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迷



韩子康述 薛永年整理

哎呀,好久不见,您好哇?

乙 还好。

您家中都好?

乙 承问,都好。

老爷子好吗?

乙 好。

老太太好?

乙 好。

大哥好?

乙 好。

大嫂子好?

乙 好。

您是谁呀?

乙 嗐,问了半天好,结果不认识我呀。

我看您面熟,好像咱们在哪里……

乙 见过。

没有!

乙 废话。

不,见过。

乙 噢,见过。

就是不认识。

乙 一样。

对了,我也见过您,我也认识您。

乙 好,那您说我是谁?

我想不起来啦!

乙 走!

别发火儿呀。

乙 你拿我开心,我还不发火儿。

我认识您,您姓赵,您叫赵高。

乙 您才叫严嵩哪!

又怎么啦?

乙 我是奸臣哪!

那您姓秦,您叫秦桧。

乙 好嘛,卖国贼!

要不您姓张怎么样?

乙 现商量啊。

您叫张奎。

乙 张飞我也受不了哇。

怎么受不了?

乙 “张奎”,是灶王爷,他是一家之主,您琢磨琢磨我能受得了吗?

“张奎”是灶王爷,这是谁告诉你的?

乙 这还用告诉吗,众所周知,你没看过《封神演义》吗?“张奎”把守渑池县。“姜太公”斩将卦神,“张奎”封为灶王爷。

噢,您谈的这是按《封神榜》上写的。

乙 是呀。

那不一定准确。

乙 怎么?

如果是按《礼记》上说的灶王爷就不姓张啦,也不叫“张奎”。

乙 叫“王魁”?

还“李逵”哪!

乙 那叫什么呢!

“祝融”。

乙 灶王爷是“祝融”?

要是按《淮南子》的说法灶王爷既不是“张奎”也不是“祝融”。

乙 那是哪位呀?

“黄帝”死后成为灶神。

乙 “黄帝”是灶神。

这还仅仅是《淮南子》上的说法,要是按照《五经异义》上的说法灶王爷就又得改名换姓了。

乙 他叫什么?

姓苏,名叫“吉利”。

乙 好嘛,一会儿的功夫出来四个灶王爷啦。

是呀,你说这灶王奶奶到底跟哪个是原配呀?

乙 我不知道!

还有一种说法。

乙 什么说法?

有人说灶王爷是一家之主。

乙 对。

那我可要向您请教。

乙 不敢。

您说是一家儿一个灶王爷,还是全国就一个灶王爷?

乙 这还用问吗,人人都知道这么两句话,“灶王爷本姓张,一碗凉水三柱香”,这就说明只有一个姓张的灶王爷。

不对。

乙 怎么不对?

过去家家都供灶王爷,你说全国只有一个灶王爷,这一个灶王爷管得了全国这么多家的事吗?如果把灶王爷累死了那不绝种了吗?

乙 要按您这么一说,那可能是一家一个灶王爷。

一家一个,各办各家的事。

乙 怎么样?

还是不行。

乙 怎么不行?

比如说一家夫妻俩,有七个儿子,供一个灶王爷,后来七个儿子长大成人,分家另过,变成八家啦。每家都要供一个灶王爷,请问这唯一的一个灶王爷到底跟谁过呀,还有七家没有灶王爷怎么办呢?有没有拿补差的灶王爷?

乙 临时工也没地方找去。

假如,有这么一家,就是一个老太太,她是孤身一人,她当然也供着一个灶王爷,可是不幸得很,这一天老太太故去啦!老太太死了倒是小事,这家的灶王爷失业了怎么办呢?

乙 灶王爷不怕失业。

噢,他有劳保?

乙 没听说过。

回答不上来了吧,告诉你,你说的那部《封神演义》,那是明朝人写的,离现在有些年头了,所以说看这样的书必须要了解作者的意图,时间,地点,历史背景,要有分析能力才行。

乙 还得分析?

有分析才能鉴别嘛。

乙 常言不是说“展卷有益”吗?

“展卷有益”,这话不错,可也得看怎么理解,有的书“展卷有益”,有的书就不同了,它不但无益而且有害,看了以后使你得不到益处,相反的还容易中毒。

乙 这么严重?

我就深有体会。

乙 你中过毒?

