巧嘴媒婆



张寿臣述 何 迟整理 张奇墀记

  六月炉边铁匠,
  腊月江上渔翁,
  干什么说什么,
  卖什么吆喝什么!

  就拿这个月份儿说,打铁的如何?他也得工作,“六月炉边铁匠”嘛!“腊月江上渔翁”,腊月多冷啊,江上打鱼的也得起五更睡半夜打鱼!拿我们说吧,说相声,站在这儿说,老拿把扇子,夏景天拿扇子为了扇风啊,可冬景天我们也拿着!老拿着干吗呀?手里有抓挠呀!说书哇也离不开这把扇子,拿着它什么都是。说书说到写信那儿啦,这就是笔,提笔修书;说到打仗那儿啦,刀、枪、剑、戟、斧、钺、钩、叉……全是它。

  同是一把扇子,扇法儿不一样,分什么人:“文胸、武肝,僧道领、媒肩”。不信您瞧,这扇子,文人哪扇胸,练武的扇肚子,和尚老道扇大领子,这叫“文胸武肚僧道领”。有那念书的老学究,这扇子闭一半儿扇一半儿,走道儿迈方步儿,说话离不开“之乎者也矣焉哉!”要是见人一说话,先把扇子闭着。

  “哎呀,久违得很。”

  那位:“您哪里去?”

  “我见几个诗友谈谈诗。”把扇子一打,扇两下儿胸口。

  “您这扇子好哇,我得领教领教、瞻仰瞻仰。”

  这位呀赶紧地双手递,一哈腰。伸手拿过来不恭敬,得双手接。那位接过来先瞧下款儿:

  “好,好,刘春霖哪,状元。这骨儿是真正子安的!”

  你夸他扇子比请他吃饭都痛快,就怕呀来一位愣爹:

  “我瞧瞧你这扇子,”接过来,猛放猛闭,“不错!”

  他一心疼能吐口血!——“文胸”。

  “武肚”哪,您瞧那练武的人呀,扇肚子。原先在我小时候儿北京有相扑营,相扑就是摔交啊。您瞧个个儿都是直着胳膊,穿小衣裳,系骆驼手绳,穿单口靴子,那扇子全是大桑皮纸,红面儿,没有画儿,即使有画儿,也是“五鬼捉刘氏”。见面儿一请安哪是“茶汤壶”。“好您哪!”我比那个人吧:这就是壶身儿(指自己的身子),这就是壶嘴儿(指右手),这就是壶把儿(指叉在腰间的左手),一见面儿:“您好哪!”(打千)这不是“冲一碗”吗?

  “这天儿热呀!”

  “可不是嘛!”

  “您练啦吗?”

  “没练,浑身僵得慌!这天儿太热呀!”一扇肚子。——“武肚”。

  “僧道领”——和尚老道扇大领子。他们管念经叫佛事,和尚见和尚:

  “嗬,师兄,您上哪儿?”一边说,一边儿冲大领子里头扇风。

  “我这些日子没有佛事,昨天有接三,去早点儿又回来啦!”

  “怎么?”

  “东家没死哪!”

  没死你去干吗呀!

  “文胸武肚僧道领”,再说“媒肩”——媒婆子扇肩膀儿。这号人都拿鸡毛扇儿,串百家门儿,哪儿都去。一扇肩膀儿:

  “老太太,吃饭啦?大少爷放暑假啦?大少爷年纪不小了吧,定下了吗?”

  有一搭无一搭瞎聊,鸡毛扇儿扇肩膀儿!

  说媒的嘴可能说,见什么人说什么话,死汉子能说翻了身,媒婆儿的嘴呀,嗬!天花乱坠呀!张家长李家短,仨和尚五只眼!说得你点头咂嘴儿!现如今不行啦,这行儿没饭啦!现如今哪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砸颜叶韵螅饺耸且坏愣廾挥小@夏昙涫前旎橐瞿模簿俊案改钢藉浴蹦模∶狡哦剑薪忠淮推玖狡欤绞焙蛴殖杂趾龋核党闪四馨姿德穑康轿颐悄嵌本墓婢兀低5敝螅退亩灾硗人亩匝蛲龋颊饷瘩⊥筇煲涣挂讳萄蛉舛嗝姥剑〕缘妹狡哦桓龈龆挤释反蠖模「陕鹦恢硗妊蛲妊剑坑懈隼碛赏郏泵饺说乃登资吕椿匾慌埽淹榷寂芟咐玻徽庵硗妊蛲饶模盟哉飧鐾炔顾耐取?/p>

