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愁绕口令



王鸣禄 史文翰演播稿

  乙:这回呀,我给您说回相声。
  :您看我就喜欢您这个相声。
  乙:噢,您是一位相声爱好者呀?
  :可以这么说,可就是对于您这相声来说是个门外汉。
  乙:您这是客气。
  :一点儿也不懂,有时间您给我介绍介绍,您这相声讲究什么?研究什么?有什么规矩?
  乙:相声讲究四个字。
  :噢,抓、打、擒、拿。
  乙:那是摔交。
  :摔交您也会。好,摔摔,摔摔……您不是讲究这么四个字?
  乙:抓、打、擒、拿干什么?
  :讲究什么?
  乙:相声四个字是说、学、逗、唱。
  :噢,讲究这么四个字。
  乙:对了。
  :说,都是什么节目?
  乙:哎哟,说的可太多了,我要是给您背一天,也背不完。
  :您可别背一天。
  乙:这么着吧,我简单地给您介绍介绍您听听得了。
  :您说我们听听。
  乙:好。说的:大笑话儿、小笑话儿、字意儿、灯虎儿、反正话儿、俏皮话儿;说个诗,对个对子,说个三列国、东西汉、"水浒""聊斋"、《济公传》、《大五义》、《五女七贞》、《西游记》、古董王糊驴,老师打沙锅。说点儿崩甭绷儿,蹦绷蹦儿,憋死牛儿绕口令儿……这全是说的。
  :噢,会说这么多节目哪!
  乙:对了,老艺人了就得会得多一点儿。
  :照您这么一说,别人哪?
  乙:会不了这么些个,年限的关系。
  :啊,别人不会这么多?就是您这么一位老艺人,所以您会这么多节目。
  乙:对对对。
  :那今天能不能烦您一段儿呀
  乙:来啦,来啦。什么叫烦哪?想听哪段儿尽管说,没问题。
  :虽然是我烦您的吧,但是我能代表观众的愿望。今天各位相声爱好者全来到这来听您来,我代表各位观热烈欢迎您,要求您给表演一段儿。您来回"崩甭绷儿"吧。我们各位热烈欢迎!
  乙:对不起 我绷不了。
  :别价。
  乙:实在对不起,我绷不了。
  :怎么?
  乙:这段儿我老没说了,说起来不熟练,您要打算听没问题,给我一点儿时间到后台熟练熟练,我再上场给您说这段儿"崩甭绷儿'。对不起,对不起!
  :噢,这就难怪了,因为这"崩甭绷儿"嘛 ,最近您总没"绷"。所以再"绷"起来就不太方便是吧,那不要紧,换个节目,您来回"蹦绷蹦儿"吧。
  乙:"蹦绷蹦儿"
  :这"蹦绷蹦儿"就别客气了!
  乙:我也"蹦"不了您老!
  :来吧,蹦两下儿吧!
  乙:一下儿我也蹦不了啦。
  :您不是蹦得有两下子吗?
  乙:没两下子,没两下子。
  :这"蹦绷蹦儿?也不行。
  乙:是。
  :您再换个节目,您来回"憋死牛儿"。
  乙:嗨!您不懂啊!这叫俏头。
  :什么俏头?
  乙:到饭馆吃饭去 ,要个爆三样儿,那里头不就有俏头吗?葱花呀,蒜末儿呀、玉兰片哪……
  :噢,这么说我明白了,您是那俏头。
  乙:哎,我是那俏头干吗呀!
  :噢,您是?
  乙:爆三样儿。
  :啊?
  乙:嗐!爆三样儿干什么呀?全乱了。
  :哎,究竟您会说什么吧?
  乙:究竟我会说呀,绕口令。
  :您会说绕口令?
  乙:啊。
  :行了,今天我帮您说回绕口令。
  乙:你帮我说回绕口令?
  :我帮您说一回绕口令
  乙:你会说相声吗?
  :相声我倒没学过。
  乙:你这不就瞎胡闹吗!不会说相声,帮我说绕口令?