不是,我有个表弟,他因为看了坏书就中了毒。

乙 看什么书呀?

看的是《绿野仙踪》。

乙 是有毒。

没事儿就偷着看。

乙 坏了。

他看到冷于冰入山修炼,不久便成了仙家,能够腾云驾雾,变化多端。他入了迷,信以为真,一心也想进山修炼,以便日后能得道成仙。

乙 去了吗?

去了!他一个人儿奔北京,到京西玉泉山,在山洞里坐了两天两夜,觉着不对劲儿又回来啦!

乙 怎么又回来啦?

两天什么也没吃,那还不回来。

乙 饿回来啦!

你说这种书害不害人?

乙 是害人!

后来家里人知道了,把书给烧了,不准他看。

乙 行吗?

你还别说,自从把这些书烧了以后,他还真不看书了!

乙 改啦!

改听书啦!

乙 更厉害。

每天下午逃学听说书去,等说书的说完了,他也回家了,到家朝他父母一鞠躬,表示他下学回来啦!

乙 刚听完书!

家里不知道,还认为真是放学回来了哪。

乙 其实是散书场啦。

他是天天如此,都成了书迷啦!

乙 他听的什么书?

《跨海征东》。这一天,说到三江越虎城,盖苏文把唐王困在城内,里无粮草,外无救兵,真是危急万分,欲知唐王生死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乙 这叫“留书扣子”,为的是叫听书的明天再来。

场子也散了,听众也走了,就剩我表弟书迷一个人,坐着发愣。

乙 怎么啦?

犯迷症啦。

乙 什么叫犯迷症?

是呀,听书听入了迷,又不做分析,当真了,替古人担忧,他一心想救唐王,想出了神,把回家吃饭的事儿全给忘了。伙计一看;这位怎么回事儿,人家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吡耍陕鸹挂桓鋈硕欧⒋粞剑康笔被锛谱吖此担骸把觳辉缋玻没丶页苑谷ダ玻 笔槊砸簧焓郑镜囊簧蛄嘶锛埔蛔彀停寤锛埔坏裳郏骸疤仆醣焕г交⒊牵页缘孟氯ヂ穑俊被锛菩睦锘埃荒鞘翘瞥氖拢阕诺氖裁醇毖剑?br>
乙 是呀。

掌柜的一瞧伙计挨打了,不知出了什么事,急忙跑过来把伙计拉到一边儿问他为什么挨打,伙计这才如此这般把刚才发生的经过跟掌柜的一说,掌柜的一听,心里明白了,就知道这位是书迷,把伙计往旁边一推说:“你不会说话,只要我过去一说他准得走。”

乙 没那事儿,你过去照样挨打。

掌柜的走过来一拱手说:“将军,您看天色已晚,请将军回府用饭。”掌柜的刚说完就听见啪的一声。

乙 怎么样,也挨打了吧?

啪!书迷自己打自己一嘴巴。

乙 自己打自己?

打完了接着说:“唐王被困越虎城,我还有什么脸吃饭……”

乙 真入迷啦!

掌柜的心里话儿:你老在这儿坐着也不是个事呀,干脆我给他来个将计就计,掌柜的说:“将军,此言差矣,请速回府用毕晚饭,您再顶盔贯,罩袍束带,提枪上马,杀进敌营,救出圣驾,岂不是立下了奇功一件嘛。”

乙 书迷呢?

书迷听完了,噌的一下站起来,抱拳拱手说道:“此计甚妙,待某家照计而行。”说完拔腿就跑了。

乙 真走啦!

书迷到了家,脑了里还想着这件事。

乙 忘不了啦!

坐在屋子里又发上愣了。

乙 又来了。

叫他吃饭,他还是这两句话,“唐王被困越虎城,我吃得下去吗……”叫他喝茶他也是这两句话,“唐王被困越虎城,我喝得下去吗……”叫他睡觉,他仍然还是这两句话:“唐王被困越虎城,我睡得着吗……”

乙 没治啦!