  当媒婆儿的一年能肥肥实实吃十个多月!有一个多月差点儿,哪个月呀?就是由打腊月一进门呀直到正月十六,没事!为什么呢?旧社会有这么个讲法:“正不娶,腊不定。”那么这一个多月没地方说媒去就挨饿吗?不!这一个多月吃得更肥实。人家家里有几个儿媳妇哇,有几个闺女呀,那个媒婆儿全仗这一个多月的怍入换季呢。怎么?这媒婆呀,就下这么一块来钱的本儿买点儿东西就得。买什么呢?买条红带子,剪成一骨节儿一骨节儿的,再买点儿花生、栗子、小枣,一过腊月二十三她就出来啦,直到正月十六。哪儿去哪?哪儿都去!穿着新蓝布褂儿,没有新蓝布褂儿,把旧的洗洗。不管认得不认得就上人家院儿里去,愣拉门,愣往屋里去,进屋抓把红带子,花生,小枣、栗子往炕上一撒!干吗呀?找吉庆啊!花生、小枣、栗子,搁在一块儿好听啊!枣儿跟栗子叫“早立子”,早养儿子早得济呀!花生哪?更好啦,净得儿子想姑娘,净得姑娘啊想小子,她这一把全扔出来啦——花生、枣儿、栗子,花搭着生,姑娘小子全养,兜这么一兜,进门就唱:

  “给你个栗子,给你个枣儿哇,明年来一个大胖小儿哇!”唱完往炕上撒这么一把花生、枣儿、栗子唔的!

  一进门儿呀,一瞧,嗬!男的没在家,就一个少妇,一看屋里:红炕围子,红窗户帘儿,得啦,逮着啦!新婚。这位太太结婚不到半年就腊月底过年啦!扔这么一炕枣儿、栗子、花生,明年来个大胖小儿,多好听啊!给两块现洋。归里包堆扔一把不值仨子儿,那阵儿两块钱一袋儿面!要再争竞争哪,又来一块,三块。这屋出来,那屋进去。一个大杂院儿好几家儿,到哪一家儿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≌馕莩隼茨俏萁ィ病案踝痈阍娑髂昀锤龃笈中《薄U馕惶狡哦┳彀停偻牾叱隼蠢玻≡趺椿厥拢空馕惶枪迅荆∫姑估玻∏勺煅揭灿星拼砹说氖焙颍?/p>

  当媒婆儿没有不骗人的。她怎么骗人哪?嗬!她要受谁贿赂哇就帮着谁骗人!我怎么知道哪?我有家儿街坊——逢这特别的事都出在我们街坊——我们街坊有个媒婆儿,姓酸哪叫酸梅,那两片子嘴跟小刀子似的!我们那我有个大地主儿,家里财产挺厚,这老太太呀六十来岁,没有儿子,就一个闺女,这姑娘二十一岁;这姑娘要嫁谁呀,这份财产就跟着过来啦!打十来岁就给这位姑娘说亲,直到二十一岁没人要。为什么?姑娘有残疾,什么残疾呀?偏缝——到北京叫豁嘴儿,南边叫花嘴子。这姑娘这豁嘴儿打鼻子里就豁,连牙床子都豁出来啦,通天到底!这还不算,双的,一边儿一个!这姑娘把手搁鼻子底下,您瞧,一百八十分人才;这手一抬开,您刚吃完饭全吐出来啦!老太太疼姑娘,给说主儿啊,年纪得相当,相貌得好,有一点儿毛病啊她还不给!让媒婆儿给说去,说停当了哇,谢媒婆儿一听四合房儿,五千块现洋。这媒婆儿贪这个就满市街说去,跟谁说谁摇头,说了半天多没一个成的!后来遇见一个小伙儿呀,这小伙儿也让媒婆儿给说门亲事,说停当了也有重谢。这小伙儿要漂亮人,有残疾的不要。这小伙儿可也有残疾——没鼻子,这儿一个大坑。两边儿都是这个条件:这头儿有残疾的不给,这头儿不残疾的不要。可两头儿都有残疾,哎!这媒婆儿还直给说停当了!要不怎么管媒婆儿叫“撮合山”哪——两个山头儿她都能给捏合到一块儿去!搬山倒海的能耐!她把这两档子还真给说成啦。说成是说成啦,她得把这豁嘴儿、没鼻子说到头里,瞒着盖着不成。怎么说呢?跟男的说这个:

  “大爷,这门亲事说停当了,往后后半辈子什么也不用干啦,您娶的这位大奶奶,这位老太太就这一位姑娘,明儿这份儿财产您享受,银行存多少多少,趁六个房产公司,那都不用说,就这姑娘人儿的储蓄呀您四辈子花不完!”

  这小伙儿说话哪,没有鼻子,这个味儿:

  “我告诉你,她六个金山我不爱,别看我没有鼻子,这姑娘有点儿毛病,不要,你千万给说到头里!”

  “要不要在你呀,我瞧着都好。往后不是落埋怨吗?这姑娘没别的毛病,就是嘴不好!”

  这小伙子以为什么哪?口敞!嘴不好是好说好笑。

  “噢,那倒不在乎!哪不好不算毛病,慢慢儿劝说她吧!”

  怎么劝说呀?这毛病劝说不好哇!

  这头儿说成了,上那头儿说去。

  “老太太,跑了半年多这才相当啊!这小伙儿比您小姐大一岁,身量儿,长相儿哪儿都好,这个亲事要是还不停当啊,您小姐后半辈子甭出阁啦!”

  老太太说:“可是这么着,你也别瞒着,我们姑娘可是有残疾,这男的有一点残疾我不给,你别瞒着,别盖着!”

