怯拉车



佟雨田述

 这回咱俩说段儿《怯拉车》。这段儿的意思,就是说拉车的和拉车的也不一样。

乙 拉车卖力气挣钱,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?

 拉车分三六九等,有会拉的,有不会拉的。有挣多的,有挣少的。

乙 那您说说,都能有挣多少钱的?

 一般的拿白天来说吧,早晨六点出车,午后六点收车,拉十二个钟头。

乙 能拿回多少钱来?

 两三块钱。这是一般的。

乙 还有呢?

 还有的十点出车,四点收车,拉六个钟头。

乙 能拿回多少钱来?

 四五块钱。

乙 这个挣得多呀!

 还有的十二点出车,三点回来,拉三个钟头。

乙 能拿回多少钱来?

 七八块钱。还有一点半出车,两点回来,半点钟。

乙 这能拿回多少钱来?

 八九十块钱。

乙 怎么挣那么多?

 连车都卖啦!

乙 把车卖啦!

 废话!半拉钟头能拉八九十块吗?真拉那些钱,我也拉车去啦。反正是会拉的能多拉钱。有这么一种拉车的,叫“车油子”。

乙 怎么叫“车油子”?

 就是他嘴能说,他要拉一天就够那普通拉车的拉半拉月啦。车也干净,穿得也漂亮,人家拉车都找有人的地方,哪儿有人车往哪儿搁。

乙 他哪?

 他专找没人的地方,哪儿没人他往哪儿搁。把车拉到胡同里边,站在胡同口里等座儿,一般的座儿他不拉,他净拉这样儿的……

乙 哪样儿的?

 这位走道慌里慌张,提个大皮包,扛着铺盖卷,眼睛四外看。

乙 这位找什么呢?

 这意思是找车。你甭找他,他一会儿过来就找你。到你跟前冷丁吓你一跳,“喔嗬!您上哪儿去?”“啊!”这位心里话:我不认识他呀!“啊!我上车站。”“噢!您上车站哪?您坐车走吧!我拉您去!”这才知道他是拉洋车的。

乙 这位坐吗?

 这位正找车呢,能不坐吗!“多少钱啊?”“您怎么还提钱呢?提钱不远了吗?”

乙 那意思……

 就好像他们俩有多大交情,这叫“背心不叫背心”。

乙 怎么讲?

 “套头”!不跟这位讲价儿,这位胆儿还小:“我说,你还是说说多少钱?”“您看您怎么啦?我能跟您多要钱吗?有零的您就多给点儿,没零的拉倒,我呆着也是呆着,就是我自拉一趟又有什么关系?您上车吧!”

乙 这位呢?

 这位一想啊:不跟我讲价儿,这是瞧得起我呀!人抬人高,自尊自贵。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。你不是不跟我讲价儿吗?到地方我多给点儿。这位心里也有谱,搁这儿到车站一般得四毛钱,这位那意思到那儿我给五毛,多给一毛。这位心里可打五毛钱的谱儿,上车啦。

乙 五毛可不少。

 五毛?一会儿就知道多少钱啦!这位在车上坐好了,拉车的抄起车把来,一拿车把你就知道他是行家、“力巴”。

乙 从哪儿能看得出来呢?

 行家拿把拿阴阳吧。

乙 什么叫阴阳把?

 就是一个手在头里,一个手在后头。这么拿把有好处。

乙 那有什么好处?

 这不容易打天秤。

乙 什么叫打天秤?

 你比方说不会拿阴阳把,两手都在头里,再赶上这位坐车的胖一点,往后一靠,您说那后边得多沉啊,稍微一不留神,拉车按不住把,往后一扬,那位就得由后边摔下来,这叫“打天秤”。

乙 啊,这真险!

 会拉车的没这事,端起把来,跑起步来都好看。

乙 您学学我看看!

 就这样儿(做拉车动作)。

乙 嘿!您学得真像,您拉过车?

 我哪儿拉过这个!不过是学学这个样。这位拉起来跑,一边跑着嘴里还不闲着,跟这位“搭咕”着:“您上车站,一定是出城吧?”“啊,可不是吗!”“您什么时候回来?”“七八天。”“您回来我车站接您来。您这回出城我希望您大发财源。嗐!哪行人都比我们强啊!拉车是真难啊!可也分拉着什么样的主儿,拉着好的就多给点儿,拉着不好的就少给点儿。我昨天拉着那位就不错,那位的穿戴打扮跟您差不多,也是搁这儿上车站。 谁都知道搁这儿上车站是四毛钱,那位给一块五。今夭拉您也少给不了。”“啊!”这位一听,好嘛!这才明白他为什么不讲价儿,这方子开出来啦,一块五。这位想:“到那儿这一块五我给不给呢?要真给一块五,这脑袋得多大啊!不给?这高帽给我戴上了。”这位一琢磨:“要钱在你,给钱在我。”这位车上找点毛病:“快点儿!”