他爹妈一看这哪是唐王被困,这是我们傻小儿被困了。

乙 可不是嘛。

后来一打听这才知道,他儿子天天逃学,到处听书,什么乱七八糟的书都听,听书入了迷,成书迷啦。

乙 才知道。

老夫妻俩一琢磨不对呀,咱们家八代也没有这毛病,他怎么会得这个病呢。

乙 病得还不轻哪。

老头儿想来想去,一摸脑袋,想起来啦,书迷有个亲戚,是他妈的嫂子的妹妹的姐夫的小姨儿表弟的叔伯哥哥……

乙 好么,八杆子够不着。

有一回到他们家里来住了几天,没事儿就给他说书,什么《三侠剑》、《七侠五义》、《黑衣盔》、《白衣女侠》、《血滴子》……他听得入迷啦,有一天他把人家卖切糕的刀给偷回来啦!

乙 啊!

当时把老头儿给气坏啦,老头儿说:“你学哪手儿不好,单学这手儿?”

乙 小偷。

他还不服气哪,他说:“这不是偷东西,这叫大侠盗宝刀……”

乙 没听说过。

没法子把刀给人家送回去吧。

乙 对,给人家赔个礼儿得了。

老头儿赶紧到街上找卖切糕的,你还别说,这卖切糕的还真有能耐,切糕他不切啦,他揪着卖。

乙 切糕变“揪糕”啦。

有一位问卖切糕的,“切糕多少钱一块呀?”卖切糕的一听气大了,“俺这切糕不论块咧,论‘揪’儿卖咧……”

乙 有论“揪”卖的吗!

老头儿把刀还给卖切糕的,向人家赔了礼、道了歉,回到家里把书迷狠狠的打了一顿。

乙 真揍哇。

那阵儿他小哇,打几下没关系,这阵儿十七八九啦,还没等老头儿打他哪,啪!他先给老头儿一巴掌,你说怎么办?

乙 不知道。

“你可不能不管……”

乙 我没法管。

“你得替我想想办法……”

乙 我没办法。

“人得给我出出主意……”

乙 我没主意。

“你得帮我动动脑子……”

乙 我没脑子。

噢,你这人没脑子?

乙 你才没心没肺哪!

着什么急呀,书迷是我表弟,这是书迷的爸爸跟我商量。

乙 商量什么?

他叫我为书迷想个解决的办法。

乙 你有办法吗?

我想了半天,想出一个办法来。

乙 什么办法?

我说我表弟不是已经订过婚了吗?那您就赶快让他成亲就得啦,常言说燕尔新婚如胶如漆,小夫妻俩恩恩爱爱,形影不离,小日子一和美,他也就顾不得往外跑啦,天长日久,听书的事儿也就忘得一干二净!

乙 你还真有两下子!

老头儿一听特别高兴,马上筹备办喜事,等书迷一回家,老头儿就一五一十的跟他讲啦,叫他准备结婚,不许再出去啦!

乙 行吗?

你还别说,书迷还真听话,打那儿起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一心一意等着娶媳妇。

乙 有门儿。

虽然他不出去听书了,可是还忘不了看书,一天到晚手不离卷,就连结婚的那天晚上他还看书哪!

乙 这迷劲该有多大吧。

新房是三间东房,南里间儿是洞房,新娘子在床上坐着,书迷一个人在外间屋灯下看书,到了夜间两点多钟啦,他还看哪!北屋的老两口都睡醒一觉啦,隔着窗户一看三间新房都还没熄灯哪,就知道书迷没睡,一定是看书又入迷啦,把新娘子一个人儿给晾那儿啦,当时老太太高声喊道:“天不早啦,别用功啦……”

乙 那是用功?

这么说着不是好听吗,“快点儿睡吧,明天还得起早哪……”这个时候书迷正看到精彩之处。

乙 他看的什么书?

全本《杨家将》,这阵儿他正看到穆桂英挂帅。

乙 好!穆桂英,威武豪壮,大义凛然,忠心赤胆,是一名名垂千古的巾帼英雄。

书迷没这个认识。

乙 他怎么想的?

他想今天我结婚,我要是也娶个穆桂英多好哇!

乙 敢情。

她做元帅,我来个先锋官,我们俩得胜回朝,皇上必然重加封赏,加官进禄不说,光宗耀祖,享不尽人间荣华富贵呀……

乙 想吧。

书迷正想着哪,忽然听见他妈妈喊他睡觉,他这才如梦方醒,吹灭了外屋的灯,手里拿着书……

乙 还没忘哪!