  :就是会说绕口令。
  乙:我们这是艺术。
  :嗨,有嘴就能说!
  乙:有嘴就能说?你这叫轻视我们的艺术。
  :也没法儿重视!
  乙:您看我了吧,今年将近六十啦,我说了四十多年相声了,我的绕口令还都说不好哪!
  :那你太笨了。
  乙:这么一说你机灵?
  :就是。
  乙:你不是说你机灵吗?这么着,我说一个你跟着我说,你要是跟我说得一样喽,我跪倒磕头拜你为老师。
  :行,收你一徒弟。
  乙:哎,别忙!什么事就收我一徒弟呀
  :保证说得上来嘛
  乙:我说一个你说呀!
  :行啊,您说俩都不要紧。
  乙:听着。(拍醒木)
  :噢,先拍一下。(拍醒木)
  乙:你别拍。
  :我跟您学嘛
  乙:别学拍木头。(拍醒木)
  :(拍醒木)许你拍,不许我拍呀?
  乙:不是不让你拍吗?
  :我拍也响啊!
  乙:响管什么用啊,这得受过师傅的传授,瞎拍不行。
  :行,行,您拍吧。
  乙:(拍醒木)说"起南边来个白胡子老头儿,手里拄着个绷白白拐棒棍儿。"你说这个。
  :嗨嗨,我以为什么……说了半天就这个?
  乙:啊!
  :等我说完了,我说上来你磕头拜我为师,就说这个?
  乙:对了。
  :我怎么了我呀?我没别的事干了!我站着说这个?你拿我开玩笑呢!我这么大个子 哎,就我这么大个子说这个?我说上来有我怎么好看呀?这么大人我和你说这个?我这么大年纪……
  乙:哪么大年纪你!二十来岁儿还那么大年纪,拍老腔哩,你美什么呀,你呀?
  :就这个,这还叫绕口令。啊,这个太简单了,太省事了。您说那难的。
  乙:行。
  :您说那不好说的。
  乙:好吧。
  :您说那真正绕嘴的。
  乙:行,难说的有的是,你先把这个说上来。
  :这您就以为我说不上来啦。
  乙:以为干什么?你说呀!
  :听着点儿,说起来比你利索。说绕口令得有条件儿:嘴皮儿薄,薄片子嘴儿,说出来那么干净、利索,您看他这嘴唇儿,皇上他妈——太后(厚)。
  乙:嗯 还有俏皮话儿哪!
  :就这还说绕口令儿?哎,你再说一遍儿。
  乙:他没听见吧,净跟着捣乱嘛!注意听着啊!
  :我们得学对喽。
  乙:(拍醒木)说"起南边来个白胡子老头儿,手里拄着个绷白白拐棒棍儿。"
  :就这个?
  乙:啊?
  :听着吧,说起南边来个白头子老胡……
  乙:白头子老胡!这是哪儿的话呀?
  :不是你说的起南边来个白头子老胡吗?
  乙:说起南边来个白胡子老头儿。
  :起南边来个白胡子老猴。
  乙:老猴?老猴干什么?老头儿。
  :老头儿,老猴儿,反正都差不多
  乙:这差得太多了。
  :说起南边来个白胡子老头儿,噢,就这个?
  乙:啊。
  :起南边来个白胡子老头儿,清楚吧?
  乙:清楚。
  :换新鲜的。
  乙:哎。完了?这倒好,半句呀!后边还有半句呢。
  :还有什么?
  乙:还有手里拄着个绷白白拐捧棍儿!
  :说起南边来个白胡子老头儿,手里拄着拐棍儿。
  乙:啊,省事了,老头儿拄拐棍儿。
  :他怕摔着。
  乙:留点神嘛,手拄着绷白白拐棒棍儿。
  :噢,合着你蹦,我这没蹦。
  乙:对了。
  :这不得了吗,说起南边来个白胡子老头……蹦起来给你一棍儿!
  乙:我呀!给我一棍儿干什么?
  :你踩他脚了。
  乙:我多会儿踩他脚了!
