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客



孙玉奎 田婉华述

  说话也得有技巧。有的人说出话来叫人听着高兴;有的人说出话来叫人听着别扭。我们那儿有家街坊,这位大哥就不会说话。有一次在饭馆儿里请朋友吃饭,本来请客是一件好事,就因为他不会说话,把朋友给得罪了!

  那天,他请的是四位,来了三位,有一位没来。等着等着他急了:“你看,该来的不来!”三位里头有一位多心了:嗯!该来的不来,合着我是不该来的?这位当时站起来了:“我跟诸位告个便儿。”这位出去告诉茶房:“你告诉他们甭等我了。”

  “嗳!您别走啊!”

  “不走?你没听说嘛,该来的不来,合着我是不该来的?不该来,还不该走吗?”

  这位走了。茶房进去问:“给您摆吧?”

  “别忙!我们这儿还等人哪。那位哪儿去啦?”

  茶房说:“刚才不知道哪位说的,‘该来的不来’,那位挑眼了,因为这个走了。”

  我们这街坊一听,又说:“嗐!不该走的走了!”

  在座的还有二位哪,其中一位也多心了:嗯!不该走的走了?合着我是该走的呀?该走还不走,走!这位一声儿没言语就走了。还剩下一位。我们这街坊还直纳闷儿哪:“怎么二位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吡耍俊?/p>

  那位说:“是得走!因为您太不会说话了,您说‘该来的不来’,那么来的一定是不该来的呀,不该来,还不该走吗?等那位走了嘛,您说‘不该走的走啦’,那么没走的一定是该走的呀!该走,还不走吗?人家挑眼了,以后您千万别这么说话了。”

  “嗐!我说的不是他们!”

  “噢!说的是我呀!”

  这位也走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