寿比南山



张寿臣 陶湘如演出稿

 伙计。

乙 哎。

 你们说的这玩意儿有什么吉祥的话吗?

乙 有哇。

 吉祥的玩意儿有什么歌儿吗?

乙 念喜歌儿什么的。

 念喜歌你可念不过我呀。

乙 为什么?

 我有一段叫层层见喜。

乙 什么叫层层见喜。

 层层见喜,就是由一至十,由十至百,由百至千,由千至万,哪一个字头都有几句吉祥话儿。

乙 是吗,都有几句吉祥话儿?

 对呀。

乙 比如说一哪?

 一团和气。

乙 二哪?

 二家平安,二仙传道,和合二仙。

乙 三哪?

 三阳开泰,三五成群,三教九流,三杯喜酒。

乙 四哪?

 四平八稳,四角齐全,事事如意,四季平安,一打牌呀抓四个红中,四个本门风,还有四个白板。

乙 你又要上啦,五哪?

 五是五仙过海。

乙 怎么是五仙过海?是八仙过海。

 那三仙烩啦。

乙 烩三鲜哪?

 五福临门,五世同堂。

乙 六哪?

 六六顺溜,六国封相。

乙 七呢?

 七子八婿,妻财子禄。

乙 八呢?

 八杰成名,九族同居。

乙 九呢?

 九子十成,九族同居。

乙 十哪?

 十全福禄。

乙 十一呢?

 十一到了我的房钱。

乙 说房钱干什么?

 十完了到百啦。

乙 就是一百啦。

 十至百嘛。

乙 要是一百呢?

 百辆盈门。

乙 百辆盈门?

 哎。

乙 一千呢?

 千祥云集,千仙祝寿。

乙 一万呢?

 万国来朝,万年富贵,万年不足。

乙 二万呢?

 二万再来个三万,叫一个四万,平和。

乙 你这儿又打上牌啦?

 就到一万,没有二万。还有四句吉祥话儿。

乙 什么吉祥话儿?

 家有千顷靠山河,父做高官子登科,堂上一呼阶下百喏,还要寿活二百多。

乙 这四句有什么讲?

 头一句:家有千顷靠山河,是良田千顷,靠山近河,旱涝保收。

乙 父做高官子登科呢?

 辈辈做官哪。

乙 堂上一呼阶下百喏呢?

 一呼百诺吗,使奴唤婢,底下人多。

乙 还要寿活二百多呢?

 人要活二百多岁多好哇。

乙 寿数嘛。

 人间五福寿为源。

乙 是啊。

 想当年有个彭祖。

乙 彭祖怎么回事?

 彭祖寿活八百。

乙 好。

 彭祖八百为寿嘛。

乙 这寿数可够高的啦。

 还有比他寿高的。

乙 谁呀?

 你爷爷比彭祖寿数还高。

乙 怎么?

 你爷爷是祸害嘛。

乙 祸害?

 “祸害一千年”嘛。

乙 你别挨骂啦。

 你说这千寿高不高?

乙 高啊。

 想当初清朝乾隆年间有一位高寿的。

乙 是呀?

 乾隆是高宗皇帝呀。

乙 是啊。

 乾隆下江南的时候,在江南遇到一位高寿的。

乙 这位多高?

 这位老者寿高一百四十一岁。

乙 啊?

 这可不是瞎说。

乙 是吗?

 乾隆爷给留下了一副寿联哪。

乙 还给留下一副对子?

 到现在我还记着上边的词儿哪。

乙 上联是什么词儿?

 上下联是双关语,暗含着一百四十一岁。

乙 暗含着内容。

 上联是“花重周外有三七岁月”。

乙 下联是?

 “古稀双度内多一个春秋”。

乙 这怎么是一百四十一岁?

 花重周,花是六十岁,六十花子嘛。重周就是两个花,一个花是六十岁,两个花,就是一百二十岁。

乙 外有三七岁月?

 三七,二十一,一百二十岁再加二十一岁,是一百四十一岁。

乙 对,下联怎么讲?

 下联是“古稀双度内多一个春秋”,人生七十古来稀,一个古稀是七十岁,古稀双度,是两个古稀,两个古稀是一百四十岁。内多一个春秋,是一岁,一共是一百四十一岁。

乙 真有才学。

 在民国时代,我还见到一位高寿的。

乙 在什么地方?

 在奉天有个宽甸县。

乙 他叫什么名字?

 这位老者姓阮,叫阮国栋。到奉天凡是照像馆门外都挂他的大照片做招牌。

乙 你看见过?

 我不但看到过相片,我这人好奇,我还到宽甸县去了一趟。见到这位老者本人啦。

乙 见过这位?

 这位老者鬓发皆白,耳不聋,眼不花,腰板不塌,留着小辫儿。

乙 还有小辫儿?

 没剪发,扎着红头绳。

乙 怎么这么大年岁还扎红头绳?

 要不怎么瞧着新鲜呢。我问他:“这位老者您今年高寿啦?”

乙 他怎么说的?

 “我今年还小呢,一百六十五岁。”

乙 一百六十五岁还小啊?

 “你一百六十五岁怎么还扎红头绳呢?”

乙 他说什么?

 “我不愿意扎这样的小辫儿,这是我娘给我扎的。”

乙 还有老太太?

 还有老太太。我说:“您这位是继母吧?”他说是生母。

乙 生母?

 “您的老太太高寿啦?”

乙 老母亲多大岁数?

 “一百九十七岁。”

乙 一百九十七岁?

 他一百六十五岁,他娘一百九十七岁。娘俩差三十多岁。

乙 差三十二岁。

 他还不是头生儿,还有仨哥哥。

乙 还有哥哥?

 我说:“您老母亲真是神仙哪!”

乙 真是神仙啦。

 我说:“您把我带到您府上去。”

乙 干吗?

 见了老太太我得行个礼,回到北京我好讲古哇。看见神仙啦,二百来岁的高龄人嘛。

乙 是。

 一百九十七岁的人谁见过呀!

乙 没见过。

 老头儿说:“你来得不凑巧。”

乙 怎么啦?

 “我娘不在家。”

乙 到哪儿去啦?

 “给我姥姥拜寿去啦!”

乙 哟!

 还有姥姥哪!我问:“您姥姥高寿啦?”

乙 嗯?

 “二百五十六。”

乙 二百五十六?

 我说:“你姥姥吃亏没和呢,再下二十和就满贯啦。”

乙 别挨骂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