  :你不给人道歉人不棒你。
  乙:我道哪门子歉哪?
  :下回留点儿神。
  乙:留什么神!手拄着绷白白拐棒棍儿,给我一棍儿干什么?
  :不是蹦起来给你一棍儿?
  乙:给我一棍儿干什么?
  :说起南边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儿,手手,手里拿着,手里拿着?
  乙:手里拄着。
  :手里拄着,说起南边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儿,手里拄着蹦……蹦……蹦了,老头儿过着磅 。
  乙:老头儿看他长肉没有,还过磅啊?手拄着绷白白拐棒棍儿!
  :绷什么的?
  乙:绷白的?
  :手里拄着绷白的。说起南边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儿,手里拄着绷白白胡子老头儿。
  合:啊?!
  :什么叫老头儿拄老头儿?这都像话吗这个!你说你,不琢磨琢磨学会了再说。什么叫老头儿拄老头儿啊?老头儿啊……
  乙:哎,你等会儿,你等会儿。这老头儿拄老头儿谁说的?
  :不是你说的吗?
  乙:我多会儿说的?你说的!
  :谁说老头儿拄老头儿?
  乙:你说的。
  :老头儿拄老头儿是我说的?
  乙:啊。
  :我说的老头儿拄老头儿?
  乙:是啊。
  :行,拄去吧!
  乙:"拄去"吧!你这倒好,自己原谅自己。
  :这我再不原谅怎么办呢?
  乙:你得说对喽!
  :这不就算对了吗?来的那是老头儿,拄的那是棍儿,对不对?棍儿不是普通的,是绷白的这么一种棍儿,这意思对没对?
  乙:意思对。
  :就算我说上来了,注意呀,说起南边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儿,手里拄着绷白的白冰棍儿!
  乙:啊,老头儿拄冰棍儿?行了行了,就顶这儿吧。我说你说不上来,你说你说得上来,说上来了吗?我们这是艺术,不是听听就会!年轻轻的,说不上来啦,怎么下这台? ?怎么出这门儿?我说个简单的,把它说上来吧,啊,以后别说大话啦!(拍醒木)
  :这就以为我真说不上来了。
  乙:你就没说上来呀!
  :不打算说,要说,马上说上来。
  乙:你说。
  :说"起南边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儿,手拄着绷白白拐棒棍儿。”就这我说不上来?
  乙:好,你再听这个……
  :“起南边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儿,手拄着绷白白拐棒棍儿。”多难说呀!
  乙:好……
  :说“起南边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儿,手拄着绷白白拐棒棍儿。”不好说。
  乙:(拍醒木)……
  :“起南边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儿,手里拄着棚白白拐棒儿棍儿;起东边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儿,手里拄着绷白白拐棒儿棍儿;起西边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儿,手里拄着绷白白拐棒儿棍儿。”起四面八方来一个白……
  乙:……老头儿捣什么乱哪!还四个老头儿四个老头儿的来了,捣乱是怎么着?
  :我说得上来呀!
  乙:你说上来就说上来不就完了嘛!
  :说起南边来一个黑胡子老头儿,手拄着绷黑的黑拐棒儿棍儿。这我也会。
  乙:我说黑胡子老头儿了吗?
  :黑胡子比白胡子的年轻。
  乙:年轻管什么用啊!
  :要不起南边来一个黄胡子老头儿……
  乙:黄胡子的?
  :换换颜色。起南边来个绿胡子老头儿……要不起南边来个咖啡色胡子的老头儿,手里拄着绷咖啡咖啡色的拐棒儿棍儿。
  乙:你这到颜料铺啦,配颜色来了。
  :这比那难说。
  乙:难说管什么用啊?说上来也不新鲜,我再说几个字儿你说说。
  :你多说几个。
  乙:你听这个,说“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,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儿。”行吗?
  :就这个呀!听着“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,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儿。”行吗?
  乙:行。
  :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,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儿。怎么样?
