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家信

白银耳述 冯景顺整理

   从前我有个朋友。

  乙 干什么的?

   开杂货铺的。

  乙 您怎么跟他交上朋友啦?

   有一天我到他那儿去赊账。

  乙 您赊什么东西?

   我家灯泡坏啦,去赊一根蜡烛,他拿粉拿笔诮当在黑板上写上“蜡烛”两字。

  乙 他写上啦?

   他光画了一竖。

  乙 这是什么意思?

   我明白啦,这一竖代表一根蜡烛。

  乙 他不会写字?

   过几天我又去赊了一盒香烟。

  乙 这回怎么写的?

   他在一竖底下画了一个四方块。

  乙 一竖代表一根蜡烛,四方块代表一盒烟。

   对,这四方块就画在一竖底下!过几天我去还账。

  乙 对,下回好赊。

   我说:“掌柜的,您看看账,我短您多少钱?”他一看黑板上画着一竖底下一个四方块,回头对我说句话, 把我吓了一跳。

  乙 他说什么?

   “您不短柜上钱。”

  乙 不是画着一盒烟,一根蜡烛吗?

   “你就短柜上一件东西。”

  乙 什么东西?

   “你借去一把铁锹啊。”

  乙 怎么变成一把铁锨啦?

   一根蜡烛他当成铁锹把啦。

  乙 那个四方块?

   他当成铁锹头啦!

  乙 没文化多耽误事啊,你就给买一把铁锹吧!

   我知道他这是开玩笑,他是个好开玩笑的人,我没给他买。后来我们交了朋友啦。

  乙 好哇。

   从此以后,我要是有一天不到他柜上去,他就吃不下去饭。

  乙 这才叫朋友呢。

   可是说相声的哪儿都去呀。在山西太原府,有一家办寿,请一场相声让我去。您说挣钱的事我能不去吗?

  乙 得去呀。

   去,我舍不得朋友。

  乙 那也就几天,您可以跟他说说。

   我上他柜上告诉他:“大哥,我要走啦。”

  乙 他说什么?

   他哭啦。

  乙 他怎么哭啦?

   他舍不得我呀,我给他个放心话。

  乙 什么放心话?

   “多说走十天,少说走五天。”他问我到什么地方去,我说:山西太原府。

  乙 他说什么?

   他乐啦:“山西太原府是咱们老家呀!”我赶紧问他:“老家在山西太原府什么地方?”他告诉我:“在太原城西。咱们老爷子名叫‘辛干’,到那儿一打听‘辛干’都知道。”“你这么告诉我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“我有十几年没回家啦,你要走给我带一封家信去。”

  乙 朋友嘛,这个事应当管。

   你当光带信哪?

  乙 还带什么?

   还有钱哪。

  乙 多少钱?

   五十块现大洋。

  乙 现大洋银子的,沉哪。

   五十块钱,拿报纸卷上,半尺多长,我不能搁口袋里。

  乙 您放什么地方?

   掖到裤腰扣里。我走那天他送我上车告诉我一句话。

  乙 他告诉你什么?

   连信带钱交给本人,“到家有一个年轻的女人,她就是我媳妇,你嫂子。”

  乙 嘱咐得挺详细。

   我上了火车奔太原去,坐时间长了闷得慌,心想临走带点解闷儿的东西就好啦。

  乙 是啊!谁让你没带哪。

   我把带的那封信打开看看都写的什么?

  乙 私看书信,这可不好。

   朋友,没关系,我打开一看哪……

  乙 怎么写的?

   信上没写字。

  乙 没字呀?

   在信上画了七个大骆驼,一棵大树,树上落了两个苍蝇。树的那边还画着四个王八,两把酒壶。

  乙 这是什么信?

   我也不知道啊,我到了太原府,刚进城,见有一个老头儿,我过去鞠个躬,打听打听,我说:“老大爷,请问附近有个叫‘辛干’的吗?”

  乙 老头儿说什么啦?

   老头儿反过来问我:“你找‘辛干’有什么事?”

  乙 你就跟他说吧。

   “我打北京来。有一个朋友托我办点事,往家里带封信,还捎俩钱来。”老头儿说:“你跟我来吧。”

  走不远,就把我让屋里去啦。给我找个座我就坐下了。老头儿就说话啦:“有话你就对我说吧,我就叫’辛干”。

  乙 真巧,碰见本人啦,你就把钱和信交给他吧。

   我说:“给您这封信,还有五十块钱。”老头儿乐呵呵地拆开这封信,看看信瞧瞧我:“噢,你跟我儿子是把兄弟呀!”

  乙 信上不是没写字吗?

   我也纳闷儿,我赶紧问他:“你儿子在信上说我们是把兄弟吗?”他说:“是呀,你看这信上有七个骆驼,我们山西人养骆驼,五个为一串,六个为一挂,七个为一把儿,这不就是把兄弟吗。”我一听,我们俩全变骆驼啦。

  乙 把兄弟可不是一把子嘛!

   老头儿看完信,跟我说:“一点儿不错,信上写得明白是五十块钱。”“您怎么知道是五十块钱?”

  乙 他怎么知道的?

   “你看这树上落两个苍蝇。”

  乙 树上有俩苍蝇是怎么回事?