乙 催车,那就快点儿吧!

 快点儿?不但不快,他还有话回答你。

乙 他说什么呀?

 “大爷,不慢,您是看刚过去一辆汽车,你觉着我这辆洋车慢了。我要跟牛车走一块儿,我比它快多啦。”

乙 有跟牛车比的吗?

 “你快点儿!我有事。”“您放心吧!误不了您的事。”他可光顾了回头跟这位说话啦,马路上有个人他没看见,咣!把人碰了。

乙 这回可惹了祸了!

 没关系,只要这人碰不死就没事儿。

乙 那他怎办哪?

 他碰人有碰人的办法,没留神,咣!把人碰了。赶紧撂下车把,给这位赔不是:“哎,这怎么说的,您看您一慌,我一忙,我把您给碰了。”

乙 那意思?

 那意思是不赖我,俩人都有不是,你不慌我碰不着你。

乙 那人不答应啊!

 这位还真不听邪,上去就一嘴巴子。

乙 这嘴巴子打上啦。

 没打着。

乙 怎么没打着?

 会拉车的专门搪嘴巴子。

乙 怎么搪?

 这位一扬手,拉车的鞠躬:“您别打了!”这巴掌就搁上边过去了。

乙 没打着。

 头一下没打着,二下就不能打他了,他那话也让你过得去。

乙 噢,他说什么?

 “得了大爷,就是您打我两下,我不已经把您碰上了吗!您要是把我打个好歹的,我可就不能出车了。我家里八口人,就指着我拉车吃饭,我有七十多岁父亲,我有六十多岁母亲,不都得跟我挨饿吗?大爷,您还能打我吗?”

乙 这位呢?

 这位挨了个“窝心碰”:“哎呀!都岔气了。”“大爷,您看怎样?您要重了您上车我拉您上医院看看!您要不大要紧呢,那您就原谅原谅我吧。”这位也没主意了:“这你是碰了我啦……”

乙 这要是碰了别人呢?

 碰着别人也这套。这位说:“往后拉车留神点!”“您放心吧!我绝对留神。”“去吧!”白碰啦!

乙 嘿!他真有两下子。

 像这回端起车把,你就别说话了!

乙 嗯,不能说话啦。

 他还说。

乙 说什么?

 “大爷,您看多危险,刚才撞着人是没怎样,这要撞死,打官司得我去。”废话!你不去谁去!

乙 坐车的能替你打官司吗?

 拉着拉着到了:“您下车吧!您看车误了吗?”这位一瞧表啊,还差六分钟,买票上车将赶趟儿。这位下车,拉车的擦汗。

乙 噢!他跑一身汗。

 哪儿,一点汗也没有。

乙 那干吗擦汗呀?

 他这是给那坐车的瞧呢。一边擦汗一边说:“大爷,这天不算热啊,您看我这一脑袋汗,我拉别人没出过汗。”这位一想:好么,就拉我出汗。这位那意思你甭弄这套,你不就要一块五吗,这位想我就给你一块五,准知道少给也得跟我磨烦。“好好好,我给一块五。”“我谢谢您吧,您哪天回来我哪天接您来。”这位心里的话:“你放心吧!下回我看见你我就跑。”这位一伸手掏出两块来:“找五毛!”

乙 那就赶紧找人家五毛钱吧。

 找五毛?要找给你还叫能耐?

乙 不找行吗?

 不找他不说不找:“哎呀!您这是两块,我得找您五毛,可是您是头一位财神爷,我一个子儿零钱也没有,您要不忙您等一会儿,我上城里给您换钱去!”这位一听:“别换啦!好嘛,城里换钱!等你换回来车早就开啦!行啦,那五毛我也不要啦!”两块全归他了。

乙 嘿!他真有两下子。

 这一趟他就拉两块,别的拉车的得拉多半天,这是会拉车的“车油子”。

乙 还有不会拉车的?

 有啊!

乙 谁不会拉呀?

 我二大爷!

乙 你二大爷怎么回事?

 那时候我正在北京学徒,我二大爷搁老家找我来了,说话的口音是这味儿:(变口音)“小儿啊,我来了,你给我找个事做做!”“哎哟!二大爷,连我还没辙呢,我给您找什么事呀?我也不知道您能干什么呀?”“有个买卖我能干。”“什么买卖?”“刚才我在街上看见了,有一个小箱子,有俩轱辘,头里有俩棍,那个人拉着跑,那个人在里坐着,那个买卖我能干。”我一听就明白了。

乙 干什么的?