  乙:行,行。
  :“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,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儿。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,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儿。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,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儿。吃葡……”
  乙:有完没完哪!啊。上满弦了是怎么的?
  :我一口气能说七个。
  乙:说七个管什么用?我没说那难说的,我要说难说的你就完了。你听这个:(拍醒木)说“会炖我的炖冻豆腐来炖我的纯冻豆腐,不……”
  :你甭说了。
  乙:“……不会炖我的炖冻豆腐……”
  :你怎么还说呀!你坐这儿歇会儿。
  乙:你用扇子扇我干吗?
  :你不热吗?
  乙:我这嘴热呀?有话你说话,你扇我干什么?
  :这个绕口令谁不会呀?“会炖我的炖冻豆腐来炖我的炖冻豆腐,不会炖我的炖冻豆腐别胡炖乱炖炖坏了我的炖冻豆腐。”一块冻豆腐你折腾什么劲儿!
  乙:我这叫折腾啊!
  :不会炖你不会熬着吃吗?
  乙:我不吃熬的。
  :来吧,换个新鲜的。
  乙:新鲜的?没有了。
  :哟,别价,要不然你还来那“崩绷儿”?你说那“蹦绷蹦儿”,您来个“憋死牛儿”?
  乙:不会,不会,不会!你不是能说嘛!你说一个,我照你那样说,我要是说不来,跪倒磕头拜你来老师。
  :那您现在磕吧。
  乙:哎,什么事我就磕呀?
  :你一定说不上来。
  乙:你说说,我听听。
  :您跟我来一回唱的绕口令您会吗?
  乙:唱的?唱的我也会。“玲珑塔来,塔玲珑……”
  :你别唱。
  乙:你怎么又扇上了?扇我干什么?
  :你怎么还接着唱啊?这叫西河调,又名叫西河大鼓,有弦子伴奏,鼓板随着。咱们唱的不是这个。
  乙:你唱的是什么?
  :没有弦子没有鼓,光用嘴来唱。要是伴奏的话,你这竹板儿也可以用一用。
  乙用什么你拿什么。
  :唱两句你听听。
  乙:唱两句听听。
  :以后您再唱的时候,您唱这个绕口令。
  乙:好,好。
  :绕嘴,绕口令嘛,注意呀,学着点儿。
  乙:好。
  :(打板)……您听这怎么样?
  乙:不怎么样!什么呀?您唱了吗?
  :绕嘴不绕?
  乙:什么就绕嘴不绕?
  :多大功夫!
  乙:唱了吗?
  :合着我还没唱哪!唱两句您听听。
  乙:哎,你唱唱给我听听啊。
  :(边打板边数)“数九寒天冷嗖嗖,转年春打六九头,正月十五是龙灯会,有一对狮子……”
  乙:嗨嗨……
  :你怎么扇我呀!
  乙:你扇我两回啦!该我扇你一回啦,怎么拦不住你呀?
  :你拦我干什么?
  乙:你唱这是什么?
  :绕口令。
  乙:绕口令?哪句绕嘴?
  :哪句都绕嘴。
  乙:还绕嘴哪?我听一回都会啦:“数九寒天冷嗖嗖,转年春打六九头……”哪句绕嘴?有我们这个绕嘴吗?(唱)“玲珑塔来,塔玲珑……”怎么着?又扇我是怎么着,什么毛病这是!
