。”

乙 你是败家子呀?我家有好内助,她好……

 怎么好?

乙 “我妻好,我妻好,孝顺公婆敬哥嫂。”

丙 妻也不错呀:“我妻好,我妻好,三从四德都知晓。”

 “我妻好,我妻好,不是跟我离婚就是要跑。”

乙 那好什么呀?我妻呀净发愁,我说说:“我妻愁,我妻愁,愁的我家住五风楼。”

丙 “我妻愁,我妻愁,愁的净吃窝窝头。”

 “我妻愁,我妻愁,愁的净吃卫生球。”

乙 那多干哪!

 干哪,要说干来喝煤油。

乙 我的妻子长得美貌。

丙 我妻也俊哪。

 我妻也很漂亮呀。

乙 “我妻美,我妻美,恰似荷花初放蕊。”

丙 “我妻美,我妻美,亚赛昭君出塞北。”

 “我妻美,我妻美——”

乙 怎么美?

 “我妻美,我妻美,又没胳膊又没腿。”

乙、丙(合) 鼓槌儿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