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儿跑堂

孙少臣忆记

  :你知道什么人最规矩吗?

  乙:这可说不好。

  :商人最规矩。

  乙:怎么呢?

  :商人有商人的宗旨。

  乙:什么宗旨?

  :挣钱。

  乙:钱哪!

  :商人能忍,度量大,什么话都能听得进去。过去马路上有一种卖唱本的,专门唱《劝人方》。

  乙:什么味儿?

  :“买卖人能忍,和气生财,不论穷富一个样看待。买卖做的熟主道啊,迎上来,笑颜开,休要发死莫要发呆。像你这买卖怎么会不发财。”

  乙:是这味儿。

  :过去做买卖最能干的是山东人和山西人。

  乙:怎么说的?

  :过去讲究三年一回家。有这么一句俗语。

  乙:怎么说的?

  :“山东人回家大褥套,山西人回家骡驮轿。”都是满载而归。

  乙:要是我们北京人回家呢?

  :“瞎胡闹”。

  乙:瞎胡闹?

  :挣多少花多少,三年回家你看,一块手绢儿一兜……

  乙:金条?

  :两双破袜子。

  乙:嗐!

  :到门口一下三轮儿:“妈,拿车钱。”

  乙:啊?找他妈要车钱哪?

  :要不怎么说“瞎胡闹”呢。

  乙:可不。

  :北京,天津过去有很多银号、钱庄,都是山西人干的。很多大饭庄子,什么“登瀛楼”、“天和玉”、“鼎和居”、“泰丰楼”……都是山东人开的。

  乙:对。

  :开饭庄子的就数山东的胶东一带——什么文登、掖县、乳山、黄县——的人多。

  乙:是。

  :鲁菜是中国八大菜系之一,也是四大菜系之一。山东饭馆不但菜好,主要是招待得好。和气,任你有多大的气他不着急,最后达到顾客的满意。

  乙:是吗?

  :比如说吧,来三个人吃饭,有两个人谈得很热闹,把那一位给干了。这位这个气呀!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光坐那儿生闷气。

  乙:怎么办呢?

  :这时就看跑堂的来了,他会主动过来拿起茶壶:(说胶东话)“先生,你老喝茶。”

  乙:喝茶。

  :你看这位:“不渴!”

  乙:气儿挺足的。

  :要搁你就没词儿了。人家就有话说:“对,不渴别喝,喝了胀肚子。”

  乙:胀肚子?

  :又拿过烟来:“先生,你老抽烟?”

  乙:这位?

  :“不会!”

  乙:还气着哪。

  :“对,不会就别抽了,抽了没好处,净咳嗽。你老先吃点儿瓜子儿、点心?”

  乙:这回?

  :“不饿!”“对,不饿先别吃,吃了不好受,你老多咱想吃再吃。”

  乙:这回?

  :这位噗哧一乐:“哎呀,你们胶东人真能说呀!”“哪里,我们怎么能说呢?再能说我们也不如说相声的能说。”

  乙:哪?还给我做广告了?

  :人要一高兴话就多了。

  乙:那是。

  :这位要和跑堂的拉拉家常:“小伙子,今年你多大了?”

  乙:他怎么说?

  :“多大了?还用我说嘛,你老人家走南闯北的,你老就猜吧。一猜就对。”

  乙:一猜就对呀?

  :“我猜呀,你不是十八就是十九。”“对,你老说得真对呀,我又是十八又是十九。”

  乙:到底十八呀还是十九呀?

  :“我去年十八,今年不十九嘛!”这位说:“对了,明年你还二十哪。”这位气消了一大半了,还想问问:“小伙计,我还得问问你。”“你老问吧,你问什么我说什么。”

  乙:倒好说话。

  :“小伙子,你是胶东什么地方人哪?”“你老猜吧,一猜就对。”

  乙:还是一猜就对。

  :“我猜呀,你不是掖县的就是乳山的。”“对,你老说得对,我又是掖县又是乳山的。”

  乙:他怎么俩地方人呢?

  :“你老不知道,我爸爸是掖县的,我姥姥家是乳山的。”

  乙:谁问他姥姥家了?

  :这位问他:“你十九了,是几月的生日?”“我就别说了,你老猜吧,反正一猜就对。”

  乙:生日还有猜的?

  :这位一想:我怎么猜?我说你不是七月的就是八月的,你会说:对,我又是七月的又是八月的。我问你怎么又是七月的又是八月的?你又说:我是阴历七月,阳历八月。这回,我叫你两本皇历也对不起来。

  乙:是呀?

  :这位这气全消了,笑嘻嘻地说:“伙计,你这生日,不是六月的就是腊月的对吗?”

  乙:啊?差半年哪?

  :他这回可真出汗了:“啊……对呀……你老猜得太对了,我又是六月又是腊月的。”这位想乐也不敢乐:“你到底是六月还是腊月?”“啊……什么……你老不知道,我应该是六月生人,我出来一看,天太热了,我回去了,腊月才出来的!”

  乙:太不像话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