 拉洋车。我说:“您要能干那个还行,我有个磕头的大哥,在北京开车场。您要能干那个跟我走吧!”我把我二大爷领到我大哥那儿去啦:“大哥,我二大爷搁家来了,没事可做,你给弄辆车让他拉拉!”我大哥一瞧我二大爷这打扮呀,有车也不赁给他。

乙 那你二大爷怎个穿戴?

 都六月啦,天正热的时候,人家都穿条单裤……

乙 他呢?

 他穿条棉裤。

乙 棉裤?

 哎,应名叫棉裤,棉花絮得不多。

乙 四两?

 六斤半。

乙 嗬!

 老寒腿。他这条棉裤,白天穿着,晚上拿它顶门都行。

乙 好么,比杠子还硬。

 瞧这两只鞋多好呀!

乙 他穿的什么鞋呀?

 一只靰鞡,一只毡疙瘩,这靰鞡还没绳,毡疙瘩没底。

乙 嘿!瞧这两只鞋。

 我大哥一瞧,二大爷这打扮呀,好车赁给他哪儿拉钱去?不赁又怕对不起我:“哎呀!好车可没啦,这么办吧,你看房上那车行不?”

乙 车怎么还在房上搁着?

 这洋车都上房了,你想好得了吗?抬下来我一看,拉不得啦。

乙 怎么啦?

 车箱也散了,车把也剩一根半了,头里横梁也没了,这俩轱辘多好啊,一个有胶皮的,一个没胶皮的。

乙 嗬!

 我一瞧这车怎么拉呀?我二大爷还能将就:“这个没关系,修理修理就行了。”“你要能修理,咱抬家去吧!”

乙 车怎么抬回去了?

 没法拉了,可不就得往回抬。抬家去了。我二大爷还真有两下子,先买点儿洋钉,钉钉,像那买钉子你就先看看这洋车子板呀!车箱板是五分的板,你要买三分四分的洋钉钉上不正好吗?他买这洋钉呀……

乙 多长?

 二寸五!

乙 嗬!

 你倒搁里边往外钉呀!

乙 他哪?

 他搁外边往里钉,当!当!当!把这钉子都钉了,你还别说,外边还挺平整。

乙 里边呢?

 里边露着二寸的尖儿。你倒把它砸弯了啊,他也没留神,弄条麻袋盖上了。

乙 好么!连车垫子都没有。

 两根车把不是剩了一根儿半吗?

乙 这没法拉呀!

 这边绑根儿扁担,头里那横梁没了,弄根文明棍儿绑上了。

乙 他真能凑合。

 就这样儿他就把这车拉出去了,你就找个有人的地方呀,哪儿没人他搁哪儿。这洋车他就放到死胡同里去了。由打早晨六点出的车,都十二点多了。

乙 拉几个座儿?

 没开张!

乙 那哪儿能开张啊!

 你还别说,还真有这倒霉的,那位老远就瞅着这个车了:“洋车!洋车!洋车!”

乙 他没听见?

 听见了,头一句他就听见了。

乙 听见他怎不答应啊?

 他站在那儿纳闷儿:“大地方可了不得,这人叫吗名的都有,怎么还有叫洋车的!”有人名儿叫洋车的吗?

乙 好嘛。

 这人过来一扒拉他肩膀:“嘿!这车是你的吗?”像你说是我的不完了么!他这句话回答的才好听哪!

乙 他怎么说的?

 “不是我的还是你的?”这叫什么话呢!“拉座儿吗?”“不拉座干吗来了?”“这人怎么啦?拉我吧!”“不拉你拉狗哇?”“你这是什么话!车站去吗?”“车站,你给多少钱?”“你要多少钱呀?”“你给六十块钱吧!”“多少钱?六十块!你穷疯了?”“不,连车都给你。”

乙 好嘛,他卖车去啦!

 “废话!我要你车干什么!干脆多少钱?”“你看看,漫天要价,就地还钱,要的多你少给呀!”这人也没心坐了,拿他泡蘑菇:“不少给,一毛五!”“啊?你看你这个人,要六十块给一毛五,冲你这一毛五啊……”

乙 不拉!

 “上车吧!”拉了,一毛五他也拉了。

乙 这可便宜。

 那是便宜呀?这位是倒霉啦。你倒是瞅瞅这车你再上去,他净顾了高兴了:“哈哈!一毛五坐车,要坐别的车得八毛。”住车上一坐:“哎哟!哎!你这车怎么有钉子?”“没钉子不散了!”“怎么尖儿冲上啊?”“尖儿冲下我得会钉呀”“这叫什么话?哎!好赖倒便宜,一毛五呗!来,我自己钉钉。”

乙 他怎么钉?

 这位下车捡了块砖头,在车上当当当把这钉子尖儿都砸弯了,这位坐在车上才好看呢!

乙 什么样儿?