   “我们山西人,把苍蝇叫蝇子,花的洋钱也叫银子,可是山西人说银子,也叫蝇子。”

  乙 那么,蝇子在树上落着是怎么回事?

   “蝇子代表银子,就是银子,银子有数(树)的”。

  乙 噢,怎样知道是五十块钱呢?

   老头儿说:“这儿画着四个王八,两把酒壶,你算算,四个王八,四八三十二,两把酒壶,二九一十八。十八加三十二,共计五十块。”

  乙 这么回事呀!这比骨文还难认呢!

   老头儿说:“今天你别走啦,咱爷儿俩初次见面,得喝两蛊。”我说:“我光会抽烟不会喝酒。”“好办,给你灌两瓶醋吧!”

  乙 喝醋啊?

   醋拌山西刀削面。吃完饭老头儿跟我说:“你回北京给我带封信。”我说:“行”。

  乙 这应当。

   过几天,我演出完了,他把信也写出来啦。临走那天,我到他家拿信去,一进门看见有个年轻的妇女,这是我大嫂子,她也交我一封信。

  乙 一共两封信。

   老头儿交给我说:“这大信封是我给儿子的,这小信封是你嫂子给你大哥的,小夫妻都是知心话,你走到半路上可千万别拆开看!”

  乙 人家怕你拆开看。

   辞行,登程,我坐在火车上怪闷的。

  乙 看看书,看看报吧。

   哎,我想起来啦,这儿有两封信,再拆开看看。

  乙 您就别拆开啦!

   非拆不可,先看大信封的信,拆开一看。

  乙 写的什么?

   信上还是没有字,信上画了个水筲,这水筲底朝上,筲把儿朝下,在水筲底上落着俩苍蝇。

  乙 这是什么意思?

   我明白,苍蝇大概又是银子可是水筲底朝上,我不明白,还画着一个大圈一个小圈,大圈里头画着一个二喝脚,就是过年放的爆竹,小圈里头画一个蚕。

  乙 什么蚕?

   吐丝的蚕,这封信很简单,看完封好,收起来,再看我嫂子这封信。

  乙 人家夫妻的信,你别看。

   打开一看,画着一块藕,藕可断开啦,里头的丝可没断开。挨着那块藕,有一块炭,就是生炉子用的炭,块儿太小啦。还画着两个鸽子、一只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印?/p>

  乙 还有什么?

   还画着一头象,象鼻子上卷着一把刀,这象正回头,那刀尖从鹅脖子上扎进去了,鹅顺着脖子流血。我看完了,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?

  乙 是不好明白。

   看完信,闲劲儿难忍,一想,有了,我在嫂子这嫂信的后面,我也画点儿东西。

  乙 你画什么?

   乱画,画什么好呢?对,我来个自画像。

  乙 那怎么画?

   我掏出一面小镜子,对镜子画,画一个小人儿嘴叼着烟卷儿。画完把信封好,一天一宿车到了北京。

  乙 下车您就回家吧。

   先把朋友的事办完再回家,我就一直奔到柜上去啦。

  乙 见着了吗?

   他正在门口站着呢,一看我回来啦,我个亲热劲儿:“兄弟呀!你可回来啦!一路上你可辛苦啦!”

  乙 真近乎!

   沏上茶,洗洗脸:“你在柜了吃完饭再回家吧!”

  乙 你怎么样?

   我把信交给他:“这个大信封是我们老爷子的,小信封是我大嫂给你写的,我把钱交给老爷子了。”

  乙 他说什么没有?

   他说:“兄弟不用多说,咱们哥们儿我还不信不过,要是见不到钱,这封信也来不了。”

  乙 人家比你明白。

   他把大信封拆开,看完了信他就说啦:“兄弟,这个钱,咱们老爷子见着啦。”我说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“这儿有个水筲,有两个苍蝇,山西人管苍蝇叫蝇子,带的那个大洋也叫银子,这水筲底朝上,就是银捎(筲)到(倒)啦。”

  乙 这个大圈和小圈是怎么回事?

   “大圈是饭碗,小圈是茶碗。”

  乙 大碗为什么搁了二踢脚,茶碗为什么搁个蚕?

  “你不明白,这是老爷子想我。茶思(丝)饭想(响)。”

  乙 你嫂子这封信呢?

   他把信拆开一看就哭啦。我赶紧就问:“你先别哭。这藕断开啦,这丝没断,这木炭又这么短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乙 怎么回事?

   “这是你嫂子想我啦:长思(丝)短吧(炭)。”

  乙 这两个鸽子、一个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樱礁龈胱印⒁桓鲅樱裁淳褪墙心隳兀?/p>

   “这就是:哥哥呀!哥哥呀!”

  乙 这象鼻子卷一把刀,刀尖扎进鹅脖子,还直流血是什么意思?

   “这就是:哥哥呀!哥哥呀!想(象)煞(杀)我(鹅)啦!”

  乙 就是想死我啦!

   对呀,他一翻过信一看,就瞧见我画的那个自画像啦。

  乙 这回他说什么?

   “哎呀!兄弟,这画的是我儿子不学好,叼上烟卷啦!”

  乙 啊!去你的吧!