  :您别忙啊,我这不是刚唱吗?您往后听,一句比一句难唱,一句比一句绕嘴,是绕嘴的全在后头啦。
  乙:噢,你就往后唱。
  :你就往后听。
  乙:好吧。
  :(边拍板边数)“数九寒天冷嗖嗖,转年春打六九头,正月十五是龙灯会,有一对狮子滚绣球。三月三王母娘娘蟠桃会,大闹天宫孙猴又把那个仙桃偷。五月端午是端阳日,白蛇许仙不到头。七月七传说是天河配,牛郎织女泪交流。八月十五云遮月,月里的嫦娥犯了忧愁。要说愁,咱们净说愁,唱一会儿绕口令的十八愁。狼也愁,虎也是愁,象也愁,鹿也愁,骡子也愁马也愁,猪也愁,狗也是愁,牛也愁,羊也愁,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右渤疃煲渤睿蝮〕睿π烦睿蝌鄢睿诠瓿睿愠钕撼罡龈龆汲睢;⒊畈桓野迅呱较拢浅钜靶乃;罚蟪盍澈┢び趾瘢钩畛ち艘欢源箨鹘恰B沓铟拱熬托星Ю铮庾映钏且皇佬荨Q虺畲有∷押映ぃ3畋臼欠腹V帷9烦罡牟涣四蔷怀允海沓罾氩豢羲怠Q映畋饬怂淖欤斐钅怨厦哦铣ち艘桓觥级丁贰8蝮〕盍艘簧砼ю褰辏π烦畹谋臼蔷缓崧А8蝌鄢畋展刈允兀诠瓿畹牡ㄐ【∷跬罚愠罾肟荒芄蛔撸撼羁涨孤以蛔纪贰K滴抑撸业怪撸欣疵皇挛伊锪锷嗤贰N颐悄嵌辛鹾冢∽乓晃涣甑牧趵狭依镉辛酶呗ィド嫌辛ü鸹ㄓ停ㄉ厦勺帕ヂ嚏С瘛3裆闲辶龃笕耷颍ハ露ぷ帕茨局幔嵘纤┝醮笄嗯!EE远鬃帕龃舐砗铩A甑牧趵狭诿趴诳泄峭贰D媳呃戳艘惶豕罚馓豕罚醚凼欤孟翊蟠舐杓掖蟠舐杪枘源⒋蟠舐杪柩劬Α⒋蟠舐杪瓒洹⒋蟠舐杪栉舶汀⒋蟠舐杪杓吟⊥肥ㄗ庸贰1北哂掷匆惶豕罚馓豕罚伲∮盅凼欤孟穸舐杪杓摇⒍舐杪枘源⒍舐杪柩劬Α⒍舐杪瓒洹⒍舐杪栉舶汀⒍舐杪杓吟⊥肥ㄗ庸贰A教豕反蚣芮拦峭罚虺沙稹O排芰肆龃舐砗铮啪肆醮笄嗯#哿肆茨局幔沽肆酶呗ィ髁肆ü鸹ㄓ停土肆ヂ嚏С瘢嗔肆龃笕耷颉D媳呃锤銎恍荩掷锬米磐僚魍啡タ匙殴返耐罚膊恢恍莸耐僚魍反蛄斯返耐罚膊恢返耐放龌灯恍莸耐僚魍贰1北呃戳烁鐾烘ゆぃ掷锬米鸥鲇吐ǹ谌ヌ坠返耐贰R膊恢烘ゆさ挠吐ǹ谔琢斯返耐罚膊恢返耐纷炅送烘ゆさ挠吐ǹ凇9房杏吐ㄓ吐凡豢杏吐ú宦┯汀J裁瓷仙街ㄅづぃ俊?br>   乙:哟,还有哪?
