抢三本



郭启儒述

乙 这回你们两个人帮我说一回。咱们说它一回三本小书儿——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千字文》。

 (小孩扮演)怎么说啊?

乙 咱们由打《三字经》头一句说。我说“人之初”,(指丙)你由打“初”字说一句成语,你接他的底字儿说一句成语。这叫“顶真续麻”,字头咬字尾。咱们三个人来回绕,绕到《百家姓》上一句。

 绕哪句上呢?

乙 落到“蒋沈韩杨”。谁若落不到“蒋沈韩杨”那儿,罚他在这儿跪仨钟头。

 那么谁若落在“蒋沈韩杨”这儿呢?

乙 谁若落在“蒋沈韩杨”这儿,谁是爹。

丙、 (合说)哎!

丙 咱们仨人说,由打“人之初”说,字头咬字尾,咱们仨人来回绕,绕在《百家姓》上“赵钱孙李”。

乙 什么“赵钱孙李”呀,绕到“蒋沈韩杨”。

丙 噢,“蒋沈韩杨”啊。谁若落不到这儿呢?

乙 罚他在这儿跪仨钟头。

丙 那么谁若落在“蒋沈韩杨”这儿呢?

乙 谁是爹。

、丙 (合说)哎!

 这回我听明白了,由打《三字经》头一句说,落在《百家姓》“周吴郑王 吴郑王”。

乙 你也没听明白,落在“蒋沈韩杨”。

 “蒋沈韩杨”啊。落不上来怎么样?

乙 落不上来,罚他在这儿跪仨钟头。

 他若落在“蒋沈韩杨”这儿呢?

乙 谁是……


乙(合说)哎!


乙 又来啦?你们是说呀,是起哄呀?

 帮您说。

乙 先听我的。“人之初”。

丙 “性本善”。

 “性相近”。

乙 “习相远”。

丙 “戒之哉”。

 “宜勉励”。

乙 咱这儿背书哪?我说“人之初”,(指丙)你别说“性本善”哪。

丙 我说什么呀?

乙 你得接我这“初”字说句成语。

丙 那行,您再说。

乙 “人之初”。

丙 初一初二。

 初三初四。

乙 初五初六。

丙 初七初八。

 二十九三十儿。

乙 一个月啦!

 你拿房钱来吧。

乙 干吗?咱们这儿背月份牌儿哪!(指)他说对了,你又说错了。你别说“初三初四”啊,你接他那“二”字说句成语。

 好,咱重新说。

乙 “人之初”。

丙 初一初二。

 二八娇娥。

乙 鹅能凫水。

丙 水过漫楼。

 楼台殿阁。

乙 隔山望月。

丙 月月关钱。

 钱关心喜。

乙 喜乐伤悲。

丙 碑下是你。

 你要挨打。

乙 打我好疼。

丙 藤萝生芽。

 牙关闭紧。

乙 紧靠长湖。

丙 胡言乱讲。

 “蒋沈韩杨”。我落到这儿了,我是你们俩的……

乙、丙 (合说)哎!

乙 他不说“爹”了。

丙、 (合说)哎!

乙 我说了。这回咱们改了,咱们净说《百家姓》。

 那怎么说哪?

乙 咱们各人说各人的。我由打“赵钱孙李”说,说到“周吴郑王”,中间儿我要加上六十多句,也要字头咬字尾。

丙 好,我由打“冯陈褚魏”那儿说,到“蒋沈韩杨”,当中我要加它一百多句。

 我由打“朱秦尤许”说到“何吕施张”,当中间儿我要加它两千二百零一句。

乙 那得说得上来。

 那是啊。

乙 听我的。赵钱孙李。

丙 李呢?

乙 理不通,通天彻地,地下无人事不成,城里妈妈去降香,香火庙内有娘娘,娘长娘短,短剑防身,申公豹,豹头环眼莽张飞,飞虎刘庆。庆八十,十个麻子九个俏,俏皮佳人,人能制火,火烧战船,船舱避箭,箭败刘利周,周吴郑王。我说完了,(指丙)该听你的了。

丙 听我的。冯陈褚魏。

乙 魏……

丙 喂不活,活活现眼,眼前报应,硬顶不饶,绕街要饭,犯不上,上来下去,去者别来,来了更好,好歹贤愚,鱼龙变化,画春园,圆圆荔枝,枝枝别动,洞靠长湖,湖靠长江,蒋沈韩杨。

乙 他说完了,(指)该听你的了。

 (指乙)你这都是什么呀?你说加六十多句,这够吗?连三十句也不到哇。(指丙)你说加一百多句,我看你那连二十句都没有。咱们说加多少就得说多少。

乙 噢,我们这都不够,口头你那可得够数儿。

 当然啦,听我的。朱秦尤许。许我过河,何吕施张。

乙 完,完啦?嘿!你这倒省事啊,就一句啊?你不是说要加两千二百零一句吗?那两千二百句哪?