  她还得把没鼻子说在头里:

  “老太太,甭说您还谢我那么些钱,还有房子;这是您小姐一辈子大事,我不能缺德,您就一个钱不花,我也不能做那种缺德事。小伙子哪,都挺好,就是眼下没有什么!”

  告诉你啦,没有鼻子!“眼下没有什么”嘛,眼下没有什么就是没有鼻子啊!这老太太哪,也想左啦,以为没有产业哪!

  “那不算毛病啊,眼下没有什么怕什么啊,我陪送得多呀,再说往后过着过着不就过有啦!”

  他怎么有哇?有不了哇!

  “我这儿富裕,我添补。”

  你添补?你拿什么添补哇!你不也就有一个吗!把你的挖下来搁他那儿?不合适呀!

  停当啦!停当可停当啦,要糟!怎么?要相相。要命啦!这一相不吹了吗!媒婆儿主意高,她跟男的说这个:

  “你相可不好,人家老家庭,头门不出,二门不迈;你瞧瞧相片儿,我把相片给你拿来。合适呀你把相片留下,不合适退给人家,别耽误人家事。往后娶过来不是本人儿,算我骗你,你到法院告我去!”

  跟那头儿也是这话:

  “男的没在本地,在外省哪!事由儿忙,人家不能告假,人家来了要不成哪,就耽误人家事啦,您瞧瞧相片儿得啦!”

  瞧相片儿吧!两头儿都有残疾,这相片儿怎么照哇?照相片儿五官挡不住哇!可是照半截身儿,半截身儿是照上半截儿,没有照下半截儿的呀!哎呀,这媒婆儿主意太高哇!男的照相,女的照相,她带着照去,到那儿她给摆弄。男的不是没鼻子吗?他要一堂花园儿的布景——远景、近景,假山石头上头搁花盆儿,花盆儿里有芍药花儿,这尺寸哪跟小伙身量拉好了,让他呀站在花盆旁边儿,拿着那花头闻花儿;就仿佛逛花园儿瞧见芍药啦,香!他一闻,照,照得了看看,不好重新另来!不是没鼻子吗?没鼻子,这花儿不就盖上了吗?照得了挺俏皮。女的哪,豁嘴儿怎么办?她叫她打电话?站在这儿把耳机子往这儿一搁,就挡住了!这媒人哪,好缺德啦!

  说这是看相片儿容易受骗,要面对面地对相对看大概没有事啦!谁说的?听媒人说对相对看,受骗受得更厉害!这也是酸梅的事——酸梅这一辈子办的缺德事多啦!

  这档子更新鲜!也是两边有残疾,有残疾的不要,有残疾的不嫁,还是对相对看,她愣给说停当啦,男的是什么残疾?男的是瘸子!你别瞧他瘸,他要说漂亮人,有点儿毛病不要!女的哪?女的是一只眼!瞧什么得吊线,也要漂亮人!嗯,她把两边儿说停当啦!说停当是说停当啦,最末对相啦,这怎么相啊?定规好啦:姑娘啊站在门口儿跟媒人说闲话儿,好像串门儿送人,留这儿说两句闲话儿似的;男的呀打女的门口走一趟,男的哪不认得女的,瞧谁跟媒人在一块儿站着谁就是,女的不认得男的,朝媒婆儿跟她嘀咕:

  “瞧,来啦,进口儿啦,穿什么衣裳,戴什么帽子,瞧瞧成不成,不成作为罢论,成就放定。”

  那位说:她枉费心机呀,成不了!男的打女的门口儿走,瘸子!女的瞧不上;女的在门口儿瞧,吊线,男的瞧不上。两边儿都不愿意,那不就吹啦!

  媒婆儿这主意高哇!她叫男的骑着马,男的不是瘸子吗?他骑着马哪!手里拿着马鞭儿,打门口儿一过,一瞧媒婆儿跟谁站在一块儿谁就是:

  “嗯,行!”

  女的哪,在门口儿里头哇,开一扇门关一扇门,使门掩上点儿脸,把这点儿毛病就满挡上啦!

  一相相停当啦!放定。老年间哪,放定,过礼,不见面儿;什么事儿没有。拜天地的时候儿女的盖着盖头,新娘也瞧不见他是瘸子,新郎也瞧不见新娘是一只眼。一入洞房,打起来啦!怎么?入洞房以后盖头撤啦!新郎一走道儿,“哟!”俩人都吓一跳:

  “哟!你怎么是瘸子?你骗人是怎么着?我相的时候不瘸,这会儿怎么瘸啦?说实话!”

  男的会解释——媒婆儿早教给他啦:

  “是呀,相的时候不瘸呀!不是骑着马哪嘛,刚出你们胡同,洋车放炮,声音挺大,马惊啦,跑出十几里地把我摔下来啦,腿也摔瘸啦!先不瘸,这腿是摔瘸的!你这一只眼怎么回事?说实话!”

  女的哪也会遮说:

  “是呀,我听说你摔瘸啦,我一着急把这只眼也哭瞎啦!”

  多巧!

  巧是巧,这媒婆儿的腰包可装满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