  :“什么下山乱点头?什么有头无有尾?什么有尾无有头?什么有腿家中坐?什么没腿游九州?赵州桥什么人修?玉石栏杆什么人留?什么骑驴桥上走?什么人推车轧了一道沟?什么人扛刀桥上站?什么人勒马看春秋?什么人白?什么人黑?什么人胡子一大堆?什么圆圆在天边?什么圆圆在眼前?什么圆圆长街卖?什么圆圆道两边?什么开花节节高?什么开花毛着个腰?什么开花无人见?什么开花一嘴毛?什么鸟穿青又穿白?什么鸟穿出皂靴来?什么鸟身披十样锦?什么鸟身披麻布口袋?双扇门,单扇开,我破的闷儿自己猜。车子上山吱扭扭,瘸子下山乱点头,哈蟆有头无有尾,蝎子有尾无有头。板登有腿儿家中坐,小船没腿儿游九州,赵州桥,鲁班修,玉石栏杆儿圣人留。张果老骑驴桥上走,柴王推车轧了一道沟。周仓扛刀桥上站,关公勒马看春秋。罗成白,敬德黑,张飞胡子一大堆。月亮圆圆在天边,眼镜圆圆在眼前,烧饼圆圆长街卖,车轱辘圆圆道两边。芝麻开花节节高,棉花开花毛着腰,藤子开花无人见,玉米开花一嘴毛。喜鹊穿青又穿白,乌鸦穿出皂靴来,野鸡身披十样锦,鹗丽儿身披麻布口袋。一道黑,两道黑,三四五六七道黑,八九道黑十道黑。买个烟袋乌木杆儿,抓住两头一道黑。二姐描眉去打鬓,照着个镜子两道黑。粉皮墙写川字儿,横瞧竖瞧三道黑。象牙的桌子乌木的腿儿,放在炕上四道黑。买个小鸡不下蛋,圈在笼里捂到(五道)黑。挺好的骡子不吃草,拉到街上遛到(六道)黑。姐俩南洼去割麦,丢了镰刀拔到(八道)黑。月窠儿孩子得了疯病,尽点儿艾子灸到(九道)黑。卖瓜籽的没注意,刷拉撒了一大堆,条帚簸箕不凑手,一个一个拾到(十道)黑。正月里,正月正,姐妹二人去逛灯,大姐名叫粉红女,二姐名叫女粉红。粉红女身穿一件粉红袄,女粉红身穿一件袄粉红。粉红女怀抱一瓶粉红酒,女粉红怀抱一瓶酒粉红。姐妹找了个无人处,推杯换盏饮刘伶。女粉红喝了粉红女的粉红酒,粉红女喝了女粉红的酒粉红,粉红女喝了一个酩酊醉,女粉红喝了一个醉酩酊。女粉红揪着粉红女就打,粉红女揪着女粉红就拧。女粉红撕了粉红女的粉红袄,粉红女就撕了女粉红的袄粉红。姐妹打罢落下手,自己买线自己缝。粉红女买了一条粉红线,女粉红买了一条线粉红。粉红女是反缝缝缝粉红袄,女粉红是缝反缝缝袄粉红。说扁担长……”
  乙:哟,还没完哪?
  :“板凳宽,板凳没有扁担长,扁担没有板凳宽。扁担要绑在板凳上,板凳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,扁担偏要扁担绑在板凳上。”
  乙:嘿!
  :“出南门,面正南,有一个面铺面冲南。面铺门口挂着一个蓝布棉门帘。摘了蓝布棉门帘,看了看面铺面冲南,挂上蓝布棉门帘,瞧了瞧,哟,嗬!面铺还是面冲南。出西门走七步,拾到鸡皮补皮裤。是鸡皮补皮裤,不是鸡皮不必补皮裤。我家有个肥净白净八斤鸡,飞到张家后院里。张家院有个肥净白净八斤狗,咬了我的肥净白净八斤鸡。我拿他的肥净白净八斤狗赔了我的肥净白净八斤鸡。打南边来个瘸子,担了一挑子茄子,手里拿着个碟子,地下钉着木头橛子。没留神那橛子绊倒了瘸子,弄撒了瘸子茄子,砸了瘸子碟子,瘸子毛腰拾茄子。北边来个醉老爷子,腰里掖着烟袋别子,过来要买瘸子茄子,瘸子不卖给醉老爷子茄子,老爷子一生气抢了瘸子茄子,瘸子毛腰捡茄子拾碟子,拔橛子,追老爷子,老爷子一生气,不给瘸子茄子,拿起烟袋别子,也不知老爷子的烟袋别子打了瘸子茄子,也不知瘸子橛子打了老爷子烟袋别子。闲来没事出城西,树木榔林数不齐,一二三四五六七,七六五四三二一,六城四,三二一,五四三二一,四三二一三二一,二一一,一个一,数了半天一棵树,一棵树长了七个枝,七个枝结了七样果,结的是槟子、橙子、桔子、柿子、李子、栗子、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