 那口头再说。

乙 不行。你从头儿说吧。

 啊,听我的。朱秦尤许,许田射鹿,鹿叼灵芝,知过必改,改头换面,面南登极,鸡叼碎米,米烂成粥,周吴郑王。

乙 嘿,你怎么说我这屋里来啦?你得说别的呀。

 周氏骂齐,旗开得胜,圣手遮拦,蓝夭扫雪,雪里送炭,探头缩脑,脑后摘筋,金瓜锁斧,斧錾锤掂,颠鸾倒凤,凤子龙孙,孙庞斗智,智广才高,高亮赶水,水过银河,何吕施张。

乙 又完啦?这也不够两千二百零一句呀。

 谁若说不够是小狗子。够不够?

乙 够。这回咱们再改一回,还打《百家姓》上说,还是各人说各人的,我说赵钱孙李,由“李”字这儿找一辈古人名儿,由古人名儿的底字儿说四句诗,要落在《千字文》上一句,再顺这个底字儿找一个做小买卖儿的。

丙 那我顺周吴郑王说,也找位古人名儿,也说四句诗,也要落在《千字文》上,也要找一个做小买卖儿的。

 我顺冯陈褚魏那儿说,也找位古人名儿,也说四句诗,也要落在《千字文》上,也要找个做小买卖儿的。

乙 听我的。赵钱孙李,李靖王,王子去求仙,丹成上九天,洞中方七日,世上已千年——落在《千字文》上一句——“年时每催”——做小买卖的——“炊帚,笤帚!”(指丙)该听你的啦!

丙 听我的,周吴郑王,王伯当,当阳桥上一魁元,大喊三声吓曹瞒,姓张名飞字翼德,谁人不知古圣贤!

乙 好;落《千字文》上哪句?

丙 “弦歌酒筵”。

乙 做小买卖儿的呢!

丙 “酽茶一子儿两碗!”

乙 “炊帚,笤帚!”

 外头卖去吧!你们这都是什么呀?咱们说诗得像诗。(指乙)你那是小孩儿描的那红模子。(指丙)你那是《三国》上的原文,这像诗吗?

乙 噢,我们这都不像诗。好,听你的。

 听我的,冯陈褚魏。

乙 找古人。

 魏忠贤。

乙 好嘛,大奸臣,说诗。

 贤人不灭反为奸,灶王爷上天二十三,谁家的灶火不烧火,哪儿有烟筒不冒烟。

乙 你这都是什么,乱七八糟的!你说我们那不像诗啊,你这也不怎么样。落《千字文》上的一句呢?

 “焉哉乎也”。

乙 好嘛,末一句。做小买卖儿的呢!

 (两手揪乙、丙)“野猫来,卖钱!”

乙、丙 (合说)好说野猫!

乙 这回咱们再改一回。咱们还由《百家姓》上说,还是各人说各人的。

 这回又怎么说呢?

乙 我由赵钱孙李那儿说,顺李字这儿找一位古人,顺古人名儿的底字儿说四句小孩儿语,要拍着巴掌说,还得带仨“镲镲镲”。

丙 我打周吴郑王说,找一位古人名儿,说他四句小孩儿语,也要拍着巴掌说,也带着仨“镲镲镲”。

 我由打冯陈褚魏说,找一位古人名儿,说四句小孩儿语,也要拍着巴掌说,也带着仨“镲镲镲”。

乙 这回咱们把这岁数儿给改一改。咱们好比仨小孩儿,我呀好比才六岁。

丙 我好比是五岁的。

 我好比三十五岁的。

乙 有这么大岁数的小孩儿吗?

 我这是“大小孩儿”。

乙 噢,烟卷儿呀。

 我好比七岁的。

乙 我叫歪毛儿。

丙 我叫淘气儿。

 我叫别扭。

乙 我瞧你就别扭。(学小孩淘气儿)咱们找别扭去啊?——找别妞可干什么呀?听我的。赵钱孙李。

 找古人。

乙 李淳风。

 说小孩话。

乙 风来哩,雨来哩,和尚背着个鼓来哩。

、乙、丙 (合说并拍掌)镲镲镲,镲镲镲!(学小孩游戏,唱)车轱辘圆哎,家家儿门前挂红线。

乙 行啦,行啦!咱们还小点儿!(指丙)该你啦!

丙 周吴郑王,王彦章。张大哥,李大嫂,下南洼,摘豆角,谁见过六月穿皮袄来吧。

、乙 (合说并拍掌)镲镲镲,镲镲镲!(学小孩游戏)豆虫豆虫,飞!

丙 拉屎一大堆!

乙 喷,咱们会玩儿了啊!(指)该听你的啦!

 听我的,冯陈褚魏。

乙 找古人。

 魏徵。

乙 小孩儿语。

 蒸馍馍,捏饺子,你们是我的好小子!我是你们的亲老子。

、乙、丙 (合说并拍掌)镲镲镲,镲镲镲!

乙 还“镲镲镲”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