 就这样儿:(做歪身动作)“哎!你这车怎么歪着?”“歪着,你没看那边轱辘没胶皮吗?”“行了,歪着就歪着,走吧!”“走?你上哪儿去?”“没告诉你车站吗!”“车站?搁哪里走啊?”好嘛!他不认识道。“简直马路!”“那就行了!”现往车把里抱大腿。

乙 他迈不过去呀?

 寒腿,棉裤太厚,迈不进去就得抱。“我娘啊!”把腿抱进来,他一抄车把,把坐车那位差点儿没吓死了。

乙 怎么啦?

 你倒告诉人家留神哪!他个儿也高点儿,那位也没留神,他把车把往上一拿:“坐稳了么?”那位能坐得稳吗?咕咚就躺在后边了。他回头一瞧:“哈哈!没摔下去。”“废话,摔下去就晚了,走吧!”“能不走吗?你坐稳了吧!……喂!喂!你下来吧!”

乙 怎么啦?

 “我扁担掉了。”

乙 好嘛!扁担掉了。

 “那怎办呀?”“你打算坐不?”“废话,不打算坐我干吗来了!”“打算坐你拿着扁担。”这位是倒着霉呢,好,一毛五坐车还得抱着扁担!抱会儿就抱会儿吧!

乙 这边没车把怎么拉呀?

 他有主意,这边这手攥着车把,他把这手伸到后边抓着车簸箕,人家端起车把都跑。

乙 那他呢?

 他端起车把直蹦。他这一蹦啊,那坐车的可受了罪啦!做拉车蹦动作)“我告诉你说,你坐我这车呀,你睡不着哇!”那能睡得着吗?

乙 这位是倒霉了。

 这位在车上:“哎呀!哎呀!……”这是坐车吗?

乙 那干吗呢?

 压切面呢。就这样他蹦了五分钟。

乙 走多远?

 连六步也没出去!

乙 怎么连六步也没出去?

 他光蹿高不蹦远啊。

乙 好嘛!

 这位车上着急呀!“哎!你快点儿!”“什么?快点儿?汽车快!汽车是电力,我这是人力。车快人不快,你没看我穿着毡疙瘩吗?”

乙 嘿!好嘛!

 “你快点儿,我有事儿!”“有事儿?你昨天晚上干吗去来着?”“我有急事!”“什么急事?你们家死人了吗?”这位越听越气大:“不是,我嫌你洋车慢!”“慢哪!你下来拉着我,我不嫌慢!”

乙 嘿!

 这位越听越不像话,这位心里话:“车站我也不去了,火车我也不赶了,我跟你泡了。”由兜里掏出一条手绢来,往脸上一蒙,这位睡上了。那意思反正车站你也不认识,你就拉吧!你搁这儿拉我明早晨去,我省宿店钱。

乙 这主意真损点!

 我这二大爷可倒了霉了,由打一点拉的,拉到四点半了,整拉三个半钟头,他也不知道车站在哪儿,还拉呢:“我娘啊!这车站在哪里?”回头一看这位睡着了:“好嘛,睡着了。”也该着我这二大爷倒霉,马路头里有个人,像那样你就喊借光。

乙 是啊!“借光!边站!”车过去了。

 对呀!“靠边!”车过去了。他哪儿会这个,他端着车把冲这位嘀咕……

乙 嘀咕什么?

 “这个人是要倒霉呀!”

乙 好嘛!

 “你怎么在马路上走呢?”

乙 要不哪儿走去?

 那房上能让走吗?“你要不躲开,我就要碰上你呀!快了,快了,要碰上,要碰上。”咣!

乙 怎么啦?

 碰上啦!

乙 那怎么办啊?

 像那个你赶紧撂下车把,给人鞠躬道歉。

乙 那他呢?

 他端着车把跟人家乐:“哈哈哈!碰上了吧?”啊!你听这像话吗?“哎!你看着我了吗?”这位是给他个台阶儿,像那个你说没看见不就完了吗?你猜他说什么?

乙 他说什么?

 “没看见能碰上吗?”“噢!你成心碰我呀!”上去就一个嘴巴子。

乙 打着了?

 没打着?

乙 怎么没打着?

 你别看他拉车外行,他搪嘴巴子不外行,他把车把往上一周:“你别打了!”这位当的下子就打车把上了。这位这气就更大了,下边当的一脚。“你看!你做么?你这是怎么啦?”他这两“撅搭”不要紧,挨碰的这位不打他了……

乙 那么谁打他呢?

 搁后边来一位,照后脖梗子上,啪!就一巴掌。“哎!我没碰着你呀!你怎么也打我呀!”“我打你?我打死你!”“我看你好面熟呀!”“啊!是面熟。”“你不是坐车的吗!”“啊!我是坐车的!”“我没撂车把你怎么下来的”“你撂车把干吗?你一撅搭我打后边下去啦!”

乙 噢!后边下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