怯相面



焦德海 刘德智唱片记录本

 刘先生。

乙 焦先生。

 您在这儿哪?

乙 可不是嘛。

 您不认识我吧?

乙 我眼拙。

 别看您不认识我。

乙 谁认识您?

 我可认识我呢!

乙 多新鲜哪!

 我跟您是同行。

乙 也说相声?

 我绑票的。

乙 绑票?

 我是相面的。

乙 江湖道!

 我这相面的特别。

乙 有什么不同?

 不要钱白相。我有堂号。

乙 贵宝号在什么地方?

 前门外琉璃厂,有我的住家。

乙 是是是。

 我的字号叫“相面堂”。

乙 相面堂?

 对。

乙 白相?

 不要钱。

乙 白给相面你给我看看相怎么样?

 我看您这气色就不错呀,有造化。

乙 您这是奉承我。

 您的五官长得也好。

乙 怎么个好法?

 都单摆浮搁的。

乙 废话,长一块儿成包子啦。

 您说您有没有造化?

乙 我一定没有造化。

 没有造化?您看您穿得也挺阔气的,吃得也不孬,有造化!

乙 有什么造化。

 你是无福之人生在有福之地呀。

乙 是吗?

 你把掌法伸出来我看看。

乙 什么叫掌法?

 就是您的手。

乙 您看看。

 男子要绵,女子要柴。

乙 怎么讲?

 男于手如绵,无钱必有钱。女子手如柴,无财必有财。

乙 嗯!

 这叫指,这叫掌,指为龙,掌为虎。只许龙吞虎,不许虎吞龙,指长掌便好,掌长指短要分详。你这手倒是好手,不管怎么说都分瓣儿。我再看看你的五官。

乙 你细细给我看看。

 五官分鼻、口、目、眉、耳,都有别名:眼为监察官,眉为保寿宫。耳为辖听官,嘴为出纳官,鼻为审辨官。

乙 是。

 这是楼外楼,这是天外天,这是山海关,这是打虎山。

乙 全在我身上长着呢。

 您的五官都好,就是眼睛不好。

乙 我眼睛怎么不好?

 你长的不是人眼。

乙 我揍你,有不长人眼的吗?

 你也不配长人眼。

乙 怎么不能长人眼?

 如来我佛长的是人眼。

乙 眼睛有什么说道?

 九眼人登基坐殿,凤眼人主于昭阳正院。虎眼人当元帅,鹿眼人必出家,蛇眼人曲曲弯弯,狼眼人心必狠,狐眼人必偷盗,你配长人眼吗?

乙 你说我长的什么眼?

 你长的是两只鸡眼,鸡眼人好斗,你还不是本地鸡。

乙 什么鸡?

 外国鸡(指吐绶鸡,通称火鸡)。

乙 我还会变色儿哪。

 你这五行也不错,我再看看你胖瘦,十个胖子九个富,九个胖子没底库。

乙 我呀?

 我方才说的对不对?

乙 对倒是都对。

 我这个算卦的和他们别人不一样。

乙 有什么不同?

 有的他不叫算卦的,他叫生意门儿。

乙 为什么?

 生意他是先写后问,他能算你父母在不在世,妻室大小,多会儿走运,多会儿发财。

乙 是啊?

 都是先写后问。

乙 怎么个先与后问?

 你问点儿什么事吧?

乙 你说我父母还在不在吧。

 写十个字就能解决问题,你父母在不在世都行。

乙 哪十个字?

 父母双双不能克丧一位。

乙 我父母都在世。

 先生写得明白:父母双双不能克丧一位。一位也没死。

乙 我爸爸死啦,就剩下我母亲啦。

 写得明白:父母双双不能,克丧一位。还有一位。

乙 我父母要都死了呢?

 也是这句话呀,父母双双,不能克丧一位。要死都得死!你可千万别上这个当啊!

乙 是啊。

 我刚才相您胖瘦。

乙 你再给看看。

 胖人也上相,瘦人也上相,瘦人分两种。

乙 哪两种?

 瘦知瘦,寒知寒,寒瘦之人不一般,瘦有精神终必运,寒勿兴财保孤单。

乙 是啊?

 看完你胖瘦,再看你少、中、老三步大运。

乙 啊。

 今年贵庚,青春下行几十,多大年纪?

乙 都是废话,我呀三十六岁。

 三十六岁,你是八岁运通,八岁、十八岁、二十八岁,下至山根上至发,有财无库两兑销,寒了印堂修在大。你说你是富贵相,还是贫寒相?

乙 一定是贫寒相。

 贫寒相你也吃好的,穿好的。

乙 我是富贵相?

 富贵相你不在家里呆着往外边跑什么?

乙 我到底是什么相啊?

 你是无福之人生在有福之地呀。

乙 噢?

 再看你这岁数,我也不是奉承你,也不瞎说。

乙 是。

 你今年不是三十六岁吗?

乙 对呀。

 明年你就三十七啦。

乙 我知道。

 从你这印堂来看,别拿我这话当儿戏呀。

乙 不能。

 由打你三十六岁开始,你就由楼下往楼上走啦,步步登高。

乙 是吗?

 一天比一天好,一天比一天强。

乙 是啊!

 你是由打三十六、三十七、三十八、三十九、四十、四十一、四十二、四十三、四十四、四十五、四十六,这十年,我见阁下必给您道喜。

乙 我一定是大发财源。

 你一定是祸在眼前。

乙 别挨骂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