准备入洞房歇息。

乙 睡觉。

他掀开门帘儿,走进洞房,抬头一看,床上挂着帐子,大红缎子帐沿儿,新娘端端正正坐在床上,这模样儿和唱戏的穆桂英升帐的情景差不多,书迷一看,他是见景生情,当时站在床前一拱手说,“哦嗬,元帅,叫末将何处安营下寨?”

乙 他成杨宗保啦!

他这一嗓子不要紧,把新娘吓了一跳,心里纳闷儿:他这是什么毛病。

乙 书迷。

新娘不知道哇,心里话儿:我忍着点儿,不理他。

乙 也对。

书迷急了,元帅怎么不说下句呀。

乙 人家知道下句说什么呀!

书迷自己也把下句给忘了,站了半天,一看对方没动静,心想:噢,元帅也忘词儿了。

乙 嗐!

书迷赶紧转身到了外间屋,点上灯,重新把书打开又看上了。

乙 今天是甭打算睡了。

新娘一看他这个样子,以为他有神经病,心中暗想:女子应当从一而终,常言说嫁鸡随鸡飞,嫁狗随狗走,如今我嫁了一个神经病,我可跟他怎么过,日子长了我也得变成神经病。越想越难过,越想越心酸,不由自主的眼泪儿巴嗒巴嗒往下掉。

乙 哭啦。

那还不哭,要把你嫁给这么个主儿你也得哭。

乙 提我干吗?

书迷在外屋看了一夜书,新娘在里屋掉了一夜泪,俩人都没睡。第二天早晨,新娘到婆婆房中请早安,老太太一看新娘的眼睛都成水蜜桃了。

乙 哭肿啦!

老太太说:“大喜的日子怎么哭起来啦!”新娘说:“我哭我的命不好……”老太太说:“你的命怎么不好哇?咱们家虽然不是富户巨商,可是谁家不差咱们家的钱哪……”

乙 啊!

不!“我是说咱们差过谁家的钱哪。”

乙 嘿!

“再说你女婿,长得并不难看,要是论岁数他还比你小俩钟头儿哪!”

乙 管什么用。

“这么好的家庭还有什么不如意的呢?”新娘说:“我害怕,他有点儿……”她是想说他有点儿神经病,老太太没等她说完就接过来说:“这有什么可怕的呢,因为你们俩是头一回见面,等过些天,呆熟了就好啦,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,家家都如此。”

乙 都找个书迷。

新娘说:“我不是怕别的,昨天晚上到了三更的时候,他还不睡觉,后来他一个人儿站在我床前冲我直瞪眼,嘴里还说,哦嗬元帅,叫末将何处安营下寨。您说家家都如此,我问问您,想当初我公公娶您时候你们是在哪里安营下寨呀?”

乙 对呀。

老太太这才明白,书迷又犯病啦,当时忙跟新娘解释:“他呀,那是看书看的,这么着,我教给你一个方法,今天夜里,他如果再问你何处安营下寨,你就用手指着床说,将军此地扎营,他可能就许上床睡觉啦!”新娘一听脸就红了。

乙 不好意思的。

新娘自己回到房中。一晃儿一天过去了,说话又到晚上,新娘给公婆问过晚安,急忙回到自己房中,把床收拾好了,还跟昨天一样,自己先上床坐着,书迷呢,仍然在外间看书,老太太又怕书迷看入了迷忘了睡觉,一个人儿站在院子里喊上了,“孩子,别看啦,时候不早啦,该睡觉啦!”

乙 书迷呢?

书迷一听是老太太的声音,他是个孝子,赶紧把书合上吹了灯,来到了里间屋,果然和昨天一样,一个人站在床前冲新娘子一拱手:“哦嗬元帅,叫末将何处安营下寨?”

乙 新娘呢?

她想起上午婆婆教给她的几句话,心里琢磨:我今天就试试,看看灵不灵。当时用手一指床:“将军此地扎营。”书迷一听说:“得令!”马上脱鞋上床。

乙 还真灵。

新娘一瞧,又好气又好笑,心里话儿:这是什么家规!新娘这么一高兴不要紧,没留神放了一个响屁。书迷正要和衣而睡,突然听见身后边儿当的一声,书迷不管三七二十一噌的一下嘣下床去,高声喊道:“启禀元帅,大事不好,适才后门炮响,定有埋伏,要起寨拔营。”他又跑出去啦!

乙 又跑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